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龙血树圆斑病 终极往事(一)——香龙血树

2017-12-01 - 香龙血树

车子驶进了路边的一个加油站,一个发胖的棕色头发中年女人给车里加满油,两人下来,又进商店里买了几瓶水,"你是撒利?"Rene递卡给她刷,忽然问。 "你是谁?!"那女人忽然抬起头,有点警觉诧异的看向Rene。 Rene苦笑,没有回答,转身回来发动了车。 Anton回头看看,棕色头发的女人,已经从商店里走了出来,诧异地怔怔望着汽车驶远。

香龙血树圆斑病 终极往事(一)——香龙血树
香龙血树圆斑病 终极往事(一)——香龙血树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渐渐驶离了大路,Anton意识到这不是通往公路的方向,他纳闷地看向Ren-e。 "Anton,"Rene终于开口了,"你介意再等我一会儿吗"他把车开到了一个岔路口,旁边,一条小路通向一个山坡。 "什么?" "你在这在等我一会儿行吗?......我还想去看一个地方。" "什么?"Anton有点纳闷但是点点头,"好的。" "谢谢。"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Rene把花和水放在那块墓碑前,这还是他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他站在那里,呆呆的望着墓碑,上面有他那么熟悉过的一个人,正天真的朝他微笑着,目光纯净充满理想。 永远那么年轻了--他叹息,看着那照片--岁月在那一刻就定格了,再也不会改变。 风匆匆的吹过,煦暖的春风里,还隐隐夹杂着凉意。

等了许久,还是不见Rene的影子,Anton犹豫了一下,终于循着Rene的去路沿小道走上去。 Anton走上去,转过弯,经过了一道铁门,门没有锁,上面写着几个字母和一个徽记,这是私人领地了。 他再望前走,出乎意料,前面是一片墓园。

远处的树林边有两个上了年纪的看护工人正在不声不响地干活。 远远的,他看见了Rene,低垂着头立在一块墓碑背后,Anton抬脚向那里走去。 Rene立刻察觉了,抬起头,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接触。Rene走了过来。Anton止住了脚。 "等急了吧?不好意思。"Rene向Anton道歉,两人匆匆向大门走去。

风再度吹起,身后,几片落叶夹着花瓣落在空荡荡的墓碑上。

第10章 汽车默默地行驶。 "那是我的一个朋友"半晌,Rene终于开口说,"那房子也是我一个朋友的。" "恩。"Anton不想关心Rene的私事,什么朋友他一点不想知道。

"恩,"Rene迟疑了一下,"抱歉我无意中闯进来了。"他看看Anton,小心翼翼地说,"昨天晚上我给你电话你没有接,白天在你那儿我看见了你那个案卷,我没有看内容--"他有点歉意,意思是并没有想窥探隐私,"--我知道那个案子。

想起你白天的神情,我就给Roger打了个电话。" Rene的电话Anton急着开车故意没有听,他能想出Roger接电话的声调,Roger一定没料到Rene这么快就会把电话打来。 "......他撒谎,不是很像。"Rene笑了一下,"我就又去了你办公室。"他摸出一张纸条递给Anton,"我很抱歉。"

Anton接过了纸条,那是Anton拍纸簿上的一张纸,用铅笔涂抹显出了前一张纸上他匆匆写下的内容:时间,地点。 Anton把纸条揣进衣袋,板起面孔,"我相信你也看过我的档案了吧?!" 两人的视线在反光镜中相遇,Rene有点尴尬地点了一下头。"是。" "哼!"Anton把视线转向窗外,不再理睬。

不知过了多久,Rene又开了口,"抱歉,我还有一句话想说,"他看看Anton,缓缓地说,"希望你不要介意。" Anton斜扫了他一眼。 "你这么做不理智,Anton,他无非是想让你出不了庭,你想想,你出不了庭,谁指认那个凶手?" "那我还能怎样?!

