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萧条的孩子】《大萧条的孩子们》读书笔记

2019-10-20 - 大萧条

关于这本书的作者——埃尔德是生命历程理论的开创人,《大萧条的孩子们》就是他运用这一理论思想而写成的著作。在这本书中,埃尔德综合运用历史学、社会学和心理学的研究方法,评估了美国上个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造成的经济学受损经历对于20年代出生组孩子们的生命及其后代历程的深远影响,对于重大社会历史变迁对于人的生命历程的影响,埃尔德可以说是开拓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

【大萧条的孩子】《大萧条的孩子们》读书笔记
【大萧条的孩子】《大萧条的孩子们》读书笔记

在展开解释具体机制的调研结果之前,埃尔德阐释了五个核心的概念:一是经济受损,经济受损指的是经济变化不断减缓的一种模式,而不是指长期失业、公共援助或者贫困所造成的那种持久的损失,这种受损在经济危机时最明显,在33年之后有了一定程度的恢复。

【大萧条的孩子】《大萧条的孩子们》读书笔记
【大萧条的孩子】《大萧条的孩子们》读书笔记

二是危机,危机是指社会经济需求和满足这种需求的能力之间的差距。三是适应,适应就是指对危机的适应模式,具体是指大萧条中,父母和孩子的适应性和家庭单位的适应性。四是联系,联系是指将社会经济变迁与生活经历、人格相联系,为了说明社会变迁影响人们的人格和行为的过程或者机制。

【大萧条的孩子】《大萧条的孩子们》读书笔记
【大萧条的孩子】《大萧条的孩子们》读书笔记

五是出生组分析,出生组分析中,出生组所处的历史职业阶段,形成了境遇性解释和适应的各种方式,尤其在剧烈变迁的时代中,作者的研究所选取的都是20年代头两年出生的,大萧条时期正处于少年期和青少年期的研究对象。

对于整本书的框架,作者进行了这样的排布——从家庭对于经济受损的适应开始入手,首先考察了经济受损对家庭带来了哪些打击,在这里包括家庭地位、如何维持生计以及家庭成员的地位变迁等,然后研究了家庭对于经济受损的适应,通过考察家庭劳动分工、家庭关系以及权力结构来阐述家庭是如何适应大萧条带来的经济损失,进而说明了大萧条的这些变化是如何给孩子的人格和未来的发展带来了影响。

一、大萧条到来与家庭

1、家庭地位:

大萧条首先会对家庭地位有影响。作者通过测算1929-1933年之间的收入损失比例来测算经济受损的程度,根据1932年和1934年之间的访谈资料,发现家庭破裂或者非常频繁的处置财产在收入损失超过40%时才会出现,所以作者将收入损失比达到35%以及以上的家庭划定为经济受损家庭。

在经济受损中,又细分出父亲失业与未失业的类别。经济受损家庭的经济变化巨大,对于维持家庭生计和家庭成员的心理健康都有深远的影响。作者在这里考察父亲工作情况的意义在于探究是什么因素使得在大萧条中严重受损家庭与未受损家庭出现了分化,所以设置了四个与父亲们的经济保障和被雇佣能力紧密相连的因素,研究发现父亲职业情况与家庭地位显著相关。

对于大萧条中的家庭地位丧失,不同的阶级有着不同的防御性行为反应,中产阶级失业家庭中,限制家庭的对外交往是一种做法,酗酒也是一种常见的办法,通过酒精可以短暂地缓解内心的压抑,延伸了社会隔离,也能降低失意父亲的社会敏感性。

而劳动家庭中限制对外交往的情况不多,但是存在父亲酗酒的现象,而酗酒的父亲们多多少少代表了不能恢复在大萧条中失去地位的家庭。

家庭受损改变了家庭的谋生方式。家庭在面对长期的经济受损时,有必要开辟新的收入来源来维持生计,比如母亲进入劳动力市场、亲戚资助或者出租房屋、最后是公共援助。这些谋生方式在不同阶级中有着不同的偏好。这里作者最主要关注的是母亲的就业情况,虽然在经济低迷的奥克兰地区,舆论对于妇女外出工作持负面评价,但是经济受损还是将母亲们推向了就业市场,有理由相信,妇女的收入很可能是经济受损家庭经济中非常重要的因素。

