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石雕刻技艺 泸溪菊花石雕刻工艺:“极细微处,还是要上刀子的”

2017-10-13 - 菊花石

2014年7月31日,泸溪国道319加油站附近的佘军菊花石店,摆满各种造型的菊花石作品,店铺2楼的后面是加工雕刻菊花石的地方。

“极细微处的处理,还是要上刀子的”。从业20年菊花石雕刻的佘军解释,一件菊花石作品短则2个月,长则2年的雕刻时间,让那帮80后、90后的学工徒弟有点坐不住了。

菊花石雕刻技艺

“坐久了是挺无聊的”,侄子佘乾勇说,作坊里一般4人同时开工,所用工具基本为各种类型的电钻。

在泸溪,加工与销售菊花石的店铺有4家,主要分布在国道319上,也许是为了引起路人的注意,大的招牌下摆放着菊花石工艺品的图片。受到礼品市场萎缩的冲击,菊花石的销量并不好。

菊花石雕刻技艺

与浏阳加工手艺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地处湘西,沅江下游的区域文化,也被表现在菊花石的石雕上,如凤凰古城的南城门,苗疆的风俗衣饰。

从业20年本地菊花石雕刻家佘军,一直想建立一座世界级的菊花石矿山公园,因为鲜有老板出得起价钱,泸溪本地的菊花石加工、销售一直维持在手工作坊与私人销售之间。

菊花石雕刻技艺

菊花石品相很重要,有“一相抵九功”之说

从浦市镇高山坪村、灰头坳村挖来的毛料堆积在佘军石雕工艺店铺2楼的加工坊内,7月30日下午,其侄子佘乾勇正在用电钻雕琢出毛料表面的菊花纹路,一件菊花石作品从采石到最后的抛光、上座要经过6道程序,佘军说,“开花”之前的相石很重要。

菊花石雕刻技艺

菊花石在进行雕刻之前的毛料,虽然表面分布菊花,但是内部是什么样子,谁也难以预料。这有点像在新疆和田地区的赌玉,看不准,一刀下去,空空如也,几千块就打水漂了。

虽然已从业20余年,佘军在挑选毛料时还是很谨慎,入手一批矿石后,利用率也只有一成左右,大部分的菊花石表面看起来不错,“开花”之后就会发现,花体太浅,没有形成球状的三维空间,此石的价值也就大为降低了。

在挑选毛料中,菊花直径的大小当然是关键,其形状也分叠球形、蝴蝶形、蟹爪形、金钱菊形、连心形、无蕊形、不规则形等,本地石雕艺人以前3种为价值最高,可雕塑性也最强。

其次,看石头,不仅是局限于菊花形状的差异,大小,石矿的基质也是决定一块毛料的价值所在,所谓“黄料子”、“灰料子”、“青料子”,就是依据等级进行区分的,首以“黄料子”为基质的菊花石雕刻出来的作品,最具美观性。综观佘军店内价格较贵,雕工复杂的作品无一不是用此种材料雕刻而成。

镂空部分的人物与建筑层次,最吃功夫

接着的工序是“开花”,“开花”就是将菊花从石料中雕刻出来,前文已述,分布在毛料表面的菊花纵深度难以预测,而在“开花”过程中,要因势利导,往往一朵菊花雕刻成功,一件作品也就完成一半了,毛料的其他部分依靠雕刻艺人的经验与构思,雕上人物或者山水画,在工艺加工中,以菊花的位置与大小来定。

“开花”时,必须边雕边看,琢磨毛料内部空间里,菊花的脉络形状,有时候需要用彩笔或墨线在石头上勾勒出形状,一定要突出矿石脉络清晰、细致的一面,同时也要避免石料内部的缺陷,如砂眼、裂纹等,保持作品的完整性又躲过了石材上的不足。

7月31日上午,我们在佘军菊花石工艺作坊看到一块刚“开花”的菊花石,佘军认为花瓣太密,在后期的雕刻中,会根据整体布局,考虑让菊花看起来更自然一点。另一件刚刚送来的石雕作品,需要佘军过目,他的意见是雕刻的松树层次太少,人物面部细节也需要修改。

一般而言,“开花”成功后,具体再雕什么作为陪衬,几个徒弟要听佘军安排,在布置好题材后,其身后的10多位徒弟会各自开工,待完成作品时,送到作坊内,供佘军查看,如人物、建筑层次,这些是菊花石雕刻工艺中最吃功夫的部分,往往需要佘军亲自操刀细化。

在佘军2楼作坊内,我们目之所及的雕刻工具都是各种类型的电钻,而准备为细节处理所用的各种口径的凿子、轮刀则很少有上场的时间,佘军称,这些工具都是量身定制,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是雕刻菊花石的主要工具。

雕刻完成后的抛光环节,可能是节省体力的最后一道手续,但每件作品也要至少进行抛光处理七八次之多,所用砂纸,也由粗砂至细砂、细磨砂,把毛料表面磨平后,再用蜡、油漆等对石雕表面进行修补、加工。

