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股票代码300176】特斯拉股票代码TSLA 2018特斯拉裁员比例是多少?

2019-10-20 - 特斯拉股票

自2003年创立以来,特斯拉尚未盈利,在这一场“可理解的组织架构调整”后,马斯克称“特斯拉在过去几年迅速发展,这导致了一些工作职能的重复。作为重组的一部分,以及降低成本并实现盈利的必要性,我们做出了让公司中约9%的同事离开的艰难决定。这些削减几乎完全是由我们的正式员工所承受,并没有生产人员包括在内。”

【特斯拉股票代码300176】特斯拉股票代码TSLA 2018特斯拉裁员比例是多少?
【特斯拉股票代码300176】特斯拉股票代码TSLA 2018特斯拉裁员比例是多少?

记者注意到,最近几个月,由于工厂生产问题,特斯拉未能达成与Model 3相关的一系列生产目标。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特斯拉净亏损额高达7.85亿美元,刷新了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单季亏损额。第一季度末,特斯拉的现金余额为26.7亿美元;而去年年底,特斯拉的现金余额为33.7亿美元。这意味着,特斯拉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账面现金净流出高达7亿美元。

【特斯拉股票代码300176】特斯拉股票代码TSLA 2018特斯拉裁员比例是多少?
【特斯拉股票代码300176】特斯拉股票代码TSLA 2018特斯拉裁员比例是多少?

马斯克表示,盈利从来不是特斯拉的动机所在“驱动我们的是加速世界向可持续清洁能源过渡的使命,但除非最终证明我们能够持续盈利,否则我们永远无法完成这一使命。盈利不是驱动我们裁员的因素,但是特斯拉必须节省成本,让自己赚钱。”

【特斯拉股票代码300176】特斯拉股票代码TSLA 2018特斯拉裁员比例是多少?
【特斯拉股票代码300176】特斯拉股票代码TSLA 2018特斯拉裁员比例是多少?

他补充道,受影响的员工将在本周得到通知,特斯拉还将延续其扁平化管理结构,认为这样能够“更好地沟通,消除官僚作风,加快行动”。他补充说,解雇员工将获得“一大笔”薪酬以及特斯拉股票。

但无论如何,大比例裁员都是一项“艰难的工作”。马斯克表示:“在汽车这个地球上最艰难和竞争最激烈的的行业中,特斯拉目前尽管规模仍小,但已经在可持续发展电力运输以及新能源储存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接下来能生存下去就是一种胜利。”

【特斯拉股票代码300176】特斯拉股票代码TSLA 2018特斯拉裁员比例是多少?

记者统计,截至2017年末,特斯拉共拥有约37500名员工,到2018年初,员工总数一跃增值45500人。按此估算,意味着这一轮裁员风波中将裁撤约4000个工作岗位。

事实上,4000人的裁员规模虽然难登鳌头,然而像特斯拉这样一次性裁撤9%全球员工尚未有先例,其他车企裁员达到10%左右往往都是分批展开。

资料显示,身为美国最大的工业垄断组织和世界级跨国企业之一的福特汽车2008年陆续裁员9000人。而后的2017年有1400名福特员工接受一次性自愿离职补偿方案;2011年,标致雪铁龙曾宣布在法国裁员6000人;2018年,标致雪铁龙按照新劳动法安排1300名员工“主动辞职”。

相关阅读
  • 【特斯拉股票股价】埃里森所持特斯拉股票账面损失已超4亿美元

    【特斯拉股票股价】埃里森所持特斯拉股票账面损失已超4亿美元

    2019-10-20

    5月24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在去年12月份宣布任命甲骨文公司创始人拉里埃里森为公司董事时,特斯拉就提到他持有300万股特斯拉股票,但不曾想在那之后特斯拉股价大幅下跌,目前他所持特斯拉股票的账面损失已超过了4亿美元。

  • 【特斯拉股票多少钱一股】特斯拉股票一股多少钱?

    【特斯拉股票多少钱一股】特斯拉股票一股多少钱?

    2019-10-20

    特斯拉作为新能源汽车中的佼佼者,在上市初期的行情是很不错的。可是随着近几年的发展,特斯拉没有越做越好,反倒频频爆出破产的新闻,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依据现在的行情,特斯拉股票一股多少钱呢?这些问题小编将在下文中一一为大家解答。

  • 【特斯拉股票走势】特斯拉股票本周面临两大发展

    【特斯拉股票走势】特斯拉股票本周面临两大发展

    2019-10-20

    投资者正在等待特斯拉第一季度的销售和生产数据,这些数据将于本周发布,并且可能引发偏光汽车制造商股票的走势。周四,首席执行官埃伦middot马斯克(Elon Musk)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在进行法律诉讼。

  • 【特斯拉股票大跌】1条推特引发血案 特斯拉股票应声大跌12%

    【特斯拉股票大跌】1条推特引发血案 特斯拉股票应声大跌12%

    2019-10-20

    而在8月24日,马斯克又在公司官网发表公开信,宣布放弃特斯拉私有化。前后历时仅仅17天。人们关注的重点是,在这一重大事情上,马斯克并没有与他的合作伙伴或者投资人一起商议过,甚至也没向相关监管部门报备,而他本人也知道这是一个未知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