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老人现状调查:我在这世上太孤独

2018-11-06 - 空巢老人

“子女虐待老人这样的事情,其实也已经是个严峻的社会问题,但在访问老人的过程中,鲜有老人对我正面提及儿女们过分的行为,个中原委,我能够理解。毕竟老人们还生活在人生的‘那个阶段’里,在那个阶段里,他们的社会关系、亲缘关系,依旧束缚着他们,委曲求全,或者‘为亲者讳’,也是需要的人生态度。而在养老院里,老人们控诉子女的不孝,却很容易听到。这种下意识的、与从前的决裂之情,尤为令人沉痛……”

空巢老人现状

弋舟

弋舟,本名邹弋舟,祖籍江苏无锡。

有大量长、中、短篇小说见于重要文学刊物、被选刊转载并辑入年选;作品入选中国小说学会年度排行榜,当代中国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获《小说选刊》年度大奖,第二、三、四届黄河文学奖中短篇小说一等奖,第六、七届敦煌文艺奖等多种奖项;著有长篇小说《跛足之年》《蝌蚪》《战事》《春秋误》,小说集《我们的底牌》《所有的故事》《弋舟的小说》等。中国作协会员,甘肃省作协理事。

空巢老人现状

徐老:我在这世上太孤独

弋舟

徐老今年81岁。退休前,徐老是一家大医院的护士长。老人如今住在养老院。养老院里对所有老人均以“某老”相称,所以,大家叫她“徐老”。

在整个访问空巢老人的过程中,我去过这家养老院许多次,有的时候,只是为了保持一种与老年人息息相关的写作情绪。在这里,为了拉近和老人的关系,我和儿子都换上了养老院工作人员的制服——红色的T恤,上面印有这家机构的名字。在老人们眼里,我们可能就是养老院里新来的工作人员,我与他们交谈,聆听到了许多感性的写作素材。

空巢老人现状

但养老院里我最终决定写进本书的老人,只有徐老一位。

因为,说起来,如今已经住进养老机构内的老人,似乎与“空巢老人”的定义不符,尽管这些老人在入住之前,都是最标准的空巢老人。

我觉得,养老院里的老人是心灵上比空巢老人们更为忧伤的一群。居家养老之时,老人们饱尝空巢之苦,但基于中国人传统的观念,依然住在自己熟悉的家里,对老人而言,仍算是差强人意的安慰,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几乎少有空巢老人甘愿住进养老机构。

在许多老人眼里,居家养老,是他们前一个人生的最后阶段,住进养老院,另外的人生就开始了。而这“另外的人生”,需要适应新的环境,需要调整自己一生养成的生活习惯,尤其是,需要直面那个最后的终点。

我将养老院中的老人,默默定义为“后空巢老人”。

促使我在这部书里收进徐老讲述的内容,原因是,她给我的印象太深刻,她空巢生活时遇到的困境也具有代表意义,那就是——被子女虐待。

子女虐待老人这样的事情,其实也已经是个严峻的社会问题,但在访问老人的过程中,鲜有老人对我正面提及儿女们过分的行为,个中原委,我能够理解。毕竟老人们还生活在人生的“那个阶段”里,在那个阶段里,他们的社会关系、亲缘关系,依旧束缚着他们,委曲求全,或者“为亲者讳”,也是需要的人生态度。而在养老院里,老人们控诉子女的不孝,却很容易听到。这种下意识的、与从前的决裂之情,尤为令人沉痛。

住在养老院的徐老独居一室,屋内收拾得干净整洁,一张医疗专用床,一张写字台,一把椅子,一个衣柜,一台电视。我打听了一下,像她这样生活能够自理的老人,居住这种标准的房间,每个月的收费是一千八百二十元。

徐老说一口南方口音的普通话,语速缓慢,神情平和。老人清瘦,看得出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位容貌端庄的南方女子。

对于她的讲述,我几乎完全如实记录,根据录音笔里的内容,逐字逐句地转述成文字。有些重复和不连贯的地方,我也尽量少做调整。我想在最后的这个部分,还原出一位老人真实的叙述特点,还原出一位老人倾诉时那种独特的语境。

