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塑料污染现状】中国海洋微塑料污染现状与防治建议

2021-05-06 - 微塑料

关键词:塑料碎片;微塑料;海洋环境;防治建议;中国

近年来,随着塑料及对海洋生态系统潜在影响的报道,社会对海洋塑料垃圾的研究和关注逐渐增加[1-2].微塑料通常指直径在1nm~5mm范围的塑料颗粒,而对于直径小于2mm的塑料颗粒定义为塑料微粒,又名塑料微珠或塑料柔珠[3].

微塑料污染现状

随着研究深入,联合国环境署等国际组织相继发布多份海洋微塑料报告[4-6],论述了海洋微塑料的来源、分布和危害等,海洋塑料污染日渐成为关注焦点.目前大型塑料碎片和微塑料除在大西洋[7-8]、太平洋[9-10]、印度洋[11]等大洋沿海大量分布,甚至在偏远的极地[12-14]和深海[15-17]都发现微塑料的踪迹.

微塑料污染现状

研究发现北极海冰每m3水中含有多达238个微塑料颗粒,达太平洋垃圾漂浮带所报道分布浓度的2000倍[18].

更甚,从北冰洋的5个地区采集的岩心样本中检测到每升海冰中微塑料的浓度超过12000个颗粒,比以往记录高出2~3倍[19].除了海洋生态系统,更接近微塑料直接来源的淡水系统包括湖泊、河流中也发现了微塑料的踪迹[20],来自五大洲14个国家的自来水样本中,检测发现83%自来水含有微塑料成分[21],而瓶装水中的塑料微粒数量多达自来水的2倍,无处不在的微塑料也已经渗透到海盐、鱼类、贝类、食糖、蜂蜜和啤酒等日常消费的基本产品中[22-23].

尽管微塑料对海洋生态系统,包括海洋生物、生物多样性以及人类健康的潜在影响尚不清晰[24],但微塑料被各种各样的海洋生物群摄食已有记录[25-26],即使是小型海洋无脊椎动物也可能摄取[27],导致生理机能紊乱[28],受到微塑料污染的海洋鱼类可以通过食物链进行传递、积累,进而对人类健康产生一定的影响[29].

由于目前为止仍缺乏有效的方法追踪微塑料的来源,极难从开放的海洋环境去除,因此,有效控制海洋微塑料的策略是减少塑料垃圾向海洋中的排放.

本研究通过文献调研,综述了全球海洋中塑料的污染现状,微塑料的主要来源、巴塞尔公约对塑料的管制要求、以及我国长江口、内陆湖泊和沿岸海水微塑料的研究现状,并提出建议,为未来加强我国减少塑料和微塑料污染的管理能力提供参考.

1全球塑料污染现状

自20世纪50年代初大规模生产以来,人类已经生产了83亿t塑料,远超过其他人工合成材料[30-31].据欧洲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塑料产量3.35亿t[32],预计到2035年,塑料产量预计将再翻1倍,到2050年将几乎翻2倍,高达11.

24亿t[33].随着塑料制品需求不断增长,全球已累计产生63亿t塑料废物,但只有6亿t(9%)被回收利用,绝大多数废塑料被弃置于垃圾填埋场或海洋等生态系统中累计[31].

美国佐治亚大学的统计结果显示,每年有大量塑料垃圾从陆地流入海洋,高达1270万t[34],对海洋生态系统的环境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130亿美元[24,35-36].如果按照目前的生产趋势和使用模式,且塑料废物管理和基础设施没有进一步改善,海洋塑料垃圾的污染量到2025可能比2015年翻3倍,达到1.

55亿t左右,而到2050年,世界海洋中的塑料碎片重量将超过鱼类[33,37],几乎全部海鸟都会误食塑料碎片[38].

由于塑料碎片的迁移受其物理特性(如密度、尺寸、形状和浮力)和海洋动力学条件(水动力过程、风、波浪和洋流)的控制[39-41],这些塑料碎片在洋流和旋涡的作用下可远距离迁移,占全球海洋垃圾的60%~90%[42-44].

