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侯乙墓椁盖板 千年古墓重见天日 探秘曾侯乙墓宝藏

2018-04-02 - 曾侯乙墓

战国时期,南方有一国家,名曾。曾国有一国君,姬姓,氏曾名乙。曾侯乙是一位熟谙车战的军事家,同时也是一位兴趣广泛的艺术家。

提到军事,眼前浮现的便是浴血沙场、血流成河;而提到艺术,则是阳春白雪、空谷幽兰。二者似乎冲突,却在曾侯身上却达到了完美和谐。

曾侯乙墓椁盖板 千年古墓重见天日 探秘曾侯乙墓宝藏

曾侯乙墓椁盖板 千年古墓重见天日 探秘曾侯乙墓宝藏

这其中有怎样的故事或是佳话呢?

其实……

小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上面说到的军事家、艺术家,其实也只是1978年考古队的推测而已……

曾侯乙哪年生、哪年死谁也不知道,对其生平的判定也只是考古学家在对其尸骸上(专)下(业)其(测)手(定)后,得出的推断:约生于公元前475年,卒于公元前433年。

曾侯乙墓椁盖板 千年古墓重见天日 探秘曾侯乙墓宝藏

曾侯乙墓椁盖板 千年古墓重见天日 探秘曾侯乙墓宝藏

其实,就连他当时所在的国家“曾国”,也是个神秘之地。在现有的历史文献中,很少有对曾国的记载,而常用“随”来指代。这边是曾经为此困扰史学界36年之久的“曾随之谜”:曾和随到底是不是一个国家?

好在这个“迷点”没有成为千古之谜,在随州境内的文物考古发掘整理中,曾发现180余字的铭文,铭文清楚的表明了曾、随是一个国家。(挖了36年,可算能修个年假了~)

曾侯乙墓椁盖板 千年古墓重见天日 探秘曾侯乙墓宝藏

曾侯乙墓椁盖板 千年古墓重见天日 探秘曾侯乙墓宝藏

曾侯乙:不是在聊我吗?

是的是的,我的错。虽然有关曾侯乙的信息并不多,但在挖掘的过程中,还是有所发现的。

曾侯乙的随葬品中,以九鼎八簋和编钟、编磐为主的礼乐器表明了他贵为天子的身份。

曾侯乙的随葬品多达15000件,车马兵器居多,其种类之全、数量之众、综合功能之强,可谓前所未见。繁杂的车站武器装备也表明:曾侯乙生前是一位擅长车战的军事家。

曾侯乙墓椁盖板 千年古墓重见天日 探秘曾侯乙墓宝藏

除此之外,还有数量庞多的乐器,钟磬铭文中大量的乐理乐律铭文,显示了曾侯乙生前对于乐器制造与音律研究的重视程度。墓内还有大量铸造极精的青铜器珍品,及绘画、雕塑艺术、书法精品,其中大量文物并非冥器,而是曾侯乙生前所用之物,多为他亲自督造,说明他兴趣广泛,才华出众,艺术鉴赏力超群。

曾侯乙墓椁盖板 千年古墓重见天日 探秘曾侯乙墓宝藏

曾侯乙:低调,低调……

既然你要低调,那我就不聊你了。(小编就是如此任性)

曾侯乙:……

古人讲究入土为安,直到现在我国部分地区仍以土葬为主,所以像曾侯乙这样的人物怎能没有死后的“安居之所”呢,人家可是九五之尊啊。

其实,从上面提到的15000多件随葬品,大家也能想象出他的墓规模肯定不小,这亏得过去的土地便宜……

咳咳,言归正传。曾侯乙墓位于湖北随州城西两公里的擂鼓墩东团坡上。古人对墓地的位置十分讲究,特别是天子一般的人物。

最近网络上热播的改编剧《鬼吹灯》想必不少人已经看过了,当他们寻墓之时,总会念叨着口诀、手握罗盘、观察四周环境,以判断墓室入口。每到此处,小编就觉得相当的牛啊!

小编注意到,盗墓剧里常提及一部奇书《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此书是清代摸金校尉所创,也是后代盗墓人的立命之本,可惜阴阳术流失,只传下残篇“风水残卷”,主以风水术为主。虽说此等奇书现实世界并不存在,但墓葬风水确实存在。

晋代大风水家郭璞在《葬书》中说到:

“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夫阴阳之气噫为风,升为云,斗为雷,降为雨,行平地中而为生气。”

所说主要是强调人与自然环境生气的和谐,也即通过“生气”致福人、生旺人。

曾侯乙墓所在的位置依山傍水,可谓是绝佳的风水宝地。

说完了风水,我们接着回来聊聊墓,毕竟是曾国王的生后安葬之地,墓如其人,都很大:地宫东西长21米,南北宽16.5米,距地表深13米,整个面积为220平方米。

曾侯乙墓整个椁室由底板、墙板、盖板共171根巨型长方木铺垫垒迭而成,使用成材楠木达500立方米。木椁顶面及四周填塞防潮木炭6万公斤,木炭之上努筑青膏泥、白膏泥,上面盖铺石板,再努筑五花土直达墓口,椁内分作东、中、北、西四室。