在采访的最后,老人说出了那句令我沉痛莫名的话,也是促使我将她写进这部书里作为结尾的原因之一。我认为,用这句话结尾,可以代表自己结束这个写作计划之时,对这段日子以来所有受访老人敬重与惜别的心情。

我以前在医院做护士长,55岁退休,现在已经退了二十六年了。之前,我有过一段婚姻,爱人也是南方人,不到60岁的时候,早早去世了。

这一生,我没有自己的亲生孩子,后来的儿女,都是再婚后老头带着的孩子。

我有一个哥哥,在北大做教授。先前的爱人去世后,哥哥对我说:你还年轻,有合适的再找一个。我嫂嫂也在大学工作,常常来这个城市的J大出差,她跟J大的人说有合适的给我找一个,因为觉得J大这个单位条件比较好。

我说我不敢找,前怕虎后怕狼。听懂我的话了吗?我说前怕虎后怕狼,就是做比喻,说明对于再婚心里没有底儿的意思。

我以前在苏州一家医院工作,1958年调到这里来,和我一起来的一个同事,她的爱人也在J大工作。有一天这个老同事碰到我,问我:你怎么这样瘦?我讲我爱人去世了。她说你瘦成这样不行,身体受不了,有空到J大我家里来玩,散散心。我后来就去她家玩。她爱人对我说:呀,你这同志可好了,我也有个同志,人也可好了,我给你介绍认识。

介绍的这人最后就成了我的老头。我这老头比我大七岁,他是个厅局级老干部,在J大做武装部部长。我把这个情况写信告诉我哥哥,我哥哥嫂子同意,说条件挺好的。

我这个老头是东北人,但他参加革命早,全国各地都去,所以生活习惯就不是北方人的习惯了,我做饭什么的他都挺适应。我们两个人感情也很好,相处了二十五年。

二十五年,时间不短啊,他有四个女儿两个儿子,我去的时候,他小儿子还没有结婚,老头替小儿子担心,我说没有结婚不要紧,我自己没有孩子,我会把孩子们当成我的孩子一样。

这样一家人相处得还不错。但是去年老头去世了,这些孩子们却跟我变脸了。

老头去世后,我把他留下的存款全都分给了孩子们,我自己一点都没有留,我想我自己也没有孩子,也不需要,我留着干啥。连后来学校老干部办公室打电话让我去领的房子补贴,我也分给了他们。作为个继母来说,我够意思了,我没有独吞,我考虑自己年龄大了,还把我全部的金银首饰都给女儿们分了,分的时候她们都“谢谢妈,谢谢妈”。

老头去世前也给他们说,你们要孝敬你妈妈,你妈妈这个人好,我们既然组织了这个家,我有个条件说给你们,就是我死后不许送妈妈进养老院。当时他们也答应了,当着老头的面对我说:妈,你放心,爸不在了,我们当你是我们的亲妈。我当时听了心里挺高兴。所以老头死后,我在这里也没个人商量,我就自己做主,把钱给他们分了。分的时候同事什么的都不知道,我想这是我家私人的事情,自己家里人知道就行了。

分完了以后,他们的态度一下就不一样了。

老头死后我一个人住,他们每个星期天还回来吃饭。

回来后他们就胡作非为,太可恶了,成啥样了!我说有个摄像机把他们的样子拍下来让大家看看就好了。邻居不了解情况,都说我是有福的老太太。他们每次回来提着东西,在门口喊:妈,我们回来看你了!这是让邻居听的,一进门就向我伸出手,啥意思,给钱,他们买十块钱的东西,我要给一百块。关起门来他们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别人都看不到。

小儿子是个浑人,二十五年来,他没叫过我一声妈。四十岁的时候,他就给领导提出内退,领导说你四十岁内退啥?他跟领导闹,最后还是办了个下岗。下岗后他工资少,就靠我们补贴。他爸活着的时候他不敢,他爸死了,他叫我把我的工资全部交给他,说:我一个月给你发三百块钱,一天十块钱,早上不要吃面包,不要吃牛奶鸡蛋,花钱,就吃个馍馍,中午米饭,就吃点素菜,吃荤菜血压要高,晚上南方人爱吃泡米饭,泡去。

我说:这样下来一个月我就会瘦成皮包骨头。

他们说有钱难买老来瘦,要不叫我兄弟回来和你一起住。我说我养不起,我养你兄弟做啥,你爸在工资也高,可以养你兄弟,你爸不在了我养不起。大儿子说:我兄弟就是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要给我兄弟贴钱。我说:你是他哥你愿意贴你就贴。大儿子就骂我说:你就是个继母!你是个啥东西!