如果那个孩子在呢?!眼睁睁看着他再死一次吗?!"他一下子吼出来,质问Rene。 车内一片沉默,半晌,Rene说,"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你可以给我打电话。"

快到纽约了。 "我还要去单位,先送你回家吗?"Rene问。 "不用了,直接到单位就行!"Anton冷冷地说。"我还有事要处理。" Rene犹豫了一下,看看他,点点头。"恩。" "对了,你半夜找我什么事?"Anton忽然想起这个。

Rene忽然有点尴尬,笑了出来,低声说"我本来,本来,只想问问你......" "什么?!" "问问你,这周的约会还算不算数!"他露出自嘲的微笑。 Anton这才想起,他跟Jimmy的约会,火一下上撞,挖苦道,"我倒忘了你每天晚上还有兼职呢?!在你每天晚上穿成那样找人干你之前,你能不能管一下Harvey他们卧底的死活?"他重重摔上车门,"我没有时间!"

Anton回到17层,对同事投来的目光只简单解释为出了点小状况,就投入了工作。 Rene换了衣服也下到17层,Harvey直接把一摞案卷放在了Rene面前,虎视眈眈地发号了一堆命令,Rene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按照Harvey地指令拨通了一个个电话,布置出相应的任务。

"还有吗?"终于打完了最后一个电话,Rene站起来,脸上再也无法掩饰尴尬,艰难地注视着Harvey。 Harvey依然毫不客气地盯视着Rene,一瞬间,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了很多。 Harvey上下打量了Rene两眼,终于放缓了语气"没有了。" "恩"Rene点点头,"案卷我这就看。"

第11章 Anton回来,继续在案卷中查找线索。 和纽约本地团伙交易的另一方是个路过的亚洲集团,由本地最大的帮派科林斯家族牵线,交易后就已经离境。案子至此已经完全失去了线索。 "案子我看完了,有点想法写后面了。

"想到Rene这句话,Anton随手翻到最后一页,漫不经心地看去,那里只分行写着几个关键词: 1、林奇"早出晚归" 2、货物,有--没有 3、亚裔团伙? 4、如果利用帮派矛盾,目的? 5、新的中间人?

Anton把案卷合上丢在一边,思忖半天,抓起了电话。 林奇是郊区的一个家具商,亚裔混血,没有参加过交易,也没有帮派背景,只是在案发前四天,死的人里有一个去过他的家具店。 调查时,正巧林奇出差了,但据店员和邻居反应,案发后一段时间内,林奇一直早出晚归上下班,已经排除了和案件的关系。 Rene怀疑什么呢?

可是Roger的回答让Anton的心往下一沉。 Roger说林奇出差还没有回来,如此算来,这个人已经近两个星期没有露面了。

"Roger,开辆没标的车,我们去趟林奇家。" Roger咧嘴一乐"咱组车早晨James开出去了,你的车呢。" Anton一愣,"我的车?在波士顿郊区,废铁了!还一辆呢?" Roger撇撇嘴,"让Harvey他们开走了呗!

连开三天了,你不知道?" Anton摇摇头,"不知道。他们自己那两辆呢?没有没标的了?" "没了。人家说不够使,要不,"Roger挤挤眼,"你跟那娘娘腔再要辆车去?对了,他昨天找过你,他妈的半夜了,总有两三点了!" Anton皱了皱眉,看了看联络表,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直线。

电话响了三声,那边有人抓起了话筒"Rene。" Anton简单说了下意思。 "什么时候用?"Rene又恢复了开会时陌生平淡的口气。 "一会,过半个小时吧。"昨天那电话没准是他泡在夜店里打来的,听到Rene的声音,Anton不由自主想。 "你等一下。"喀哒一声,电话就挂了。 "怎么样?"Roger兴致勃勃地问。 "他让我等一下。"Anton耸耸肩。

十分钟后,Rene进来了,Anton以为他手里拿着车钥匙,但是Rene手里只拿了一张纸。 "车不归我管。归这个......"Rene依然那么轻描淡写,把那张纸放在Anton桌子上,他的手指沿着人名下划,"归这个叫Owen的,你有联络表吗?" "有,我有。

