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第奇家族标志 美第奇家族:永恒的收藏

2017-12-06 - 美第奇家族

600年前,美第奇(Medici)家族对整个欧洲的艺术和政治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波提切利、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是这个家族后代的陪读。600年后,人们依然记得这个守卫着艺术,统治佛罗伦萨四个世纪的家族。这个家族的高尚和卑微至今为人所津津乐道。

14世纪左右的佛罗伦萨,还是一个独立自治的邦国。城市里的行政长官用扔黑豆和红豆来记录男孩和女孩的出生数量。而当时佛罗伦萨的商人仅仅是富有、慷慨、拥有正当生意是不能赢得社会的足够尊重。有钱的人们一定还需担任政府职务。

早在13世纪,美第奇家族还是以耕种为生的普通农民,一个世纪以后,这个家族因涉足工商业发达起家,其中乔凡尼已经是一名成功的银行家。和许多商人一样,他无心政治。但正如他的孙子所说,有钱的人不参与政府事务是不会富裕的。1421年,乔万尼当选为佛罗伦萨行政长官,从而奠定美第奇家族在佛罗伦萨长达四个世纪的统治地位。

虽然乔凡尼的儿子柯西莫和曾孙洛伦佐是文艺复兴的主要推动力量,但乔凡尼却是美第奇家族第一位赞助艺术的人,他援助过马萨乔,正是这位早逝的天才在透视法等方面对绘画做出了彻底的改革,并将一个世纪以前乔托的气息传递给后来的巨匠们。

乔凡尼还委任卓越的建筑师布鲁内莱斯基修建佛罗伦萨的花之圣母大教堂,这座美丽的圆顶建筑在乔凡尼之子柯西莫的继续支持下完工,在样式及结构上达成了划时代的重大革新,影响欧美建筑500余年,至今仍是佛罗伦萨的象征。

佛罗伦萨的僭主

1416年,乔凡尼的大儿子柯西莫娶了父亲生意合伙人的侄女,银行巨头巴迪家族的掌上明珠康特斯娜,这完全是一桩家族联姻。康特斯娜带来了陪嫁的旧家宅巴迪宫,并开始为美第奇家族繁衍后代。非常有趣的是,柯西莫这个名字在他的亲弟弟洛伦佐的后代中频频出现,而洛伦佐的名字又在柯西莫的直系后代中出现了好几次。

在康特斯娜的旧家宅里,柯西莫装饰上美第奇家族的标志:一个盾牌和6个球,有人说这是圆形钱币的象征,又有人说这是药丸,Medici作为家族的姓氏最早来源于医药一词。不管它是什么,从巴迪宫开始,美第奇家族的兴盛和文艺复兴就紧密联系在一起了。

在改造了巴迪宫之后,柯西莫觉得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宫殿,而不是普通的家宅。因此多那太罗和米开罗佐这两位文艺复兴的先导人物开始走进美第奇家族。米开罗佐为柯西莫建造了美第奇宫,多那太罗为他雕塑了自古典时代以来第一个独立式等身铜像。

他们开创了美第奇家族资助学者和人文主义者的先河,并由此走向艺术的圣殿。事实上,柯西莫并不如他交际圈内其他人文主义者那样博学,但是他却是当时最重视人文理想在公众行为中的重要性的领袖者。他从小就开始收集古典手稿并对此有广博的学识。

和当时许多望族所不同的是,柯西莫一直和他父亲乔万尼所要求的那样,尽可能地远离公众的视线。他很少被人看到在城里的街上行走,从没有超过一个以上的仆人陪同,并且总是穿得不引人注目。他总是小心地将靠墙的路让给年老的市民,并且将任何在公众场合出风头的机会让给其他望族。

他和父亲一样,深深明白太过招摇的财富增长和权力增长都是危险的。当他在罗马做生意的时候,他成功地避免了引起他的家族在佛罗伦萨的竞争对手和敌人的嫉妒。

虽然柯西莫和他的父亲一样尽量保持低调,但是他有更大的野心,决意让财富实现不同用途。显然,柯西莫成功了。他不但扩大了父亲的财富和政治影响,在文化艺术领域也享有更高的声望。乔凡尼去世时,留下了179221块金币,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知道柯西莫究竟有多少财富。