从此就对我经常大骂,老不死的,老东西。

我过生日的时候,小女儿说妈妈,给你过生日,大儿子来了说过啥生日,不过生日,九十岁了再过。我听了没说话,心想不过就不过。结果那天他们回来,呦,你没见,就这么拍着桌子骂我,吼我:快走快走,你咋还不走。就这么撵我走。

我说我会走的,只不过时间还没到,我上海有人,北京有人,现在让我走我还没联系好,我联系好我会走。但是我想不通,我在这个家二十五年,我不是两年零五个月。我平时工作、为人,没有亏过良心。你们开个介绍信到我单位了解了解去,我没有犯过错误,没有受过处分,什么运动来了,我都没有问题,我也不是什么历史反革命……

他们这样逼我,我实在受不了了。那天我搬了个梯子,找了根绳子,准备去死。我两天都没吃饭,没出门。邻居两天没看见我,敲门进来,看见梯子和绳子,大叫:你这是做啥!不想活了!她把我骂了一顿,说你身体好,你这样死不是白死?我说你不知道,那个小儿子,他爸在的时候就无法无天,指着鼻子骂我是个老不死的老保姆,他爸不在了,我现在不顺他的意,他回来还不把我杀了去?其他兄妹对我都是表面上过得去,和他们兄弟,还是合穿一条裤子。

其实我对小儿子不薄。我去他们家才给小儿子操持着结了婚。小儿子找的是农村媳妇,那时候没房子住,大儿子说让到农村住去,我不同意,我说我们住着三室一厅,又不是住不下,干啥要让去农村住?我就叫小儿子住在家里。我要是不把他当自己的孩子,我就不会叫他住在家里,而且管吃管住,一分钱都不收。所以说我够意思,因为我自己没有孩子,就把他们当亲儿女一样对待。

我从来不看病,我的医疗卡都是让他们拿去买药,一刷就是八百,一千。

我跟他们说,这些年你们回来,哪一次我让你们吃汤面条?哪一次让你们喝稀饭吃咸菜?哪次不是七七八八好几个菜?我是南方人,弄二十几个菜没问题,虽然后来我腿跌了,我还是早上七八点钟就起来,身上挂个兜兜,出去买了菜回来做给他们吃。

他们回来打麻将,我端茶送水来回跑。他们都是肩膀架着个脑袋,向我伸手,老太婆给些钱,我们打麻将。谁都不到厨房里帮忙,我一个人,洗也是我,切也是我,炒菜也是我,炒一个菜端出去给他们吃,炒一个菜端出去给他们吃,等我出去吃,饭也凉了。菜没吃掉的,这个说他喜欢吃,晚上要带回去,那个说他喜欢吃,晚上也要带回去。吃完饭,我在厨房洗碗,他们就喊:老太婆,烧开水泡茶。

我家以前雇保姆,都是喊保姆一个桌子吃饭,保姆叫我阿姨,叫老头姨夫,保姆都说,啊,这个阿姨好。

可我在他们眼里都不如保姆。这样的结果,真叫我伤心。

老头死以前,给家里的保姆说,我给你拜托个事,你阿姨人可怜,从小没有妈妈,在这里也没有亲人,我要走得早,拜托你照顾你阿姨。保姆当着我的面说:娘,以后我就叫你娘。老头对我说,他走了家里就让我和保姆住。保姆说她自己家里也盖房,到时候装上暖气,也可以接我去住。老头死后保姆被大女儿赶走了,说我有他们养老送终呢,保姆走的时候,哭成了个泪人。

打一天牌,输了的就都喊我要钱,赢了的,走的时候把一沓沓钱数完,叭,给我往桌上扔两块钱:一天的电钱。我三间房子装了两个空调,他们嫌热,空调都打开,吊扇也打开,两块钱电钱都不够。

