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莎卢森堡】著名思想家罗莎卢森堡波兰人们的民族女英雄

2019-11-09 - 卢森堡

列宁曾非常形象地说:“鹰有时比鸡还飞得低,但鸡水远不能飞得象那样高。卢森堡在波兰独立问题上犯过错误,…但她始终是一只鹰。”这是对徳国和波兰工人运动卓越的女革命家、德国社会民主党和第二国际左派的着名领袖罗莎?卢莎堡革命一生的崇高评价。

【罗莎卢森堡】著名思想家罗莎卢森堡波兰人们的民族女英雄
【罗莎卢森堡】著名思想家罗莎卢森堡波兰人们的民族女英雄

卢森堡1871年3月5日出生于波兰卢布林省萨莫希城一个具有良好文化教养的犹太商人家中,两岁时随父母移居华沙,9岁入华沙第二女子中学读书。童年时代的卢森堡,聪明、开朗、勤奋,尽管体弱多病,但她仍是班内年纪最小,最有才华的学生。18到19世纪,卢森堡的祖国波兰曾被列强三次瓜分,处在沙皇俄国残暴的殖民统治之下。民族仇阶级恨交织在一起,促使波兰广大劳苦群众奋起抵抗。

【罗莎卢森堡】著名思想家罗莎卢森堡波兰人们的民族女英雄
【罗莎卢森堡】著名思想家罗莎卢森堡波兰人们的民族女英雄

连续不断的罢工罢课,示威游行,华沙街头的流血冲突,都在卢森堡的脑海中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在学校里,她对沙皇的民族压迫政策极端仇恨,她反对殖民当局禁止在波兰学校讲授波兰语的法令,她组织学生与校长进行说理斗争,因此在毕业前夕,她“已久负思想解放和反对校长的盛名。”所以,她虽然成绩优秀,却未能获得她应该得到的金质奖章。学校给她上了第一堂严峻的社会课。

【罗莎卢森堡】著名思想家罗莎卢森堡波兰人们的民族女英雄
【罗莎卢森堡】著名思想家罗莎卢森堡波兰人们的民族女英雄

卢森堡中学毕业后,就开始了她职业草命家的生涯。她开始学习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着作,深入工农群众,进行秘密宣传活动并加入了波兰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党。她18岁那年,为了逃避反动警察的追捕,藏在一个农民拉稻草的车子里,越过边境,逃往革命者聚集的中心苏黎世。在这里,卢森堡结识了当时着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普列汉诺夫和波兰工人运动活动家马尔赫列夫斯基、利奥?约吉希斯。

1890年,卢森堡进苏黎世大学学习,先是攻读自然科学,后转向社会科学,从事马克主义理论尤其是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在苏黎世大学校园青翠的树荫下,在教室楼宽的走廊上,人们常常看到一个个子不高、身体瘦弱、栗色卷发、两眼闪着热情的光亮的姑娘和一个身材瘦高,下领蓄须、目光深沉机警的青年并肩来去,他们就是卢森堡和约吉希斯,共同的革命理想和志趣,使他们产生了深厚的情谊。

但是在那风云变幻的历史时期,德国和波兰党的工作占据了他们全部精力,他们始终也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小家庭。1897年,卢森堡在苏黎世大学毕业并获法学博土学位。到什么地方去开展革命活动是一个新的课题。沙皇统治下的波兰是回不去了,苏黎世活动天地太小,这时德国社会民主党已经获得了很大的发展,成为第二国际中最大最有影响的党,况且德国还有一些波兰工人集中的地区需要开展工作。

在经过慎重研究后,卢森堡决定去德国。这样就和约吉希斯较长时间地分开了。不仅如此,卢森堡为了能在德国公开活动,必须取得德国国籍。为此,她不得不于1898年4月和一位德国青年举行假婚礼。婚礼后各奔东西。卢森堡在德国党内是一个积极而活跃的战土,在同帝国主义、军国主义和党内修正主义的斗争中,她都站在最前列。

1898年10月,德国社会民主党在斯图加特召开了代表大会。修正主义分子伯恩斯坦向大会写了一封信,重谈他全面修正马克思主义的老调,胡说《共产党宣言》所揭示的资本主义发展规律已经“过时”,资本主义社会不会溃崩。还提出“社会主义的最终目的是微不足道的,运动就是一切”的公式。

配合着伯恩斯坦的进攻,一小最伯恩施坦分子在会上上窜下跳,声嘶力竭地鼓吹阶级合作和社会改良,闹得乌烟气。卢森堡看在眼里,恨在心中,她挺身而出走上讲台,以鲜明的无产阶级立场,娴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有理有据地对伯恩施坦的修正主义谬论进行了驳斥。

她指出:“对于我们一一草命的无产阶级政党来说,没有比最终目的更有实际意义的问题了。”“如果运动不和最终目的联系起来,为运动而运动,在我看来等于零,而最终目的才是切!”

