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人口迁移 【观点】人口迁移是城市战争之要

2018-12-07 - 人口迁移

中国的经济已经进入改革的深水区,前三十年支撑起中国经济的很大一部分低端制造业在可预见的将来应该会被初级的服务业所取代,而能够聚集起服务业的,为其提供足够劳动力和市场空间的,只有大型或者超大型的城市群。看清了人的流动趋势,就能找谁财富的聚集趋势。

山东人口迁移

本文将分三期刊发,今天是第一部分。

通过互联网大数据,把全国各省市区域人口流动的脉络清晰地呈现出来,让我们得以用更加多元化的角度来审视城市人口战争,为房地产行业城市之间的选择带来参考意义。

山东人口迁移

其中的核心逻辑在于:从人口的角度解释了即使在国家启动了大量的房地产调控策略以后,2018年,一线城市依然拥有广阔的增长空间,京沪永远涨的逻辑依然有效,反倒是应当警惕人口净流出的部分二线城市,在做当地投资之前应该就该城市的人口情况及其流入流出的情况来做判断。

山东人口迁移

业界有个流传甚广的说法,叫做:投资哪个城市的房产就是购买哪个城市的股票,而在为这个城市价值估值的时候,人口流动就是其中极其重要的判断标准,中国城市之间的人口迁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而作为个人应做的是与胜利者为伍。

一、零和博弈——渐行渐近的城市战争

1、内生性人口红利的趋缓

回顾我国快速发展的30年,本质是人口红利加速释放的30年,期间我国总人口净增加了3.24亿,其中15-64岁的人口数量保持了12年的连续增长,人口红利的快速释放也加速了城乡的聚集,2014年人口密度比1980年增长了38%,城镇化率从80年代初不到20%的水平晋升至50%以上,带动了人口布局的重构,也推动了城市群发展以及房地产行业的需求释放。

但进入十二五末期,人口红利的可持续性已经成为各个学界关注的问题。一方面,人口总量增速开始下行,人口自然增长率已经下降至5%以下,老龄化问题日趋严重;另一方面,劳动力人口占比也出现拐头,抚养比正逐步抬升。

我们此前在年度策略中做过测算,主流城市的购房年龄段主要集中于25-34岁和35-44岁,这部分人群从2015年开始,占比下滑斜率将逐步加大,虽然我们认为在2025年以前,25-44岁人口的总量依然可以稳定在4亿左右,但从大趋势来看,人口红利的下降已经成为不可回避的话题。

2、9%对33%,城市之间的人口争夺战

事实上,即使在人口红利持续释放的21世纪,城市之间的人口争夺战就已经开始。根据北京BCL的街道精度数据研究,全国39007个乡镇街道的平均密度为873人/平方公里,到2010年则上升到977人/平方公里,人口增长的趋势延续,但是这十年间依然有33%的街道人口密度出现了下降,而出现大幅增长的街道仅有9%。

这说明即使在我国城镇化进程一直都伴随着充满集聚效应和极端分化的过程,其中城市边界的增长并不是普惠,而是零和博弈,这个现象将会在未来人口红利趋缓的过程中日趋明显,如何在接下来的10年中选对城市,掌握剩余人口红利,将是房企面临的主要问题,因此研究其中人口迁移的方向和原因是本报告的价值。

9%对33%,城市之间的人口争夺战

二、中国人口迁移回溯

新中国成立后的一段时间内,由于实行计划经济和严格的户籍管理,加上政策不允许农村居民迁入城市,我国的人口迁移和流动数量较少。从80年代开始,从农村向城市转移的超大规模剩余劳动力成为全国城镇化的主体力量,人口红利得以释放,因此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梳理我国人口迁徙趋势的变化。

1、上世纪80年代人口迁移:乡镇企业发展推动补偿性高峰

在经历了60-70年代国民经济的调整和改革后,上世纪80年代进入恢复性城镇化阶段,知识青年和下放干部返城带来了城乡迁移的浪潮,尤其在1984年后,国家逐步放宽对人口迁移的制度限制后,允许农民自理口粮在小城镇落户,乡镇企业迅速发展,为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镇的转移创造了条件。据统计,1979-1981年我国人口省际净迁入量为626万人,净迁出为107万人,迁移活跃度较70年代明显提升。

