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心王理查德电影 中世纪的那些猛人(四)狮心王理查德(下)

2018-07-27 - 狮心王理查

上回我们讲到,一开始西欧的三位名王组团去刷伊斯兰世界副本,最终却只剩下了英国的狮心王理查德一人。(腓力:我和莽夫聊不来的,溜了溜了;腓特烈:我已经是条咸鱼了)

神罗和法国的相继退场,对有实力任性的理查德来说自然是无所谓,甚至他还巴不得如此,因为这样一来他就是第三次十字军东征中的唯一英雄了。

狮心王理查德电影

好吧,萨拉丁和他的耶路撒冷,此时在理查德眼里已俨然是块躺在砧板上的肥肉,想怎么料理就怎么料理。当然,萨拉丁本人可不这么认为。

萨拉丁雕像

要是三王都在的话那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就算再怎么自负萨拉丁也只能乖乖夹起尾巴来打逆风局,但只剩下理查德一人还不敢A出去的话,他也就不是那个威震天下,将教皇都生生吓死的萨拉丁了。

狮心王理查德电影

至于在阿卡城一时不小心被打得灰头土脸的事,最终也依旧可以解释为萨拉丁自己战略放弃了阿卡城。

虽然这个战略放弃的代价有些大,还要额外支付给理查德20万金币和1500基督徒,用来交换城中穆斯林的安全。更尴尬的是,慷慨豪爽的萨拉丁大口一张就是20万金币,回头凑钱的时候才发现居然不够。

狮心王理查德电影

老实人萨拉丁希望理查德能接受分期付款,但是理查德是什么人,为了钱连伦敦都敢卖掉的狠角色,在金钱交易方面绝对是有一说一,童叟无欺。钱给够了什么都好说,不够的话只能抱歉了,于是3000穆斯林就这样人头落地,把萨拉丁气得半死。

狮心王理查德电影

不过萨拉丁暂时也只能忍下这口气,因为他的后院起火了。

阿拉伯人、穆斯林们天生就酷爱内讧,是窝里斗的行家,十字军都打到家门口了,可各国的哈里发、苏丹们却都在等着看萨拉丁的洋相,就等着他挂了然后一拥而上瓜分他的一切。

狮心王理查德电影

没办法,萨拉丁只能先去收拾家里的一群猪队友,等腾出手后再来对付理查德。

回到狮心王这边,在打下阿卡城后,按理说接下来就该是直捣黄龙,先把圣城耶路撒冷拿下再说。但是脑回路和普通人不太一样的理查德又任性了一回,反而执意长途奔袭去解救沿海重镇雅法,寻求和萨拉丁的正面决战。

不过腹黑的理查德嘴里说是去解救雅法城,实际上根本就不在乎在萨拉丁围攻下的雅法城死活,严格控制着每天的行军速度以保持士兵们的体力,又紧贴海岸线行军,保证后勤的通畅。

另一边将猪队友收拾差不多了的萨拉丁,见这样干等下去也没什么用,就十分豪爽的直接率领大军平A了上来。

1191年9月7日,双方主力在阿尔苏夫(Arsuf)展开决战,两位来自东西方世界的英雄终于第一次真正在战场上一决雌雄。

阿尔苏夫会战

然而无懈可击的狮心王理查德很快就教会萨拉丁认清了一个残酷的真相,过去他之所以战无不胜称雄伊斯兰世界并不是因为自己太牛叉,只是因为对手太渣了而已。

萨拉丁使出了浑身解数,甚至一路诈败想引诱理查德进入包围圈,最终都失败了,反而落得损失惨重的下场,不得不全面撤退。

第一次大会战,狮心王理查德大获全胜。

解救了雅法城后,雄心勃勃的理查德再次不务正业起来,放着东征的最大目标耶路撒冷不去,反而成天想着拐到开罗征服埃及,过把当法老王的瘾。吓得一帮手下赶紧拉住他好说歹说,就差抱大腿求理查德先打耶路撒冷了。而趁着理查德离开雅法城的空当,开启了复仇模式的萨拉丁再度卷土重来,这次只用了二天就攻下了雅法。

理查德一听也来劲了,再次率军回到雅法,和萨拉丁展开对决。

比起第一次阿尔苏夫之战,这次的战斗要更加的激烈。理查德和萨拉丁两人都是亲自披挂上阵,武力爆表的狮心王从水道一路砍瓜切菜般杀进城里,来到了萨拉丁面前。

不得不说萨拉丁也不是一般人,这种时候反而关心作为对手和骑士的理查德没有坐骑这种事,竟然阵前送马。而狮心王也是胆大,毫不担心有什么阴谋,干脆利落的骑上萨拉丁送的马,然后转头就把萨拉丁杀了个落花流水。

没办法,不是萨拉丁不给力,只能怪武力爆表的狮心王太牲口。

雅法大会战,狮心王理查德的十字军再次大获全胜。不久,十字军以雅法为根据地,终于兵临耶路撒冷城下。

两次都被理查德打得灰头土脸,萨拉丁算是彻底认清了现实,无论理查德怎么挑衅引诱就是不出城野战,坚决龟缩在耶路撒冷里,同时在后方不断爆兵。

这下轮到理查德傻眼了,神罗和法国都退场后,就靠他手下的这点人,在野外可以打得萨拉丁抱头鼠窜,但想短时间内强攻下耶路撒冷无疑是天方夜谭,更何况守城模式的萨拉丁也不是吃素的。

