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的意义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战略意义

2018-02-04 - 供给侧

2016年全国两会,是一个在重要历史节点召开的盛会。站在“十二五”收官、“十三五”开局的历史关口,如何按照中央“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抓住机遇、应对挑战?如何深入贯彻五大发展理念,挖掘经济发展新动力?会聚北京共商国是的代表委员们将展开讨论、建言献策,今推出“两会热词”,围绕精准扶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驱动等公众关注的高频热词,为读者深度解读。

供给侧改革的意义

自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后,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为重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式启动。首期“两会热点”,聚焦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理解,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文章指出:“不妨用‘供给侧 结构性 改革’这样一个公式来理解,即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矫正要素配置扭曲,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更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需要,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提出,不仅有深刻的历史和现实背景,而且有它的内在逻辑性,即从怎么看到怎么干的深化,“是正确认识经济形势后选择的经济治理药方” 。

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三个来源

一是源于我国长期的改革发展经验。改革开放使中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它的内在逻辑就是不断地打破供给侧的制度藩篱,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激发大众的创造力。中国经济发展的每一步,都是改革推进。改革速度快时,经济增长和结构变化就会加快,特别是在遇到发展困难时,深化改革便能化“危机”为“机遇”。

从农村农业改革,到国企改革、价格改革,再到全方位的开放,到近几年的简政放权、商事制度改革,都大大激发了社会和市场的活力。这是一条非常成功的经验。适应和引领新常态,必须坚持这条经验,才能掌握战略主动权。也就是说,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我们根据自己的成功经验,实行主动出击战略。

二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思路的提出,也借鉴了国外的理论和思潮。不能否认美国上世纪80年代供应学派、制度经济学理论以及新增长理论等对我们的重要启示,特别是供给学派提出的放松管制、减税等建议,使我们感到似曾相识,1978年前我们面临的问题和今天我们面临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政府干预过多,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没有理顺,必须继续“拆墙”,新增长理论、人力资本理论、理性预期等理论,对我们也有很大启示,解决中长期的经济难题,传统的凯恩斯主义药方有很大的局限性,必须着力破除供给端的体制机制障碍,完善供给体制,建立更高层次的市场经济。

因此,我们必须着力推进结构性改革,培育新的发展动力。

三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提出,还具有明显的倒逼原因。今天我们遇到了从中等收入向中高收入迈进的发展“大坎”,阻力、挑战和困难前所未有。“倒逼”是发展的重要动力。中外实践表明,许多重大问题的解决或制度创新,都是“逼出来的”。

今天面临的许多问题,正在倒逼我们做出重大的决策,如经济运行出现了“四降一升”问题,即经济增速下降、工业品价格下降、实体企业盈利下降、财政收入增幅下降、经济风险发生概率上升,这些问题产生的原因,主要不是周期性的,而是结构性的,经济结构问题特别是创新能力问题成了新发展阶段决胜的关键因素。我们别无选择,唯有推进结构性改革,才能再次“化危为机”。

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十三五”决胜阶段发展具有重大的战略作用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适应和引领新常态的重大发展方略,其主要任务是:从供给侧发力,通过重大改革的推进来解决重大的结构性问题。其重大的战略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提高宏观调控效率和稳增长的重要推进器。一方面,将结构性改革引入宏观调控,形成“宏观调控 改革”的政策组合拳,是新一届政府宏观调控创新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实现稳增长与调结构平衡的重要举措。这实际上是强调稳增长中的结构变量和制度变量,而这两个变量则是决定经济潜在增长率的主要因素。

新一届政府强调宏观调控要既利当前又惠长远,寓短于长,以长促短,拓展了宏观调控的时间轴,形成了“短期 长期”的思路。传统的宏观政策偏重于总量问题而忽视结构、制度问题。

结构失调、体制僵化不仅增加稳增长的困难,甚至使发展不可持续。经济发展的本质在于结构变化和制度创新。在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形势下,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增强发展动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长期稳增长的最有力措施。

另一方面,在一些重大领域改革取得明显突破的情况,宏观调控可以更多的采取市场手段和经济手段,而尽可能减少行政手段,这既能增强市场信心,又能显著提高宏观调控政策的有效性。

