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首相村山】独家专访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 “村山谈话”是怎么发表的

2020-03-26 - 前首相

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是著名的“村山谈话”的发表者。这一谈话发表近20年来,已经成为紧箍日本右翼保守势力否定和篡改历史问题的一道咒语。那么,“村山谈话”是如何诞生的?诞生前后有哪些内幕?5月24日,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在日本大分县的家中,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采访全文如下:

日本前首相村山

第一财经日报:村山先生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发表一份谈话?

村山:我当选为首相后,对中国和韩国等亚洲国家进行了访问。对于中国,日本实施了侵略,给中国人民带来了莫大的伤害和苦痛。在韩国,日本实行了36年的殖民统治,背负着沉重的历史包袱。当时的中国,是江泽民主席执政时期,很重视历史,所以在访问中,我深深地感受到历史话题的那一份沉重。

日本前首相村山

去东南亚国家访问时,我也感受到,虽然这些亚洲国家对于日本战后走和平发展之路,成为世界经济大国抱有一份敬意,也接受了日本的一些经济援助。但是,对于日本没有很好地处理历史问题,并且对有政治家经常发表一些否定历史的言论感到不满,同时也担忧日本成为经济大国后,忘记历史,重新走上军国主义的道路。

这一些担忧,也令我感觉到战争留下的创伤并没有治愈,日本政府需要明确地向亚洲各国人民表明对历史问题的看法,寻求与亚洲邻国建立相互信赖的关系。

而当时也刚好是日本战败50周年,我觉得自己作为首相,应该带领日本借此机会总结一下历史教训,给自己树立一块警示牌,以此来寻求亚洲各国的谅解,并与亚洲各国建立起真正的友好和信赖关系。我想这个时候不说,以后也许就没有机会说了。

日报:听说您在访问北京时,特地去参观了卢沟桥旧址和抗日战争纪念馆。当时有何感想?

村山:我担任首相后第一次走进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看了这么多历史资料,内心十分的震撼。我虽然在战争的后期也被征入伍,但是做的是内勤,还来不及上战场,战争就结束了,因此对于战地的实际情况并不了解。看了展览,真正认识到日本过去在中国干了许多残酷的事。

战争的创伤并不是两国签署一个协定,发表一份文件就可以了却。许多人目睹了自己父母被杀,这些人还健在,要他们立即忘却,没有道理,也是做不到的,需要时间来疗伤。

日报:当时决定发表一份“村山谈话”,有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村山:当时,我的内阁是由社会党、自民党和先驱党三党联合组成的。在三党商议联合执政时,就涉及过对于历史问题的看法。因为我领导的社会党一直将日本过去发动的战争定义为一场侵略战争。所以当我提出要借日本战败50周年之际发表一份政府谈话时,三党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大家觉得很有必要这样做。

为此,三党一起成立了一个“50年问题工作委员会”,商议如何处理战后问题。因为对内还涉及到遭受原子弹爆炸的受害者的救助等问题,对外涉及到与中国和韩国等亚洲国家的殖民侵略等问题。其实揭开盖子,发现战后未处理的问题实在很多。

在这份谈话发表前,国会议员中不是没有反对者,自民党内就有一些议员反对。好在当时的自民党中,追求民主与和平主义的议员较多,因而这些反对声音没能占得上风。内阁成员全场一致通过了这一份谈话。

我当时也一度考虑以“国会决议”的方式发表这一份谈话,但是内阁在讨论中,认为应该以“总理大臣”名义代表政府发表,更为慎重和严肃。于是在199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50周年纪念日当天发表了这一份谈话。后来大家把它称为“村山谈话”。

日报:“村山谈话”的核心内容是什么?

村山:在这一份“谈话”中,我着重强调了过去,由于日本国策发生错误,走上了战争的道路,使国民陷入生死存亡的危机,侵略并殖民统治了许多国家,特别是给亚洲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和痛苦。为了避免以后再次发生这样的错误,我们应该谦虚地接受历史事实,并再次表示深刻地反省和由衷的歉意。

同时向在这段历史中受到灾难的所有国内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我还表示,战败后50周年的今天,日本应该立足对过去的深刻反省,排除自以为是的国家主义,作为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促进国际和谐,推广和平的理念和民主主义。汲取历史教训,展望未来,不要走错人类社会发展和平繁荣的道路。

日报:在“谈话”中,公开承认日本发动的战争是“侵略战争”,周边的人有没有抵触?

