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差交易资金 基差交易破解油脂企业“缺货”难题

2019-02-27 - 基差交易

近期,油脂油料市场货源紧俏,下游争相补库存造成市场恐慌,一度出现了“抢货”局面。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一些下游买方利用基差交易,巧妙地解决了这个难题。基差交易虽然看起来风险不对等,但能稳定货源,特别是在货源紧张的时候,可以提前锁定货源。实际上,油脂厂、贸易商和油脂油料终端企业对期货的兴趣都越来越浓,目前整个油脂油料产业链都在慢慢地接受基差交易。

基差交易资金

A 货源紧,油脂油料“不淡定”

11月中旬开始,油脂油料价格迎来一波小阳春行情,而近几个交易日油脂油料又出现一波大幅下跌行情。大起大落之后,豆油、豆粕价格后期将如何演绎?

期货日报记者近日跟随中粮期货农产品团队来到江苏张家港、南通等地的油厂、贸易商以及饲料厂进行实地调研,受访人士均表示,临近年关,油脂油料的消费并无太多的亮点,近一个多月行情大起大落或与渠道补库存有一定的关系。

基差交易资金

进入11月份以来,油脂油料(豆油、豆粕)价格“颇不淡定”。以豆油为例,11月15日豆油期货主力1705合约开盘价格为6570元/吨,随后一路飙涨。经过半个月的上涨,到11月底进入平台整理。

“目前豆油处于盘整状态,后期走势可能会出现一些分化,很多获利盘可能会收割,他们会在期货上降库存,现在市场可能在交换筹码,但现货商则会继续持有头寸。”江苏益嘉优生物科技有限公董事长朱健锋接受期货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基差交易资金

近几个交易日,豆油豆粕行情“大变脸”,连续重挫。截至12月23日收盘,豆油期货主力1705合约已跌至6858元/吨。金太阳粮油股份有限公司贸易部负责人陈闵君表示,近几个交易日油价快速下跌,有部分原因可能是临近年底,部分贸易商要抛货结算,同时需求也没有想象得那么好。

基差交易资金

在朱健锋看来,目前豆油的消费总体还是比较稳定的,前期价格上涨主要是供应环节出了问题,比如因环保限产,油脂厂的生产受到了限制。“现在现货供应比较紧张,下游去油厂拿货都要排队。”他透露。虽然今年油脂厂的开工率都很高,但长江沿线的油脂厂10—11月份还在交9月份的货。

“我们现在卖油给下游客户基本上不赊账,客户要先交20%的订金来订货,提货时要全款。”中粮东海粮油工业(张家港)有限公司(下称东海粮油)油脂产品销售部相关负责人郭云也向记者证实了豆油货源紧俏的现象。

供应紧俏,豆油的需求状况如何?“餐饮市场对豆油的消费整体还是比较平稳,虽然大餐饮业对豆油的需求在下降,但这方面的减量已经转移到了中小餐饮业。”朱健锋说。

郭云告诉记者,按照惯例,9月份到年底都是油脂行业的采购旺季,但今年价格快速上涨,导致大客户的采购进度放慢。

“以往面粉厂在市场旺季的时候采购会提前2—3个月,今年的行情在他们的意料之外,所以他们的采购比较保守,都是随用随采,不会提前采购,这导致一些中小客户也不敢大规模地去采购备货。”郭云说。

在她看来,今年休闲食品对豆油的消费量不是很大,他们的采购量跟往年相比还是有所减少的。但百氏有点例外,不管行情涨跌,他们今年的采购还是提前半年去做,因为他们要锁定渠道的利润。

“从今年的期货行情来看,他们提前采购其实还是蛮不错的,因为期货是近强远弱,这对原料采购是非常好的。”郭云表示,由于豆油价格大幅上涨,他们的客户开始关注一些小油种,比如橄榄油、菜籽油、葵花籽油等,希望从小油种上寻找突破。