当时的人口迁移表现具备以下两个特点:一是人口迁移主要集中在省内,1985-1990年全国平均省内迁移率在20-30%左右,其中广东省省内迁移率达到40%以上;二是地区之间的迁移活跃度分化明显,总迁移率最高的北京达到74.2%,而最低的河南只有12.4%。

流迁人口的活跃也推动各个地区人口区域的变化,直辖市、沿海城市以及部分非农城市开始吸引农村剩余劳动力,百万民工下广东的民工潮开始显现,折射出改革开放进程对我国人口再分布的直接影响,而中西部省份以及东北省份向东部沿海城市迁移的趋势也在当时开始形成。

从区域来看,京沪津粤等东部省市的人口吸引力开始初步彰显,而人口迁出最大的省市包括四川、浙江、黑龙江等中东部区域,离土又离乡、进厂又进城成为当时小城镇发展模式的典型。

2、上世纪90年代人口迁移:东部城市群开始形成

1992年邓小平发表著名的南方谈话后,90年代伴随市场经济建设的神话,人口迁移流动进入快速提升周期。相比80年代,人口迁移流动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

首先,迁移总量和结构的变化。期间户籍人口和流动人口迁移量都增长了近4倍,并且非正式迁移(在人口普查中根据户口登记状况离析出来的人户分离的人群)对总迁移的贡献度逐步加大,到2000年,非正式迁移的占比高达70%,远远超过80年代。

其次,人口迁移原因变化。随着外商直接投资的力度增强以及电子和汽车产业兴起,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成为人口流迁的核心动力,人口迁移原因也从原来的工作调动、随迁家属等转变为务工经商,该部分人群占比至30%。

90年代人口向东部沿海城市地区的集中化趋势进一步强化,东部地区迁入人口比重持续增加,而中西部区域人口则保持净迁出,其中中部地区的人口迁出比例持续扩大,总体流向呈现以中西部人口大省为出发点,以经济发达的特大中心城市和东部发达省份为目的地。

迁入地分析:全国各地迁出人口中有34.81%的迁入了广东省,其它迁入人口较多的地区依次为浙江8.75%、上海6.60%、江苏6.34%、北京5.65%,广东省、上海、北京等传统主流区域延续了80年代以来的人口吸纳能力,而同时浙江和江苏异军突起,其背后也反映了上世纪90年代长三角地区产业集聚效应开始初步显现。

迁出地分析:按照全国总迁入人口中每100人中来自某地区的频数,来自四川省的为最多12.76人,依次分别为湖南9.93人,安徽为9.14人,江西为8.25人,河南为7.24人,中西部区域人口成为全国主要输出点。

整体而言,沪京粤成为净迁出地的地区个数最少,而且总净迁入率最高的三个主要吸纳地中心。津浙闽疆为中等净迁入率类型;皖赣鄂湘桂渝川黑豫贵为高净迁出率地区,陕甘青冀蒙吉为低净迁出率省份,除河北省外,其余都是属于中西部地区。

90年代的人口迁移可总结为三大加一小的中心,三大流动中心分别是广东省(珠三角)、上海(长三角)、北京,一小是指新疆。比较三大中心的净迁入流向,北京来自全国各地各个方向,除河北外,其它较分散,包括鲁苏豫皖鄂黑等省。

上海主要吸纳长三角周边的苏浙皖等区域人口;广东吸引的大部分迁移流动人口距离最远,主要来自经济欠发达的中西部省份,主要包括湘桂川等省份。新疆由于地理位置独特以及中央政府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开始吸引较多内地人口迁往,但主要来源地仍主要集中在西部和地理位置较近的河南等省份。

3、21世纪以来人口迁移:马太效应下中部地区趋于边缘化

首先,人口迁移规模扩大、速度加快

进入21世纪,我国流动人口开始呈现迸发增长的态势,2010年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人数达到2.61亿,其中流动人口数达到2.21亿,相对于改革开放初期增长了34倍,其中2010年广东省流迁人口达到3681万,甚至超过了1990年全国流迁人口的总数,证明近30年来全国人口流迁规模和速度都是持续强化的。