他们回来就是问我要钱,说我的钱一个人花不完。有时候带几十块钱的东西回来,就要问我要几百块钱。他们去苹果园摘苹果,自己留下的这样大,给我留下的这样小,还要问我要钱,一斤二十块钱。

人要讲良心呢。我从小没有妈妈,爸爸给我娶个继母,这个继母对我就不好。我说我当继母,就不能对人家孩子不好,我一定要让孩子们得到母爱。所以我老头活着的时候,跑到老干部办公室,对人说,我这个老婆好,我老婆自己没有儿女,就把我的儿女当亲生儿女一样。老干部办公室的人都夸我:阿姨你人好,阿姨你人好。

不是我自己夸我,我人好都是有名气的,同事邻居都夸我人好。

老头死后我做梦梦见老头,老头问我,你现在好不好,我说好,你好不好,你想我不,我可想你。醒来后,才知道是个梦。我把梦说给他们听,他们就说:爸想你了,让你去陪他,你啥时候去?你说这问题让我咋回答?我当时坐在那里,浑身都气得发麻。

我到现在81岁了,可我身体很好,耳朵不聋,眼睛不花。但大女儿说:我跟你说话。我说:你说。她说:爸叫你去,爸叫你去和他做伴。这意思就是叫我去死。我说:我身体好,除了跌过一跤,腿上装了假骨头,走路有些不方便外,我好好的,怎么让我去见你爸?

按理说女儿都当妈的小棉袄,哪有让妈去死,去陪她爸的?太可恶了!

有一天电话铃响,我去接电话,女儿在电话里直接跟我说:死老太婆,跟你说话你咋不听?叫你去陪爸咋不去?我说怎么办,我跟你商量,你比我年轻,你走得比我快,你先去看你爸,我后去。她听了气死了,说:到礼拜六礼拜天把我哥叫来,把我弟叫来,全部都叫来,对付你,看你接受得了接受不了!

当时把我吓得我都快瘫痪了。我当然接受不了,万一他们回来,这个推一下,那个搡一下,我就没命了。最后我就跟邻居一说,邻居让我赶快和哥哥嫂子商量。本来这些事情我都不愿意给哥哥嫂嫂说,但现在没办法了。我就把电话打到北京去,跟我嫂子一说,嫂子说你住养老院去,别在那个家待了。

就是这样苦。

我给他们留了个条子,就说我到上海去了。我走的时候,在家里留了一千块钱,这是家里的水电费。老头在的时候,他是老干部,水电暖都不要钱,装的电话都不要钱,老头不在了,啥都要我去交钱。他们领导说我一个学期去交一次。

前面的费用我都交了,我说这一千块钱让他们交下次的费用。就是个水费电费,我有手机,电话J大内部打不要钱,所以用不了多少钱,一千块钱根本用不完。他们给我买的手机我也没拿,我就在条子上说你们妈妈回上海了,我也没说回上海做啥。门上的钥匙留下了,天然气的抄表单留下了,房产证留下了。

我在条子下面不写我的名字,我写“继母”两个字。我走后和邻居保持着联系,后来的事都是邻居说给我的。

我走了,他们回来看家里没有人,就给派出所报案了,派出所说,这个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首。他们也害怕,我不在了,别人会猜疑是他们把我陷害了。他们就有了这个顾虑。但是派出所的人都聪明,一看我留下的那张条子,签名签的是“继母”两个字,心里就啥都明白了。

派出所的人说,这个老太太没死,老太太要死,不会把什么都给你们安排得井井有条。她还给你们留一千块钱,老太太平时能用这么多水电费吗?她是在替你们着想。这是个好老太太,她不会死,你们这个“继母”人好,肯定是你们对她不好她才走的,你们对她好,她不会走。

她有工作的,又不是没有文化,你看这个条子,第一条是啥,第二条是啥,写得清清楚楚。是你们对她不好,所以不要来找派出所了,老太太没死。

他们跟邻居说,老太太跑回上海,老太太可怜,上海冬天没有暖气,老太太会冻死。这话可笑,我从小在上海长大,我也没冻死,上海的冬天比北方暖和。这时候他们知道我可怜了。

我没回上海,我自己来养老院了。

我听邻居说他们把房子租出去了。他们想卖掉,但不能卖。因为房子是J大的,要卖只能卖给J大内部的人。可J大内部的人都知道我家这个情况,知道这个房子不能买,老太太还没出面。我走的时候是礼拜五,他们礼拜六礼拜天回来,我再要等到礼拜一处理房子,我就走不掉了。