" "这个是新的,下次开会下发,先放你这吧。我已经跟他说了,他后天前给你们加辆备用的。" Roger在Rene背后故意非常气恼的大声说,"那你想让我们今天怎么去?!"他朝Anton得意地挤挤眼。 "我一会儿要去林登街,"Rene看了下表,没有回头,不动声色地看看Anton,"你们介不介意提前15分钟走? 我送你们过去。"

林奇的家在街道中段,是个三层的旧楼,前门附近人比较多,他们把车转到后门。 马路边Anton和罗杰下了车,厚重的大铁门挡在眼前。 Anton看看锁,带保险的安全锁;再晃晃铁门,很结实,除非他切断警报器硬砸。

Roger看出了他的心思,听说林奇跟邻居关系很好,当心他们听见报警。" 俩人抬头向上看去,只有三层上,一扇窗户半开着,可是再看周围,直上直下,无可攀爬,Anton和Roger只能远远看看那窗户,无可奈何。

这时候Rene停好车,走了过来,也摇了摇铁门,看了看俩人,又不动声色地向周围看了两眼。 Anton张嘴想说话,可是还没等他反应,就觉得身边嗖地一下,好像有只凶猛的野兽蹿过,已经有什么东西一跃而起。 Anton只来得及在耳畔听到Rene说了句"我上去给你们开。

",就看见那个人已经迅捷地蹿上了墙壁,只一会儿功夫,就消失在三层半开的窗户里,留下Anton和Roger两个人在底下大眼瞪小眼。 那一瞬间的爆发力,让Anton瞠目结舌,暗自震惊,半晌,他才反应过来,Rene甚至没有助跑。

一会门从里面打开了,Anton注意到Rene手上又多了那副皮手套。 Rene紧锁双眉,摇摇头,示意俩人情况不妙,"叫区警吧。"Rene说。 一进屋子,随即就闻到空气里的腐蚀味,没费多少力气,几个人就在厨房背后找到了结果。

这个结果已经早在预料中,并没有失望,反倒像证实了预见,Anton和Roger轻松地坐Rene的车返回。 Roger一路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Rene,等车拐上大路,前坐的Anton终于忍不住问了句"你怎么上去的?" "Roger没说过我在去行政部前是做什么的?"Rene有点嘲讽的一笑。 "我不知道。"后排的Roger一下子凑上前来,来了兴致,"你在哪?" "猎鹰特警队。"

他们回来,略事休整,下午4点,是Harvey组马修那件案子收网的时候。依照布置,Anton也带自己一组后援,协同出警。 "Harvey,我跟你们走一趟。"大队人马出发,Rene出现在了会议室门前。

半小时后,三个组,同时收网,东部历史最大的一次毒品交易活动开始了。

第12章 十二公里外西郊交钱,分两处交货,码头一批,货仓一批。 马修盯货仓,对方老大亲自出货,现场交易冰毒和高纯度货物各一箱。 Harvey带一队人直扑城南一栋贸易中心内的买家。

货舱不远一间车库,就是现场中控,Anton带后援也在现场,紧盯着监视器屏幕。 马修的卧底,坐在轮椅上也到了现场。 Rene稳稳当当坐在现场中央,不动声色的看着屏幕。

6点钟,A组报告,买方代表驾驶一辆红色摩托已经出发。 6点半,C组报告,买方带现金和卖方已经到达西郊,等待交易信号。 6点半,B组报告,交通堵塞,高速公路出现故障,买家红色摩托距离货仓还有20分钟车程。 6点三十五分,D组报告,码头边,买方和卖方都已出现在见面地点,等待交易信号 6点三十五分,A组报告买家老板仍在餐厅就餐,与计划一致,等待货仓验货结果。 交易时间是6点40分 全组人,静静的等待。