她的发言像一发重型炮弹,打得伯恩施坦分子目瞪口果。大会通过斗争,伯恩斯坦的信被否决了。20世纪最初的几年,卢椉堡的足迹遍及德国许多地区。她经常深入工农群众,出席过数以百计的群众集会,到处发表激动人心的演说,反对机会主和资本主义,深受广大工人的爱戴。

她在哪里讲演,群众就湖涌般地进到会场。1904年6月,德国政府以所谓“亵渎”德皇成廉二世的罪名,判处她3个月监禁。后来新国王登基大赦,卢森堡硬是不“领情”,最后被强行赶出监狱。卢森堡住在德国,参加德国工人运动,但却与俄国和波兰的工人运动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1905年,俄国爆发了第一次资产阶级民主苹命,卢森堡借了一张假护照,与几个波兰战友一起,回到了阔别10余年的故乡ー一华沙,亲自参加和领导祖国人民反对沙皇专制制度的斗争,被エ人群众称之为“革命之友”。1906年,沙皇政府再次镇压了波兰起义,卢森堡第二次被逮捕,她在狱中进行了绝食斗争。

经过1905年革命的战斗洗礼,卢森堡认清了孟什维克的机会主义面目,转而拥护和支持布尔什维克党。这一时期,她发表了《布朗基主义和社会民主党》、《总罢工和德国社会民主党》、《俄国革命》等着作,阐述了俄国革命的基本经验对德国和西欧的普遍意义,指出了“伟大的俄国革命将成为在以后几十年中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师表”。

一战前,帝国主义之间为了争夺殖民地,重新分割世界,疯狂扩军备战,世界大战追在眉睫。在此紧要关头,伯恩斯坦分子与帝国主义政府一唱一和,支持帝国主义政府的战争政策。胡说什么人民出钱买大炮,政府就会把“权利”交给人民作为“补偿”,提出了“大炮换取民权”的口号。

在反对军国主义的斗争中,卢森堡表现了极大的坚定性。她一针见血地指出:统治阶级制造大炮,是为了掠夺别国人民,也是为了对付国内“敌人”无产阶级。她强烈要求:“不给帝国主义一个兵,一文钱。”德国军国主义对卢森堡吓得要死,恨得要命,他们视卢森堡为“可怕的煽动家”并以“反战鼓动家”的罪名把卢森堡逮捕起来,并于1914年2月20日开庭审讯。

卢森堡把敌人的法庭变成对敌人的一次公开审判。她以大量事实揭露德国统治阶级推行军国主义,欺骗愚弄群众的罪行,还对法官进行讽刺、嘲弄。法官暴跳如雷,狂叫要对她施用重刑。卢麻堡非常自豪地说“我们的事业蔑视你们所有的、成捆的、然而是脆弱的法律条款,我们的事业将违背所有检察官的意愿而发展成长!”气急败坏的法官悍然宣布判处卢森堡一年徒刑。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卢森堡和蔡特金等少数左派高举反战旗帜,揭露交战各国社会党的机会主义首领们提出的“保卫祖国”口号的欺骗性。鉴于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国会代表公开投票赞成战争拨款,卢森堡愤怒地指出:“1914年8月4日以后,德国社会民主党成了一具僵尸。

”这句名言将和卢森堡的名字一起永远载入国际工人运动史册。为了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卢森堡向全国拍发了数百份电报,邀集左派组织会议。她还和梅林主编了一个杂志,定名《国际》,利用这个阵地,提出“不要国内和平,要进行国内战争!”的响亮口号。敌人以“严重叛国罪”又一次逮捕了卢森堡。

在阴森黑暗的牢狱中,卢森堡写出了一本脍灸人口的《社会民主党的危机》的小册子(又名《尤尼乌斯》),在当时,除了列宁的着作以外,这是揭露战争性质,批判社会沙文主义的一部最优秀的马克思主义著作。1916年7月,卢森堡在狱中不顾环境恶劣和疾病缠身,以政论和通讯坚持战斗,为后人留下了一位坚贞的共产主义者和渊博学者的光辉纪录一一《狱中书简》。

德国1918年爆发的十ー一月革命,为卢森堡打开了牢门,她一出狱立即参与领导了这次革命。她还创办《红旗报》来推动革命,并与卡尔?李ト克内西等共同创建了德国共产党。1919年1月战斗失败后,她和卡尔?李ト克内西一起被捕,惨遭敌人杀害。

半年以后,人们オ从护城河中找到了卢森堡的尸体。卢森堡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她把自己的青春和生命毫无保留地献给了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虽然她一生在理论上和实践中都犯过错误,但是瑕不掩瑜,她光明磊落,勇于改正错误。她真象列宁比喻的那样,是一只搏击长空的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