我得赶紧走,我怕见到他们,他们那样对我,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对大儿子说你们不能虐待我,大儿子说他们没虐待我,是我老糊涂了,还说,说到底,我们也不是亲人。这话让人多伤心。我在这个家二十五年了,时间不短了。我给他们说我是“真心”换了你们的“假心”,换了第二个人给你们当妈妈,哪有这么对你们怜惜、对你们这样好?

到养老院,我说我是孤寡老人,人家要证明。我就带着养老院的人去了我单位。我们单位人事处证明说:这个同志是我们医院的老同志,这个老人是个好人,你们多照顾点,不能让她再吃苦了。这个人回来就给养老院汇报,说这个阿姨是个好人。

老头活着的时候,学校离休办组织过老干部参观过养老院。他们学校有离休办,有退休办,他是老干部,归离休办管。那次他对养老院的印象很不好,回去后,老头坐在沙发上对我说:哎呀老伴我要死得早,你千万别进养老院。我说老头子你放心,我一定不进养老院。

没想到最后我还是走到这一步。可是不进养老院咋办?

现在我在这里已经住了一年零八个月了。这里的伙食我不太习惯,我是南方人,不吃辣子,再一个,我也不爱吃馍馍、面条。我的身体还可以,刚来的时候邻居说你让人护理一段日子,你受苦了,养养身子。我就接受护理了一段日子,多交护理费,下来一共是两千四百七十块钱。我自己有退休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但是我的心情老是难受。

我们领导过春节来看我,给我送来五百块慰问金,又多给我五百块,说是专门给孤寡老人的。领导夸我身体好,说是听过我的名字,没见过我的人。因为我退休后除了跌断腿那次,从来没回医院看过病。医院盖了新楼让退休的人回去参观我也没去,你现在问我外科在哪个楼,内科在哪个楼,问了也是白问,我都不知道。所以新领导没见过我,只知道有过这么一个护士长。

我现在成了孤寡老人,二十五年了,毕竟我和老头有感情,他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我难受。住在这,楼下老人的子女有时候来看他爸看他妈,热闹声传上来,我也难受。我有谁看?孤寡老人!有时候以前的老同事会来看看我。但都是同龄人,她们都是1988年和我一起退休的,现在不是这个病就是那个病,来看我一趟都不容易。

比起她们,我的身体算好的,她们都说我能活一百岁。她们来看我,都同情我住养老院,说我这样瘦这样瘦。可我哪里能胖得起来?胖不起来。她们让我自己租房住,可是租房住不可行,要雇保姆,要买家具,要有铺的盖的,要装空调,我都八十一岁了,还置办这些做啥。

住养老院有住养老院的不顺心,我不想说,现在养老院都是私人的,没有公家的。我很少下楼,才来的时候我接受护理,一年多都没出过门。现在我自己去食堂吃饭,吃饭的时候才下楼。

我做过护士长,养老院的医务人员有时候会来请教我,她们喊我老师。服务员都说我人好,把自己的屋收拾得干干净净,说我交了护理费,这些活应该她们来干。可是我能动,我就不想为难服务员。她们说像我这样的老人,她们管理一百个都不嫌累。我邻居的女儿来看我,进屋说:哎呀阿姨,他们怎么连个玻璃都不给你装?我说:咋没玻璃,是我自己擦得亮堂堂。我用报纸卷起来擦的玻璃。他们都叫我健康老人。

有些老人难伺候,把服务员骂得厉害。

我对我同事说,我现在想给别人家做奶奶,谁家要奶奶,不管是城市的还是农村的,把我接去,管我吃管我住,给我养老送终,我愿意去,我把退休金给谁家。这里有个老人,是农村的,她女儿来看到我对我说,阿姨你人好,我愿意把你当妈接回家住。我跟我同事一商量,她们说可不敢,万一把你钱骗光了,到时候让你躺在床上没人管,烂死在床上,这可不是马虎的事。我也想这可不是马虎的事,经过慎重考虑,我没答应。

