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法特贾科 阿拉法特毒杀迷局的三大“为什么”

2018-01-05 - 阿拉法特

围绕着阿拉法特的死,自始自终迷雾层层。他死得离奇,以至于身后各种传闻尘嚣直上,毒杀、乃至艾滋的说法都一度大行其道。怎么个奇怪法呢?尽管七十多岁的阿拉法特本身健康状况不好,可是去得也太突然了。据记载,他于2004年10月27日开会时骤然呕吐,并晕倒10分钟。

阿拉法特贾科

最开始来自埃及的医疗小组怀疑他得了流感。后来他被送到法国治疗,两个星期后离世。尽管做了大量的医学检测,可发病原因却不清楚——没有感染症状,没有血管疾病,也和肿瘤无关。医生当然也想到了是不是中毒,可是毒理测试却显示不出个所以然。

阿拉法特贾科

特工利特维年科被毒害案让人们怀疑阿拉法特死因

一直到2006年,轰动一时的俄罗斯特工利特维年科被毒案后,人们才想到有着同样剧烈呕吐和腹泻等症状的阿拉法特会不会也是死于放射性物质钋-210。

阿拉法特贾科

利特维年科从俄罗斯叛逃,到了英国定居,他在一家寿司店进餐时被人下毒。一个是前克格勃特工,一个是叱咤一时的政治人物,就这样被联系了起来,两年后的中毒案竟然“启发”了两年前的死亡谜团。由于利特维年科特殊的身份,他被暗杀后,调查者更容易联想到非常规的投毒手段。

阿拉法特贾科

事实上,在他之前几乎就没有公开的钋-210投毒案例。瑞士的法医专家们之所以愿意开启调查也跟有了这起先例有关。当然,也有人暗示毒杀二者的是同一股力量,就有俄罗斯议员称利特维年科曾多次到过以色列,试图与尤科斯石油公司前主要股东之一涅夫兹林举行会面。

阿拉法特贾科

不过该议员名叫卢戈沃伊,正是几年前被英国检察部门指控为投毒谋害利特维年科的嫌疑人。有推脱嫌疑的可能,所以其言论真实度存疑。…[详细]

俄罗斯叛逃特工的事情发生在2006年,可是真正请科研机构来检测是2012年。为何当初怀疑之后却没马上行动呢?而这多半和时机有关。其一,2011年,巴勒斯坦入联合国失败,2012年,换种方式,变通为申请“观察员国”的身份。

此时旧事重提有助于博取国际社会同情。果然,开棺三天后,联合国大会表决通过了《巴勒斯坦在联合国的地位》的决议草案,巴勒斯坦上升到了“观察员国”地位。其二,这和其一是关联的。巴勒斯坦近些年也是内部分裂严重,有在国际社会边缘化的趋势。阿拉法特的死亡谜团有助于引发国际关注。

当然,这和阿拉法特的遗孀苏哈与半岛电视台关系更大。如果不是瑞士的研究机构在阿拉法特的遗物中检测到了超常规的钋-210,阿拉法特被毒死永远只是一个揣测、传说,更不会走到开棺验尸这一步。不过苏哈也备受质疑,一直有分析人认为她之所以在这么多年后突然积极要查,是因为过惯了奢侈生活的她经济出现问题,而重新检测阿拉法特是否中毒,也能为她个人博取同情,争取到了更多的抚恤金,以及一大笔采访费、出镜费。

不过苏哈对此否认,而说是半岛电视台来找自己才知道丈夫可能死于钋-210。至于半岛电视台,又被揣测是卡塔尔为了提升在巴勒斯坦问题的影响力。不过事实上,单纯探求、报道真相的决心也可以是原动力。

阿拉法特生前与妻子苏哈的合影

总之,种种利益纠葛下,沉寂了八年,阿拉法特可能被毒杀这个重磅炸弹来了。…[详细]

钋-210很厉害,只需要进食或者吸入非常、非常微弱的剂量就能致命,毒性之强,罕见敌手。也有人说它昂贵,因为虽然自然界存在这种物质,可如果要致死的话,只有人工合成才能达到所需要的剂量,而这就需要核反应堆。