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现场仍然没有动静。 "小狗已经上高速。"对讲内B组不时通告着情况。

已经过了交易时间20分钟,货仓内卖家在打电话,监视器内能看见几个人十分不安。 "小狗在高速出口转弯处违规被路警扣押,目前正在交涉。"对讲里传来B组呼叫。 全场一愣。 "妈的!"马修一下站了起来,事先因为怕走风声,没有跟路警打过招呼,眼看一场精心跟踪多时的案子可能泡汤,"头儿,怎么办?" "全体待命。"对讲里传来Harvey的声音。"B组通知交警,放行。"

"Jams,帮我准备点东西,我下去。"旁边一直坐在座位上的Rene忽然开口说道,他在一个本子上飞快的写了几行字,刷的撕下来,递给后援组Jams,回头看向Anton,"Anton,材料再给我看一眼。"

又过了一会儿。 "B组呼叫,交警已经放行!" "妈的,头儿,不行了,来不及了,蛇要撤了!"马修急忙喊道。 监视器里能看到仓库内几个人开始收拾东西,外围持枪的保镖已经高度戒备。"怎么办?扑不扑?" "再等一等,D组你那边怎么样?C组?" 两个组的回答,淹没在马修的呼喊中。

"头,Rene说,他下去......" "操!谁让他下去的?!"对讲里,Harvey立刻明白了。 "Rene自己下去的,他职位比我们高.

....." "喊他来听!"Harvey不等马修解释。 "他已经下去了!" "操!卖家见过小狗,太危险了!B组通知路警扣住小狗!立刻!妈的!......"一端骂着按掉了对讲。 一会对讲里又传来了Harvey的声音,"马修,你的人在吗?""你的人"指的是马修的卧底。

"在我这。" "E组,马修,听明白,小狗手机现在B组手中,有Rene消息马上叫你的人,按对方口令发到小狗手机上,B组转发鲨鱼!,马修你们注意随时接应他!" "明白!"

屏幕上,Anton看见Rene出现在仓库内。 夜幕已经悄悄降临。

相关阅读
  • 香龙血树和巴西铁 巴西铁(香龙血树)的家庭栽培及养护

    香龙血树和巴西铁 巴西铁(香龙血树)的家庭栽培及养护

    2017-12-01

    选购时间最好在夏初,因为那时乌龟结束了冬眠期,随着气温的升高,活动能力也增强,便于挑选,容易区分病龟。 外观龟壳不要有发脆的现象,纹路清晰,眼睛明亮睁大,鼻孔干净流通,如有褪皮现象表明此龟生长得很好。

  • 香龙血树又叫什么木 巴西千年木 学名香龙血树

    香龙血树又叫什么木 巴西千年木 学名香龙血树

    2017-12-01

    夏天到了买棵驱蚊草让蚊子和您说拜拜 原价15节约3.00折扣8.00yen12剩余时间1天18时23分秒七天退货假一赔三30天维修如实描述闪电发货正品保障巴西木 学名香龙血树,别名巴西铁树,为百合科龙血树属植物。

  • 香龙血树炭疽病 香龙血树图片 香龙血树的养殖方法

    香龙血树炭疽病 香龙血树图片 香龙血树的养殖方法

    2017-12-01

    香龙血树为直立单茎灌木。树干粗壮,叶片剑形,碧绿油光,生机盎然。当今被誉为“观叶植物的新星”,成为世界上十分流行的室内观叶植物。越来越多的朋友喜欢把香龙血树养殖在家里或者庭院里供其欣赏。下面我们就给大家介绍一下香龙血树的养殖方法。

  • 金心香龙血树的功效与作用

    金心香龙血树的功效与作用

    2017-12-01

    金心香龙血树是一种美丽的观叶植物,这种植物也叫金心巴西铁,原来只有非洲境内的加那利群岛上存在,后来被中国以观赏性植物的身份引入,现在是国内最常见也最受欢迎的花卉植物之一。小编今天主要以介绍金心香龙血树的功效与作用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