“相对于豆油,豆粕的需求相对看好一些。”东海粮油饲料销售部相关人士表示,明年的生猪市场还是看好,随着规模化进程加快,市场对全价饲料需求意愿会加强;肉禽虽然普及率已高,但仍有一定的增长空间;水产目前利润空间大,是饲料行业的主要利润产品,对饲料的需求有一定的增长潜力。

“整体来看,饲料需求不会有太大的波动,但各个区域肯定会有变化。”他说。

不过,中粮期货农产品事业部副总监张立认为,从需求上来讲,豆油没有太多的亮点,主要还是供应端出现了问题。

“现在油厂在打包卖基差,但买方不是很积极,说明市场风险已经挺高了。现在基差大部分还是贸易商在买,豆油的基差250元/吨他们都很积极地买,而豆粕的基差在200元/吨他们却不太愿意买,说明明年可能还是会油强粕弱。”张立判断。

B 货到底去哪儿了?

供应受限,需求又无太多的亮点,调研中受访人士更多地把这波行情的上涨归咎于经销商、饲料厂和养殖户补库存。

东海粮油粕类产品销售部相关负责人钟科良表示,油厂现在的豆粕库存并不多,已经转移到了下游,比如经销商、饲料厂和养殖户等,饲料厂最近一个月都在补库存。

“一个月前他们的供应都很紧,现在这种供应紧张的局面有一定的好转,库存水平保持在3—7天。”不过,他也表示,目前补库存的比例还是比较少。

张家港保税区东江饲料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尹少华也表示,现在市场需求没有太大的改变,主要是供应减少造成市场出现“抢货”局面,因为下游原来的库存太少了,补库存需求造成市场恐慌。

“现在下游的库存还是很紧张,年底想要把库存补完是实现不了的,抢不到货,养殖户的库存也很空。”尹少华告诉记者,现在经销商、饲料厂和养殖户的库存都还没有建立起来,散户的库存也只建了30%左右。

除此之外,贸易商也是补库存的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现在市场都处于建库存阶段,我们也会建一些库存。”华东地区一名不愿具名的贸易商坦言,由于看好豆油价格,从今年年初开始,贸易商就在有意识地建库存。

今年年初,该贸易商从6000元/吨以下开始补库存,当时他将豆油的价格看到7000元/吨,现在则将豆油的价格看到8000元/吨,正是因为看好豆油的行情并持续地补,今年这波行情中该贸易商收获颇丰。

“现在贸易商在囤货,投资机构也在囤货,有资金在介入这个市场,这将会影响整个市场的需求状况。”该贸易商告诉期货日报记者。

郭云也表示,油脂油料涨得很好的时候,贸易商的采购量还是比较大的,而他们的大客户往往是在盘面大跌的时候去采购一些。“现在菜油拍卖的量比较大,但是消化得没有那么快,都进入了中间渠道转化成了库存被囤着,他们继续看好后面的行情,都不着急出库。”郭云说。

陈闵君向记者描述了现在市场的一种现状。她说,年前基本上买不到工厂的货,只能从一些大的贸易商手里买,在这个时间节点,贸易商本来应该减仓的,但事实上他们不但没有减,反而在囤货。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贸易商在大量地囤货,但朱健锋对明年的行情还是比较谨慎,他对明年1—2月份的基差比较看好,3月份也没有太多的利空,但他认为,4—5月份的基差会有比较大的风险,因为4—5月份巴西豆和美豆到港。

C “一口价”转向“基差定价”

据了解,以往油脂油料行业的现货销售往往是“一口价”的定价模式,但“一口价”定价存在很多问题,比如缺少灵活性,经常不能达到需求方的预期价位,导致油厂在和一些较大的销售对象交易时,谈判和交易成本偏高,尤其是在价格下跌的过程中,“一口价”销售非常困难,销售量难以保证。