二是努力实现市场资源配置中起关键性作用的关键举措。就经济体制问题而言,最大的结构性改革还是市场化改革,即简政放权、深化价格改革和要素市场化改革,着力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我国在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和共享发展等五大方面都面临重大的供给侧体制问题,解决这些制度性的障碍的关键是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创新发展为例,长期以来我国创新动力不足主要是因为创新性文化基础薄弱,投机性发展氛围过浓,社会上出现了一些人把大量的精力、财力、智力花在投机取巧上,热衷于泡沫投机活动,是导致实体经济不振、创新动力被抑制的重要原因,这有文化因素,也有发展观短视、政绩考核制度等问题,更有政府对市场干预过多、束缚了企业手脚的供给体制问题。

深化市场化改革这一重大的结构性改革,不仅能最大程度地降低政府对微观经济的直接干预,为市场主体创新宽松公平的宏观环境,让市场在竞争性领域发挥决定性作用,而且能提供强有力的制度激励,增强微观市场主体的竞争力。

三是促进产业升级、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必由之路。导致中等收入陷阱的主要原因是结构升级失败,即经济结构长期处于中低端而无法向中高端转换,从而导致长期的需求不足、产业竞争力低下、社会严重不公平等问题,最终使得经济长期失速,危机四伏,各类风险交织且集中爆发。

国际上这样的事例很多,有拉美化现象,有东南亚金融危机。因此,结构转型升级能否顺利推进和完成,是突破中等收入的关键。而推进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决定力量是制度创新,即对关键领域的改革能否深化,形成更高层次的市场经济体制。供给侧结构改革是推动经济结构全面升级的原动力,也正是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必由之路。

四是中国建设法治国家的关键一招。改革并不仅是简单的放权,是对旧体制的“破”,更关键的是在于“立”,即“立什么样的新规”?成功的改革就是要靠法治来巩固,来扎根,法治的形成过程就是制度的完善过程,即形成公平而富有激励性的新制度,以此减少不稳定性,同时增加发展的动力和创新能力。

改革的深处就是法治。一方面,我们在建设全面小康社会的同时,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基本完善和定型,其完善的标志就是法制化水平的显著提高,基本实现由“人治”向“法治”的根本转变。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目的不是仅提供一时的激励,当一放就乱时再收回,像一些不够深入的改革那样形成“收放循环”,而是在打破一些关键领域的体制障碍的同时,建立基于法律规范的长效体制机制。

另一方面,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依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要靠法制,改革的每一步都要有法可依,依法推进。正是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这两方面要求,使得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我国建设法治国家的关键一招。(王小广 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副主任)

相关阅读
  •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解读 “大有理论茶座”:解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解读 “大有理论茶座”:解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8-02-04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中央综合研判世界经济形势和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任务。胡雪峰围绕深入了解时代背景、准确把握科学内涵、着力推进北京实践等三个方面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了详尽深入的解读。他指出,当前,世界经济仍然处于国际金融危机过后的深度调整期,各国走势分化、结构分化、周期分化、政策分化。

  • 供给侧是什么意思 供给侧中的侧字是什么意思

    供给侧是什么意思 供给侧中的侧字是什么意思

    2018-02-04

    今年quot;两会quot;里出现了一个高频词:供给侧。你知道供给侧中的侧字是什么意思吗?下面是小编为你搜集到的相关内容,希望可以帮助到你。供给侧中的侧字是什么意思quot;侧quot;在这里并不是侧重,而是quot;端quot;、quot;一端quot;的意思。为什么要进行quot;供给侧的经济结构性改革quot;山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赵旭强说:quot;以前提到经济增长,我们提的是扩大内需。

  •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意义 肖亚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推动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意义 肖亚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推动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2018-02-04

    国际在线报道: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8日(星期四)上午10时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介绍十八大以来国有企业改革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中国日报社记者:中央提出要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推动我国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包括很多方面的内容,请问中央企业重点作了哪些工作?谢谢。

  •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解读 “大有理论茶座”:解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解读 “大有理论茶座”:解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8-02-04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中央综合研判世界经济形势和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任务。胡雪峰围绕深入了解时代背景、准确把握科学内涵、着力推进北京实践等三个方面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了详尽深入的解读。他指出,当前,世界经济仍然处于国际金融危机过后的深度调整期,各国走势分化、结构分化、周期分化、政策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