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忽悠局张局座】局座张召忠自述:如何成为“战略忽悠局局长”

2020-05-05 - 局座

4日,这位不服老的“网红”再度出击,宣布推出新书《进击的局座:悄悄话》,并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畅谈了他对于“局座”、“网红”这些称谓以及网络时代和当下年轻人的看法,当然还有他最新学会的网络词语——蓝瘦香菇。

战略忽悠局张局座

“局座”微博视频截图

对话

张召忠:因为人帅有才 从小受人欺

北青报:您对于现在的“网红”身份怎么看?

张召忠:我一开始还以为“网红”是骂人的,别人刚开始说我是“网红”的时候,我还说“你别骂我”,没想到现在真成“网红”了。你看我开微博刚一周的时间,到现在就有了140多万粉丝,想想还挺高兴的。想当“网红”并不是那么容易的,网络这个东西很公平,你有几斤几两,它一称就给你称出来了,和之前做电视节目不一样,你在网上跟大家一互动,马上就知道谁是真支持你,谁是假支持你。

战略忽悠局张局座

现在也有很多“网红”是花钱包装出来的,过个几天、几分钟,大家的热度就下去了。我不一样,我是有真材实料,每天通过精彩的内容来增加粉丝黏性,让大家能每天追着看,做这样的“网红”很自豪。

“局座”的首条微博

战略忽悠局张局座

北青报:那对“局座”这个称呼呢?

张召忠:有人说“局座”是国际化的称呼,不过我觉得现在追究这个名称的真实含义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大家这么叫我其实也不是原来的意思。主要是我社会活动比较多,每次人家介绍我的时候都是一大堆官衔,但现在我退休了,退休之后就要从零开始。一开始人们叫我“老张”,他们自己也都觉得这么叫不好意思,所以后来网友叫“局座”我也就从了,大家怎么叫着舒服怎么来,我也习惯成自然了。

战略忽悠局张局座

北青报:您在这本书里也提到自己遭到过不少非议,比如海带缠潜艇、雾霾防导弹,都曾被网友拿来做话题,面对这些的时候您是什么心情?是不是也经过了一个从愤愤然到泰然处之的过程?

张召忠:我没有经过这样的过程,那是正常人,尤其是正常的领导干部,别人要骂他几句说他几句,他会感觉冤枉,感觉不开心,想要去辩解。我不是这样,我从小受人欺负,可能是因为我长得有点帅、有点聪明或者有点才气,所以伴随着我成长的每一步都有被打压、遭白眼,我早就习惯了。后来名声越来越大,被骂得就越来越多,大家都攻击我,但我还是我行我素,该说什么说什么,心情也不会受影响,我都被骂惯了,死猪不怕开水烫。

北青报:最开始您是怎么想到要开微信公众号的?对于微博、公众号还有视频直播这些东西,您是主动去了解还是被动接受的?

张召忠:都是被动的,我从来没给自己设定过小目标。最初我搞微信,是因为一看周围的人都有微信了,所以我也搞一个,结果没想到搞成了公众号,一开始就弄错了,等我反应过来也已经晚了,上了贼船了。

北青报:现在很多知名的公众号,都需要运作者耗费很多精力,您觉得做得累吗?

张召忠:我一辈子做事的习惯,就是只要开始干一件事情,必须确保这件事情持续下去,而且要成功。我觉得中国不可能有第二个人再像我这样干这个事情,需要绑定这么多时间,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十多个月每天都更新,风雨无阻。你看我还自己投入了这么大的房子做工作室,里面还有演播室,投入几十万来干这个事情。其实退休之后干这个对我个人并没有什么用,对于国家是可能有用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干,可能这就是我做事的风格。

而且有这么多人关注我,我就感觉是一种责任。我这么大岁数了,当然身体也不好,前段时间腰椎间盘突出一个多月,有几天我上厕所都是爬过去的,但是我的公众号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一天停止更新。我们这代军人养成的作风也是这样:要么不开这个门,开了就一定做好、做到底,再大的困难都无所谓。

还有我这些粉丝,我每天下午5点钟更新,晚了5分钟他们都马上会叫:“怎么还不更新?我们班车都快开了,我已经习惯在班车上看更新啦!”像这些都是鼓励,既然已经干了,就把它干好吧。

北青报:看您说话和写文章都很自然地就带上了很多网络流行语,您是怎么做到去掌握这些网络语言的?

张召忠:你要知道我最早是学理工的,后来学外语,学外语的人对语言很敏感的,出现一个新词我就会搞清楚。我每天跟孩子们在一块儿,他们有时候交流的时候经常说点这种话,我就一定要问清楚。比如说“你out了”,这是很多年前流行的语言,我也都知道。

这跟我的工作也有关系,以前做电视节目,周围的编导都是年轻人,他们逐渐变老,但是我越来越年轻,因为我一直都是跟着一批批的年轻人在一起工作,从最早的70后,到现在80后、90后,语言上必须要能够交流。

北青报:您最新学会的一个流行词语是什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