其次,区域间分化持续扩大,中部地区边缘化

从省际迁移结构来看,2000-2010年,强势区域依旧维持强势,我国东部地区人口迁入量上占有绝对优势,迁入人口占全国迁移总人口的比重达到了82.4%,西部和中部分别仅占12.1%和6.5%。细化来看,有大三特点:

首先,东部超大省市继续傲视其它区域。京沪津三大超大城市的净迁移人口比重从2000年的17.5%、18.2%和6.6%增长到了2010年的34.5%、37.9%和21.0%,马太效应明显。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期间人口净流入规模最大的五大省市沪京津浙苏全部来自于东部地区。

其次,中部区域首次成为全部净迁出地区。在山西从五普的净迁入变成净迁出后,中部地区全部变成净迁出地区,尤其安徽、江西、四川、贵州等中部成片地区的净迁出人口占到全国的53.6%,其中安徽净迁出人口比重占到15.0%,为全国最主要人口迁出中心。

再次,西部地区仍存在一定程度凝聚力。在东部地区强大集聚效应下,西部有大量人口迁出,但宁青藏新等地区依然保持净迁入,说明西部地区内部依然具备较强凝聚力。

分区域迁移趋势来看,东部地区主要表现出的是区域内部的迁入和迁出,其中内部迁移比例达到75.7%;中部地区作为主要人口迁出地,其迁出人口占到了全国省际迁移总人口的32.1%,而迁出的人口中87.0%迁入了东部,为东部人口的主要贡献者;西部地区与中部地区类似,但其内部迁移的人口接近迁往中部地区的3倍,更多体现出区域内部迁移的趋势。

4、迁移中心发生微妙改变

21世纪后,全国人口迁移中心发生改变,沪京浙粤津闽苏成为新一轮人口迁移中心,其中沪津闽苏人口吸引作用继续提升,而京浙粤吸引力略有下降,新疆则失去了迁移中心的地位。

相关阅读
  • 人口流动和人口迁移 人口迁移流动影响流入地人口态势

    人口流动和人口迁移 人口迁移流动影响流入地人口态势

    2018-12-07

    人口增长可以分为迁移增长和自然增长。在人口发展的不同阶段,作为人口变动三大要素的生育、死亡和迁移对人口增长的作用一直在发生变动,各个要素在不同发展阶段的作用大小和影响程度各不相同。具体来说,在人口转变的早期阶段,生育和死亡占据主导地位;而在人口转变的后期阶段,生育和死亡对人口变动的主导影响作用让位于迁移和流动。

  • 腾讯大数据人口迁移 从30万到超2000万 深圳创造人口迁移奇迹

    腾讯大数据人口迁移 从30万到超2000万 深圳创造人口迁移奇迹

    2018-12-07

    深圳是奇迹,38年经济发展尤其是奇迹。深圳38年改革开放的奇迹背后涌动的是人的创造力。人的活力使城市的发展充满想象和无限可能。涓涓细流,汇聚成海。深圳从1980年起常住人口约30万,到2015年人口便超2000万,常住人口超1200万,平均年龄只有32.5岁。现在人口数据还在不断增大。深圳1997。

  • 古代人口迁移 湖广填四川:人口迁移与清代西南大开发!

    古代人口迁移 湖广填四川:人口迁移与清代西南大开发!

    2018-12-07

    从乾隆末年到咸丰年间,相继爆发了川楚白莲教起义、湘黔苗民起义以及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农民起义发源于广西金田村的太平天国运动,其他小规模的起义反抗更是不计其数。在短短五六十年间中,中国内部就爆发了如此之多的农民动乱,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思考。再从空间上看,这些农民起义的发源地都在西南地区,更加准确的说。

  • 人口迁移的意义和原因有哪些

    人口迁移的意义和原因有哪些

    2018-12-07

    人口迁移中经济原因是主要的,如为摆脱贫困和失业,改善生活,或为发财致富,谋求事业成功等。此外,政治、宗教、文化及战争和灾荒也可能导致迁移。人口迁移的直接后果表现在对迁出、迁入地区人口数量、性别和年龄构成的不同影响。一般移民中男性多于女性,年轻人多于儿童和老人。从间接的经济和社会后果看,迁出地人口压力减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