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人简笔画 他者之眼:阿拉伯人如何看待“拯救圣地”的十字军

2018-04-16 - 阿拉伯人

英国作家刘易斯·卡罗尔曾在小说《镜中世界》(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里描述了一个颠倒的世界:在那里,所有的景象都是和日常生活中相反的,时光可以倒流,花草可以说话,而在那个世界的怪物们看来,人才是怪物。

这在后来成了一个著名的隐喻,人类学家艾伦·麦克法兰就将他对日本文化的解读冠以《日本镜中行》(Japan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的书名,因为在他看来,这种独特的东方文化中的许多事物,看起来似乎都与他所熟知的西方做法背道而驰。

阿拉伯人简笔画 他者之眼:阿拉伯人如何看待“拯救圣地”的十字军
阿拉伯人简笔画 他者之眼:阿拉伯人如何看待“拯救圣地”的十字军

他者的视角是一面镜子,提醒我们很多事并不像自己已习以为常的那样理所当然。在战争史上,"单面的历史"尤为常见,往往只看到"我方在作战",而"敌人"则只是一群面目模糊、没有个性的异类,就像所有好莱坞的越战电影中都不会有越南游击队员充当主角。

阿拉伯人简笔画 他者之眼:阿拉伯人如何看待“拯救圣地”的十字军
阿拉伯人简笔画 他者之眼:阿拉伯人如何看待“拯救圣地”的十字军

《阿拉伯人眼里的十字军东征》这一书名本身就已点出这一层意味,因为市面上几乎所有关于十字军东征的书籍,都是西方人从西方角度出发写给西方人看的,但问题是:在那两百年里,那些阿拉伯人又是如何看待怀着各种狂热冲动(无论这种冲动是想"拯救圣地"还是"想去东方捞一把")涌来的西方人的呢?

阿拉伯人简笔画 他者之眼:阿拉伯人如何看待“拯救圣地”的十字军
阿拉伯人简笔画 他者之眼:阿拉伯人如何看待“拯救圣地”的十字军

不管十字军们如何将自己设想为虔诚的圣徒,在阿拉伯人眼里,毫无疑问,他们的首要特质是侵略者,并且是极其残忍的侵略者——不过这两者也并不矛盾,因为参加十字军的多是宗教上极其狂热的人,对他们来说,几乎无论如何对待异教徒都不会显得过分。

阿拉伯人简笔画 他者之眼:阿拉伯人如何看待“拯救圣地”的十字军

在经过四十天围城之后,第一次东征的十字军于1099年攻下圣城耶路撒冷,见人就杀,连孩子也不放过。史诗中将这些"法兰克人"刻画为食人族的模样,不止一位当时的阿拉伯编年史家将他们形容为"像野兽一样凶猛和狂野",一位历史学者认为"他们比我们强的就是这点,这没什么,就像我们比不上野兽的力气和凶狠,如此而已"。

阿拉伯人简笔画 他者之眼:阿拉伯人如何看待“拯救圣地”的十字军

这倒并不仅仅是受害者夸大其词的控诉,因为当时的西方记载同样毫不隐晦地提到十字军中吃人的劣迹,又或"我们的战士把成人异教徒扔进锅里煮,孩童则用铁叉串着烧烤"。

当时的中东世界四分五裂,否则孤军深入的十字军恐怕也无法在长达两百年的时间里支撑下来。就像在入侵美洲时一样,欧洲殖民者在有意无意中得益于当地政治结构中的敌对关系: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时,埃及统治者甚至还遣使祝贺,因为他基于这个什叶派法蒂玛王朝的利益,认为这是结盟对抗逊尼派塞尔柱帝国的良机。

即便是后来取得对十字军辉煌胜利的萨拉丁,都把对什叶派的斗争看作与法兰克人征战一样重要——"内部的敌人"并不亚于"外部的敌人",何况从宗教的视角来看,他们都一样是异端。

这些中东统治者们在考虑问题时,看来要现实得多。萨拉丁的侄子阿纳瑟尔在攻下耶路撒冷后,却又主动撤离,因为觉得它难以防守,到1243年甚至承认西方人对圣城的宗主权,以换取法兰克人支持自己夺权。不止一人向十字军提议:西方朝圣者可以进入耶路撒冷圣城朝圣,任意参拜他们想去的地方,但随身不得携带武器且人数有限。

