铬污染现状 【调研报告】浙江省制革和电镀行业重金属铬污染现状

2017-12-21 - 铬污染

北极星环保网讯:通过全面调研浙江省制革和电镀行业重金属铬污染现状、清洁生产工艺、污染治理技术、铬泥回收及处置技术,分析了清洁生产工艺、污染治理技术、铬泥回收及处置技术的优缺点及适用性,提出了实施源头控制、严格实施污染治理措施、积极探索铬回收技术的全过程治理对策和政策保障措施,该综合治理对策在浙江省内得到了推广应用,可为其他地区提供铬污染治理经验。

铬污染现状

杨斌(1963-),内蒙古包头人,在职研究生,高级工程师,院长,主要从事环境管理工作。

近年来,我国涉及重金属污染的事件频发,给人民群众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威胁。浙江省是制革和电镀大省,重金属排放源多、面广、量大,污染治理难度大。根据《浙江省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规划(2010—2015年)》,铬的排放总量占浙江省工业重金属排放总量的95.

02%;铬主要来自金属表面处理及热处理加工和皮革及其制品业两大行业,这两大行业铬排放比重占铬排放总量的98.97%,可以看出,对制革和电镀行业进行铬污染防治是实现浙江省重金属污染减排的重要手段。

同时,随着《电镀行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 21900—2008)、《制革及毛皮加工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GB 30486—2013)的颁布,现有大部分制革及电镀企业都无法满足新的环保要求,迫切需要进行整治提升。

1 浙江省铬污染现状分析

1.1浙江省重金属铬排放现状

截至2011年,浙江省共有79个县市区涉及重金属铬排放,废水中有铬产生的企业共1320家,全省废水中铬排放量为20338.52kg。

从各设区市的2011年重金属铬排放情况来看,温州的铬排放量全省最高,排放量为5024.14kg,占全省总排放量的24.70%;嘉兴的铬排放量为4680.29kg,占全省总排放量的23.01%,列第二位;宁波、杭州、金华分列3-5位。舟山的铬排放量全省最少,为18.22kg,仅占总排放量的0.09%。

从浙江省各地市重金属铬排放强度来看,全省的平均铬排放强度为62.29kg/亿元。宁波的铬排放强度最高,为101.48kg/亿元,为全省平均值的1.63倍;其次为杭州,排放强度为78.33kg/亿元;此外,金华和温州的排放强度也超过了全省平均值,分别为67.89kg/亿元和67.74kg/亿元。

相关阅读
  • 金属铬污染环境 对重金属铬污染环境具修复作用的真菌初步研究

    金属铬污染环境 对重金属铬污染环境具修复作用的真菌初步研究

    2017-12-21

    随着电镀、制革、印染等工业技术的快速发展,金属铬(Cr)被广泛用于工业生产中。未经处理的从上述过程中产生的含Cr(VI)废液、废渣直接排到环境中,会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同时,Cr(VI)对生物系统有很强的毒性,对生物体有致突变、致癌和致畸作用,属于一类污染物。并且Cr(VI)水溶性高、易移动,因此很容易转移。

  • 辛克利铬污染事件 1993年美国加利福尼亚的辛克利铬污染诉

    辛克利铬污染事件 1993年美国加利福尼亚的辛克利铬污染诉

    2017-12-21

    关于水污染的环境公益事件频频发生,但是与环境污染事件日益增多而且屡禁不止形成鲜明对照的,却是环境污染诉讼的缺位。导致侵害公民权益的相关企业往往接受行政处罚,象征性地交点罚款就可以过关。就以兰州自来水污染事件来说,不但居民的民事诉讼应该立案,更应该为集体公益诉讼创造条件。1993年美国加利福尼亚的辛克利铬污染诉讼案。

  • 铬污染是土壤和水体 新土壤修复技术诞生 或可根治六价铬污染

    铬污染是土壤和水体 新土壤修复技术诞生 或可根治六价铬污染

    2017-12-21

    土壤重金属污染治理已经刻不容缓,技术不成熟是困扰我国土壤修复最大的难题。日前,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技术生物所课题组制备出一种磁性复合纳米材料,可从根本上修复六价铬污染的水体和土壤。高速发展的工业给环境带来大量的重金属污染,自2005年以来我国逐步进入重金属污染事件高发期,由此引发的食品安全和生命健康问题屡见不鲜。

  • 六价铬污染 6价铬可以致癌 铬污染就在我们身边

    六价铬污染 6价铬可以致癌 铬污染就在我们身边

    2017-12-21

    铬是一种用途非常广泛的金属,现代生活每日都离不开它。从清晨起床后,打开卫生间内的不锈钢水龙头进行洗漱,吃饭时要用到的不锈钢汤勺,到关门时会触摸到门的不锈钢拉手,再到自行车上的镀铬车把和钢圈这些物品的成分都与铬有关。毫不夸张地说,小到你手中的钥匙圈,大到浩淼远洋上乘风破浪的万吨巨轮以及呼啸于九天的飞机、奔驰于地面的汽车和现代城市高耸云天的摩天大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