养老院的领导都知道我心情不好,劝我对以前的事情不要想。可我是个大活人,怎么会不想?由不得自己要想,一想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现在哥哥才知道我老头死后过的这样不好。哥哥说我如何这么能忍,这些情况都不给他说。

我还有个姐姐,但是多少年不来往了。姐姐有四个孩子,因为我没孩子,“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就让我把工资寄回去接济她。但这是个不合理的事,我是没有孩子,可我有自己的家庭。为这事这个姐姐从此再也和我不往来了。我个人从来不向哥哥姐姐要一毛钱。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爱人进牛棚,那时候工资低,我在食堂买三分钱咸菜吃一天,就这样我也没有向家里人伸过手。爱人回来跪着跟我说:谢谢你,要是换了别人肯定和我离婚了。我说:又不怪你,群众运动,又不是法院给你判了反革命……

所以以前的爱人也好,医院领导也好,没有人说我是个坏人。这就是我如今想不通的原因。二十五年了,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们怎么能那样对我?我和他们爸爸也是通过组织领了结婚证的,我是合理合法的女主人,这个官司到法院打我也打得赢。

我是没有儿女,可是哥哥姐姐、邻居、领导都可以给我做证,看看我是不是一个好人。我从来没有骂过他们一句,我不会骂人,我没有那样的坏毛病。以前我们面对的都是病人,就没有养成骂人的习惯,骂病人,不可能的事情。

哥哥现在经常跟我通电话,一说就几个小时,我也不管电话费了。哥哥对我说:你心好,能活一百岁,那些心不好的儿女,看着吧,六十岁就会死掉。

前几天我看《老年报》,上面也说人心地善良会高寿,我就对服务员说,报纸和我哥哥说的都是一样的话。

可是真要活一百岁又能怎样?那时候这世上就真的成我一个人了,唯一的哥哥嫂嫂肯定也不在了。到那时候,我还活着又有啥意思?——我在这世上太孤独。

本文节选自弋舟作品《我在这世上太孤独》,

相关阅读
  • 空巢老人海报 “代购队”成立10年服务空巢老人 买上百双老丝袜

    空巢老人海报 “代购队”成立10年服务空巢老人 买上百双老丝袜

    2018-11-06

    李正芬奶奶(左)和滕辉奶奶在研究超市海报促销商品,准备出发去“代购”。社区有支“代购队”“代购”,这个在网络盛行的词语,如今也被丰台区东高地街道西洼地社区的老人们经常挂在嘴边了。“有什么需要买的东西跟他们说一声,登记一下,就能给送到家门口。”作为一支成立10年的义务“代购队”,从酱醋油盐菜到药品、日常用品。

  • 空巢老人案例 空巢老人意外死亡事件案例

    空巢老人案例 空巢老人意外死亡事件案例

    2018-11-06

    文章摘要:quot;空巢老人quot;,一般是指子女离家后的中老年人。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的加深,空巢老人越来越多,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近日,发生多起quot;空巢老人quot;意外死亡事件。空巢老人死亡案例一:quot;空巢老人quot;,一般是指子女离家后的中老年人。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的加深,空巢老人越来越多,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

  • 空巢老人的现状 中国空巢老人的现在和未来

    空巢老人的现状 中国空巢老人的现在和未来

    2018-11-06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快,空巢老人的处境逐渐受到关注,如何让老人们度过一个生活有保障,精神上快乐充实的晚年,已经是摆在所有人面前的一个重要问题。那么中国空巢老人的现在和未来是怎样的呢?带着这个问题让佰佰安全网的小编和您一起去了解一下。2030年,中国空巢老人将超过两亿佰佰安全网调查发现我国目前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时期。

  • 空巢老人的生活现状 空巢老人生活现状的调查与分析报告

    空巢老人的生活现状 空巢老人生活现状的调查与分析报告

    2018-11-06

    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的不断加深,孤单老人处上升趋势,现如今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quot;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quot;已成为空巢老人生活的真实写照。空巢老人问题已不仅是个人问题,而是全社会的痛。当越来越多的儿女为了生活四处奔波,顾不上到父母面前嘘寒问暖,当越来越多的父母独守空巢,静静守候远方的儿女如候鸟般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