而从1434年到1471年,美第奇家族为慈善事业、公共建筑和捐税所付出的不下663755块金币,仅科西莫一人负担的就有40多万。他利用税赋打败敌人,利用雇佣军和对民众的慷慨,对佛罗伦萨经济的促进来稳定自己的政治地位。

教皇皮乌斯二世曾说这么评价柯西莫:“政治问题在他家里解决……他决定着和平还是战争,他控制着法律。除了头衔,他和皇帝没什么两样。”柯西莫成了佛罗伦萨真正的僭主。

在文艺方面,柯西莫还赞助了吉贝尔蒂、弗拉?安吉利科和弗拉?菲利波?利比。他也是学者的朋友和保护人,他在家里接待著名学者费奇诺,任命他为佛罗伦萨柏拉图学会主席,将自己官邸附近的一栋住宅送给他,以便享受和他的交往之乐。因为推崇柏拉图学说,柯西莫决意兴建对欧洲思想史有着深远影响的柏拉图学院。柯西莫去世时全城为他送葬,在城邦政府的指令下,他的石碑上刻着“国父”的字样。

艺术家的支持者

柯西莫曾经寄予厚望的儿子乔万尼不幸早逝,因担心家族后继无人,他痛苦万分。但他的另一个儿子皮埃罗虽然体弱多病,却与妻子培养了杰出的洛伦佐,为家族争得了无上荣耀,这也许是柯西莫当初所不曾预料到的。洛伦佐能成为文艺复兴时期做出卓越贡献的人物,与他的母亲柳克丽兹密不可分。

柳克丽兹擅长写宗教诗,她邀请才华初露的画家波提切利住进美第奇宫,目的是教化两个儿子洛伦佐和朱利亚诺,在她的时代,没有专门的艺术沙龙,而她和皮埃罗将艺术家请进家门资助贡养的方式形成沙龙早期的雏形。为了报答柳克丽兹的知遇之恩,波提切利以她为原型画了圣母子像。柳克丽兹在宗教治国的文艺复兴时代,成为当仁不让的精神偶像。

比起先人,洛伦佐的文化修养无疑更胜一筹。他自己就是一位著名的诗人和艺术评论家,身旁聚集着当时最优秀的学者、文人和艺术家。他为子女们写剧本,不论多忙,他也会和孩子们一章节一章节地聊自己和其他优秀文人的作品。他赞助过达?芬奇,并把他推荐给米兰的史弗沙公爵。而米开朗基罗更是一生都和美第奇家族密切相关。

在米开朗基罗还只是14岁的少年时,洛伦佐就允许他住进自己的美第奇宫殿,学习、观摩大量的艺术品,并与当时最有名望的人文主义学者、诗人交往相处。或许正是如此,即便米开朗基罗服务了数代美第奇家族人员,他也不曾成为一个“御用艺术家”。他深刻的人文主义意识使得他对美第奇家族的反对者、在洛伦佐死后驱逐了美第奇家族、后来又死于火刑的萨伏纳罗拉修士始终充满同情。

后来,米开朗基罗受出身于美第奇的教皇利奥十世委托,在佛罗伦萨为美第奇家族建造陵墓,这项工程断断续续进行了15年。著名的《昼》、《夜》、《晨》、《暮》四座雕像就安放在陵墓的石棺上。陵墓还有一座雕像,表现的正是洛伦佐。

尽管洛伦佐在艺术方面有不错的天赋并极其希望自己能像祖父柯西莫一样在各方面都优秀,但是他始终没有祖父的经商天赋,把过多的管理权交给手下一个只会讨好迎合自己的总经理。美第奇银行的财富因此迅速递减,伦敦分行、布鲁日分行、米兰分行接连倒闭,里昂、那不勒斯、罗马等地的分行的经营也面临困难。但对洛伦佐来说,这并不是最惨的。因为还有一场政治刺杀在等着他。

1478年,在教皇西克斯图斯四世的支持下,与美第奇家族敌对的帕奇家族在教堂里对洛伦佐和他的弟弟朱利亚诺动了手。朱利亚诺身中数刀死去,洛伦佐因为反应灵活,得到救援,躲到了花之圣母大教堂新改建的圣器储藏室里得以幸免。