其中,密度是影响微塑料最终流向的主要变量,比海水密度大的微塑料(例如聚氯乙烯)最有可能沉在海底沉积物中,而低密度微塑料(例如聚丙烯)往往漂浮在海面,分散在水体中[45].然而,添加剂、风化、生物淤积过程可能会改变其密度,导致降低浮力和加速沉降速率[46-48],最近潮滩沉积物[3,49]、近海海底和深海海底沉积物中也发现了低密度微塑料[15,50-51].

2014年Eriksen等[52]研究指出,全球海洋中至少有5.25万亿个,重达约26.9万t的塑料碎片漂浮在海面上,且不包括海底或海滩上的塑料碎片.而最近的估算甚至更高,海面和海岸线上塑料颗粒可达15~51万亿个[53-54],比银河系中的恒星多500倍,全球海洋正在沦为真正的"塑料汤".

2海洋微塑料的来源

海洋微塑料污染多元化,其来源可大致分为初生和次生来源微塑料,目前这两种来源的微塑料可通过多种途径包括河流系统、海岸线、污水流出、城市暴雨径流、水产养殖设备的磨损、不当的处置和倾倒、海洋活动事故泄漏、甚至大气排放[55]释放到海洋环境中.

其中,"初生"微塑料指经过河流、污水处理厂[56-57]等排入海洋环境中的塑料颗粒工业产品,多来源于日常生活中的化妆品或者清洁用品[58-59]如牙膏和去角质膏中使用的摩擦剂"微珠",纺织品和纤维服装[60],陆地运输过程的轮胎磨损以及塑料制品加工、成型过程中也会产生塑料颗粒.

"次生"微塑料是由大块塑料经过物理、化学和生物过程造成分裂和体积减小而成的塑料颗粒,可以直接从海岸线或通过河流和污水管道进入海洋.

实际上,当大型塑料碎片暴露在紫外线照射下,会加速其风化和破碎过程,一旦进入海洋环境中,这一过程就会变的非常缓慢,那些标记为"生物可降解的"塑料在海洋中就不会被快速分解,可在海洋环境中存在数百至数千年,对环境造成持久影响.

联合国数据显示[4],海洋中15%~31%的微塑料主要是初生来源,其中,陆源活动占初生微塑料来源的98%[61-65],其余2%来自渔业和运输部门[66],渔具和其他设备的日常磨损以及突发的货物海上运输事故也会产生塑料树脂颗粒.

3巴塞尔公约对塑料管制要求

为了解决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危险废物的全球环境问题,保护人类健康和环境,特别是保护发展中国家的环境利益《,控制危险废物越境转移及其处置巴塞尔公约》(以下简称"巴塞尔公约"),于1989年获得通过,1992年开始生效,截止2018年7月,缔约方共186个[67].

《巴塞尔公约》的管辖范围涵盖"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前者包括公约附件一和附件八清单中列明的危险废物,以及缔约方国家立法确定的危险废物,后者包括从住家收集的废物及其焚化残渣,并赋予了缔约方可通过国家立法扩大危险废物范围和采取更严格管控措施的权利.

此外,附件九作为非危险废物,其越境转移原则上不受公约制度约束.公约对危险废物越境转移的控制是通过通知书制度来实现的,通知书制度以"事先知情同意"程序(PIC)为核心,是公约控制系统的基础.

公约规定,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越境转移时必须履行事先知情同意程序.即,只有在出口国向进口国和过境国主管部门递交事先书面通知,并得到书面同意后,才能进行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的越境转移.

2014年6月,首届联合国环境大会上提出了海洋废弃物和微塑料问题,并最终达成了"海洋塑料废物和微塑料决议",提出开展有关海洋塑料废物和微塑料的研究,并邀请《斯德哥尔摩公约》秘书处、《巴塞尔公约》秘书处及有关化学品及废物管理的相关机构参与上述研究[67].

