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未富先老 朱青:“未富先老”如何应对

2018-12-07 - 未富先老

解决我国养老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大幅度提高职工的劳动生产率,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日前,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

朱青未富先老

社保缴费率下调空间有多大?关键看缴费率调低后会不会导致入不敷出。

社保费是按工薪的一定比例征收的,它无疑是企业劳动力成本的一部分。当前,企业压力大,如果再增加劳动力成本,经营就会面临更多困难。但另一方面,国家也要保障老年人的生活待遇,退休金不能降,甚至还要随物价的上涨有所提高。这样,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就面临着一定的收支矛盾。

朱青未富先老

造成上述矛盾的根本原因,是我国的“未富先老”。我们国家人均GDP还不到9000美元,60岁以上人口却在17%以上,而且未来一二十年内老年人口还要大幅度增长。老年人退休前创造财富,退休后消耗财富,而财富主要是年轻人创造的,这就会造成代际之间的矛盾。即使是发达国家,面对日益严重的人口老龄化现象,也都出现了国家财力不足的问题。

朱青未富先老

从当前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财务状况看,全国收支总体是结余的,但地区之间收支状况差距较大:有的省份结余所剩无几,有的省份(往往是劳动力流入的地区)则能做到“收支平衡、略有结余”。

造成各地养老负担差异的主要原因,是劳动力流动导致的各地退休职工抚养比参差不齐。目前,全国平均是2.7∶1,即2.7个在职职工缴费养1个退休职工,但在经济发达的广东,抚养比超过8∶1,而劳动力大量流出的黑龙江和吉林,其抚养比分别为1.3∶1和1.4∶1。抚养比较低的地区,养老保险基金收支矛盾比较突出。

解决养老基金的“苦乐不均”,最彻底的举措就是实现全国统筹,但短期内很难做到。从今年开始,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可以起到“抽肥补瘦”的作用,对缓解矛盾会起到一定作用,今后还要不断加以完善。

未来,恐怕还应增加一般公共预算对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补贴,可以让社保费的负担在劳动力、资本和消费三大税基之间进行合理分摊。

另外,中央已经决定,要划拨一部分国有资产充实社保基金,这项工作如果落实到位,对缓解矛盾也会发挥积极作用。

从经济角度看,解决我国养老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大幅度提高职工的劳动生产率,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这样,创造的物质财富在充分满足年轻人消费的同时,还能满足退休职工的养老需求。

相关阅读
  • 未富先老的潜在危机

    未富先老的潜在危机

    2018-12-07

    什么叫未富先老是。将来的局面,两个独生子女将有四个老人要照顾。这里不让发其他网链接,到我的空间里右侧进入何亚福博客也是社会更是个人是人为的如果人自己都没想法,怎么会有未富先老呢?未富先老怎么办但中国每年新增就业机会只有1000万左右,一旦这种形势持续数年,中间15年男的去养老院做园林义工,到本世纪40年代争取实现65岁男女同龄退休。

  • 未富先老带来的问题 甘肃“未富先老”带来养老难题

    未富先老带来的问题 甘肃“未富先老”带来养老难题

    2018-12-07

    “城关区现有60岁以上老年人口16.7万,且在以每年4的速度增长。如果采用传统的机构养老,无论财力物力都难以为继。”兰州市城关区虚拟养老院院长金哲近日接受采访时坦言城市养老之难。来自甘肃省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该省每千名老人只有12.42张养老床位,远低于“每千名老人占有养老床位50张”的国际标准。

  • 先富后老和未富先老 严辉文:应对“未富先老” 尤需“未老先富”

    先富后老和未富先老 严辉文:应对“未富先老” 尤需“未老先富”

    2018-12-07

    近日举行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围绕“十二五”开好局起好步的几个重大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论坛成员、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在演讲中表示,中国人口变化的一个特点是“未富先老”,这将成为“十二五”最重要的挑战。“未富先老”的话题再次激起波澜。(2月3日《新华网》)相关统计数据勾勒出中国社会老年化的轨迹。

  • 未富先老朱青 财税专家朱青:中国社保费主要矛盾是“未富先老”

    未富先老朱青 财税专家朱青:中国社保费主要矛盾是“未富先老”

    2018-12-07

    麻辣财经:专访朱青教授,社保费主要矛盾是“未富先老”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李丽辉对于社保来说,保障和负担是一对矛盾,这个问题究竟应该怎么看?降低社保费率,到底有多大的空间?针对大家关心的这些热点问题,麻辣财经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财金学院朱青教授。作为财税专家,朱青教授从1985年开始研究社会保险改革,在此领域出版过多部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