村山:日本战后对于过去的这一段历史,有许多暧昧的说法。有的说是一场为了解放亚洲各国被殖民统治历史的战争,是“殖民解放战争”。有的人认为,第二次大战期间,发动侵略战争的不仅仅是日本,许多国家都发动或参与了这样的侵略,为什么要单单揪住日本不放?认为对日本展开的批判不合理。我觉得,闯入别国就是侵略,日本在中国建立满洲国,就是一个例证,这是无法抵赖的。

所以,日本对中国发动的战争,就是一场侵略战争。如果我们不能反省到这一点,不肯承认“侵略”,那就根本谈不上所谓的反省了。

当时,在使用具体词汇上,有过商榷。譬如有人主张使用“侵略战争”,有人主张使用“侵略行为”,我最终把它归纳为“侵略”两个字,不管什么程度,就是“侵略”。

日报:为什么在谈话中没有提及“慰安妇”问题?

村山:因为过去的那一段历史,涉及的具体问题很多,譬如“南京大屠杀”、慰安妇问题等,谈话中不可能一一列举,所以总体上使用了“给亚洲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和痛苦”这样的表述。

日报:这一份“谈话”是由谁起草的?

村山:这一个“谈话” 的原稿,是由专家小组起草的。内阁官房(注:首相官邸)内的外政审议室负责牵头,并请了不少专家参与,听取了不少人的意见,最后成稿,前后花了不少时间。稿子最后送到我的手里时,我逐字逐句读了几遍,感到很满意,基本反映了我的思想和理念。

虽然在过去的几任首相中,也有人表达过同样的意见和观点,但是最终以“内阁总理大臣”名义代表政府发表这么一份完整的文件,这还是第一次。因此也受到了亚洲各国的欢迎和好评。

日报:对于安倍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和日本维新会共同主席桥下彻关于慰安妇问题的发言,您怎么看?

村山:这种言行不是一件好事。桥下的慰安妇问题的发言,是一种无视历史事实,无视慰安妇们成为性奴隶的行为,不能容忍。我希望日本今后的政治家们能够遵循这一个谈话的精神。日本如果不深切反省自己的历史,就不能与亚洲各国建立起信任关系。

我对于中国和中国人民有一种很深厚的感情,70年代,我访问中国时,曾经在青岛海滩游泳,一个浪头扑面而来,把我的假牙打落在青岛的海滩,当时就找不见了。我已经快90岁了,我忽然觉得,我的“分身”早已经留在了中国。真心希望中日两国政府和人民真诚相待,友好相处。合则两胜,斗则两败。

相关阅读
  • 日本前首相羽田孜:我是徐福的后人 我家原本姓秦 我最爱中餐!

    日本前首相羽田孜:我是徐福的后人 我家原本姓秦 我最爱中餐!

    2020-03-26

    日本前首相羽田孜:我是徐福的后人,我家原本姓秦,我最爱中餐!羽田孜出生于1935年的东京,他的祖籍是日本的长野县,他是日本的第80任首相。日本的首相那么多,我们为什么要单独介绍这一位羽田孜呢?这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身份的认识是有些独特的。无论对外界还是对日本内部,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都简称自己的秦朝年间东渡日本为秦始皇寻找长生不老药的徐福的后人。

  • 【日本前首相田】日本前首相羽田说:他祖先是秦始皇 还有证据 中:秦始皇不姓秦

    【日本前首相田】日本前首相羽田说:他祖先是秦始皇 还有证据 中:秦始皇不姓秦

    2020-03-26

    中国的海上邻国,日本。一直以来对中国觊觎已久,从相关的资料记载中可以看出,日本与中国从古至今交往很多次,结果也是各有千秋。由此,很多人会很好奇,日本这个国家的起源是什么?究竟是什么时候才有的日本?日本的最初的祖先是哪位?至于日本的具体起源,流传着很多种说法,也是众说纷纭,将各个版本汇总比对一下,其实很容易会发现。

  • 【日本前首相去世】101岁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去世 曾称政治家应正视历史

    【日本前首相去世】101岁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去世 曾称政治家应正视历史

    2020-03-26

    日本NHK新闻网报道,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去世,终年101岁。据新华社报道,中曾根1918年出生,1941年从东京帝国大学毕业后加入日本海军,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日本战败后投身政界,1982年至1987年出任首相,执政1806天。1985年8月15日,中曾根成为二战后第一个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首相,在日本国内和其他亚洲国家引发抗议和批判。

  • 【日本前首相小泉】日本前首相之子小泉进次郎休陪产假 望撬动体制和文化之变

    【日本前首相小泉】日本前首相之子小泉进次郎休陪产假 望撬动体制和文化之变

    2020-03-26

    日本环境大臣、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之子小泉进次郎将成为日本首位“休产假”的内阁大臣,他1月15日表示,决定在自己的孩子出生后的头三个月内休两周陪产假,帮助妻子照顾孩子。据共同社报道,小泉进次郎15日正式在日本环境省的会议上宣布,待长子出生后,将按规定休育儿假,并强调,假期包括前后的公休日在内共2周。他将优先考虑兼顾例行国会和危机管理等重要公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