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邻权判决后执行难 停止侵权是否等于没判 相邻权官司好判难执行

2018-12-07 - 相邻权

一桩胜诉官司最近困扰着省交通规划设计院。他们状告临近小区建筑间距过近,影响自己单位采光的官司胜诉了。但昨日记者却从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这桩胜诉的官司却无法通过强制执行来保障胜诉方合法权益,因为他们遭遇的是一道司法难题:采光权、通风权究竟该如何赔偿,赔偿标准以及实施细则如何确定等等问题。

    近年来,随着诸多高楼大厦的拔地而起,许多楼房被遮挡住了阳光、通风……相邻权,一个起初还鲜为人知的名词,作为一项生存权利正被日益重视起来。

然而,因采光、通风权赔偿问题没有实施细则,补偿问题都是协商解决,出现纠纷由政府调解。在人们法律意识普遍提高的今天,各方亟盼出台相关补偿细则。    

兴华街某小区内,高大的楼房将附近低处建筑的阳光挡了个严实。    

事件回放     违章建筑挡了邻居的阳光通风     存放着大量机密资料、国防公路设计资料和昂贵精密仪器的省交通规划设计院,最近遇上了一件“闹心事”:紧邻大楼旁建起了高层住宅,本来建楼是很平常的事,然而这却引出一起相邻权侵权纠纷。

“这事真是既难办,又闹心。”设计院院领导说起此事不断摇头。     原来,旁边“天伦丽阳天下”小区(现改名为天伦布鲁斯小区)的开发商为了追求商业利润,将市规划局本来规划的15米间距缩短为12米,足足少了3米。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陇海东路58号院交通规划设计院楼内,从房屋的阳台上放眼望去,正对的小区楼房比这边7层高出一大截,全是12层的高层住宅,楼房长约100多米,恰好与设计院大楼 平行,设计院最高层的光线正好被高层住宅楼挡着。

    为此,规划设计院认为,两楼间隙过近,由此产生的振动和少光,仪器测量的精度和图纸保存将受到严重影响。

据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负责人介绍,设计院负责全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及监理等工作,有大量怕潮的高精密仪器和档案,仅一台动态马歇尔实验仪器就价值30多万美元,这些仪器对灵敏度和精密度要求很高,一旦受到采光等原因影响,将会造成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的损失。

    天伦房地产公司代理律师承认他们的高层住宅楼整体向前平移了3米,间距出现差错是因为施工的工程技术人员的失误造成的,为此愿意双方协议解决。

    但由于双方意见分歧过大,最终交通规划设计院将天伦房地产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房地产公司立即拆除违章建筑,并赔偿相应经济损失213万元。

    法院判决     “停止侵权”是否等于没判     经过法庭审理后,2004年8月,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4)郑民四初字第156号判决,认为天伦房地产公司开发的小区,不按照规划主管部门许可的规划间距施工,其行为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并在客观上侵害了省交通规划设计院包括通风、采光在内的多项相邻权,应立即停止侵害。

    然而,法院对于设计院提出的213万元赔偿金,认为“缺乏充分的依据”,不予支持。

对此,设计院的代理律师也表示,由于目前没有关于通风、采光方面的鉴定机构,他们提出的213万元的请求,也是根据仪器和图纸大概算出的。至于具体应该赔多少,他们表示也不太清楚。

    市法院民四庭的一位法官向记者坦言:“侵害采光、通风权要求赔偿损失的案子,在法律上遇到的难点很多,仅从审判角度,取证上就是一个大难题。”他说,高楼遮挡阳光通风的现状,究竟对设计院内的仪器、图纸起着多大的影响,没有相关鉴定机构评估。

    一审宣判后,双方均没有提出上诉,这份判决发生法律效力。随后,省交通规划设计院向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由于侵权建筑早已建成投入使用,法院判决“停止侵权”又该如何处理呢?是否应当拆除建筑物呢?记者从法院执行局了解到,从社会资源有效利用出发,如拆除建筑物,将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且采光受到影响的房屋并非完全不能使用,因此,通常可以采取由妨碍方给予受影响方一定补偿的方式来处理。

    但在本案执行中再次遇到难题:国家没有关于采光权、通风权的赔偿细则,而且被执行人天伦房地产公司法定代表人迟迟不愿意露面。

    据承办该案的执行法官说,现在判决是“停止侵权”,执行局的任务就是要根据判决结果执行,既然没有具体赔偿数额,我们有了判决也无法继续执行下去。

“判了等于没判”,一位法官这样评价道。     法院一知情人士透露,由于该案涉及比较新颖的相邻权索赔问题,标的比较大,成了众人皆知的“难案”。

    以案说法     阳光权赔偿法律太笼统     市中院民二庭李传炜法官告诉记者,近几年,随着百姓维权意识的提高,涉及挡光、噪声、滥建护栏等相邻权纠纷的民事案件逐年上升,呈现投诉趋热的态势,一个庭一年就能接案几十例。

    李传炜说,我国对阳光权的规范相对较少,从民法角度讲,仅是《民法通则》在规定不动产的相邻关系时,对其有严格规定,而该规定也只是原则性的规定,即“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和公平合理”。