据说毒死俄罗斯特工的剂量是致死剂量的十倍,而以市价算的话超过了1000万美元。同样的,它还很脆弱。和我们通常认知里的放射性物质不同,外部辐射是起不到作用的,它的穿透能力太弱了,在空气中只有几厘米,也就是说,即使你对着它也不用怕,皮肤乃至一张纸都能挡住它的辐射。

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资料就说,如果有人沾到了它也没有风险,小心仔细地清洗全身就好。不过如果它进入人体体内,那就瞬间可怕了。所以,要用钋-210投毒的话,就需要通过饮食或者注射等方法。(本部分延伸阅读:《如果害怕核辐射,请戒烟》。详解钋-210与香烟间关系…[详细])

了解了钋-210这三个特性,也就能明白为何极少有人拿它做暗杀,为何在阿拉法特死亡时没有人提及它,为何钋-210投毒一般与政治有关。…[详细]

巴勒斯坦方面称该报告并非尸检报告,内容都是知道的。前一个没错,后一个却并非如此。该报告全名为《提高钋中毒的法医学鉴定》(Improving forensic investigation for polonium poisoning)。

作者是来自瑞士洛桑大学医院核辐射物理研究所和法律医学中心大学的顶尖科学家们。既然是“提高鉴定”,也就是说对于钋-210这种之前罕见的投毒物质,科学家们对其毒性有了更进一步的研究。

去年,有不少人都质疑检测结果,以下从质疑和报告中的解答来说:

《柳叶刀》上的报告

第一,关于阿拉法特遗物中的毒物会不会是后来人为下的,学者们其实从遗物中提取到了尿渍、血渍等体液,并比对了DNA,而有体液的遗物所检测出的钋-210要大大高于普通参照物;第二,关于阿拉法特没有脱发等核辐射常见症状,其实化疗这样的外部辐射让人脱发是常见的,可关键是人体内部辐射又会不同,在受到内部辐射的案例中很少有脱发等症状的报告,可是阿拉法特却有腹泻、恶心、呕吐等许多其它的辐射症状;第三,关于钋-210的半衰期很短,8年后很可能检测不出来的问题,实验室检测了大量的样本,并且对比了参照物,有体液的样本的确活度更高。

此外,最常见的质疑还有为什么跟阿拉法特生活在一起的苏哈没中毒呢?实际上鉴于钋-210在人体外部的脆弱性,国际原子能机构早就指出,跟被钋-210辐射的人接触是不会有风险的,除非把后者的体液注射到接触者体内。

在去年刚刚公布消息时,质疑不断,连研究者也不敢确定,可是随着对钋-210毒性的了解增加和研究加强,显然支持阿拉法特是中毒的证据更加充分和扎实了。 …[详细]

作为世界最为权威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的“案例报告”(case report)是要经过同行评议才能发表的。也就是说同行的科学家、研究者会事先组成评议团,对其内容进行评估、判断。

除了发表在权威杂志上外,报告作者的身份也很值得一说。去年11月底,阿拉法特的遗体被开棺验尸,瑞士、法国、俄罗斯三国的科学家分别取样调查。而瑞士参与鉴定的学者们也是该报告的作者。瑞士参与调查当然与其中立的地位更具说服力有关。

而当时,瑞士方面负责的科学家说三个月后就能出结果,不过在今年3月的时候,其发言人表示结果要推迟到今年5月底才有,并表示鉴定要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已完成,第二个在进行中。为什么要算时间呢?因为一般而言《柳叶刀》的稿件从投稿到出版的周期是一个月左右。

也就是说,这篇报告写作期间,专家们应该已经有了尸检结果了。而《柳叶刀》上的报告说,因为法律方面的原因,什么时候能够公布尸检结果并不知道。不过,按照常理推断,既然报告写作时,尸检结果很可能已有,倘若结果是没有中毒,想必学者们也不会有底气如此写了。…[详细]

因为钋-210需要核反应堆才能人工制造,所以以色列顺理成章成为头号怀疑对象。不过用钋-210投毒可能并不是非要举国之力才行。尽管明目张胆是买不到致死剂量的钋-210,但是国际上的钋-210走私是存在的。

