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群效应名词解释】发展“首店经济” 成都靠什么打破“羊群效应”

2020-02-19 - 羊群效应

羊群是一种很散乱的组织,但一旦有一只头羊动起来,其他的羊也会不假思索地一哄而上,全然不顾前面可能有狼或者不远处有更好的草。所以,在经济学里经常用“羊群效应”来描述经济个体的从众跟风心理。

羊群效应名词解释

“羊群效应”一般出现在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行业或领域上,这个行业上有一个领头羊占据了主要的注意力,那么整个羊群就会不断摹仿这个领头羊的一举一动,领头羊到哪里去吃草,其它的羊也去哪里淘金。

羊群效应名词解释

“首店经济”就是一个羊群效应特别明显的领域。

2019年4月29日,成都举行首店经济发展交流大会。受成都零售商协会委托,尼尔森中国给出了中国第一份针对首店经济的调研成果——《中国首店经济发展报告》。根据这家全球著名市场调研机构的报告,国内最先提出“首店经济”概念的上海首店数量高居全国第一,首店数量从2017年的226家增长至587家,增幅高达161%。

羊群效应名词解释

而在4月初,成都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城市首店和特色小店的实施意见》,正式宣告进入“首店”争夺战中。如何打破羊群效,抓住领头羊的注意力则成为了关键。

一般来讲,行业里有代表性的品牌或新的潮牌在某一区域开的第一家店称之为“首店”,如全球首店、亚洲首店、中国(内地)首店、区域首店;又或指传统老店通过创新经营业态和模式形成的新店,如新物种店、概念店、体验店、定制店、旗舰店等。

这本来只是品牌方在战略布局、迭代升级时的一个宣传由头,为何受到了如此关注,并且成为了一个经济概念?

“首店是品牌商在市场的首秀载体,不仅对品牌的市场营销意义重大,而且能够极大程度反映出城市的人口、消费活跃度、商业氛围、区域辐射能力、外来消费吸附力等城市经济活力指标。”成都零售商协会秘书长欧建瓴在接受36氪四川采访时表示,首店经济已逐渐成为发达城市商业繁荣的重要标志之一。

截至今年9月,各类首店总计在成都落户371家,其中全球首店4家,亚洲首店1家,中国或大陆地区首店37家,西部首店18家,西南首店67家,成都首店244家。

今年4月初,成都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城市首店和特色小店的实施意见》,提出“每年新落户全球性、全国性和区域性的品牌店、旗舰店、体验店等各类品牌首店超过200个、发展特色小店超过300个,其中引进国际首店及世界品牌100个,通过“两店”经济将推动成都早日建成国际消费中心城市。”

将发展“首店经济”上升至政策层面的还不止成都一个城市。

3月,北京出台《关于鼓励发展商业品牌首店的若干措施》,按照该措施规定,对在京开设商业品牌首店的企业,最高可获得500万元金额的支持。

7月,武汉市江汉区发布“首店计划”政策,设立“促进商业结构调整引导资金”,引导“首店”集聚、配置全球资源,对于国际、国内名特品牌,在江汉开设“全国首店”“华中首店”,最高给予100万元奖励。

政策补贴不失为一个直接的招引方式,但是在争夺“首店”这一稀缺资源的竞赛中,羊群效应十分明显。2018年上海全国乃至全球首店的占比高达38.3%,而同期成都商务委发布的200家首店中全国首店占比为6.5%。

如何吸引“领头羊”的注意成为成都发展“首店经济”的关键。

首店意味着稀缺,但也代表了对零售变革的推动。品牌方需要在模式、技术、渠道等多个部分进行创新,“而作为承接地,提供新的商业消费场景,可以从源头帮助品牌方进行创新,甚至推动一些新项目更快走入市场。”欧建瓴告诉36氪四川,大力推进“公园城市”建设的成都正在为“首店经济”发展提供一个新场景——公园。

对于首店而言,在初入一个城市的时候会看重的几个因素中就包括,商圈消费人口的特征及消费能力,以及物业的独特性、稀缺性与热度(人流量高)。公园对商圈吸引力都有整体提升的效果,而生态资源的稀缺性,则能为首店提供更具独特性和稀缺性的场地。

江滩公园沙滩泳池

“现在的很多绿道都改成公园了。” 成都天府绿道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招商管理部部长冉阳告诉36氪四川,桂溪生态公园西区有一个20000平米的大草坪,是整个锦城绿道最大的可进入草坪。“目前网球、板式网球已经进驻桂溪生态公园,未来还会建设旱雪场地、极限运动场地。”冉阳表示,公园的运营正在转变理念,“把场地拿出来,让人们可以更加亲近自然。”

以天府绿道为代表的全球最长城市绿道慢行系统正在编织成网,目前已建成3059公里,2020年3500公里的“一轴两环”区域级绿道将基本成形。世界最大的城市森林公园——总面积达1275平方公里的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加速建设;川西林盘保护与修复工作加力推进,40万亩的景观农业初步形成……

“人对自然有天生的亲近性,户外空间对人流量的聚合度更强,体验感更强。” 戴德梁行成都公司策略发展顾问部高级董事刘寅认为,公园的所有特性都匹配了品牌方对首店进驻的要求。