萨拉丁也曾提议耶路撒冷和平开城,想走的人都可以携带财物离开,基督徒的礼拜场所将受到尊重,日后朝圣也不受限制。

这些至少不失为一个解决方案,但十字军却每次都将自己的圣城权利看作是排他且不容谈判的,不仅容不下穆斯林,甚至将东方各教派的基督徒都统统从圣墓赶出去。其结果,双方冲突变成不可妥协的斗争——这或许是因为在一方看来的政治斗争,在另一方看来则是宗教意义上的末日之战。

书中未言明的一点是:或许正是因为十字军在意识形态上的僵硬,使他们不加区别地对待从逊尼派、什叶派到叙利亚基督教徒等所有阿拉伯人,结果也失去了潜在的同盟,而将自己成功地变成了几乎所有当地人的敌人。

不过值得补充的是:也正是在这样战争的碰撞中,十字军内部逐渐产生了一种对敌人的惺惺相惜。他们不仅是狂热的基督徒,也是以勇武自许的骑士,在不间断的作战中,他们逐渐意识到:对方虽然是异教徒,但不得不承认他们和自己一样勇敢善战。

阿拉伯人一方也有同样的看法,驱逐十字军最成功的萨拉丁就曾说:"看啊,那些法兰克人!他们为了自己的宗教,是多么勇敢善战,百折不回,而我们穆斯林对于圣战毫无奉献的热忱。"这种对敌方身上人性、品质的承认,最初是一种武士的观念,随后则动摇了宗教战争的意识形态基础,因为它承认了异端捍卫自身价值观的正当性。

这一观念延续下来,到1762年,英国主教Richard Hurd便在《论骑士制度与罗曼司信札》中,承认不同体系之间不可比,不能说其中一个优于另一个,因为如果按它们自身的规则来看,它们都各自有其优点和意义。这种观念是现代相对主义和多元文化的基石。

相比而言,在大多数阿拉伯人眼里,这些"金发野兽"们不过是一些野蛮人("虽然勇武,但那又怎样"),他们不仅一根筋地陷于宗教狂热,而且无法明智地进行政治妥协。阿拉伯历史学者乌萨玛·伊本·孟克德在当时说:"在法兰克人中,我们发现有些来到东方后,已与我们穆斯林社会打成一片,经过文化洗礼后,远比那些刚来的人要有教养得多。

"——不必把这番话视为"天朝上国"式的自傲,因为当时的中东的确在科学技术、社会文化、乃至司法实践(当时西方法律还有浓厚的神判色彩)上都比欧洲要先进。

这番"入乡随俗"在欧洲人后来的殖民历史中也一再出现,以至于有许多人更深切认同的倒是自己的第二故乡。即便十字军除了武力之外似乎一无是处,一些明智的阿拉伯旅行家也坦率地承认他们的社会确有优点,比如不同社会阶层的人都能相对公平地享受一定的权利。

不过,大体上,如果说十字军东征是一次"披着战争外衣的交流",那么西方人由此不仅输入了许多源自阿拉伯语的重要文化概念,还学会了造纸术、酒精和蒸馏等一系列技术,但阿拉伯人一方似乎并未从对方那里得到什么——从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他们是"赢得了战争,但失去了世界"。

其结果,正如本书末尾所说的那样,"在西欧,十字军的东征掀起了经济和文化上的革新;但在东方,战争却导致数世纪的衰败和文化上的封闭。

在遭受四面八方打击后,伊斯兰世界开始闭关自守,变得过度敏感、处处防人、容忍度差及格调降低——这种保守的态度随着现代世界的演变更趋严重。"这种反应是可以理解的(在某种程度上,遭受"9·11"袭击之后的美国不也是这样吗),但阿敏·马卢夫这番沉痛的自省也表明,他不仅是想看到"阿拉伯人眼里的十字军东征",还想"通过十字军东征来看阿拉伯人"。

在他的另一本小说《非洲人莱昂的旅程》中,他也表露过相似的意见:"为了抵抗法兰克帝国,不被他们的思想和习惯同化,人们把自己禁锢在传统这个堡垒里。格拉纳达从此只能产生一批无才华、无胆识的模仿者。"