2017年,巴塞尔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三次会议(COP13)将海洋废塑料和微塑料相关内容纳入工作计划,鼓励各方开展相关工作.2018年6月2日,考虑到废塑料对海洋微塑料的影响,挪威政府向巴塞尔公约秘书处提交修订公约附件的建议,建议将固体塑料废物(B3010)从公约附件九(不受公约管控的废物)中删除,增加入公约附件二(其他废物,受公约管控)中,并于2018年9月的巴塞尔公约不设成员名额工作组第11次会议(OEWG11)会间提出了关于塑料废物的伙伴关系.

OEWG11决定提请COP14考虑是否修改附件中塑料废物(B3010)条目,以及如果修订、以何种形式开展,并提请COP14审议公约项下海洋塑料垃圾和微塑料的行动建议和废塑料伙伴关系计划.

2019年5月的COP14上最终通过了塑料废物附件修正案,将于2021年1月1日起对未提出反对声明的缔约方生效.

与公约现有规定相比,塑料废物附件修正案主要变化包括:在附件二和附件八中增加了塑料废物条目;大幅度减少了附件九的塑料废物类别和范围,仅允许"几乎不污染不混合"的单一品种塑料废物和分类回收的聚丙烯(PP)、聚乙烯(PE)和聚对苯二甲酸二乙酯(PET)混合塑料废物,并将"非卤化聚合物和多聚物的塑料废物"的类别从20类缩减为6类;增加了列入附件九的塑料废物最终应进行环境无害化回收的要求;在附件二中增加了"各国可采取更严格要求"的规定,对附件九的"几乎不污染不混合"的塑料废物的分类标准规定"可参考执行相关国际和国家技术文件".

可以看出,塑料废物已明确纳入巴塞尔公约管辖范围,并赋予了各缔约方可以对公约不受控的塑料废物采取更严格管控要求的权利,即未经出口国、过境国和进口国主管当局的事先通知和同意,将不能随意越境转移塑料废物,会促使出口国加强国内塑料废物的管理,加强国内废塑料回收处理处置设施的能力建设,从而避免塑料废物的管理不善.

4我国微塑料污染现状

4.1概况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塑料生产与消费国,废塑料及其环境污染问题日益凸显.国外研究报告显示,基于固体废弃物、人口和经济状况模型假设,中国是从陆地流入海洋的塑料垃圾最大源头国,占到192个沿海国家和地区排放总量的近三分之一[34].

河流作为污染全球海洋的塑料垃圾的重要来源,连通着内陆与海洋,全球57条河流每年向海洋中输送47万~275万t塑料垃圾,其中包括中国境内的6条河流,分别是长江、黄河、海河、珠江、黑龙江、澜沧江,每年仅长江就有大约150万t塑料垃圾流入黄海[68].以上估算模型可能并不适用于我国[69],但也将我国推上了国际舆论的风口浪尖.

4.2加强我国海洋微塑料污染防治的建议

目前,各国已开始在微塑料管理方面采取措施,蒙古、新西兰、智利、印度等国颁布了关于一次性塑料产品销售和使用的禁令,很多发达国家也已经颁布了针对化妆品的微塑料禁令,逐步停止或禁止在化妆品和个人护理产品中使用塑料微珠[90].

近年来,我国也加快了相关研究步伐,但我国近海海洋环境中微塑料主要来源、分布规律、路径、通量尚不清楚,也未建立统一的分析标准和监测方法,同时,缺乏生态环境风险评估,公众对微塑料污染的认知程度也较低.因此,针对国内微塑料污染防治工作提出如下建议:

(1)建立和完善我国塑料和微塑料管理体系,出台针对微塑料的立法和公共政策.

国家环境、经济以及工业等监管部门应加强对塑料(或微塑料)产品在生产和使用环节,以及对塑料垃圾的收集、再利用、再循环、回收和(或)环境无害化处置的全生命周期的管理,并制定监测指标、标准和措施.同时,尽快开展限制微塑料产品的生产和使用的立法调查工作,逐步有序制定出台禁止进口、生产和销售在个人洗护用品中使用塑料微珠的法律法规.

(2)开展我国重点行业减少和控制海洋塑料垃圾和微塑料污染的主要路径研究.

