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国债的利率会变吗a 长期国债利率:神奇的股市调节之手

2017-09-29 - 长期国债

股市永远是一个周期性波动的市场,如同大江大湖一样,久旱必涝,久涝必旱,又如同日行月移,周而复始地运行。其背后是商品和资本市场的无形之手——价格必然围绕价值上下波动的价值规律来决定调节的。这也可以解释牛市里照样会有熊股、熊市里照样有牛股的真正原因,还是在于其背后的价值推手。

长期国债的利率会变吗a

价值投资理论的实质是探讨价值与价格的关系。由此一直困扰投资者的问题是,股市的价格是量化显现的,那么判断股市的价值是否也有量化的参考指标呢?决定股市周期性价格波动的价值的参照标杆又是什么呢?

长期国债的利率会变吗a

这里很有必要提及的是巴菲特经常运用的判断股票价值的标尺之一:长期国债利率。长期国债利率反映的是一国长期的平均市场利率,它成为判断投资价值的一条重要标尺。美国30年长期国债的利率长期维持在4%~5%之间。这也表明,投资美国的股市必须超越或大大超越5%以上的收益,才称得上是有价值的投资。否则,大可去投资稳健的国债。

长期国债的利率会变吗a

巴菲特2008年投资高盛银行优先股的案例极具参照意义。巴菲特为投资的优先股设定的利率为10%。10%利率,恰是5%长期国债利率的2倍。换算为股市市盈率为10倍。

无独有偶,美国二战后股市每当运行到市盈率10倍左右,即会戛然而止,并形成重要底部;而到20倍以上则会构筑重要头部。以上数据恰恰反映了这样的事实:当股市达到10倍市盈率,其回报超越长债利率2倍时,投资者宁愿选择股市;而当股市20倍市盈率,收益同长债收益相同时,则更愿选择债市。

长期国债的利率会变吗a

长期国债利率如同无形的价值之手在调节股市的涨跌。可见,10倍市盈率是巴菲特投资股市的价值秘诀之一,也是判断国际市场底部的重要信号。

我国的10年国债利率为4%左右。以目前的股市为例,大盘市盈率15倍左右,相对于长期国债利率为1.67倍,50板块市盈率11.5倍左右,为长债利率的2倍多;银行板块8倍市盈率左右,为长债利率3倍以上。换句话说,目前投资我国银行板块其回报已超越我国长债收益的3倍多;投资50板块则是2倍多。

长期国债的利率会变吗a

假定我国的长期国债利率也能作为投资股市的价值标杆的话,那么我们的50板块和银行板块已具备投资价值。就此意义而言,目前我国股市的底部也不会遥远了。

当然,股市股票并非国债,长债利率、市盈率,也只是一个相对静态的指标。股市真正的魅力在其所具有的成长性。这也是那些真正具有成长性的股票会享受相对较高的市盈率的原因。在此不作详述。

必须强调的是,笔者详尽地列出这样一些反映价值的量化指标,并不仅仅是要说明股市的底部可能已来临,而更在于为股市投资者提供具有实战意义的量化性价值参照指标。以价值来审视股市和股票,是每个投资者无法绕过的问题。特别是当下我国股市连连下挫,投资者在恐慌中面临抉择的时候。

相关阅读
  • 长期国债到期收益率 美财长说市场对超长期国债需求有限

    长期国债到期收益率 美财长说市场对超长期国债需求有限

    2017-10-31

    新华社华盛顿10月30日电(记者高攀江宇娟)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30日表示,市场对美国超长期国债的需求有限,暗示美国财政部暂时不会考虑发行超长期国债。姆努钦在当天发出的采访报道中说,他最初认为发行超长期国债值得美国财政部研究,但美国财政部在进行一些调研后发现,目前市场对美国超长期国债并没有很多需求。姆努钦说。

  • 长期国债净值 债券基金涨幅再创新高 净值增长率达9.84%

    长期国债净值 债券基金涨幅再创新高 净值增长率达9.84%

    2017-09-29

    近期A股市场震荡加剧,债市却延续今年以来的强势,债券基金从中受益明显。今年10月以来债券基金平均净值涨幅多次创出年内新高,截至10月20日,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达9.84。根据天相的统计数据,2014年前三季度,债券基金的规模加权平均净值增长率为8.91,10月后,债券基金收益率突破9,并震荡上升到接近10。

  • 20年长期国债利率 20年长期国债招标利率料4%

    20年长期国债利率 20年长期国债招标利率料4%

    2017-09-29

    继去年8月份之后,20年期国债今日将重返一级市场。记者采访的市场人士认为,长期利率波动较小,再加上银行保险资金的追捧,本期国债招标将表现稳定,中标利率预计在3.954.0之间,略低于二级市场。基本面有支撑央行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22.50,较上月回落3。

  • 长期国债期限 樊纲:一带一路融资可以考虑长期公债

    长期国债期限 樊纲:一带一路融资可以考虑长期公债

    2017-09-29

    “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是发展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而基础设施建设是长期的投资,这则涉及资金的支持问题,但长期以来资金融通主要依靠各类贷款。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认为,要满足基础设施的资金需求,不能依靠简单的贷款,也应该考虑长期的公共债券的方式。“基础设施的融资方式,应该是长期的公共债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