俄外长拉夫罗夫 特朗普接待俄外长拉夫罗夫 称要与普京“公事公办”

2018-02-09 - 拉夫罗夫

美国总统特朗普自上任以来,虽有改善与俄罗斯关系的良好愿望,奈何国内两党的建制派反俄情绪浓厚,一直阻止他向自己所欣赏的普京总统伸出橄榄枝,美俄关系也是磕磕绊绊,甚至因美国空袭叙利亚而陷入了新的低谷。不过,最近,特朗普看来是下了决心,要在改善与俄关系问题上,向前迈出一步。

俄外长拉夫罗夫

当地时间10日,特朗普接待了来美访问的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并与他进行了长达40分钟的谈话。之后,拉夫罗夫在记者会上说,特朗普跟他表示,希望与俄罗斯建立"公事公办式"的关系,这种关系是务实的。

俄外长拉夫罗夫

特朗普与普京(资料图)

在美俄关系复杂敏感之际,特朗普提出与俄发展"公事公办"式的国家关系,传递出哪些信息?笔者以为,主要有两方面:

首先,特朗普认为,美俄关系的发展,应该排除各种情绪的干扰,从务实的角度出发,就事论事,来解决美俄之间存在的具体问题,同时寻求在某些领域加强合作。

目前,在美国国内,恐俄和反俄的情绪仍然能量很大,阻碍了特朗普与俄罗斯走近。比如,美国舆论在很大程度上认为俄罗斯干预了去年的美国大选;另外,特朗普竞选班子成员、国安顾问弗林最近也与俄罗斯的关系问题而被迫辞职。这两件事对特朗普改善对俄关系造成了很大困扰。更令他不悦的是,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近日证实,FBI正在就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关系展开调查。

当地时间9号,科米被特朗普解职,白宫给出的理由是:因为科米无法有效领导联邦调查局。但是美国不少媒体认为,科米被解职,主要是因为其主导的调查行动触怒了特朗普,甚至有媒体认为,科米是美国建制派用来架空特朗普的一个棋子,他被解职,是迟早的事儿。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科米下课,实际上也是一种"公事公办",目的就是避免FBI代表的美国国内的反俄情绪,影响美俄之间的正常交流。毕竟,美国在解决叙利亚问题、中东反恐等具体问题上,都需要俄罗斯的协助。

其次,特朗普强调与俄建立"公事公办"式的关系,是说给国内建制派听的。到目前为止,美俄关系的改善仍未看到实效,反而因美国空袭叙利亚而更加对立。究竟原因,与美国国内强大的反俄派脱不了干系。所以,如何摆脱建制派对自己跟俄罗斯打交道的牵制,是特朗普需要精心应对的难题。

此前,美国务卿蒂勒森曾说,美国的外交政策应与价值观解绑,言下之意是,要把美国的现实诉求与价值取向分开来看,不让价值观的差异来影响美国与他国在具体问题上的合作。这体现了特朗普时代鲜明的外交务实风格。

这次特朗普进一步表示要与俄罗斯发展"公事公办"式的关系,实际上也是给建制派一个回应,即: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完全是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是为了解决具体的问题,并不是他个人对普京有什么特殊的好感、跟俄罗斯之间有什么私下的交易,双边关系是完全能摆在台面上的、公对公的关系。

特朗普这次为何决定与俄改善关系?除了在某些问题上需要俄罗斯协助、以外交突破来缓解内政上的压力等原因外,还有一个因素可能也起了作用,那就是美国政坛常青树基辛格的影响。

一个值得关注的信息是:这次特朗普与拉夫罗夫会见后、跟白宫记者团开的吹风会上,基辛格出现了。特朗普说,他跟基辛格讨论了俄罗斯及其它问题。由此可以判断,在如何与俄罗斯打交道上,基辛格应该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说到基辛格在美国政界的影响力,美国媒体有这样一种说法:"美国总统上任之前不去见见基辛格都没法宣誓。"特朗普上任前也专门向基辛格讨教过。而基辛格外交思想的核心是:"没有绝对的安全,只有动态的均衡",所以他一直主张美俄要正常接触,认为美国应该想办法把俄罗斯融入世界秩序,从而保持一种均衡。

特朗普此次着手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以及决定与普京见面会晤,可能正是在基辛格的提点下,意识到在保持战略稳定与国际安全方面,离不开俄罗斯的协助。

不过,一种关系如果过于实用,也就决定了无法从长远的角度进行规划,只能见招拆招,边走边看。可以预见,美俄这一对具有结构性矛盾的大国,未来仍会彼此缠斗,但又相互借力,所以不会真正地撕破脸。(文/盛玉红)

相关阅读
  • 谢尔盖·拉夫罗夫:21世纪世界权力结构中的俄罗斯

    谢尔盖·拉夫罗夫:21世纪世界权力结构中的俄罗斯

    2018-02-09

    俄罗斯外交工作一直得到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的大力协助。这促进了俄罗斯quot;务实、开放、多元化、连贯性,在捍卫国家利益时避免发生冲突quot;的对外政策主要原则的形成。普京总统2012年5月7日就职时签署的有关俄罗斯对外方针的总统令以及其他相关文件确认了这些原则。这些原则将会得到巩固、发展、补充和明确,因为新的俄罗斯联邦对外政策构想即将发布。

  • 资产管理公司排名 中国顶级资产管理公司20强排名

    资产管理公司排名 中国顶级资产管理公司20强排名

    2017-10-30

    10月,46岁的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项廷锋因心梗突然离世,这一消息震惊了整个资产管理界也引发了媒体有关其“过劳死”的猜测,“过劳死”的说法起源于日本,在中国也很常用,表示“因劳累过度而致死”。很明显,中国资产管理公司目前正处于高压期。他们正在面临波动性最强的市场。在2000点上下徘徊了两年时间后。

  • 柳德米拉修道院 柳德米拉:低调第一夫人

    柳德米拉修道院 柳德米拉:低调第一夫人

    2018-02-09

    与俄罗斯和苏联一些前“第一夫人”的低调作风相比,柳德米拉过犹不及,她近些年几乎“消失”在公众视野,外界甚至一度猜测她已经移居一家修道院。初见柳德米拉1958年1月6日生于俄罗斯西部城市加里宁格勒,先后担任俄罗斯国际航空公司加里宁格勒分公司的空乘、列宁格勒大学德语教师和一家电信业管理企业的莫斯科代表。

  •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APEC利马会议前夕发表署名文章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APEC利马会议前夕发表署名文章

    2018-02-09

    国际在线报道: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四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举行前夕,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middot;拉夫罗夫发表题为《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真正的集体主义关系和有效的相互联系》的署名文章。全文如下: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真正的集体主义关系和有效的相互联系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middot;拉夫罗夫11月19日至20日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将举行例行会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