与此同时,豆粕现货市场短期价格波动加剧,经常出现一天几次变换定价的情况,这也给油厂的销售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但在此次实地调研过程中,期货日报记者发现,“基差定价”模式已经越来越受到油厂和贸易商的重视。

“我们现在基本上以基差交易为主,‘一口价’基本上很少去卖了,因为中间商更倾向于做基差交易。”郭云说。

据了解,豆粕行业最早利用基差是在2004年,当时浙江金光油脂等企业最先尝试国内豆粕市场的基差交易模式,买卖双方均参与期货保值。2006年,以嘉吉、路易孚达为代表的合资与独资油脂企业开始尝试基差定价模式,即在定价之前,基差的卖方(油厂)入市对合同头寸进行保值,点价时油厂在买方指定价位将保值头寸进行了结。

2012年,由于我国进口大豆成本长期处于倒挂(近高远低),以前不太被市场看好的豆粕基差方式得到快速发展,并逐步成为市场交易的主要形式。随着国内大型压榨企业豆粕对外销售报价实现期货化,饲料厂商(中间贸易商)的采购也逐渐跟随期货盘面波动实现灵活实时点价。

“2012年,很多实体企业尝试基差定价赚了钱,之后基差定价模式在这个行业进入了发展的高峰期。”张立告诉记者,开展基差交易,买卖双方均受益。

对于油厂(卖方)来说,卖方是要解决下游的心理价位与当前价格“错位”的尴尬局面,通过期货操作改变“买涨不买跌”的现货思维;同时可以避免基差波动(尤其是下跌)风险,及时锁定销售利润。此外,还可以提早转移持仓风险,分散供应压力和节奏。

对于下游买方来说,基差交易虽然看起来风险不对等,但能稳定货源,特别是在货源紧张的时候,通过基差交易可以提前锁定货源。“买基差就是买‘缺货’,同时还可以灵活定价,降低成本。”张立说。

朱健锋告诉记者,就全国来说有80%的油厂都是卖基差,而华东的油厂基本上是100%卖基差。“油厂现在卖基差都是以套餐的形式卖,以前是一个月一个月地卖,现在一般一卖就卖四个月。”朱健锋说。

在他看来,通过基差交易油厂现在已经进入了良性的发展方向。“现在大豆压榨产业的定价权已经转移到了中间环节,我们从油厂买基差的同时,对下游也卖基差,主要卖给一些大的企业,他们喜欢跟我们做基差交易,但终端还是比较喜欢原始的定价方式。”朱健锋坦言。

前述不愿具名的贸易商告诉记者,经过2004年和2008年几波行情的洗礼,油脂油料贸易商死掉了一大批,留下来的都是一些实力相对比较强的贸易商。

“今年随着行情的上涨,又有一些新的贸易商介入这个市场,但如果他们不能跟上这种趋势可能还是会退出这个市场。”该贸易商告诉记者,跟不上这种趋势的贸易企业更主要的可能是一些油一代和油二代,他们缺少对期货认识和理解。还有一些是规模较小的贸易商,他们在渠道上没有优势,也会慢慢被淘汰,退出这个市场。与此同时,一些期货风险管理公司和一些从事基差贸易的投资公司慢慢地介入到这个市场。

“传统贸易商因为有现货渠道,与油厂也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他们开展期现结合业务相比投资公司来说,还有一定的优势。”朱健锋说,现在他们主要的精力还是在现货贸易领域,只是把期货当作是调节库存和管理的工具。比如,现货供应紧张买不进货时,或者市场供大于求卖不出货时,他们会通过期货市场来买货或卖货,调节库存。

D 期货逐渐被终端接受

实际上,不光是油脂厂和贸易商对期货的依赖度在进一步加深,一些油脂油料的终端企业对期货的兴趣也越来越浓。在实地调研中,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一些终端企业也在慢慢地接受基差交易。