而家庭中的母亲有了工作,会进一步对孩子、家庭角色和家庭关系的变迁有着深刻影响。

大萧条中的地位丧失对父母的心理带来了影响,而这种影响也会投射到孩子身上,影响孩子对于父母的看法。大萧条对于不同阶级的父母的心理影响也是不尽相同的,劳动阶级的母亲更多表现出情感上的忧伤,这与经济是否受损无关;付出的心理代价来源于经济上的损失。

中产阶级中的母亲情绪体验与失业与失业所导致的社会地位丧失有关。丈夫失业家庭中的母亲更不满、疲劳、更有无力感和不安全感,在外表上也更邋遢。这种心理主要来源于失业和经济受损所引致的声望下降与居住档次下降。

对于父亲的心理反应,现成的有关奥克兰父亲的观点只有“子女眼中父亲们的性格特点”这一项,这方面资料的缺乏也说明在30年代普遍存在着这样一种假设“父亲对孩子抚养的整个过程相对不重要”。

中产阶级的孩子比劳动阶级的孩子更看重自己父亲在社区中的地位,经济受损情况影响了他们对于父亲的看法,在那些未受损家庭中孩子感觉到父亲的地位比受损家庭的孩子感觉到的高很多。孩子们对于父亲的评价受到母亲对父亲态度的影响,母亲对于父亲的责备影响到了孩子的态度,母亲在创造感情氛围中处在重要的位置,而孩子们正是在这个氛围中形成了自己的态度。

家庭地位的变化,对于孩子在家庭谋生中的角色,对于家庭中的夫妻和亲子关系来说,对于孩子的自我想象和社会活动等都有着重要的影响。接下来作者就将目光转到了家庭经济中的孩子们。

2、家庭经济中的孩子们

经济受损家庭的孩子参与经济活动是大萧条环境中家庭的谋生策略之一,在经济困顿的时候,一般对更多地利用孩子们的劳动。孩子们卷入家庭经济事务之中,不单单是尽快融入成人世界的一个标志,尽管它意味着成人在大萧条时已将自己应承担的责任向下传递给了孩子。

参与家庭和社区的实际活动,和年轻人的工作取向更加一致,也使年轻人更加“负责任”。作者在这章里比较了经济未受损和经济受损家庭孩子的行为方式,这些方式反映了对成人生活现实的一种取向,它因为性别的差异而有不同的表现,包括:理财判断力、可靠性、男孩的社会独立性、女孩对家务的关心程度、对于成人伴侣的兴趣以及取得成人地位的渴望。

在经济受损的环境中,家里的孩子对于家庭的窘境都负起了义务,不同阶级和性别对责任的承担有一定的差别。作者的研究结论是,不论在哪个阶级,男孩都倾向于找一份有薪水的工作,女孩更多的会承担家务,但是有些来自于家庭经济受损严重的女孩也会工作家务双肩挑。

这样的角色分工,一来增强了孩子对父母投入的认识,因为在从前,孩子们会认为父母的投入是理所当然的,经济短缺揭示了消费中互利互惠这一方面,它能让人们学会彼此负责,特别在中产阶级中,经济受损改变了孩子对父母单方面依赖的格局。

二来也影响了孩子们,尤其是男孩子们对于金钱的支配欲望,那些来自于经济受损家庭的和有工作的男孩,中学时最可能被描述为“有抱负、雄心勃勃”,对于金钱有支配欲望。

男孩子们找到一份有薪水的工作意味着他们在家庭之外获得了某种程度的自主性和责任感,工作角色有助于男孩从父母控制的传统束缚中解脱出来,增强了他们的社会独立性;而经济受损对于女孩社会独立性的影响较小,女孩的价值观和社交自由由她们所处的社会阶级决定,中产阶级的女孩在这种情景中表现出了对家务的兴趣,但是社交自由并不受家务的限制,经济困难和家务劳动仅仅限制了劳动阶级女孩的社交自由。

作者在对成人取向进行测量时,选取了“寻求成人陪伴”这一评分,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经济困难和职业增强了孩子们与成人交往的愿望,也增强了他们长大成人的愿望。

经济困难影响了家庭的地位,进而孩子们的行为过程,那经济受损是如何影响家庭关系从而影响孩子的人格的呢?