人物

佘军(泸溪菊花石雕刻工艺美术大师)

“如果只卖原料石,泸溪30多万人都会骂我”

在泸溪,掌握菊花石雕刻技艺的人有30多个,48岁的佘军可以说是湘西菊花石雕刻工艺界的领军人物。佘军最早开始接触菊花石是在13岁,在浦市镇李家田舅公家附近的溶洞里,两位年长的表兄,打着手电筒,摸进内部,说洞里除了石笋还有好看的菊花石。

也许是受到身为石匠的父亲影响,佘军对雕刻菊花石很感兴趣,谈及父亲的石雕,佘称极为普通,多是湘西早年干栏式建筑底层的垫脚石、石磨、石槽。石材一般以红砂岩为主,硬度很高。

佘军在中学时代开始学习美术,大学毕业后回到泸溪五中教书,当教师期间一直摸索菊花石雕刻技艺,有时手痒,也会到浦市镇寻两块石头,按照自己的想法雕刻。

1993年受到市场经济影响,“下海”成为流行词,佘军就在泸溪当时的老县城所在地——武溪镇(2001年泸溪县城搬到目前的白沙镇)开了一家菊花石雕刻作坊,与浏阳菊花石雕刻手艺人接触后,在湖南省美术工艺研究所进修半年,回来继续雕刻菊花石。

佘军在菊花石产业挖的第一桶金是在1994年,他的《神犬恋情》与《长相依》,反映泸溪本地辛女传说的菊花石雕刻作品,以8万元的价格卖给新加坡一位喜欢民族工艺的老板,一时在城内引起不小轰动,都说他“点石成金”,要知道在1990年代,万元户难得一见。

1996年,泸溪地方铝厂看上了佘军的菊花石雕刻作坊,提出兼并,并委派了10多人作为学徒,从简单的菊花石雕刻开始学起,从事菊花石工艺品的产业,并成立了铝厂集团之下的民族工艺有限公司。

佘军手下这批徒弟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培养出来的,其中包括他的侄子——佘乾勇。入厂时,他才刚初中毕业。

最初以工艺礼品的形式走入市场,铝厂集团之下民族工艺企业的菊花石销量还算成功,但受制于集体经济分配的不合理,很多工人天资有限,并未掌握这一技术。随着地方企业在1990年代末集体受到市场冲击,地方铝厂倒闭了,佘军也以买断工龄的形式,再次下海创业。

2004年,他的第二作坊开设在新县城所在地的白沙镇,2004至2012年间,每年都能卖出千把块作品,特别是性价比较高的“笔筒”,作为礼品,卖出的数量最多。

与菊花石打交道20多年,佘军对菊花石矿产资源的态度,也一直在矛盾着,几年前,广东两位老板相继与他有过接触,一位要出500多万,与佘军成立菊花石工艺品企业,佘以投资规模小,与目前个人资产折合后相差不多为由婉拒。

另一位老板则愿意出资,买断泸溪境内菊花石开采权,并以粗加工的形式,向外出售菊花石原料石。此种方法在佘军眼里看来与上山采石,烧制石灰的粗劣手法无异。

“如果只卖原料石,泸溪30多万人都会骂我”,佘军说,不出20年,泸溪境内所有菊花石矿都会被攫取得干干净净。

佘军个人的想法是,将泸溪境内菊花石矿产集中开发有序开发,建立一座世界上最大的菊花石矿地质公园,从采石到加工成型,游客都可以一览无余,这样既可以有效保护越挖越少的矿藏,又可以最大程度带动泸溪境内的旅游业与菊花石销路,可谓一举多得。

但巨额的投资是目前难以解决的困境,所以,他宁愿守着自己在319国道加油站附近的石雕作坊,以不变应万变。而目前手下10多位徒弟,多数已可出师,泸溪菊花石雕刻工艺也暂时不会面临后继无人的局面。

市场

在目前泸溪县城内可以找到4家菊花石,整体经营都很平淡,店面稍小的杨家忠认为是受到礼品市场整体疲软的影响,作为纪念品性质的菊花石亦受牵连。

相比较浏阳多达几十家的作坊、店铺,泸溪菊花石市场规模小,本地菊花石品牌影响力差,也是关键因素之一。

从业20多年的佘军认为,相比较浏阳200多年的开采、雕刻历史,泸溪菊花石的不知名也是情有可原的,但这些年,泸溪菊花石还是出了不少作品,众所周知的上海世博会湖南馆的馆标——“桃花源里”菊花石作品,原料石就是产自泸溪。

此外,偏居沅江,距离长沙较远的地理位置,也是泸溪菊花石市场难以与浏阳相抗衡的原因,而且泸溪大部分的菊花石雕刻手法都是承袭浏阳,在工艺水平上还是与浏阳有所差距,这也是造成泸溪菊花石市场一直打不出自己品牌的主要原因。

