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富后老和未富先老 严辉文:应对“未富先老” 尤需“未老先富”

2018-12-07 - 未富先老

近日举行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围绕“十二五”开好局起好步的几个重大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论坛成员、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在演讲中表示,中国人口变化的一个特点是“未富先老”,这将成为“十二五”最重要的挑战。“未富先老”的话题再次激起波澜。(2月3日《新华网》)

先富后老和未富先老

相关统计数据勾勒出中国社会老年化的轨迹。2000年,中国65岁以上老人占人口结构比重为6.8%,与世界平均水平完全一样,至2009年,中国的老龄化比例已达8.3%,显著赶超世界平均水平7.5%。而正如蔡昉先生在论坛所指出的,与老年化比例超过世界平均数更为严重的一个事实是,中国人口变化的最大特点呈现为“未富先老”。

先富后老和未富先老

老年化已不再遥远。在坊间笑谈人们都知道,逐步成为社会中坚的独二代们,将来一对夫妇至少要养4个以上的老人。因为他们的父辈已然远离工作岗位了,但随着社会的进步,健康长寿的祖辈可能依然健在。一笑而过之后,我们不曾细想那到底意味着什么,倒是专家学者们说得透彻。

先富后老和未富先老

蔡昉先生“先老意味着要素发生变化,劳动力贵了而资本相对便宜了,也意味着我们丧失原来劳动密集比较优势;而未富则是说,我们不会再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在资本密集型产业中得到足够显著的比较优势,因此,我们面临着尴尬境地,这时比较优势不显著,我们需要进行选择。”

先富后老和未富先老

现在是时候想一想应对之良方了。中国劳动力报酬之低,大约可以从农民工这一特殊词汇中得到印证。全国总工会的最新调查显示,新生代农民工整体收入偏低,在接受调查的1000家企业中,新生代农民工的平均月收入为1747.

87元,收入偏低是一个无奈的现实(2月21日《人民日报》)。而农民工困境其实远非限于农民工这一群体,新闻农民工、高校教师农民工之类的调侃,早已见证了农民工词汇的时代特征,应富而未富显然并非是农民工群体的特有现象。

既然没有办法让老龄化脚步停下来,也不可能变戏法让老年化状态退回去,不可能遏制“先老”,那么我们能不能着手改变“未富”的状态呢?现在看来,这也许是必须的。老年化首先改变的是劳动力资源现状,我们也许依然人口众多,但是劳动力却显得更加金贵了。让劳动力更值钱,既是劳动者养老的需要,又是一种市场本能。而仰仗于经济的积累,人们既有了养老的依靠,又有了投资市场服务社会发挥老有所为余热的可能性。

让劳动者“先富”,本质上还是人本关怀的要求。先富不仅仅意味着收入的增加,而且意味着基于经济水平上涨的人的全面发展。富,不单是一个经济的概念,更是一个社会的概念。社会更加和谐、更加包容、更加开放,公民更加健康、更加自信、更加优雅。先富的公民不必惧老,老年人成为社会财富,如传说中的老中医一样不仅仍然贡献如社会,而且越来越值钱的可能性也大大地增加了。

着力让公民未老先富,必须着力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必须使经济发展社会治理更多地以民生幸福为旨归,这样的社会才是一个创造力迸发的社会,才可能能让鹤发童颜的公民也同样有更多的社会担当,才能以先富抗衡先老。

相关阅读
  • 未富先老带来的问题 甘肃“未富先老”带来养老难题

    未富先老带来的问题 甘肃“未富先老”带来养老难题

    2018-12-07

    “城关区现有60岁以上老年人口16.7万,且在以每年4的速度增长。如果采用传统的机构养老,无论财力物力都难以为继。”兰州市城关区虚拟养老院院长金哲近日接受采访时坦言城市养老之难。来自甘肃省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该省每千名老人只有12.42张养老床位,远低于“每千名老人占有养老床位50张”的国际标准。

  • 未富先老是一个派生 未富先老是工业文明派生出来的一个现象

    未富先老是一个派生 未富先老是工业文明派生出来的一个现象

    2018-12-07

    未富先老是工业文明派生出来的一个现象前不久,安徽省蚌埠市发生一起惨剧,一名六旬空巢老人独自死在家里,一周后才被邻居发现。据了解,老人有两个女儿,但都不在身边,老人嗜好养犬,家里曾养了近十条犬。知情人士透露,老人死后,尸体遭到了群犬分食。空巢老人不仅仅在个人情感上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得到慰藉,安享晚年与天伦之乐。

  • 未富先老未备先老 “未富先老、未备先老” 我们该如何体面的养老?

    未富先老未备先老 “未富先老、未备先老” 我们该如何体面的养老?

    2018-12-07

    中国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专家预测,到2050年,中国老龄人口将达到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对老年人生活、康复、医疗、精神等照料需求日益凸显,养老问题日趋严峻。我国当前的养老环境1985年:“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1995年:“计划生育好,政府帮养老”2005年:“养老不能靠政府”2015年:“推迟退休好。

  • 朱青未富先老 朱青:“未富先老”如何应对

    朱青未富先老 朱青:“未富先老”如何应对

    2018-12-07

    解决我国养老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大幅度提高职工的劳动生产率,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日前,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社保缴费率下调空间有多大?关键看缴费率调低后会不会导致入不敷出。社保费是按工薪的一定比例征收的,它无疑是企业劳动力成本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