3、家庭关系:

大萧条对家庭关系的影响首先体现在婚姻权力结构上,主要的趋势是父亲的失权和母亲权力地位的上升。家庭赚钱能力和工作的丧失,导致了冷漠、沮丧、自怜自艾和各种形式的社会逃避和退缩,比如酗酒等,就会严重破坏家庭关系,引发了更多的家庭冲突。

失业和收入的突然丧失破坏了婚姻中原有的互惠关系,这些为中伤性的批评、无休止的争吵和敌意的出现留出了空间。无论对于哪个阶级的孩子来说,在他们的家庭经历中,冲突关系都是随着经济受损程度的加剧而趋于严重,但是只有在女孩中经济受损的影响才是显著的,这些差异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男孩和女孩之间对比鲜明的角色,因为经济困难鼓励男孩走出去,而女孩则更多地承担起家庭的义务,劳动阶级的女孩尤其是。

经济受损在孩子的感情中有很大的影响,经济上的困顿改变了父亲和母亲在家庭中的处境,对孩子看待同龄人和家庭以外的成年人、感觉到的父母的魅力、以及对父母作何评价都有直接的影响。

4、地位变迁与人格

埃尔德的调研结果显示:在经济未受损的稳定的家庭环境中,家庭所处的位置构建了他人对这个家庭后代的期望,孩子对自己的期望、以及孩子对他人对自己的期望做出的适当反应,社会的互动是毫无问题的,而且孩子的人格反映了环境的整合和持续性。

而在经济受损的家庭中,家庭地位的下降是常见的,而这种地位的下降引起了自我意识和孩子感知到的不确定的他人对自己的观点之间的冲突,当自我不完全按照他人的看法看待自己的时候,自我意识就凸显了出来,而他人的意象与自己的意象没有很好的整合而颇成问题时,孩子就会对他人表现出过于敏感的趋势。

自我取向是指自我定义、自我评价和自我感觉,这是根据母亲对家庭内的描述、青少年的自述以及成年人和同龄人在社会情境中的观察来进行评估。从家庭内部的观察来看,中产阶级的母亲比那些地位较低的母亲更容易体会到经济受损对于自己孩子行为的影响,经济受损家庭的孩子会过于敏感和害羞。

从孩子的视角来看,家庭受损对孩子的心理影响在1933年到1936年之间最明显,大体是孩子上初中的时候。除了母亲感知到的经济受损家庭中个的孩子容易害羞和过于敏感,经济困难还使得女孩子在社交上更加不快乐和表现出社会拒斥,这主要是性别的差异,家庭的压力和没有办法打扮得漂亮对于女孩子的自我感情的影响更大。

社会地位和奋斗这一方面,作者采用了有关学术兴趣和学业表现的七级量表来评分,得出的结论是智力的差异与经济受损无关,主要是来自于阶级出身。经济受损的孩子更加渴望高标准的成就,大萧条中家庭经济困难的男孩子对于地位和权力的欲望最为强烈,而且经济受损的影响远远超过了社会阶级的影响,而女孩虽然对家庭经济受损所带来的社会后果特别敏感,但是没有证据表明它在女性成就动机中有增强的作用。

作者采用孩子在中学校报出现的频率和重要性来衡量他们在交往中的支配地位和精英地位,结论是才能和远大抱负在孩子活得社会名声上的作用更大,无论哪个阶级,经济受损都不会使他们在获得社会名声方面有什么显著差异。

从学校的影响来看,学校规定的统一着装的规章制度和学生社团“不论学生背景如何,都要平等参与社交和活动”的理念,可以看出其实学校对孩子有一种相对平等的影响。

二、大萧条与成年

1、成年男孩和成年妇女们

对于成年男孩的分析,作者采用了奥克兰出生组中的69个男孩为分析样本。对于奥克兰男孩子的生命历程,作者认为离开学校的时间、二战开始、教育是奥克兰男孩们生命历程的转折点。绝大部分男孩在1942年进入成年阶段,他们的不同选择决定了他们未来的生活机会和成就。(40%应征入伍,20%结婚,40%不再接受教育且战后也不会重返课堂)

二战的开始也是一个转折虽然工作、婚姻和教育被应征参军而中断,但是二战为男孩们带来了一些机会,比如成熟的经验和获得津贴的教育。大萧条并没有给男孩早期的成绩和生活带来不利后果,唯一影响到的是教育。经济受损对劳动阶级的教育完成情况有一定负面影响,但是也有一些劳动阶级家庭的孩子读了大学。

