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怀太子的诗 【雅昌讲堂3585期】杨瑾:唐章怀太子墓客使图东罗马使者再探讨(下)

2018-01-23 - 章怀太子

导语:长安,是古丝绸之路的起点,敦煌则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之一,为促进丝绸之路学术研究,由陕西历史博物馆和敦煌研究院合作举办"长安与丝路学术论坛"。专家围绕丝路与长安研究,从丝绸之路历史文化研究、丝绸之路考古与艺术研究、丝绸之路出土文献研究、长安与敦煌历史文化等相关方面问题,展开专题报告与学术研讨。

章怀太子的诗 【雅昌讲堂3585期】杨瑾:唐章怀太子墓客使图东罗马使者再探讨(下)

章怀太子的诗 【雅昌讲堂3585期】杨瑾:唐章怀太子墓客使图东罗马使者再探讨(下)

陕西历史博物馆研究馆员杨瑾发言

杨瑾:我们再回到人物的形象、服饰和他的发式来分析,就是刚才我也说过了他在上面,他应该是秃顶,但是底下的头发就是长系颈部,与剪发的风俗还是不一样的。那么服饰是立领外翻,是袍服,腰束带短阙,是常见的胡服的元素,那么与西方的图像差别比较大,与史书中记载的拂林南服差别也比较大。

我们看一下,因为我没有更多的资料,也是在网上下载的东罗马帝国的男子的服饰,也不一定有代表性,但是起码跟我们这个图像差别还是比较大的。

那么这个也是提奥多希皇帝和他的共同执政者接见外国使臣,我们在上面一排可以看到他们穿的衣服,左边也是他的皇帝所穿的衣服,虽然皇帝跟贵族穿的衣服,跟一些有特别大的差别。但是我们从上面这一排也能看出来他完全也不是这样的服饰,应该是这种质感比较强的这样一个袍服,而且右肩上会有一个这样的扣瓣的这个装饰。

那么他跟东罗马的服饰差别比较大,刚才我也说了在中国考古资料中有大量的图像,而且这个图像中的胡服的形态也是非常的多,我也没有把它做成一个很多系统形式的这样一个分析。只是让大家看一下这些东西跟我们这个主人穿的,主人公穿的衣服也什么样的关联,这是我们在壁画中所看见的就是他的领班侍卫穿的跟他的非常相近。

唐章怀太子墓《客使图》

这是壁画中这是李贤墓里面的壁画中穿的这个人的女士,女士穿的胡服男装这样的一个形象,还有文吏的穿的,官吏穿的形象。那么在张怀太子墓的狩猎图中有大量的穿胡服翻领的服饰,因为它作为图像,它是把这个领子和衣服的颜色就形成一个比较特别明显的一个对比,这个在唐三彩陶俑中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特征。

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他的胡服的领子跟服饰的颜色是成比较强烈的对比的,而且他们的这个,这是李贤墓里边的壁画,这个壁画他的服饰就跟使者穿的服饰非常相近,这是我们看到的左边这个是永泰公主墓的。

我们还有张怀太子墓,懿德太子墓,因为他那个线图的效果不是太好,但是很明确能够看出来他这个穿的胡服就是宫女穿的胡服这个样式,也是有各种各样的。

这是韦协墓出土的石刻上面胡服女性的这样一个情况,你看我们可以看到他上面有这个绣花的这样一些领子的小立领的边,这个是领子它小立领上没有花纹,但是它的翻领上有,右边这个他是都没有的。那么在陶俑中这个也是形态特别丰富,我们可以看到就是陕历博藏的这一件,他的颜色外面翻领的花纹是非常的明显,那么还有这也是陕西出土但是国家博物馆还有洛阳博物馆藏的,西安博物院藏的这个形态都不一样。

那么左边这个是甘肃省博物馆藏的,右边是国家博物馆,但是山西王琛墓出土的这样一个造型。

又是另外一个青铜器,这个刚才是我们那个教授先生也放过这个图片,他这个上面也是有很漂亮的花纹,右边这个是另外一种形态,这是更多的壁画上面的这个形态,陶俑上面这是绿袍子、红翻领,这边也是他这个我给大家展示他上面是有扣瓣的。

就是有一个小扣瓣,这边是李凤墓的,这边是长公主墓,这边是韦协的壁画,就是他的翻领的形态是各种各样的。这是陕西历史博物馆所藏的陶俑上面马夫所穿的翻领,小翻领,胡服。

唐章怀太子墓

那么这个胡服使者到底是哪个国家的人?我们来看一下,这是如此多的穿胡服的图像出现在中国的考古资料中,而且时间上跨度也非常大,那么这个显然东罗马使者这样一个说法可能就会有比较大的一个质疑。那么到底他有可能是哪,虽然这个问题是非常危险的一个问题,而且呢就是说不好就把自己套进去了,但是我还是想尝试着去分析一下。

我个人认为应该是属于中亚的这个粟特人的,每一个是从高宗时期,李贤所生活的时代西域当时的形势来看,我们根据史书记载,虽然我不擅长史料的解读,但是这个时候显然是以康国为首的昭武九姓跟唐朝有了一个比较政治上的一个关系。

