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湖田窑青白釉刻花碗鉴藏

2018-11-03 - 湖田窑

敞口、浅腹、圈足;通体施青白釉,足心内无釉,留有深色垫饼垫烧痕;碗心刻花,外腹刻重叠之莲瓣纹。

青白釉瓷是目前最被低估的古瓷之一,它的被认可程度远远及不上它实际应该具有的历史地位。究其原因有三:首先是赝品冲击。其次是当代人对青白釉器的 认识还不够深入,至少对青白釉器在历史中的地位的把握不够准确。更重要的原因是第三,也就是中国传统审美概念在当下出现了认同上的断裂。

北宋湖田窑

第一个原因很好理解,因为当代仿青白釉器已经达到很高的境界,主要基地包括江西的景德镇和南丰,以及福建北部等地。这些仿品几乎可以完全混淆了真和赝,即使是专家,如果不是花大量的精力去研究青白釉器,也难免“打眼”,这样一来,“假作真时真亦假”,让人望而生畏。

北宋湖田窑

第二个原因也很清楚:青白釉是白釉的变异,唐代出现后逐渐为人所爱,五代到北宋这个历史阶段,青白釉器实际上是风头最盛的陶瓷品种。首先是生产的范围宽,影 响面大。从现在的考古资料看,北到河南的钧台窑、宝丰窑,中有江西的景德镇、南丰窑,东南有福建的建窑、漳平窑、德化窑,南到广东的汕头笔架山窑,几乎所 有重要的窑场都在生产青白釉器,这么广阔的地域,这么大的生产量,正好说明青白釉器在当时受欢迎的程度。

北宋湖田窑

其次是产品本身的精致和重要。

乾隆四十八年《浮梁 县志》记载:“(唐)武德四年,有民陶玉者,载瓷入关中,称为假玉器,献于朝廷,于是诏仲初等暨玉制器进御”。这里面说的“瓷”,就是青白釉器,能与玉器 相提并论,可见其精致。

北宋湖田窑

同书又记:“新平霍仲初,制瓷日就精巧,唐兴素瓷在天下,仲初有名。”这里说的新平为新平县:“唐置,故城在今江西浮梁县东北,开 元间复徙置新昌县,后改名浮梁”(据王云五 《中国古代地名》三联书局 1938年),也就是景德镇的前身,而“素瓷”就是景德镇产青白釉器。

如果这条记载属实,那么景德镇产的青白釉器就是中国最早的贡瓷,比之则天朝的越窑秘 色器贡瓷还要早。此外,《宋会要辑稿》有载:“瓷器库在建隆坊,掌受明、越、饶州、定州、青州白瓷器及漆器以给用。

”同书又记:“宋太宗淳化元年七月诏 ‘瓷器库纳诸州瓷器……”说明在北宋早期,饶州瓷器已经进入大内,供给宫廷使用。如果这条也属实,那么景德镇(饶州)所产的青白釉器就是最早的“御用瓷” 之一,比之徽宗时期的汝窑和北宋官窑都要早得多。

这些记载证实“饶玉”完全可以媲美甚至超越“五大名窑”,无怪乎现代有研究学者认为五代和北宋早期的湖田 窑瓷器就是位列传说中五大名窑之首的“柴窑”。

相关阅读
  • 湖田窑狗头壶 宋代湖田窑瓷器怎么鉴定 影青瓷精品鉴赏。

    湖田窑狗头壶 宋代湖田窑瓷器怎么鉴定 影青瓷精品鉴赏。

    2018-11-03

    湖田窑是景德镇著名古窑场。是我国宋、元两代各大制瓷规模最大,延续烧造时间最长、生产的瓷器最精美的古代窑场。遗址保存有宋末的“马蹄窑”,明早中期的“葫芦窑”等。在该遗址上建立起来的湖田古窑址陈列馆,展示了在这里出土各种窑具和瓷器。1982年,湖田古瓷窑遗址被国务院列为第二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宋湖田窑影青釉划花缠枝牡丹纹梅瓶湖田窑位于景德镇市东南湖田村。

  • 湖田窑执壶 宋湖田窑执壶权.威老师鉴定福建

    湖田窑执壶 宋湖田窑执壶权.威老师鉴定福建

    2018-11-03

    nbsp;很多朋友包括鉴定专家都曾谈论过一个话题mdash;mdash;陶瓷最,难鉴定也最容易鉴定。如今,这种说法又变了:陶瓷最难看了,书画最容易鉴定。因为书画家每个人的风格比较单一,虽然有模仿,但还是局限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陶瓷涉及到窑口众多,每个时代的东西很多,真假难以辨认,因此很多人对陶瓷鉴定感觉如雾里看花一样。

  • 湖田窑胎骨 高古瓷 湖田窑花口瓶一对鉴赏

    湖田窑胎骨 高古瓷 湖田窑花口瓶一对鉴赏

    2018-11-03

    湖田窑是汉族传统制瓷工艺中的珍品,位于今景德镇市东南湖田村。是中国宋、元两代各大制瓷规模最大,延续烧造时间最长、生产的瓷器最精美著名的古代窑场。它始烧於五代,兴盛於宋代,衰败於明代,历时700年之久。景德镇湖田窑的青白瓷,以其质地精良,工艺精细,胎骨洁白,细腻致密而闻名,又以制作工整,釉层匀净,釉色莹润。

  • 宋代湖田窑 浅谈宋代湖田窑影清瓷的工艺特色

    宋代湖田窑 浅谈宋代湖田窑影清瓷的工艺特色

    2018-11-03

    nbsp;nbsp;nbsp;北宋中晚期,选用表层风化最佳的瓷石原料,淘洗澄湛工艺逐渐完善,拉坯成型技艺日趋成熟。尤其采用旋坯工艺,用铁刀在阴干的毛坯上旋削修整,使瓷胎薄腻至极,造型规整秀美,其实大批量烧造的斗笠碗,口径20厘米有余,面碗壁厚度尚不足0.2厘米。如此大口径薄胎器,即便明、清两朝造瓷技艺发展至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