“这样的规定过于原则,审判实践中如何在当事人之间寻求平衡,成为赔偿的难点。

”她说。     另一位法官则向记者坦言:“《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规定了侵犯相邻权有三种承担责任的形式:停止侵害、排除妨碍及赔偿损失,然而在法院众多的采光权、通风权的案件中,法院判决结果大多为前两项内容,即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而能直接判决赔偿损失的案子少之又少。

”     问其原因,这位法官笑着说:“你说阳光值多少钱?”据了解,目前能直接判赔偿的采光等相邻权案件,也多是一些案情简单、双方没有太多异议的案件。

    赔偿究竟如何计算?     从现有法律法规来看,相邻权的损失赔偿数额往往较少。

设计院代理律师王玉璞不无忧虑地指出:“赔偿金相对来说并不高,所以开发商往往并不在乎这点经济赔偿,形成用金钱就能解决一切的习惯,但其实,相对于住户或者一个单位永久享受阳光和通风的权利,不是几万、几十万就能换取的!

”     既然法律上存在空白,为什么不尽快立法呢?有法学专家表示,主要是很难划定出一个具体的标准,房价的不确定、日照时间的难以细化以及不同人对阳光通风的不同认识等,甚至同一城市,不同地段,地理条件就相差很多,不可能以一个固定标准来计算。

    目前,不少法官对简单的采光权案按照电价等标准确定赔偿数额,但这一数额实在少之又少。

    措施     事前预防胜于事后诉讼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相邻权”诉讼通常发生在侵权之后,而在此之前,受害者面对侵权行为往往熟视无睹、无动于衷,而法院也大多要等到既成事实后方予立案,从而耽误了将侵权行为消灭在萌芽状态的极好机会。

    法院一位领导说:“我们搞法律的,自然对采光等相邻权比较注意,法院前面本来要盖一座高层,但还没开始盖就让我们通过法律途径停止了侵害行为的发生。”记者果然看见法院对面的楼房只建到三四层就停建了。

    一位法学专家提醒广大群众,为了真正讨到“阳光权”,对于环境遭受侵害应当把维权的着眼点放在“事前预防”上,而不应该把维权寄托在“事后胜诉”上,让法律充分发挥事前的预防和制止功效,而不能仅靠事后执行判决来发挥法律的威力。

只有这样,“阳光权”才有望走出尴尬的境地。     期待     《物权法》将弥补法律空白     如今,在寸土寸金的大中城市中,楼间距缩水是非常普遍的事情,“阳光权”纠纷可以说是屡见不鲜。

但直到现在,受害方还没有足够的法律依据捍卫自己的“阳光权”。

    金色阳光律师事务所的高律师则对“阳光权”补偿细则出台充满信心和期待。他介绍说:“众所周知,现在物权法草案正在审议之中,而阳光权作为《物权法》草案所要维护的诸多物权之一,将会出台详细的规定,那么相关补偿细则的出台也不会太远了。”    

相关阅读
  • 相邻权纠纷法律依据 朱先桥与胡莲相邻权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相邻权纠纷法律依据 朱先桥与胡莲相邻权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8-12-07

    委托代理人付红梅,北关区解放路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被告胡莲(又名胡书珍),女,1943年9月12日出生。委托代理人刘蕙,文峰区中华路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委托代理人邱红英,女,1967年8月30日出生。原告朱先桥与被告胡莲相邻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8年10月3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9年6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 相邻权纠纷案例 相邻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相邻权纠纷案例 相邻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8-12-07

    委托代理人蒋能友,重庆市涪陵区中心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被告张笛,女,43岁。委托代理人李绍明,重庆市涪陵区大顺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原告李红与被告张笛相邻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陈雅伶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红及其委托代理人蒋能友,被告张笛及其委托代理人李绍明均到庭参加了诉讼。

  • 房屋相邻权的距离 房屋相邻权纠纷需注意举证侵害事实

    房屋相邻权的距离 房屋相邻权纠纷需注意举证侵害事实

    2018-12-07

    王女士:我的房屋原本采光良好,但是南边的邻居擅自在原来的平房上加盖一层,导致我的房屋现在基本见不到阳光,采光严重不足。并且加盖后二楼的窗户直对我家的小院,严重影响我及家人的正常生活。请问我国法律有没有对这类问题有所规定,我能要求对方进行赔偿吗?记者nbsp;卢川川nbsp;nbsp;nbsp。

  • 相邻权间距是多少 金坛多元调处相邻权纠纷

    相邻权间距是多少 金坛多元调处相邻权纠纷

    2018-12-07

    本报讯(通讯员王囡囡)近日,金坛法院联合金城镇冯庄村委会,采取实地走访、现场调解、电话调解等多种调解方式,成功调处一起涉及兄妹的相邻权纠纷案件。2016年,妹妹就诉争房屋的所有权诉至金坛法院,后经一审、中院二审,最终判决诉争房屋归妹妹所有。案件虽生效,但兄妹二人的矛盾却越积越深。妹妹在法律上虽享有房屋的所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