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可支配收入 统计局回应可支配收入增速下降:增幅高于人均GDP

2018-09-24 - 可支配收入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8年4月17日(星期二)上午10时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新闻发言人邢志宏介绍2018年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并答记者问。

什么是可支配收入

以下为实录:

路透社记者:您刚才提到今年一季度居民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6%,比去年全年7.3%有所下降,您认为这个趋势是否会持续?背后原因又是什么?一季度中国经济表现良好,您认为全年经济稳中向好的态势、高速发展的态势,面临的最大风险又是什么?

什么是可支配收入

邢志宏:我先回答关于收入的问题。今年一季度全国居民收入名义增长8.8%,这个增长幅度比去年同期高0.3个百分点,无论是城镇居民名义收入还是农村居民的名义收入增长幅度都比去年同期高。这表明大家的钱袋子比去年鼓了。

什么是可支配收入

但为什么实际增速比去年回落了,主要是受到价格因素影响。去年一季度物价的涨幅比较低,今年物价涨幅也不高,为2.1%,应该说这是比较温和的涨幅,但是和去年相比有抬升,这样就对当期居民收入实际增速产生了一些影响。

什么是可支配收入

但是,我们能够看到中国经济发展稳中向好,就业在不断地扩大,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持续发力,收入分配制度不断完善,同时国家高度重视居民收入增长,一系列政策效益积极释放。这些都将有力支持居民收入和经济同步增长,一季度居民收入实际增长6.6%,这个增幅高于人均GDP。

具体来看,企业效益持续改善,企业经营状况良好,这就为企业职工工资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撑,职工工资增长是有保证的。从农村来看,通过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特别是现在一些农产品产量增加、价格在上升,这都给农民经营性收入增长创造了有利条件。

农村还在进行土地改革,农民通过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获得了财产性收入,拓宽了收入来源。所以现在农民收入增长态势比城镇还要好。今年一季度农民收入增长幅度继续高于城镇居民,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进一步缩小,这是良好的变化。

中国各级政府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指导思想,加大了民生领域的投入,保障标准不断提高,保障面进一步扩大。无论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得到的转移性收入都在增加。所以,全国居民收入将继续与经济增长保持基本同步。特别是,我们要实现全面小康、收入翻番的目标,从现在的角度来讲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您刚才提到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目前来看最大的还是国际环境的不确定性影响,国内主要还是长期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问题比较突出。国际上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调整带来的一些外溢效应,同时金融市场还有一些动荡,可能都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一些冲击。但是,中国经济实力强、潜力足、韧性好,回旋余地大,中国经济将继续保持稳中向好态势。谢谢。

相关阅读
  • 中国可支配收入 2017年全国居民可支配收入中位数1867元/月

    中国可支配收入 2017年全国居民可支配收入中位数1867元/月

    2018-09-24

    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扣除价格因素影响,比上年实际增长7.3,实际增速比GDP和人均GDP增长分别快0.4个和1.0个百分点。居民消费水平进一步提高,生活质量不断改善。居民收入增速跑赢GDP渐成常态综合近几年数据显示,居民收入增长速度跑赢GDP增速已经常态化。

  • 农民可支配收入增长8.9%

    农民可支配收入增长8.9%

    2018-09-24

    30日上午,省政府召开实施乡村振兴十项重点工程新闻发布会,公布了重点工程最新进展情况。记者从发布会上获悉,各项目标任务都达到了序时进度要求,为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开好头、起好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加快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今年以来,各地各有关部门对实施十项重点工程思想重视、行动迅速,工作抓得紧、抓得实。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 全国城镇可支配收入 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多少

    全国城镇可支配收入 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多少

    2018-09-24

    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数选择留在北上广深,或者在去往北上广深的路上,其实我们国家现在城镇收入也是不错的,那么您知道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多少么?一、居民收入情况2017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932元,比上年同期名义增长8.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3。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322元。

  • 可支配收入是什么意思 2017年盐城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8711元

    可支配收入是什么意思 2017年盐城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8711元

    2018-09-24

    通讯员周庆干凌静记者陈兴亚陈婷实习生周亦枫40年前,33岁的周易桂是东台安丰公社红星七队(今安丰镇红安村)会计,和村民一样,吃大锅饭、出工计工分,一年分到的口粮勉强够吃,有时还得向生产队借粮。变化悄然发生。1979年起,盐城地区农村部分社队大胆开始生产责任制的种种尝试。1982年底至198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