分析我国重点行业如塑料生产加工企业、纺织和服装业、船舶运输业、渔业、化妆品行业、农业生产、旅游业等向近海、沿岸河口、排污口排放塑料垃圾和微塑料的基本情况[91],识别我国废塑料和微塑料污染的主要来源、途径和分布情况,从源头上减少和控制塑料垃圾和微塑料进入海洋环境.同时,加强与沿海国家在海洋塑料垃圾、微塑料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经验和做法方面的合作与交流,为我国提供经验借鉴.

(3)加强微塑料对海洋生态系统的风险评估研究.

由于微塑料污染对生态系统和人类健康存在潜在风险,亟需探明海洋生物对微塑料摄食的影响以及食物链传递和转化过程,研究微塑料吸附有毒化学物质后的环境毒性和生态毒理、迁移路径[92]及生物积累规律,建立我国微塑料对生态环境影响的评价体系,为我国微塑料的防治和决策提供科学依据.

(4)积极加强我国海洋塑料污染应对能力建设,与国际社会共同控制和减少海洋塑料垃圾污染.

考虑到国内外学术和媒体高度关注我国废塑料和微塑料的污染,我国应主动面对,宣传我国在打击废塑料等再生资源污染方面开展的工作,加强国际社会对我国政策的理解和认可.积极支持国际环境公约的谈判,以便从国际公约角度为我国乃至全球其他国家制定废塑料进口管理相关政策提供国际法律层面的支持.

相关刊物推荐:《环境科学研究》Research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s(月刊)1988年创刊,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主管、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主办的综合性学术期刊,主要刊登环境科学领域的新成果、新技术、新方法,环境管理的新理论、新经验,以及反映环保领域热点问题的学术论文;通过特别约稿及时讨论环境重大问题及重要学术理论。

相关阅读
  • 【微塑料的来源】研究发现:淡水中微塑料的最大来源是洗衣纤维

    【微塑料的来源】研究发现:淡水中微塑料的最大来源是洗衣纤维

    2021-05-06

    近日,据外媒报道,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表表在《科学美国人》的一项研究指出,我们淡水中60的微塑料来自洗衣纤维。当我们洗衣物时超细纤维会脱落,它们最终会进入废水处理设施,然从那里进入湖泊和其他大型水体。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化学家雪莉梅森(SherriMason)分析了来自美国各地17个不同水处理设施的90个水样。

  • 【微塑料是怎么产生的】微塑料有多可怕?孕妇胎盘中首次发现微塑料 科学家称为时已晚

    【微塑料是怎么产生的】微塑料有多可怕?孕妇胎盘中首次发现微塑料 科学家称为时已晚

    2021-05-06

    一个令人震惊的发现是:根据《环境国际》上面的一篇报道,意大利科学家竟然在孕妇胎盘中发现了微塑料的身影,这意味着,微塑料污染的情况要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可怕,人类或许日后都要与它们为伍了。科学家是如何发现的?为了搞清楚微塑料对于人体的影响,科学家们和意大利罗马的一家医院展开合作,前段时间,受到了产妇捐赠的6个胎盘。

  • 微塑料污染已经进入人体!它从哪里来?

    微塑料污染已经进入人体!它从哪里来?

    2021-05-06

    在最近举行的欧洲肠胃病学会上,研究人员发布了这样一项报告:首次在人体粪便中检测到直径在50到500微米之间的多达9种微塑料。也就是说,这些微塑料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我们的肠胃。通过食物摄入微塑料似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这项研究的8位参与者来自不同的国家,他们的共同点是都吃了塑料包装的食物,饮用了瓶装水。

  • 【微塑料污染的解决措施】溶解微塑料污染的解决方案

    【微塑料污染的解决措施】溶解微塑料污染的解决方案

    2021-05-06

    南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塑料在环境中分解的副产品可以作为微生物的能源加以利用。据南澳大利亚媒体Lead的一篇文章称,尽管家庭废水和全球水生系统中的微塑料污染是已知的对海洋生物和人类健康的威胁,但有效控制和净化微塑料的先进技术在很大程度上仍不发达。根据发表在《物质》杂志上的一项研究,研究人员正通过使用带有氮的微小螺旋形碳基磁铁来解决这一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