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迪总统就职演说

2018-01-28 - 肯尼迪总统

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并非是某一党派的胜利,而是自由的庆典。它象征着结束,亦象征着开始;意味着更新,亦意味着变化。因为我已在你们及万能的上帝面前,依着我们先辈175年前写下的誓言宣誓。

世界已然今非昔比,因为人类手中已经掌握了巨大的力量,既可以用来消除各种形式的贫困,亦可用以毁灭人类社会。然而,我们先辈曾为之战斗的那些革命性的信念还依然在世界上受人争议——那就是,每个人享有的各项权利决非来自国家政权的慷慨赐予,而是出自上帝之手。

肯尼迪总统就职演说
肯尼迪总统就职演说

今天,我们不敢有忘,我们乃是那第一次革命的后裔。此时,让这个声音从这里同时向我们的朋友和敌人传达:火炬现已传递到新一代美国人手中——他们生于本世纪,既经受过战火的锤炼,又经历过艰难严峻的和平岁月的考验。他们深为我们古老的遗产所自豪——决不愿目睹或听任诸项人权受到无形的侵蚀,这些权利不仅为这个国家始终信守不渝,亦是我们正在国内和世界上誓死捍卫的东西。

肯尼迪总统就职演说
肯尼迪总统就职演说

让每一个国家都知道,无论它们对我们抱有善意还是恶意,我们都准备付出任何代价、承受任何重任、迎战任何艰险、支持任何朋友、反对任何敌人,以使自由得以维系和胜利。

这是我们矢志不移的承诺,且远不止此!

肯尼迪总统就职演说
肯尼迪总统就职演说

对于那些与我们共享同一文化和精神源头的老朋友,我们许以朋友的忠诚。在许许多多的合作事业中,我们会尽己所能以促进我们的团结,而决不故意制造分裂,因为我们不敢轻易面对由分歧或体系崩溃而导致的巨大挑战。

肯尼迪总统就职演说

对于那些新成立的国家,我们欢迎它们加入自由阵营,并在此许以忠告:某种形式的殖民控制决不会仅仅因为被另一种更为残酷的霸权所取代就消声匿迹。我们不会期待他们始终支持我们的观点,但我们希望他们能始终坚定地维护他们自己的自由——并且牢记,在过去,那些愚蠢地骑上独~裁的虎背以谋求权力的人最终都以葬身虎腹而告终。

肯尼迪总统就职演说

对于那些寄居于大半个地球上的草舍村落、为着挣脱无尽苦难的枷锁而奋斗的人民,我们承诺将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以使他们获得自助的能力。因为这是时代对我们提出的要求——不是因为共~产~党人可能如此行事、不是因为我们需要他们的选票,仅仅是因为这样做是正当的。

如果一个自由的社会不能帮助贫穷的多数,它就不能拯救那富裕的少数。

对于我们的南部邻邦共和国,我们许以特殊的承诺:将我们的良言转为善行,在为了进步而结成的新盟邦里,帮助自由的人民和自由的政府摆脱贫困。但这一希翼中的和平革命不能成为敌对势力的牺牲品,让我们所有的邻邦都知道,我们将与他们一道,反对发生在美洲任何地区的侵略和颠覆。

让所有其他势力都知道,这一半球的人民致力于维护他们作为自己家园主人的地位。

对于那个主权国家的世界性会议组织——联合国,我们最后一次良好祝愿是发生在战争机器远远超过和平机器的时代。为了防止它沦为仅仅用来谩骂攻讦的论坛,为了加强它对新成立国家及弱小国家的保障功能、为了扩展其权力涵盖的领域,我们现在重申对它的支持承诺。

最后,对于那些主动站到我们敌对面的国家,我们提出的不是许诺,而是恳求:在被科学释放出的、黑暗的破坏力量以有计划的或偶然性的自我毁灭方式吞噬全人类之前,恳求双方再一次地开始谋求和平的努力。

我们不敢以软弱诱惑它们,因为只有当我们的军备充足到确切无疑的程度时,我们才能确切无疑地肯定它们永远不会被投入使用。但这两个强大的国家集团都无法从彼此当前的做法中得到安慰——双方都背负了过高的现代武器系统的成本、双方都理所当然地对致死性原子武器的持续扩散感到惊恐不安,但双方都竞相改变不确定的恐怖均衡,这种均衡恰恰抑制了人类最后摊牌的冲动。

让我们永远不要因为惧怕而谈判,让我们永远不要惧怕谈判。

让双方探寻那些能将我们团结在一起的因素,而不是那些刻意挑出那些分裂我们的因素。

让双方首先提出认真细致的方案来核查及控制军备,并将毁灭其他国家的绝对力量置于所有国家的绝对控制之下。

让双方努力去激发科学的奇迹,而非科学的恐怖。让我们一同探索星空、征服沙漠、消除疾病、开发海洋深处,鼓励艺术和商业。

让双方在世界每一个角落,都共同信守《圣经.以赛亚书》中的教诲——“卸下重负……让被压迫者自由。”

如果合作的滩头堡能够遏制重重猜疑,让双方携手进行新的努力——不是为了建立新的势力均衡,而是为了建立新的规则体系——以使强者正义,弱者安全,和平维系。

所有这些工作将不会在从现在起的一百天、一千天内完成,也不会在本届行政分支任期内完成,甚至可能不会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完成,但是,请让我们现在开始工作。

我的同胞们,我们事业的最终成败将掌握在你们的手中而不仅仅是我的手中。从这个国家被创建那天起,每一代美国人都被召唤去证实自己对国家的忠诚。那些响应号召献身国家的年轻美国人的安息之所遍布全球。

现在,召唤的号角又一次吹响——不是号召我们扛起武器,虽然武器是我们所需要的——也不是号召我们去参加战斗,虽然我们准备战斗——而是号召我们年复一年地去进行一场漫长而未分胜负的搏斗,在希望中欢乐,而患难中忍耐,以反对人类共同的敌人:暴政、贫困、疾病以及战争本身。

为了反对这些敌人,我们能够将南方与北方、东方与西方团结起来,熔铸成一个伟大的和全球性的联盟,以确保全人类得享更为成果累累的生活吗?你们愿意参与这项历史性的努力吗?

在世界历史的长河里,只有少数几代人被赋予了在自由面临最大危机时捍卫自由的使命,我不会畏缩于这一责任——我欢迎它!我也不相信我们中的任何人会愿意与其他国家的人民或其他世代的人民易地而处。我们在这场努力中所倾注的精力、信念和奉献将照耀我们的国家以及所有为之献身的人,火焰所放射出的光芒必将普照全世界。

所以,我的美国同胞们,不要问你的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而应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

我的世界同胞们,不要问美国将为你做些什么,而应问我们应该一起为了全人类的自由做些什么。

最后,无论是美国公民还是世界其他国家的公民,请用我们要求于你们的关于力量和牺牲的高标准来要求我们,本着我们唯一可以指望有所回报的善意良知,依着能最终裁决我们功业的历史,让我们着手领导我们所热爱的国家,在祈求神的赐福和神的帮助的同时,也能深切体认,在这片土地上,神的工作必定也是我们自己所应承担的使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