对中产阶级而言,大萧条并没有影响他们接受教育。而对于男孩子们的职业发展,通过数据和统计分析,结论是来自经济受损家庭的男孩们在青春期末期已经培养出了更加确定的职业认同,在职业兴趣上趋于成熟,成年后更可能

发展出一个更加有序的职业生涯,家庭经济受损使得男孩们有着超越他人的渴望,这种抱负是他们获得职业成就的重要来源。

作者的结论是经济上受损的家庭的男孩表现出来的特点更多是:工作保障性偏好;认为工作的价值最高,休闲活动更没有价值;他们的婚姻功能倾向于“生育和抚养孩子”;结婚后,家庭中与妻子平等的共同决策分区模式比较常见,或是妻子影响力更大。

而对于经济未受损家庭的男孩子来说,对工作有着冒险追求,希望多赚钱;同样也认为工作的价值高于家庭生活和休闲;婚姻中的“婚姻关系”为中心,婚姻的幸福感与夫妻关系更相关,这并不是指孩子不重要,而是一个优先级问题。在他们婚后的家庭中,妻子在经济事务中的主导地位的情况会比较少。

对于成年妇女,作者的研究结果显示——受损家庭的女儿对于家庭更加专注,更多地参与家务,因为这些女孩最有可能在以女性为取向的家庭中走向成熟,尤其是家庭出于困境的时候,更需要她们准备食物、清扫房间和照顾孩子,所以这些女孩被更深地卷入家庭主妇的传统世界。另一种是与经济艰难有关的情感需求,处于亲属关系遭到破坏的境遇中的女孩子愿意牺牲自由来换取社会依赖所带来的保障。

2、人格对成年人经历的影响:

作者在书中提到了成年后的健康问题,这里需要注意,虽然研究结果显示家庭受损的中产阶级的成年人更为健康,这可能和人们常识中的有所不同,但是这并不代表经济受损对成年人的健康有证明作用。那些经济未受损的中产阶级家庭的成年人不是最健康的群体可能是因为他们年轻时一直受到保护,童年时不曾面对生活的艰难,所以在日后的危机中可能无法适应进而影响了身心健康。

而对于劳动阶级而言,影响成年人健康的最为突出的因素不是经济受损,而是他们的劳动阶级出身。

成为父母这一身份转变,对于经济受损家庭的儿女们意义更大,有一个孩子会使他们的生活更加快乐,孩子也是他们婚姻中最有价值的方面。另外大萧条的经历使女儿们早早卷入家庭劳动中,而成为父母后抚养孩子与大萧条中的家庭经历实际上就有了一种潜在的共同性。

而父母工作的胜任性这一方面,中产阶级的背景有更好的胜任性,但是中产阶级的父母却认为抚养孩子是一项挑战,怀疑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教育好一个孩子。而对于劳动阶级的妇女而言,养孩子好像没什么困难的,就像是一项“日常杂事”一样。

同时,作者还试图考察大萧条经历在成年人记忆中的意义,这种意义对于他们成年后的生活满意度和代际之间的互动有什么影响?研究结论是——那些记住了大萧条困难经历的人,生活满意度呈现上升趋势,他们认为自己成年后的生活是蒸蒸日上的,并他们也倾向于向后代讲述大萧条的记忆来传递一些价值观,他们的后代可能对社会问题有更多的想法,对当前的机会和有利条件有更清晰的意识,对经济保障需求更为重视。

而那些对大萧条没有什么记忆的人,在未来的生活中,其生活的满意度呈现下降趋势,而且这些人由于并没有什么记忆,对后代也无法传递大萧条时代的生活境遇。

经济受损家庭投票给民主党表达了对生活能有所好转的期望,这些人也更加关心美国国内问题,尤其是国内的经济状况,而且多数对现在的经济机会和社会生活持有乐观的态度,那些经济未在大萧条中受损的富裕家庭的孩子,他们有更少的比例倾向于民主党,对国内问题的关注主要是“道德败坏”和物质主义,政府支出和税收被排在末位。

三、总结和反思

作者对于大萧条背景对于人的生命历程的考察,以经济受损和经济未受损群体相互对比,这其实支持了历史中的时间与空间这一主题,个体的生命历程嵌入了历史的时间和他们在生命岁月中所经历的事件之中,同时也被这些时间和事件所塑造着。