针对泸溪菊花石雕刻技艺对浏阳的亦步亦趋,浏阳菊花石工艺协会会长陈继武也在电话里说明,泸溪菊花石必须找到自己的地域特色。他给予的建议是可以根据泸溪本地菊花石原矿本身的特点与区域文化特色,雕刻出属于泸溪的菊花石作品。

陈继武称浏阳菊花石工艺协会下一步的做法就是要结合全国各地菊花石产地的矿石特色,因地制宜进行作品设计,这样才能打开浏阳本地因为菊花石资源枯竭而带来的困境。

而目前看来,泸溪菊花石想要树立自己的品牌,摆脱仅向浏阳提供原料石的尴尬地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记者手记

泸溪,下一个浏阳?

2014年7月30日夜晚的沅江很美,岸边是钓鱼的人,抛下一个个夜光的浮标,有女人在江水里洗澡,天上是清晰的银河。再过三日便是七夕了。

号称曾喝掉4斤5两酒的泸溪人石泽好,不知是否酒后吐真言,称要把自己买断的200多亩含有菊花石矿层的山体雪藏,为泸溪老百姓保留下这块矿脉丰富的菊花石处女地。

领队徐向东也少见地表态,劝说石泽好保护与有序开发可以齐头并进。6年前《湖湘地理》曾经报道过浏阳菊花石开采、加工过程,已经超过200年开采历史的浏阳,菊花石的资源储量已经变得稀缺,开采起来越发困难。

如果受到不受约束的市场刺激,泸溪菊花石的储量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浏阳呢?

泸溪本地媒体人张继平曾经参加过浦市古镇维修大堤,拆迁部分古镇的报道,不少码头、巷道都在那次城镇拆迁重建中消失不见了,菊花石,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消失不见的事物,成为她一直所担忧的事情。

张继平赞成石泽好的想法,也同意有序开采,毕竟,在生存条件恶劣的喀斯特岩溶地貌下,灰头坳、高山坪村村民依靠世世代代靠山吃山的方法,去改造自己的生存环境,本也无可厚非。

不过,保存、展示菊花石的原矿,同时也让灰头坳与高山坪的村民可以生活得更好,这两者间总不存在太大的矛盾吧。

相关阅读
  • 菊花石膏茶 林州市茶店镇:打造菊花之乡 建设美丽茶店

    菊花石膏茶 林州市茶店镇:打造菊花之乡 建设美丽茶店

    2017-10-13

    “今年俺种植的菊花大丰收,亩产菊花400公斤,这两年俺家靠种植菊花走上了致富路。”12月16日,林州市茶店镇菊花种植大户郭保江高兴地说。如今,当地许多群众依靠种植菊花走上了致富路。茶店镇围绕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建设世界人文山水城市的发展战略,以“打造菊花之乡、建设美丽茶店”为目标,提出了建设“菊花之乡宜居小镇、长寿之乡养生小镇、科技之乡电商小镇、文体之乡旅游小镇”发展思路。

  • 浏阳菊花石 菊花石非浏阳独有,湘西也有

    浏阳菊花石 菊花石非浏阳独有,湘西也有

    2017-10-13

    nbsp;nbsp;nbsp;nbsp;如果太阳可以烤化石头,那也就在今日。2014年7月30日,湘西北泸溪高山坪,这块曾经走茶队、骡子、牲畜的地方,闯入一群寻找菊花石的人。经过遥远地质年代沉积的美丽瞬间,在高山坪深邃的喀斯特溶洞中得以保存,而我们,苦于骄阳似火,也在洞内享受了这短暂的庇荫与美丽的邂逅。

  • 菊花石摆件 浏阳市:彩色菊花石雕捧回“金凤凰”奖

    菊花石摆件 浏阳市:彩色菊花石雕捧回“金凤凰”奖

    2017-10-13

    红网浏阳市分站3月6日讯(浏阳日报记者沈铁军)3月1日至5日,由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中国工艺美术集团、广东省广轻控股集团联合主办的第52届全国工艺品交易会在广州举行,吸引了来自全国2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100家企业参展。在这次各类大师作品“群英会”上,浏阳彩色菊花石雕艺术品《岁岁平安》脱颖而出。

  • 菊花石膏茶 林州市茶店镇:打造菊花之乡 建设美丽茶店

    菊花石膏茶 林州市茶店镇:打造菊花之乡 建设美丽茶店

    2017-10-13

    “今年俺种植的菊花大丰收,亩产菊花400公斤,这两年俺家靠种植菊花走上了致富路。”12月16日,林州市茶店镇菊花种植大户郭保江高兴地说。如今,当地许多群众依靠种植菊花走上了致富路。茶店镇围绕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建设世界人文山水城市的发展战略,以“打造菊花之乡、建设美丽茶店”为目标,提出了建设“菊花之乡宜居小镇、长寿之乡养生小镇、科技之乡电商小镇、文体之乡旅游小镇”发展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