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纬国与戴季陶合影 揭蒋纬国身世之谜:戴季陶与日本护士的私生子

2018-01-02 - 蒋纬国

昭觉寺,坐落于成都北郊,素有“川西第一禅林”之称,殿宇规模宏大,林木葱茏,国民党元老戴季陶就归葬在此,成为唯一安葬在昭觉寺碑林里的“在家人”。戴季陶与昭觉寺有何渊源,传说中蒋纬国到底是不是他亲生儿子?作为民国时期的知名人物,生前有怎样的风云故事?

人物简介>>>

戴季 陶 ,(1891年—1949年),籍贯浙江吴兴,生于四川广汉,国民党元老之一。戴季陶早年留学日本,参加同盟会。辛亥革命后追随孙中山,参加了二次革命和护法战争。1912年从日本回国,在上海创办《民权报》,后任孙中山秘书。

黄埔军校成立后,曾担任黄埔军校第一任政治部主任。1927年,参与策划四一二反革命政变。1928年以后,历任国民政府委员、考试院院长、国史馆馆长等职。1949年2月11日,在广州东园招待所服安眠药自杀。

机缘

戴季陶是国民党元老,曾担任黄埔军校第一任政治部主任,而当年昭觉寺方丈清定法师曾就读于黄埔军校第五期 步 兵科,他们算是旧相识。

在家人的坟墓 只有戴季陶一个

绿树掩映的碑林位于圆通宝殿的背面,就在寺院后院,里面葬着不少圆寂的和尚。戴季陶的墓地四周用栏杆维护,坟前供奉有香火。塔形墓碑上部有屋檐式攒尖顶,覆琉璃瓦,跟碑林里的灵骨塔风格一致。

历经二十年风霜雨露,白色碑面添了岁月的痕迹,已有些发黄。原来清晰的字迹也已有些晕染,变得模糊,不过仍能辨认出正中刻着的篆书大字“吴兴戴传贤季陶先生之墓、德配钮夫人有恒合葬于此”。旁边刻有楷体小字“后学秦孝仪薰沐书石”,最左边一列写着“岁次庚午春吉孝孙大成、南基奉灵火化迁葬立碑本支百世虔祷”。

“那就是国民党元老戴季陶的坟墓,里面还葬着他的夫人和母亲。”昭觉寺方丈演法大和尚说,寺庙里一般只安葬出家人,所以碑林里葬着一些圆寂的和尚,供香客拜祭,在家人的坟墓只有戴季陶一个,“也是因了机缘巧合,算是戴季陶跟寺院有缘。”

演法师父是清定法师的侍者,曾伴其16年,对于当年迁坟的事情知晓一些情况。据他回忆,戴季陶原本葬在成都的东门,1993年经过前任方丈清定法师的同意才迁到昭觉寺。戴季陶是国民党元老,曾担任黄埔军校第一任政治部主任,而清定法师曾就读于黄埔军校第五期步兵科,“当年,清定法师会同意,可能也因为有这样的一些渊源。”

波折

盗墓人看上了戴墓的几块棺木,盗墓后将遗骸埋在一条小河边,经法医鉴定,确认为戴季陶及其夫人和母亲的骸骨。

文革中被盗墓 小河边寻得骸骨

戴季陶能安眠昭觉寺,当中经历了诸多波折。

1949年,戴季陶在广州去世后,其子戴安国护送灵柩乘专机回到成都,与夫人钮有恒合葬在枣子巷,葬在有戴季陶母亲的戴家花园。上世纪五十年代,因为要兴建成都中医学院,棺木被移到城郊罗家碾的一个竹园里安葬,后来竹园也不复存在了。

文革期间,坟墓被盗,遗骸无处可寻。

1988年,蒋纬国向大陆方面打听遗骸的下落。1989年,蒋纬国又派私人代表找到当年在黄埔军校就读时最好的同学李赣驹,托付他寻找戴季陶的遗骨。经过李赣驹的努力,上海有关单位出面向四川省委统战部、省公安厅求助。

经过上海市公安局与四川省公安厅的联合调查,终于在罗家碾一带找到当年盗墓的人。据盗墓人交代,那时候因为生活非常困难,他看上了戴墓的几块棺木,盗墓后将遗骸埋在一条小河边。经警方仔细搜索辨认,最终找到三个头颅和一堆骸骨,经法医鉴定,确认为戴季陶及其夫人和母亲的骸骨。

经蒋纬国同意,戴季陶的遗骨在大陆火化后,运往台湾举行祭奠仪式。由于戴季陶生前的遗愿是能在大陆长眠,经过蒋纬国与大陆方面协商,最终,昭觉寺的清定法师同意将戴季陶葬在寺院碑林里,那时,距寻找到骸骨已经过去三年了。

1993年11月27日,昭觉寺举行戴季陶骨灰安葬仪式,清定法师和昭觉寺的师父们一起做法事。戴季陶终于得以在昭觉寺的禅林长眠。

渊源

1996年9月,蒋纬国写信给清定法师表达谢意,信函中的致谢缘由为 “义父传贤先生夫妇灵体得安塔宝寺,多蒙上人全寺法僧等照顾。”