那么这个关系可能各位专家比我了解的更多。那么最著名的是显庆,显庆二年这个事件,就是西域的安定。

然后以康国为首的粟特人诸国主动表示恢复唐朝唐高宗派遣使者巡视诸国,安抚诸部,设计州县,考察西域制山川地理、民俗风情,编撰《西域图志》。那么这上面明确就写高宗遣使分别往康国吐火罗,仿其风俗物产,画图以文,那么这是后面的《西域图志》。

那么这个时候史书中记载的分别访问派使者访问康国和吐火罗的原因,而且把吐火罗和康国是看似是一个并列关系,但是有学者分析这个时候康国的重要性是明显高于吐火罗等国的。虽然不同的记载只是细微的不同,但是还是略有差别,显庆三年的时候,唐高宗遣使西域的重点应该是以康国为首的昭武九姓诸国,这也是他们两个刚才我所说的吐火罗使者进贡的可能性,还有康国为首的昭武九姓的这样一个可能性。

那么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唐高宗就是封了霍夫曼为康居督都府的总督这个事件,这个事件应该是在在阿夫拉西卜壁画上表现的比较充分,那么从他的服饰和发式来说,但是这块好像完全也不能支持我本人所讨论的内容,因为他上面说康国人丈夫剪发,解袍,人皆深目,高鼻,多髯善商贾等等,这些都没有问题,但是这个好像跟我本人讨论的还是有一些问题,所以这也是一个问题。

那么我觉得给我有一点鼓励的是在阿夫拉西卜壁画中它也有一个秃顶的粟特人,看这个是,这是一个秃顶的粟特人,英文资料中明显的明确的就指出他是一个秃顶,那么这个是在我绝望的时候有一丝丝的希望说这里面有一个粟特人是秃顶的。

那么也就是因为在粟特,粟特人与突厥人还有波斯人这么长久而复杂的一个历史渊源和关系,那么呈现出来在阿夫拉西卜壁画上也是同样的是各种各样的形态,那么他有大量的穿胡服的人物的形象,那么上边也有人说他有一些突厥的使节,突厥的使节穿的是波斯式的藩篱、束腰、长袍。

那么鉴于粟特人和突厥和波斯的这种复杂关系呢,服饰的影响可能还是有的,有的人把它就是有称作伊朗化的突厥人,那么这个可能秃顶使者对我本人这个研究是有一点意思。

唐章怀太子墓《客使图》(局部)

那么再说到突厥和粟特的这个关系呢?我就不用说了,因为大家比我知道的要多的多得多,所以我只是在这儿就说他们之间的这样一些关系,而且学者们的研究一些观点,那么所以就是我认为他这个胡服使者就是肯定能称为胡服使者,但是也可以称为粟特人,但是不是康国人我不敢肯定,只是就觉得这个时期康国是比较牛的,而且就是跟唐朝来往是有这种可能性,这是一个。

那么我们刚才,我现在又回到我的图像中,就是还有一个细节可以说明的是在整个壁画中,新罗使者是非常沉稳、文雅,因为靺鞨使者显得非常淡定。那么胡服使者在表情体态和姿势上都显得很不老练,也似乎不具备丰富的知识涵养和高超的外交技巧,也许把他画成秃头是显然有意而为之,就是表现康国商业气息很浓的国家特性,或者就是粟特康国商人充当的使者本身,那么当时的画师显然是把这个习性也了解,也有他的理解。

这样也能解释了在这么严肃、正规的外交场合,其他人都戴帽子,唯独他不戴帽子,反而还要强调他的秃头的原因了。

与会嘉宾合影

那么我的结论就是从服饰、发式、时代背景等因素来考虑,从大的主题上应该是古代世界所常见的帝王与使臣的图像,这种图像也是在西亚、东亚、两河流域也是非常常见,在我们国家也是非常常见的一个题材。从我们长久的这样一个"华夷并序"的传统下的表现的主题,那么作为图像来说对画家而言他们非常擅长并且表现这个主题,那么胡汉交融,胡汉组合这样一个母题也是画家按照就是主动或者是被动的去描述这样一个图像。

那么这也是能解释了在我们目前所发现的考古资料中所有的类别的器物中都能发现有这么胡人的形象,而且胡人的形象也不是被特意突出或者是特意塑造的,就是属于当时这个群体中的一员。

虽然我们不能判别它到底是刚来的胡人还是胡二代、胡三代,甚至是更多的胡人的后裔,但是他们的比较突出的外形还有服饰还是有一定的说明性的。

那么最后要说的就是这个胡人图像和张怀太子的这个关系,就是说虽然大家也知道张怀太子曾经是监国,在这种情况下,而且当时他辅佐太子李弘有这么一些说法有可能参与这样一些国家的外使接待也是有一定的可能性的,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是张怀太子墓这个壁画他跟此前的相比,比如说是《职贡图》等等,就是按照利害关系来排列的有一点不同的是他是从空间上,这个是从线性的一个前面是线性的这样一个表现,那么在张怀太子墓他是从空间上就是从一个平面的横切面来进行表现的。

那么可能也会表现出有一些他唐朝的一些太子,以及一些来使的身份,以及所代表的这样一个他的文化和族群。

那么对于窠石图的人物、文化渊源这样一个叙述功能,虽然不能把他作为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据来进行讨论,对他进行定性,但是还是有一定的参考的价值。我的这个观点就是这样子,可能是很不全面,也不能说明问题,但是我还是把它抛出来,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谢谢各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