随即是一场全城骚乱,民众支持美第奇家族,谋刺者被残忍地处死,街上到处是断肢残尸,教皇和那不勒斯国王向佛罗伦萨宣战。为了保住佛罗伦萨和城中的百姓,洛伦佐抵押了家族的土地,筹措了巨额金钱前往那不勒斯向费兰特国王求得了一纸和平协议。

回到佛罗伦萨,洛伦佐受到人们热烈的欢迎。但弟弟朱利亚诺的死依然让他感到伤心。为了悼念兄弟之情,洛伦佐让波提切利创作了《维纳斯与马尔斯》,以表达对弟弟的缅怀之情。

除了对艺术家的赞助,洛伦佐还专注各种收藏:青铜制品、奖章、钱币、古代陶瓷、古董宝石以及罗马、拜占庭、波斯和威尼斯的花瓶,很多都是刻在半珍贵宝石上。他扩建图书馆,搜寻各种图书和手稿,并找了大量的抄写员,插画家将好书复制,然后送给托斯卡纳境内外的图书馆。同时,他还捐助大学,对优秀的教授抱有极大的热情。

在洛伦佐生命的最后十年,为了维持佛罗伦萨的和平,他努力博取新一任教皇的欢心,进而控制教皇。当时整个欧洲都知道,罗马教廷的政策以后都由佛罗伦萨操控。洛伦佐成为柯西莫之后又一个意大利政策的决策人,欧洲统治者纷纷追随他的意见,穆斯林统治者也给他送上丰厚的礼品。

洛伦佐死后,佛罗伦萨陷入混乱,美第奇家族在1494年和1527年两次被驱逐,两次卷土重来,对这个城市又顽强地统治了数百年,依然是引起诸多不满的僭主政治,也依然是赞助文化的家族传统。

家族中的女人们

“美第奇家族的女人”,是一群命不由己的女人,生来就被当作政治、经济贿赂的礼物,赠送给一桩桩光耀门楣的婚姻。但她们更是挥霍、时髦的一群人,她们的陪嫁动不动就是一座宫殿或者一座城池,她们要不就嫁给王室、要不就是打理家族产业,从13到17世纪,“美第奇家族的女人们”通过联姻帮助家族维持显赫。

将时尚从佛罗伦萨推向罗马、法国、西班牙,直到整个欧洲大陆都为之疯狂,是特权阶层的力量在起作用,也是美第奇家族一代又一代的女性们大胆尝试的结果,对于美第奇家族嫁出去的女人们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艺术和时尚更值得投入的事了。她们孜孜不倦的追求美的极致,除了阴差阳错的婚姻和爱情,似乎没什么是权力和金钱买不到的。而这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凯瑟琳。

1533年,14岁的凯瑟琳嫁进法国王室,成为14岁的王位继承人亨利的妻子。经历过美第奇流亡时代,又被当做人质在修道院里关押过,种种过往已经令凯瑟琳面临亨利专宠已年届48岁高龄的情妇黛安娜时表现得冷静而凌厉。

她令鞋匠订制出4英寸高的高跟鞋,装饰丝质花边和宝石,这让她看起来更加摇曳生姿。此外,凯瑟琳在佛罗伦萨有专门为自己配制香水的工人。凯瑟琳不仅将折扇、钻石切割工艺和便于骑马的衬裤带进法国王室,还颠覆了法国王室烹饪技术,当她娴熟高雅地用刀叉切牛排,用晶莹剔透的玻璃杯布置餐桌,教法国贵族吃冰淇淋和花色肉冻时,还处在粗糙时期的法国人开始真正感受到美食作为一种艺术品的魅力。

凯瑟琳在25岁那年终于为亨利生下第一个孩子,从此她一发不可收拾,总共生了十个孩子,存活了七个,第一个孩子出生后不久,她如愿以偿随着亨利二世的登基当上法国王后,美第奇家族的荣耀走向新的辉煌。亨利二世去世后,她渐渐显露出政治上的天份,统治法国长达十五年。