加上萨拉丁执行坚壁清野的战略,粮草渐渐紧张,后方更是传来腓力二世勾结理查德弟弟企图篡位的消息,让理查德更加烦躁不安。

不过萨拉丁的日子也不好过,十字军大军压境,加上前面两次会战一败再败,大后方已经有了再度起火的迹象。

说起来整个伊斯兰世界兵多马足,不知多少倍于十字军,此时却全部躲在了后方当起了吃瓜群众,就好像守护圣城保护伊斯兰只是他萨拉丁一个人的事似的。不仅得不到半点援助,反而逼得萨拉丁不得不在后方部署重兵镇压,只能靠少得可怜的一点人马死守耶路撒冷。

可以说双方现在都处在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继续僵持下去,任何一方都有可能获得胜利,但也可能是两败俱伤。

最终还是萨拉丁明智的选择先退一步,一纸议和书送到十字军大营,正愁没台阶下的理查德立刻就答应了。经过几回合的交手,惺惺相惜的两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加上相似的处境更让两人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终于,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在狮心王理查德和萨拉丁缔结停战条约中结束。萨拉丁继续保留圣城耶路撒冷,归还基督教的真十字架等圣物,“耶路撒冷王国”保留包括雅法、阿卡在内的沿海城池,双方都不得阻拦基督徒或穆斯林去往耶路撒冷和麦加朝圣。

一番辛苦之后,总算是取得了东征名义上的胜利。公元1193年初,狮心王理查德率领军队从海路返回英格兰。或许是之前太浪败光了人品,理查德在亚得里亚海遇到了飓风,船队近乎全灭。

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理查德知道自己在欧洲得罪了太多人,失去军队后只得低调做人,乔装打扮成传教士,企图穿越德意志回到英格兰,却在奥地利被仇人奥地利公爵直接抓了起来。

随后理查德被神罗皇帝从奥地利公爵手上讨要了过去关押起来,绑票勒索赎金什么的,中世纪那些贵族国王玩得简直不要太熟练,一开口就是相当于英国2年的收入。不得不说,理查德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中的英勇表现为他赢得了英国上下的认同,就算财政再艰难,英国方面还是同意了神罗皇帝的要求。

另一边得知消息的法王腓力二世,也没有放过这个报复的机会,企图出钱让神罗皇帝多关理查德一段时间,而且还是按天付款,上不封顶,却被讲究先来后到的神罗皇帝拒绝了。

等英国那边几乎是刮地三尺好不容易凑齐了神罗皇帝要求的赎金后,法王腓力二世又勾结理查德的弟弟约翰二世,趁着理查德还未回国的空当发起了叛乱,但很快就被回国的理查德顺手搞定。

狮心王理查德雕像

平定叛乱后的理查德大度的宽恕了约翰二世,甚至还给了他一些封地。但是对腓力二世,理查德就没有那么客气了,接下来双方为了法国属地的问题打打停停了好几年。

最终,理查德为了筹集军费,在讨伐一个小领主的时候被战场上的冷箭射中,伤重而亡。临死之前,理查德特意赦免了射伤他的弓箭手,并要求在场的所有人都向他的弟弟约翰二世效忠。

一代英雄就此而逝,留下的是一个烂摊子般的贫穷英国,以及狮心王这个代表着赫赫武功,流传至今为英国人所骄傲的称号。

相关阅读
  • 狮心王理查与萨拉丁 谁准备战役的姿势水平高?

    狮心王理查与萨拉丁 谁准备战役的姿势水平高?

    2018-07-27

    阿尔苏夫战役发生在1191年9月7日,是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期间唯一大规模的一次野战,以十字军胜利告终。狮心王理查与萨拉丁分别代表十字军与穆斯林,进行的这次合战一向被人津津乐道,尽管后世的报道出了偏差,将其构建了理查与萨拉丁单挑的神话。然而,我们仍然能从双方战前的准备与计划,看出两位统帅孰优孰劣。(十字军战争被当时的基督徒与穆斯林都认为是圣战)现代史学家早已颠覆了人们认为理查纯属赳赳武夫的刻板印象。

  • 狮心王理查和萨拉丁 狮心王理查一世和埃及苏丹萨拉丁 不打不相识

    狮心王理查和萨拉丁 狮心王理查一世和埃及苏丹萨拉丁 不打不相识

    2018-07-27

    狮心王理查一世和埃及苏丹萨拉丁,是两个经常一起提到的人物,就好像这两个人不可分割的连在一起一样,这两位中世纪的雄主,因第三次十字军东征被永远的联系在一起。在英国议会大厦威斯敏斯特宫门口,竖立着一座雕像,这就是狮心王理查一世的铜像。1157年,理查出生在英国牛津,是英王亨利二世的第三子。在理查之前的一百余年间。

  • 狮心王理查与萨拉丁 谁准备战役的姿势水平高?

    狮心王理查与萨拉丁 谁准备战役的姿势水平高?

    2018-07-27

    阿尔苏夫战役发生在1191年9月7日,是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期间唯一大规模的一次野战,以十字军胜利告终。狮心王理查与萨拉丁分别代表十字军与穆斯林,进行的这次合战一向被人津津乐道,尽管后世的报道出了偏差,将其构建了理查与萨拉丁单挑的神话。然而,我们仍然能从双方战前的准备与计划,看出两位统帅孰优孰劣。(十字军战争被当时的基督徒与穆斯林都认为是圣战)现代史学家早已颠覆了人们认为理查纯属赳赳武夫的刻板印象。

  • 狮心王理查塞浦路斯岛 理查一世是谁?狮心王理查的生平简介

    狮心王理查塞浦路斯岛 理查一世是谁?狮心王理查的生平简介

    2018-07-27

    理查德RichardIofEngland(1157年9月8日1199年4月6日),继任英王之位后称quot;理查一世quot;。,在越冬期间,理查的军队大掠西西里重要城市墨西那,造成严重破坏,还迫使坦克雷德缴纳了两万镑黄金作为赎城费。理查因此被称作quot;狮心quot;。在10年国王生涯中,几乎全部时间都花在戎马弓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