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城镇化 东莞为什么要迫切推进"人的城镇化"?

2019-01-14 - 城镇化

党的十九大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总体部署与要求,必须坚持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推进美丽中国建设,这等同于向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庄重地宣告了中国政府追求绿色发展道路和与广大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和生态文明建设成果的决心。

为什么要城镇化

来自“美丽中国”的号召唤醒了对人与自然关系的重新审视,更引发了城市、产业与市民如何良性互动的思考,究竟怎样的城市才能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才能让更多人共享发展成果?

“美丽中国”的内涵不仅仅局限于优美宜居的生态环境,它其实指的是人民对幸福生活的美好追求和向往。新型城镇化的概念就是基于这样的背景提出。新型城镇化的“新”在于,追求的不仅仅是物的城镇化,更重要的是人的城镇化。

为什么要城镇化

城镇的发展终究要依靠人,城镇的发展也是为了人,实现高质量发展和美丽东莞的建设必须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东莞作为外来人口占比最高的城市之一,正统筹考虑和探索农民公寓、人才公寓、共有产权住房等类型建设新模式,盘活集体土地资产,通过城市现代化引领人才集聚和产业高端化发展。重新审视人与城镇的关系,如何打造共享型集约型城市,既是“美丽东莞”建设的当务之急,又是长久之计。

为什么要城镇化

近来年,东莞人地矛盾问题日益突出。直至去年年底,东莞人才虽然已经突破了146万,但仍是珠三角地级市中人才需求最为强劲的城市。目前东莞对人才的吸引优势仍停留在于生活低成本的局限中,在城市功能、综合环境、公共服务等方面与广深相比还相距甚远。

为什么要城镇化

《南方日报》评价东莞是一座“矛盾”的城市。东莞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地,经济实力雄厚,近年来以创新为引领支撑高端产业的发展,正向创新型一线城市稳步迈进。但相较之下,城市对创新要素的综合承载能力和人性化服务水平仍是短板。

这与市镇两级的特殊建制和产业的发展形态有关。东莞乡镇经济的特殊发展模式,虽然撬起了农村工业化和经济发展,让东莞走出了一条以加工贸易参与国际分工,以经济国际化带动农村工业化、城市化的发展道路,也同时造就了低密度、碎片化、分散式的城市和产业格局。

在新常态下,这种粗放式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东莞经济转型、结构调整、动能转换和社会转型都进入关键时期,迫切需要人才素质、结构同步调整。东莞一直都是以制造大市的形象为外界所认知。伴随着转型升级的深入推进,工业制造大市越来越难以满足发展的需求,更不符合村居民与外来人才的期待,东莞必须走高质量发展之路。城市品质日渐上升成为各大城市“抢人大战”的重要筹码,未来对城市的承载力和品质的要求将会越来越高。

因此,仅从空间形态来看待东莞的城市品质跃升,一定是不够的,“美丽东莞”的建设早已渗透到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五位一体的发展格局之中。梳理近年来的东莞市政府一号文的变迁脉胳——2015年的“东莞制造2025”,2016年的机器人智能装备产业,2017年的企业“倍增计划”,2018年的推动美丽东莞建设,看似是“一号文”从多年来聚集实体经济突然转换到关注城市品质。

其实不然,是东莞意识到自身的短板和瓶颈。当只有推动“人”的城镇化,推动产、城、人、制度等领域的高质量发展,才能力争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上走在前列。

“美丽东莞”的建设,与治理方式、社会结构、经济结构的优化互为因果。只有切实推进“人的城镇化”,才能让更多的人分享发展成果,才能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东莞2017年的人口普查中,出现了常住人口比户籍人口少的情况。数据显示,2016年莞城常住人口为16.64万人,户籍人口为18.22万人,常住人口比户籍人口少了1.58万人。记者调查发现,这或许和莞城拥有大量的优质学位有关。很多人将户籍落在莞城,但是居住其他镇街。

在一二线城市中,由于土地因素的制约,“生存在一处,梦想在另一处”已成为常态。这进一步说明东莞的城市承载力和居住环境等方面有待提升。虽然现在东莞城镇化率已达90%,但是质量不高。最主要的体现在“摊大饼”式的城市发展模式的扩张带动下,带来了居住和就业越来越远距离的分离,使城市的使用者们在工作地和家庭间疲于奔波,造成时间的大量浪费,也加剧其他各种城市病。

另外,村民滥建农宅严重浪费了土地,也导致村民居住环境恶劣,出现“只见新房不见新村”的怪现象。此外,农民滥建也造就了出租房的繁荣。虽然民建出租房的成本低廉、格外热闹,却占据了大量的土地资源。城中村生得粗糙,低矮楼房鳞次栉比,楼道狭窄,电线密布,粗放的建造模式和管理模式与现代化城市的目标难以契合,有些甚至成为社会治安恶化的温床。

这是以往以产业引领城市发展模式的结果。广东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申明浩教授认为,东莞过去城镇化的基础是产业,如今城镇化的核心是人。当前中国大量的农民工已实现了从农村到城镇的地域转移,从农业到非农业的职业转换,但还未实现向市民化的转变。

不完全的城镇化只是“半城镇化”。十九大提出“住有所居”,原是指“居者有其屋”,在新常态下,随着人才越来越追求安定,就必须变“住”成为“家”,必须有更合理的城市规划,让人才安居乐业,享受城镇化建设的成果。

相关阅读
  • 城镇化发展阶段 专家:我国城镇化发展迈入中后期转型提升阶段

    城镇化发展阶段 专家:我国城镇化发展迈入中后期转型提升阶段

    2019-01-14

    新华社广州11月18日电(记者王优玲)清华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尹稚18日说,总体判断,我国城镇化发展迈入中后期转型提升阶段,预计2020年、2030年中国城镇化率将分别达到60、65,2050年可能超过70。2017中国城市规划年会18日在广东东莞开幕,尹稚在年会上说,城市群成为中国城镇化的主要载体。

  • 日本城镇化 日本镰仓的城镇化之路

    日本城镇化 日本镰仓的城镇化之路

    2019-01-14

    镰仓,是12世纪末源赖朝创建幕府并开始武士政权的地方。以后成为中世纪初期的政治中心,除了幕府的建筑和武士们的宅邸外,还建有不少神社和寺院,至今保存完好。镰仓市在现代城镇化浪潮中注意保持自己的特色,因地制宜发展旅游业、振兴地域经济的经验,值得正在推进城镇化的我们学习和借鉴。首先,注意保护古都特色。镰仓是继奈良、京都之后的三大古都之一。

  • 中国城镇化水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化水平显著提高

    中国城镇化水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化水平显著提高

    2019-01-14

    新华社北京9月10日电(记者陈炜伟)国家统计局10日发布的报告显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化水平显著提高,城市人口快速增多,城市综合实力持续增强,城市面貌焕然一新。统计显示,2017年末,我国城镇常住人口已经达到8.1亿人,比1978年末增加6.4亿人,年均增加1644万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58。

  • 城镇化是什么意思 商静:从“山”到“城” 山地地区如何城镇化

    城镇化是什么意思 商静:从“山”到“城” 山地地区如何城镇化

    2019-01-14

    在中国城镇化的进程中,不论是人口、资源还是产业都往城镇聚集,那么这个聚集的方向是什么呢?山地是不是就不适合发展城镇化?它的难点和问题在哪里?如何利用现有的山地资源优势来打造一个适合我们自己的城镇化道路?商静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区域规划研究所所长;从事城镇化与区域规划研究;参与和主持贵州省城镇体系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