郭云告诉记者,他们有好几个客户都希望采用点价的模式。她说,如果按现货的模式来采购的话,价格不是太透明,如果后期价格一直上涨,她的客户的采购成本也会一直在增加,所以他们想一部分通过现货采购,一部分通过点价的方式做一些远期采购。

“他们就怕碰到现在这种行情,目前来看,油脂后期的价格重心也是往上走的,他们希望能够通过点价的方式规避远期价格上涨的风险。”郭云说。据其介绍,她的客户希望能找到一些专业做期货风控的团队,帮他们去把握采购的方向,可以给他们一种好的建议。

“作为终端用户,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经常去盯着期货盘面,希望有专业机构能够帮他们去做这件事情,包括做头寸的管理和成本的控制。”郭云说。

在她看来,期货是规避风险的工具,同时也是企业的重要采购渠道,有期货操作经验的实体企业还是更倾向于在期货上采购,因为在现货市场采购要现款现货,而在期货市场采购企业只要付出一定的保证金就能解决问题。

目前,油厂通过“压榨套利 基差销售”覆盖了上下游的价格风险,而饲料厂由于缺少衍生品对冲工具,还是存在比较大的风险。“油厂已经期现‘两条腿’走路了,饲料厂还是‘一条腿’走路,怎么可能不受伤?”张立坦言。

他建议,如果饲料企业看涨豆粕价格,可以早点点价,如果看跌豆粕价格,则可以晚点点价。不过,他也表示,下游饲料企业要规避风险,还是需要生猪期货能够尽快推出,这样终端企业就有更多的对冲工具。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豆粕期权即将推出,实体企业中的对冲避险氛围越来越浓。

相关阅读
  • 手机软件基差交易 APEX棕榈油基差交易和进口利润套利机会齐现

    手机软件基差交易 APEX棕榈油基差交易和进口利润套利机会齐现

    2019-02-27

    昨日APEX棕榈油期货合约价格跳空低开,之后维持区间震荡。主力合约PF11期价下跌1.07收于602.75美元吨,合约单边成交70034手;次主力合约PF09期价下跌1.03收于598.50美元吨,合约单边成交13944手。隔夜行情方面,主力合约PF11期价小幅下滑0.12收于602美元吨。

  • 基差交易名词解释 豆粕基差交易盛行 数条新榨线将投产

    基差交易名词解释 豆粕基差交易盛行 数条新榨线将投产

    2019-02-27

    2015年以来,油脂价格连连下挫,后期走势如何演绎,已然成为油脂油料行业的关注焦点。为此,在大商所赞助下,我们启动了“2015年冬华东地区油脂企业调研”活动。大豆环节供应充足产业链压力集中于上游大豆原料环节。虽然部分企业还在消化前期的南美订单,但四季度以来,各压榨企业大豆进口量同比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

  • 基差交易与期现套利 国债期货基差交易与期现套利怎么做?

    基差交易与期现套利 国债期货基差交易与期现套利怎么做?

    2019-02-27

    摘要:本文对比了国债期货价差交易中常见的两种方式:基差套利与期现套利。说明了两者存在的区别以及如何进行套利行为,并结合9月份数据分析存在的套利机会。最后得出9月仅在月初存在较好的期现套利机会,而对于基差套利来说需要结合对应的现券进行判断,就十债CTD券150016来说,9月存在不错的基差交易机会。一、基差交易与期现套利区别国债期货基差不同于普通期货品种的期现价差。

  • 基差交易案列 基差交易案例 基差交易实际案例

    基差交易案列 基差交易案例 基差交易实际案例

    2019-02-27

    nbsp;nbsp;基差交易案例,基差交易实际案例股票指数期货合约价格的决定有两方面的内容:指数水平的决定和给定指数的期货价格的决定。指数和期货价格之间的差额称为基差,基差即期货价格减去指数。nbsp;nbsp;由于股票期货价格应等于指数的当前水平加上持有代表该指数的股票直到该期货会员到期的净持仓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