今年6月,成都市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加快完善成都市产业功能区投融资服务体系的若干政策措施》,提出“要创新产业功能区片区综合开发模式,大力推动以环境为导向的一体化区域经济发展模式(EOD)”。“公园是这一模式下的重要载体,同时对国际品牌有特别的吸引力。

”刘寅告诉36氪四川,以纽约曼哈顿高线公园为例,这个由废弃高架铁路改建的公园跨越22个街区,在旺季时日流量可达6万,是很多商业活动和娱乐活动的理想场地,“例如Coach就在高线公园举办了2015年的秋冬大秀,所以仅场地租赁高线公园一年的收入就有45万美元。”

“公园商业应该是面向所有使用者的,包括运动休闲、亲子教育、科普文创、生态餐饮、新农业、康养医疗在在内很多领域都会需求公园这样的应用场景。” 刘寅告诉36氪四川。

这样的需求则是源于消费者不断升级的需求。品牌商亟待找到更多新颖的场景来打造不一样的消费体验。公园商业通过把商业理念融入生态概念,以公园城市的机理为载体,能够引发更多商业模式的创新,且满足现在消费者对户外商业空间的追求。

桂溪生态公园本直足球场

作为升级的商业发展模式,公园商业能够更好地契合品牌商的需求点。对于品牌商而言,他们会看重消费者对户外商业空间的追求,像广场和公园这样的空间载体更有助于聚合人气。

在公园这样的新场景下,品牌商可以突破传统模式,以临时构筑物为载体做一些快闪店、活动、集市等,吸引更多人流量,这也是一个良好的展示渠道。“随着公园式商业的增加,必然有大量有别于传统的业态和品牌出现。对于成都引入首店和培育特色小店均具备较好的基础。”仲量联行成都董事总经理谢凌认为,成都以公园城市为理念,未来整体城市会呈现公园即城市的概念,商业打造不局限于室内,可以呈现半开放式、开放式等更多形态。

据了解,10月24日成都将召开首店经济公园商业对接大会,期间将发布《成都市公园商业项目机会清单》,这是继今年3月成都在全国首创发布城市机会清单之后,聚焦公园城市商业领域的首次供需信息集中发布。

该清单重点梳理了锦城绿道、锦江绿道、天府新区鹿溪智谷绿道、熊猫绿道等绿道项目、“公园 ”城市商业综合体,以及10余个区市县的37个超过132万平米公园商业项目,发布392个点位的招商信息,集中展示11个已经呈现的商业场景。

谢凌认为成都“正在积极大胆地尝试”,考虑将生态资源与商业嫁接的可能性时,可以接受前沿的理念,突破一些限制,制定利于公园商业发展的政策,“公园商业是对于成都是一个全新的模式,随着公园城市的发展,必然有更新的商业模式呈现,也许是成都引领世界商业革命的创新机会。”

相关阅读
  • 【羊群效应故事】羊群效应:亲友说一句 胜开发商百句

    【羊群效应故事】羊群效应:亲友说一句 胜开发商百句

    2020-02-19

    浙江在线11月21日讯小郑在杭州工作5年,想买套90平方米的房子结婚。不过眼下杭州楼盘大多是刚需房,小郑对房产行业又不熟悉,要选择一套还真不容易。直到他听说有两个朋友都买了城东一家品牌开发商的楼盘,并告诉小郑感觉不错,小郑才作了决定:就买那个楼盘的90平方米三房。这就是羊群效应,人们总是基于其他人的行为来推断某事物的好坏。

  • 【羊群效应举例】西汉志:黄金投资迎来羊群效应

    【羊群效应举例】西汉志:黄金投资迎来羊群效应

    2020-02-19

    近来,黄金之所以成为投资者所讨论和关注的焦点,并不是因为黄金被科学界发现了什么新的用途,或者黄金产业链出现了什么突发性状况,而是源于国际黄金价格在整个资本市场上孤注一掷而又独领风骚的持续上涨。无论这种上涨是基于基本面的理智行为,还是处于泡沫期的“羊群效应”,投资者已无法去冷静面对。因为全球经济处在脆弱复苏阶段。

  • 【羊群效应图片】除了羊群效应 你还中了哪些“网红”美食的套路?

    【羊群效应图片】除了羊群效应 你还中了哪些“网红”美食的套路?

    2020-02-19

    有一点可以肯定,正是“排队”让“网红冰淇淋”成为武康路上和巴金故居、武康大楼一样知名的景点。巴金故居与“网红冰淇淋”WIYF相距不过百米。负责故居安保工作的朱先生告诉记者,4月3日,巴金故居单日客流超过3000人次,接近了日接待量的饱和,武康路并没有因为少了排队的“网红”店而人气下降。他还告诉记者,在WIYF还未声名大噪时。

  • 【羊群效应的理解】从反身性与羊群效应理解A股连续性暴跌的成因

    【羊群效应的理解】从反身性与羊群效应理解A股连续性暴跌的成因

    2020-02-19

    索罗斯经济学巨著《金融炼金术》中完整的阐述了其交易哲学:参入者的思维与参入的情景之间相互联系与影响,彼此无法独立。参入者的偏向以及认知的不完备性造成了均衡点遥不可及。以行为经济学角度来看可以用“锚定效益”与“羊群效应”对索罗斯的交易哲学进行简单的描述。在股票市场中股价并非取决于其自身价值而是由趋势与估值共同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