奥克兰出生组发生生命事件的时间和顺序,如结婚和生育,无论早晚,这种生活转变的时机都会通过随后转变的影响而带来长期后果,这一时机表明:一系列的生活转变或生命事件对于某个个体发展的影响,取决于它们什么时候发生于这个人的生活中。

另外,通过家庭和成员的相关联的命运,历史性事件和个人经历被联系在一起,比如奥克兰家庭中的代际传递和人格的持续性机制,这种发现支持了这一范式主题:生命存在于相互依赖之中,社会—历史的影响经由这一共享的关系网络表现出来。

在常理来讲,大萧条是一个失控的时代,带来了混乱、暴躁和关系的不和谐,但是作者也证明了许多家庭能够成功地适应这一困难的环境,父母和孩子可以在有限的选择和制约因素中进行挑选,并采取有效的适应行为,将这种活动作为衡量个人主体性的一个指标,就可以佐证这一个主题:个体能够通过自身的选择和行动,利用所拥有的机会,克服历史与社会环境的制约,从而建构他们自身的生命历程。

本书的理论价值和实践价值主要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在体现研究方法上:作者选择了从各个家庭所承受的不同的经济损失来入手,调查其社会和心理影响,以社会经济变迁为关注的焦点,采用的研究方法不同于抽象的社会系统和结构的分析,转而关注具体环境中真实的家庭和个人,作者认为“关注家庭的社会经济变迁,因为这是调查代际变迁的动力、年轻人和老年人在代际连续方面变化的策略要点”(P9)另外,通过追踪社会经济变化对于生命历程的影响,这种纵向研究方法在社会研究方法中可以说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二是在样本选取和分类上,对于社会学调研而言,调研样本的选取对于研究的意义重大,它直接关系到研究的客观性和代表性,以及研究结果是不是具有普世意义,那作者为什么选择了奥克兰地区?作者在书中选取了“已发放的建楼许可”“零售业的净销售额”“零售业的就职人数”“家庭收入的中位数”这几个指标,对美国的一些大城市进行横向的对比,发现奥克兰地区的社会经济状况与美国其他大城市的平均情况、以及全国的平均情况相仿,所以这就保证了调研的结论可以解释的范围更广。

另外,在具体的样本分类上,作者采取了一种非常简明的方式将研究对象划分成了四个类型:中产阶级家庭 经济受损、中产阶级家庭 经济未受损、劳动阶级家庭 经济受损、劳动阶级家庭 经济未受损。这种划分方法为研究提供了更强的可操作性,也助于更明晰地解释调研结果。

相关阅读
  • 【大萧条对世界的影响】顶级对冲基金担忧全球面临大萧条风险

    【大萧条对世界的影响】顶级对冲基金担忧全球面临大萧条风险

    2019-10-20

    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像经济衰退那样引起投资者的恐慌。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联合的创始人兼联席首席投资官雷达里奥认为,各国央行逆转经济低迷的能力“即将结束”。他还担心,目前的形势开始类似于大萧条时期,当前经济形势可能打击充满信心的投资者。

  • 【大萧条的影响】未完成的“出清”:大萧条与2008危机

    【大萧条的影响】未完成的“出清”:大萧条与2008危机

    2019-10-20

    1929年的经济“”和2008年的,被认为是世界经济发展史和金融危机史上最严重的2次经济危机范围波及全球、复苏时间漫长、政策体系重塑等系列长远影响相续发生,并直接影响了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的格局变化。比较两次危机的治理与复苏进程。

  • 【大萧条的孩子们】凯氏物语:全球大萧条下的比特币未来

    【大萧条的孩子们】凯氏物语:全球大萧条下的比特币未来

    2019-10-20

    中国国庆一周美股闪崩,欧洲市场闪崩,比特币在低位徘徊。市场观望情绪浓重,似乎每一个人都在辗转反侧,心惊胆战。美国公布最新的景气调查指标,9月美国ISM制造业PMI指数和非制造业PMI指数均显著下滑,前者更是创下08年次贷危机后的新低。

  • 【大萧条时代】《大萧条时代》

    【大萧条时代】《大萧条时代》

    2019-10-20

    《大萧条时代》企图再现1929年开始的那场金融瘟疫的来龙去脉、发病周期和病程。作者从社会的各个角度进行了观察和描述从身处繁华都市的失业工人,到逃离“尘土盆地”的受灾农民,从孤苦无依的老人,到饱受剥削的童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