他这么想是很自然的事。阿敏·马卢夫这位阿拉伯裔法国作家,原本就出生在中东世界的"十字路口":多元开放的黎巴嫩。和现代阿拉伯文学奠基人、黎巴嫩作家纪伯伦一样,他也是基督徒:其父是信奉希腊天主教的阿拉伯人,其母则是马龙派基督徒。

这使他身兼多重身份,更能以开阔的视角看到开放世界的必要性:危险固执的原教旨主义道路决不是出路。正因此,他的历史小说都并不是为了谈历史,而是从历史中看到新的可能——他说得明白:"十字军东征实在不该单纯地视为一个过往的事件。

"相反,它一直影响着人们对现实的看法。胜利的一方,比失败者更深地沉浸在受害的心理中,不断地把现实看作是历史的重演,拒绝去开辟新的可能,这难道不是莫大的悲哀吗?

我们中国人想必很容易理解这种看法。和阿拉伯人一样,中国人回顾历史时也常沉浸在过往的受害经历之中,并遗憾祖先曾浪费了一次次危机,未能将之转化为社会变革的契机。然而我也怀疑,这是否仅仅转变某种态度就能达成。

从历史上来看,阿拉伯人对十字军的胜利,是不折不扣的"用老办法解决了新问题",其胜利并不伴随着对社会结构的整体改造。就此而言,不带来变革的胜利是没有意义的。这或许是这段历史带给我们最大的启发:十字军和阿拉伯人作战的目的都是为了争夺圣地与胜利,但几百年后人们才逐渐意识到,真正重要的不是目的本身,而是这个过程有没有催生一些原本意料之外的结果,正是这些才推动了历史的车轮向前发展。

相关阅读
  • 阿拉伯人波斯人 波斯人与阿拉伯人的故事

    阿拉伯人波斯人 波斯人与阿拉伯人的故事

    2018-04-16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信仰,有信仰的地方就有宗教,有宗教的地方就有派别,有派别的地方就有老大,有老大的地方就有利益(要不没有人愿意当老大),有利益的地方就有角力。看似沙特与卡塔尔的矛盾,实则是什叶派和逊尼派的斗争。

  • 阿拉伯人的弯刀 阿拉伯人的腰刀:腰间的民俗文化(图)

    阿拉伯人的弯刀 阿拉伯人的腰刀:腰间的民俗文化(图)

    2018-04-16

    凡是到过阿拉伯国家,尤其是位于阿拉伯半岛国家的人,都会发现当地人不仅习惯穿阿拉伯长袍,还喜欢佩带腰刀,特别是阿曼苏丹国,包括国家领导人在内的男子在正式场合都在胸前腰间佩带一把匕首长短的弯刀。阿曼首都马斯喀特举行海湾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

  • 阿拉伯人怎样配人 阿拉伯人是怎样结婚的?传统的阿拉伯婚礼习俗

    阿拉伯人怎样配人 阿拉伯人是怎样结婚的?传统的阿拉伯婚礼习俗

    2018-04-16

    阿拉伯的婚礼习俗,一百年里有了很大变化。如今的阿拉伯人是怎样结婚的?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传统的阿拉伯婚礼习俗。婚礼的进程从订婚开始一直到入门。外界总以为阿拉伯新人只有到结婚那天才能见面,其实这是错觉。恰恰相反。

  • 阿拉伯人的生活特点 从材料可以看出 阿拉伯人有什么特点

    阿拉伯人的生活特点 从材料可以看出 阿拉伯人有什么特点

    2018-04-16

    从材料可以看出 阿拉伯人有什么特点 材料一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穆罕默德 材料二阿拉伯人善于学习各国有用的东西吸收了希腊、波斯、印度和中国文化,并发扬光大.《世界史古代史》 材料三《一千零一夜》以第六世纪波斯文的《一千故事集》为蓝本。

  • 阿拉伯人在美国 为什么阿拉伯人不象西方国家的盎格鲁·撒克逊那样团结?

    阿拉伯人在美国 为什么阿拉伯人不象西方国家的盎格鲁·撒克逊那样团结?

    2018-04-16

    为什么阿拉伯人不象西方国家的盎格鲁撒克逊那样团结? 20180408 2342我是红雨说历史,我来和大家说说这个悟空问答的问题。 盎格鲁撒克逊人是大不列颠岛上最大的民族,也是英格兰人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