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易斯拐点经济新常态 全球贸易现三大新常态 中国受制刘易斯拐点

2017-11-03 - 刘易斯拐点

和讯网消息 9月28日,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等主办的“全球贸易新常态与经济治理新框架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上海财经大学国际管理学院院长鞠建东在会上表示,全球贸易正在从高速增长、美国核心、中国驱动的旧常态,向增长趋缓、三足鼎立、结构区域化的新常态演变。

刘易斯拐点经济新常态

鞠建东指出,全球贸易增速经历了连续5年下滑,2015年增速为-13.6%,严重程度仅次于2009年,“这背后有着深刻的经济结构和贸易结构的变化”。

首先,世界贸易的核心由美国变成三足鼎立。2000年,美国占全球贸易的15.48%,德国占7.96%,日本次之,但德国和日本之和少于美国;2013年以后,中国变为最大的贸易国,中国、美国和德国依次成为全球最多国家的最大的贸易伙伴。

刘易斯拐点经济新常态

其次,全球价值链也逐步变为北美价值链、欧洲价值链和亚洲价值链三足鼎立的结构。其中,亚洲价值链以中国为核心,欧洲价值链以德国为核心,美洲价值链以美国为核心。

鞠建东认为,导致全球价值链出现变化的原因有四个。

刘易斯拐点经济新常态

从低成本的劳动力看,过去,驱动低成本劳动力进入世界市场的主要是中国,2012年之后,中国的刘易斯拐点已经到达;

从技术成本看,从60、70年代开始的以集装箱技术、交通运输技术为代表的技术进步带来贸易技术成本的大规模下降,这种技术成本的下降到了2012年左右也基本上趋于平缓;

刘易斯拐点经济新常态

从制度成本看,由于不同国家之间有不同的利益冲突,在全球之间继续降低这种制度成本越来越困难;

从全球价值链来看,全球价值链开始向区域价值链转化。以亚洲的中日关系为例,80年代,日本贸易量约是中国贸易量的3-4倍,但2015年,中国贸易量是日本贸易量的3倍。

刘易斯拐点经济新常态

此外,鞠建东还提到,日本在70年代左右,贸易增长速度超过20%,但当剩余劳动力消化差不多后,日本贸易增长速度也就慢慢回归到发达国家6%左右。

而中国类似于日本70年代的经历,当剩余劳动力不再充沛时,贸易增速能否保持存疑,因此,面对内外部环境的新变化,中国的对外改革开放战略如何调整值得关注和研究。

相关阅读
  • 刘易斯拐点是什么意思 刘易斯拐点与人口红利

    刘易斯拐点是什么意思 刘易斯拐点与人口红利

    2017-11-03

    很多人批评我说中国有的是剩余劳动力可以转移,你怎么说刘易斯转折点到了,我没有说没有劳动力转移了,但是刘易斯转折点还是到了。刘易斯转折点的含义只是说剩余劳动力还有,但是你不再提高工资就没有了,人家就不转了。刘易斯拐点与人口红利。过去我们想测算人口红利把人口抚养比单独做一个变量,放在经济增长的模型中来看看它贡献了多少。

  • 人口红利与刘易斯拐点 人口红利与“刘易斯拐点

    人口红利与刘易斯拐点 人口红利与“刘易斯拐点

    2017-11-03

    目前,劳动力在城乡普遍短缺和农民工工资持续增长让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我国人口红利期已接近尾声,经济发展开始进入“刘易斯拐点”区域,劳动力短缺即将出现。无论喜欢不喜欢,“刘易斯拐点”都会如期到来,它的到来将对今后中国经济带来深刻的冲击。以一些国家的经历看,“刘易斯拐点”之后,低端工资普遍地会出现一次持续的上涨。

  • 刘易斯拐点是什么意思 刘易斯拐点与人口红利

    刘易斯拐点是什么意思 刘易斯拐点与人口红利

    2017-11-03

    很多人批评我说中国有的是剩余劳动力可以转移,你怎么说刘易斯转折点到了,我没有说没有劳动力转移了,但是刘易斯转折点还是到了。刘易斯转折点的含义只是说剩余劳动力还有,但是你不再提高工资就没有了,人家就不转了。刘易斯拐点与人口红利。过去我们想测算人口红利把人口抚养比单独做一个变量,放在经济增长的模型中来看看它贡献了多少。

  • 刘易斯拐点图解 一张图读懂过去200年“人口红利”与“刘易斯拐点”

    刘易斯拐点图解 一张图读懂过去200年“人口红利”与“刘易斯拐点”

    2017-11-03

    “人口红利”、“刘易斯拐点”,这些词近年来被频繁提及,是因为它们涉及不同经济阶段的一个重大跨越。在工业革命之后,全球经济发展大致呈现出三个阶段,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用一张图作了很好的诠释。(上图来自野村,华尔街见闻汉化。)在第一阶段,最初的经济发展和技术进步极为缓慢,农业产出无法大规模增长,全球人口总数也保持平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