而虽然许多巴勒斯坦人都认为是以色列投毒害了阿拉法特,不过即使最后结果是,也几乎没有可能证实“凶手”。时任的以色列总理沙龙的确手段强硬,且视阿拉法特为眼中钉。阿拉法特一死,巴勒斯坦内部的分裂也会更严重。但是,当时阿拉法特已经被以色列围困多时,且因为被找到支持恐怖主义活动的证据而引发小布什政府的强烈不满和“抛弃”。这时候暗杀一个逐渐边缘化的阿拉法特似乎不是合乎逻辑的选择。

而巴勒斯坦内部竟然也是怀疑对象,在阿拉法特刚刚过世的时候,他的遗孀就指责巴勒斯坦权力高层内部策划了一场针对自己丈夫的“阴谋”,目的是早点能够接阿拉法特的班。只不过,近来,她不再提到这一怀疑。

今年一月巴勒斯坦人举起阿拉法特和阿巴斯的画像游行

至于如果证实了阿拉法特是被毒死的,会产生何种程度的影响就更不好说了。以色列一直都否认对阿拉法特下毒。而确实就算确定死因也不可能找出凶手。到底双方会不会有大规模的流血冲突并不好判断。因为,对于巴勒斯坦民族与权力机构来说,借此事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同情是有利的,但只是口头谴责而非挑起战火的可能性要大很多。不过对于哈马斯来说,可能会以此为理由重新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详细]

相关阅读
  • 阿拉法特名言 阿拉法特的名言:请不要让橄榄枝从我手中滑落

    阿拉法特名言 阿拉法特的名言:请不要让橄榄枝从我手中滑落

    2018-01-05

    1969年:“我们新一代人厌倦了等待。与其在沙漠帐篷里等待缓慢痛苦的死亡,不如与敌人同归于尽。”1974年11月11日:“让全世界都知道,都听到,我们坚强的人民将用他们的鲜血、灵魂、财产和他们拥有的每一样东西来保卫这片圣地,因为这是圣地,是坚强的人民的土地今天的问题,并不是阿拉法特的命运如何。

  • 阿拉法特和沙龙 布什敦促阿拉法特与沙龙推进和平进程

    阿拉法特和沙龙 布什敦促阿拉法特与沙龙推进和平进程

    2018-01-05

    东方网2月10日消息:美国总统布什2月9日说,他已敦促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给以色列当选总理沙龙履行和平诺言的机会。布什说,他日前与阿拉法特和其它中东地区领导人进行了的电话交谈,他呼吁他们“保持镇静”。布什说:“我当然希望人们认识到,政权的更迭不一定意味着和平进程的中断。我认为,我们应当相信沙龙说过的话。

  • 阿拉法特的书籍 沙龙阿拉法特的书剑恩仇录 二人展开最后决杀

    阿拉法特的书籍 沙龙阿拉法特的书剑恩仇录 二人展开最后决杀

    2018-01-05

    与戏剧性的“相逢一笑泯恩仇”不同,经历了太多仇怨的两位老人,已不可能存在双赢,要么是两人黯然,要么一方功成国际先驱导报驻耶路撒冷记者刘洪报道暗杀亚辛后,沙龙又吐惊人之语:“不对阿拉法特动手的承诺已经失效。”面临威胁,阿拉法特表示:“我们是高山,绝不会被狂风撼动。”但毫无疑问,随着巴以局势的紧绷,两位老人间的决斗已进入最终阶段。

  • 阿拉法特纪念馆落成 阿巴斯誓言继承遗志

    阿拉法特纪念馆落成 阿巴斯誓言继承遗志

    2018-01-05

    11月10日,人们在拉姆安拉参观阿拉法特纪念馆。当天,巴前领导人阿拉法特纪念馆落成典礼在拉姆安拉举行,上百名外国使节参加了这次典礼。2004年11月11日,阿拉法特在巴黎病逝,享年75岁。新华社记者王志强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10日在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出席巴已故领导人阿拉法特纪念馆的落成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