安葬昭觉寺蒋纬国写信表谢意

为何蒋纬国对戴季陶之墓如此记挂?多年来,关于蒋纬国的身世众说纷纭,有一种较为普遍的说法是其为戴季陶的儿子。

1996年,蒋纬国八十大寿之际,接受《联合报》记者汪士淳近40次采访后,整理而成蒋纬国自传《千山独行———蒋纬国的人生之旅》。自传里道出了蒋纬国的身世之谜。

文中写道:“蒋介石在日本与戴季陶共居时,戴季陶结识了当地的护士重松金子。交往之下,金子怀孕了,并且于民国五年10月6日产下一子,这个孩子便是蒋纬国……金子生下蒋纬国几年后就过世了。正如外界传言,蒋纬国几乎是生下来就成为蒋介石的儿子。

事情的根源在于,戴季陶的原配钮有恒性情较烈,如果知道丈夫出轨的话,就要闹翻天。所幸在日本,这段露水姻缘能保密到家,钮有恒始终不知道有重松金子这么个女子。戴季陶就和好友蒋介石说好,由蒋认子,孩子一生下来,就由对中国很热心的日本人山田纯太郎带回中国上海,交给了蒋介石。蒋介石给婴儿取名为蒋纬国,与在上海结缘的夫人姚冶诚一起抚养。”

1989年1月11日,蒋纬国以蒋经国逝世一年来的感受为题在台北发表演讲,首次在公开场合谈及自己的身世,“无论是蒋介石还是戴季陶,做谁的儿子,我都愿意。”

戴季陶安眠昭觉寺三年后,1996年9月,蒋纬国写信给清定法师表达谢意,信函中的致谢缘由为“义父传贤先生夫妇灵体得安塔宝寺,多蒙上人全寺法僧等照顾。”2009年4月,昭觉寺举办了清定上师生平事迹图片展,其间展出了这封信函模样的图片。

一个谜>>>

请人给戴季陶做法事的老人是谁?

昨日,恰逢农历二月十五,寺院比往常更加热闹,前来昭觉寺进香的香客众多,到碑林来拜祭的人也络驿不绝。大多数香客在碑林中边走边看,从左至右,一一拜过。“我不知道这里面是谁,既然来了,就都拜一拜吧。”前来进香的王大爷说。

即便知晓戴季陶这个人生平事迹的香客,大多因为墓碑上由秦孝仪书写的古体碑文,辨认不出葬在里面的人到底是谁。

“大约在三年前,有一位成都本地的老人,专程来到这里,请师父给戴季陶做过一场法事。”昭觉寺智僧师父说,但老人并未留下姓名,无从查证他的身份,这也是这些年来,昭觉寺僧人唯一能回忆起前来拜祭戴季陶的人。(记者:陈雪;见习记者:钟帆)

相关阅读
  • 蒋纬国葬礼 1955年中将韩练成:蒋纬国眼中最危险的“共谍”

    蒋纬国葬礼 1955年中将韩练成:蒋纬国眼中最危险的“共谍”

    2018-01-02

    核心提示:蒋纬国说他是潜伏在蒋介石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朱德元帅却不止一次称他“有奇功,功不可没”。他,就是传奇将军韩练成。在他功成身退之前,绝少提及个人经历。周恩来曾称赞他“要党员身份不要上将”。就连他唯一的儿子韩兢,也是经历了20余年的探索,才拨开了弥漫在他身边的重重迷雾。他曾是西北军战将。

  • 蒋纬国生母重松金子 津渊美智子照片

    蒋纬国生母重松金子 津渊美智子照片

    2018-01-02

    蒋纬国的生母是谁?这个问题之前一直很受争议,后来蒋纬国自传中提出自己的生母为一位名为重松金子的日本人。在知道了蒋纬国的生母之后,关于蒋纬国生父的争议又不断,很多证据都指出蒋纬国是蒋介石的养子,而并非亲生,可见重松金子这位日本艺妓在年轻时还与蒋介石等人有很多瓜葛。其中最可信的版本是戴季陶与蒋介石“双凤求凰”。

  • 蒋纬国戴季陶 戴季陶解蒋纬国身世之谜

    蒋纬国戴季陶 戴季陶解蒋纬国身世之谜

    2018-01-02

    20世纪80年代的《参考消息》曾报道蒋纬国在台北出版了他的身世自述《蒋纬国报到》,蒋纬国在文中承认他是曾任南京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的戴传贤(季陶)的儿子,蒋介石不过是他的寄父。蒋纬国的说法使我记起了1943年11月12日孙中山先生诞辰纪念那天戴传贤和蒋介石两人的一段话来,这段话也牵涉到蒋纬国的出生。那天中央政校在重庆小温泉举行纪念会。

  • 蒋纬国后代 蒋纬国子女

    蒋纬国后代 蒋纬国子女

    2018-01-02

    蒋纬国(1916年10月6日1997年9月23日),幼名建镐,号念堂,蒋介石次子,历任国民党装甲兵部队处长、战车团团长、装甲兵司令部参谋长、副司令、司令,陆军指挥参谋大学副校长,“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对于军事战略研究颇有成果,被台湾军方奉为“军事战略学家”。著有《军事基本原理》、《国家战略概论》、《大战略概况》、《柔性攻势》、《国防体制概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