由凯瑟琳操纵的法国政治过分血腥,她成为备受批判的野心家,但对法国时尚而言,她是功不可没的先驱。

最后的守护者

由于美第奇家族的男人们十有八九对女人不感兴趣,这也为美第奇终结四个世纪的统治埋下了祸根。柯西莫三世的两个儿子菲尔迪南德和吉安?卡斯托尼都偏爱男宠。柯西莫看到自己的儿子没有一个能为自己诞下子嗣,深感绝望,不得不求助于他哥哥红衣主教弗朗西斯科?马利亚。

为了家族的利益,弗朗西斯科最终放弃神职同意娶妻,当时他已经48岁。然而20岁的新娘埃罗诺亚并没有让弗朗西斯科的婚后生活好过,结婚不到2年,他就去世了。随后,美第奇家族的大部分男性成员陆续因病去世。

柯西莫三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女儿安娜身上。为了让女儿破例当上女大公(此前大公从无女性),维护家族利益,柯西莫四处奔走,还一度因此引发了外交问题,各邦国都提出自己的继承主张。最终,安娜还是成为美第奇家族最后一位继承者。

安娜并不漂亮,但是你不得不称她是真正的贵族。即便知道家族的落没,她始终保持着贵族的态度生活。在她去世的时候,她立下的遗嘱是将美第奇所有的财产传给新大公以及他的继承人,包括美第奇的宫邸和别墅,画作和雕塑,珠宝和家具,书籍和手稿——她世世代代的祖先留下来的所有艺术作品和大量珍藏。她只有一个条件:美第奇家族珍藏的一切都不得搬离佛罗伦萨,要让全世界的人民都可以欣赏。

相关阅读
  • 美第奇家族的兴衰 《美第奇家族的兴衰》 文艺复兴时代重要角色

    美第奇家族的兴衰 《美第奇家族的兴衰》 文艺复兴时代重要角色

    2017-12-06

    本书关注13世纪17世纪在欧洲拥有强大势力的名门望族美第奇家族。这个家族为历史铭记的原因之一是它在建筑和艺术领域的成就。其中,它对米开朗基罗、达芬奇等人的赞助最为著名,家族也因此被称为文艺复兴教父。在这部引人入胜的家族传记中,作者通过对几代人的描述,为读者呈现了美第奇家族从崛起到衰落的传奇历程以及背后的意大利经济社会史。

  • 美第奇家族纪录片 佛罗伦萨版教父:文艺而厚黑的英剧《美第奇家族》

    美第奇家族纪录片 佛罗伦萨版教父:文艺而厚黑的英剧《美第奇家族》

    2017-12-06

    如何才能建立一个生生不息,繁荣昌盛的大家族?2016年的英国新剧《美第奇家族》(Medici:MastersofFlorence)或许可以给我们答案。影片的视角来到了15世纪的意大利,讲述了文艺复兴时代的幕后人物梅第奇家族前三代人的故事。该剧虽然只有8集,但是内容却相当充实:家庭,政治,外交,宗教和艺术在片中都有详细地展现。

  • 美第奇家族日语 82幅珍品落沪 来自美第奇家族'奢侈与虚荣'(图)

    美第奇家族日语 82幅珍品落沪 来自美第奇家族'奢侈与虚荣'(图)

    2017-12-06

    佛罗伦萨的乌菲齐博物馆有着“文艺复兴艺术宝库”之称,3月11日,其馆藏在中国的首次大规模展览“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15世纪20世纪”在上海博物馆正式开幕。包括文艺复兴早期佛罗伦萨画派大师波提切利、文艺复兴盛期威尼斯画派大师提香和丁托列托的画作在内的82幅绘画珍品,将在上海一直停留到6月6日。1492年。

  • 美第奇家族兴亡史17

    美第奇家族兴亡史17

    2017-12-06

    项羽代表了一种文化上的豪横,也是现实生活中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在生活的战场,不能以成败论英雄。掌柜心中,其实从小是很钦佩项羽。项羽是掌柜心中的一尊神。一个70后的北京土著孩子心中,大概不会有一个作文官的梦想,我们全部梦想都是胯下一匹乌骓马,手中一杆霸王枪,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这才是英雄。袁阔成先生当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