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墨西哥人 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之下 美国农业需要更多墨西哥人

2018-05-09 - 墨西哥人

很多估测都显示,非法移民占美国农业劳动力的一半左右。但这个劳动力群体正在缩小,可能会给农场、饲养场、乳制品厂和肉类加工厂带来麻烦,特别是在堪萨斯这样的州,因为当地许多县的失业率几乎只有全美水平的一半,而全美劳动力供应已然紧张。

美国墨西哥人 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之下 美国农业需要更多墨西哥人

在该州西南部一个农场工作的一位25岁移民说:“两周前,我的老板告诉我,‘我需要更多像你这样的墨西哥人’,我说,‘啊?他们很难找啊’。”这位移民要求匿名,因为他正在努力争取合法身份。

适应不良的移民政策

美国墨西哥人 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之下 美国农业需要更多墨西哥人

自从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于2017年1月签署两项行政命令后,美国对非法移民嫌疑人的逮捕率已跃升38%。这一打击行动在南部边界地区产生了阻吓作用,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在2017年1月至5月间共抓捕了118383人次的非法入境者,比2016年同期减少了47%,这表明试图非法入境美国的人数降低了。

美国墨西哥人 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之下 美国农业需要更多墨西哥人

坎培伦的移民律师迈克尔•费尔特曼(Michael Feltman)表示,过去六个月里,来他们公司寻求解决入籍问题的人数比与过去四年的总数还多。他说:“我真担心一张交通罚单都会导致一个非法移民被羁押。”

其他人也有同样的感觉。“对我们这里所有企业而言,被驱逐出境和劳动力可能流失的威胁都非常大,”堪萨斯州萨坦塔的特里斯塔•普里斯特(Trista Priest)说。她是该县第五大饲养场Cattle Empire的首席战略官,该饲养场约86%的劳动力都是拉美人。

美国墨西哥人 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之下 美国农业需要更多墨西哥人

在Cattle Empire作为最大雇主的哈斯克尔县,77%的选民在大选时将票投给了特朗普,而全州的比例为57%。但是,普里斯特和其他接受本篇报道采访的雇主却抱怨说,2400公里外的华盛顿颁布的移民政策与当地企业的需求格格不入。

美国墨西哥人 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之下 美国农业需要更多墨西哥人

2017年8月27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推特称墨西哥是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国家,因此必须修筑美墨边境墙;2017年9月26日,美国与墨西哥边界“样板墙”开始在加州建造

选区覆盖堪萨斯州西南地区的共和党众议员罗杰•马歇尔(Roger Marshall)表示,移民问题是他从选民那里听到的第一大担忧。这位首次当选的国会议员说,他相信,一旦边界安全了,“特朗普总统也将把这作为一个经济问题来看待”。

矛盾重重

2017年1月颁布的两项总统行政命令要求在美墨边界建立一道隔离墙,并优先将已被定罪或被指控犯有“任何刑事罪行”的非法移民驱逐出境。这一表述的覆盖面非常广泛,以至于估计达1100万的所有美国非法移民都可能成为目标,因为任何逃避边境检查或居留签证逾期的人都可能被指控犯有轻刑罪或欺诈罪。

特朗普说,即使他加大了驱逐出境的力度,他也不想对移民彻底关上大门。他建议采用类似于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评分制度。这两个国家通过打分系统来给予合格移民法律地位,在这个系统中,受教育程度越高、就业记录越好、语言技能越强,移民获得的分数就越高。

他也曾笼统提出,要改革针对农场主需求的短期签证计划。美国农业部长桑尼•佩杜特(Sonny Perdue)2017年5月在国会表示,授予季节性工人的H-2A签证如今“没有像我们想要的那样成功,而且流程非常繁琐”,对一些规模较小的农场来说尤其如此。

但是,这些建议并没有为那些已经在美国的非法移民提供身份合法化的途径,而这正是农业、建筑和餐饮等行业一直在要求的。乔•朱里(Joe Jury)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在堪萨斯州英格尔斯经营农场,并且雇用了“可能有100多名西班牙裔移民”。

他希望的移民改革应该既注重让外国出生的居民更容易工作,也要确保犯罪分子被驱逐出境。他说:“签证制度节奏太慢而且成本高昂。政府挖了这个坑,现在他们试图通过强行执法跳出来。”

可能的负面影响

美国农场局联合会(The 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提出,要“尽量减轻对当前经济活动的影响”,只要已在美国的非法农业工人证明自己已经在业内工作了一段特定时间,他们就应该获得永久的法定地位。该联合会警告说,仅采用驱逐的方法可能会让该行业的年产值减少600亿美元。

移民律师费尔特曼表示,他的客户更愿意为确定的合法化而付出巨额罚款。如果每个非法工人都被罚款1000美元或1500美元,那将会改变政治气氛。他说:“那些老是唱反调的人可能会说,‘对我们国家来说,这是一笔巨款’。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估计,美国农业雇用了37.5万名非法劳工。前文提及的那位堪萨斯州西南部非法工人说:“我不是自己想来这里的,是父母把我带到了这里。”他说,在寻求合法地位的过程中,他花了2.4万美元的移民律师费和其他费用,“我人在这里了,我必须工作。”

在美国工作的墨西哥劳工

乳制品行业协会全美牛奶生产者联合会(National Milk Producers Federation)于2015年委托进行的一份研究报告曾预测,如果美国奶牛场无法雇得移民工人,牛奶的价格将会上涨到每加仑6.

40美元。该联合会估计,这个行业的工人中有一半都是移民。目前另有两项法案在国会等待审议,它们建议修改现有的H-2A农业签证计划,让奶牛场可以全年雇佣工人,而不是按季聘用。在2017年4月18日支持这些法案的声明中,全美牛奶生产者联合会表示:“如果没有外国劳工的帮助,许多美国乳制品企业都将面临关门的危险。”

堪萨斯州花园城的皇家农场乳业(Royal Farms Dairy)总经理凯尔•阿弗霍夫(Kyle Averhoff)表示,随着劳动力市场的供应趋紧,近几个月来,申请入职该公司的人数已在减少。皇家农场所在的芬尼县2017年4月失业率仅为2.

8%,而2016年同期为3.1%。他说:“我们去了州里失业率最高的一些县,也投放了招聘广告,但都没有成功。”皇家农场的入门级工作可以获得高达4万美元的工资和福利,且没有任何技能要求。阿弗霍夫说:“对我们来说,移民问题与廉价劳工无关。我们只是在寻找有能力、有意愿在我们行业工作的人。”

类似阿弗霍夫的痛苦不仅仅存在于堪萨斯州。美联储调查企业状况的褐皮书显示,“最近的移民政策变化”导致农业工人极度短缺,致使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些种植户在2017年4月和5月弃收了部分农田产出。同时,据全美住房建筑商协会和富国银行(Wells Fargo & Co.

)的调查数据,美国住房建筑商的乐观情绪曾因特朗普关于放宽管制和税收改革的承诺而在选举后飙升,如今他们正将严重的劳动力短缺列为其热情下降的重要原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