最大的是东室,放置主棺一具,陪棺八具,主棺分内、外棺,外棺有青铜框架,内棺外面彩绘门窗及守卫的神兽武士,重达7000公斤,想必一定运的很辛苦。

西室放置陪棺十三具,加上东室的八具,陪葬者共二十一人,全部为13-25岁的女性。

“说到这活人殉葬,可谓是中国古代一项十分残忍野蛮的制度,自从殷商君王死后就很盛行,主要就是把生前享用的一切,包括美妻艳妾都送到墓中。考古工作者也从已发掘的古墓中发现,殷墟侯家庄商王大墓中有164具殉葬者的骸骨,商王妃妇好墓有16人殉葬,还有我们今天所说得曾侯乙墓的21具殉葬者,全部为年轻女子。”

北室放置兵器、车马器及竹简;中厅大约是主人的音乐室、礼宾接待厅,内置大量礼乐器;在东室通往中厅的门洞处置放狗棺一具。

是不是古代帝王在为自己建墓时,整个设计理念就是按“家”的方向来的?就说曾侯乙墓,“起居室”、“娱乐厅”、“藏品阁”一个不少,甚至连看门狗都有……

说了这么多,这个即神秘又惊世的曾侯乙墓是怎样被世人发现的呢?

用两个字总结——巧合,没错就是巧合。

话说当年(1977年),原武汉军区空军后勤雷达修理所想要扩建营房,于是就在东团坡山岗上开山平地,这一挖竟然挖出与同地面颜色大相径庭的“褐土”,巧的是该修理所的副所长解德敏是考古爱好者,凭直觉认为地下可能有古墓,随即向随县县委汇报。

可前来看现场的搞文化的同志缺乏考古意识,并未重视。换句话说,就是“你们安心工作吧,别没事这在YY。”

就这样挖着挖着,到了来年2月,在褐土层下挖出了2米多长、1米见宽的长方形大石板,解所长深感事态严重,再次向县委汇报,而这次终于派来了一位懂考古学的文化馆副馆长——王世政,初步判定是座古墓,遂向原襄阳地区文化馆报告。同年3月19日,时任省博物馆副馆长兼文物考古队队长的谭维四,带着钻探专家陈锡岭赶到现场。

一波三折之后,也终于证实了古墓的存在……

这座古墓,是当时我国发现的第一个大型木椁墓,比马王堆1号墓大六倍,比江陵凤凰山168号墓大十四倍。

更让世人震惊的是:(据《湖北省随县擂鼓墩一号墓(即曾侯乙墓)调查勘探与发展工作大事记要》载)

“5月22日,昨夜及今日上午抽水,墓室水又降40厘米,中室靠西壁处,可见与壁平行有两排编钟,挂于钟架上,一架七枚、一架六枚,靠南壁处可见一架挂钟六枚,架上还有空当,一小钟掉于椁底。中室东壁发现一较大铜器,器形不明。

5月24日,中室编钟第二层挂的甬钟,经过清理,已有20多件开始惊艳出土。南架上有9件,西架上有15件。南侧的架子,两个做工精美的铜人支撑着钟架,其中南东端一铜人双手上举,腰佩铜剑……”

至此,“世界第八大奇迹”终于重见天日了。

曾侯乙:我的家啊 T T

清理完现场之后,专家们便决定起吊墓葬椁盖板,不料这个消息却不胫而走。最终的结果就是两万多人把现场给围得水泄不通。想想这场景,的公安、民兵和解放军组成的人墙都拦不住啊。

驱散围观者之后,真正的战役才开始打响。起吊墓葬椁盖板的难度可谓始料未及,47块椁盖板均由60厘米见方的梓木做成,最长的达10.6米,重量约为4吨。连当时部队支援的解放5吨吊都束手无策,所谓单挑不成,就群殴,情急之下,黄河10吨大吊上场应战,就算这样,也还是几经周折。如果是现在,估计干不过早20投了吧。

椁盖板揭开后,出现在人们眼前的并不是满是宝藏的地宫,而是一幅惨景——所有的文物都浸泡在3米深的浑水里,一些棺木横七竖八的浮在水面上。

也就是说好好的“家”竟然被水淹了,这那行啊!

当时的工作人员开始清理浮棺并往外抽水,随着水面下降,三段横梁和一根木桩浮现水面。因积水浑浊无法分辨,一位青年队员自告奋勇爬上跳板,顺着横梁往下摸。

只听他兴奋地喊“是编钟!我摸到一排编钟啦!”这让在场的考古专家都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因为在高位出现成组编钟,往下走定有“大家伙”。但在狂喜之余,一根在横梁旁轻轻晃动的柱子,竟给此次发掘留下了千古遗憾。

原来,这根木柱是我国首次发现的古乐器“建鼓”的支架,木柱贯穿鼓身垂直于地面,因此人们看到水面上的木柱时,建鼓已在水中耸立了两千多年,当积水逐渐抽去时,由于巨大的鼓身脱离了水的浮力,受腐蚀的木柱再也无法支撑鼓身的重量折断倒地。

而造成这一千古遗憾的竟是曾经来此光顾的盗墓贼,他在曾侯乙墓中室上方打了一个80厘米见方的盗洞,使得一根椁木塌陷、泥土涌入。

中国民间的一句谚语“干千年,湿万年,不干不湿就半年。”

曾侯乙墓所处地层位于地下水水平面之下,埋葬后不久地下水就已经渗入,并且一直保持在古墓室高度三分之二的水平位置,虽说墓室积水严重,但也因此挡住了盗墓者,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讲,还保护了墓中大部分文物,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经过深入的挖掘探索,震惊世界的珍贵文物也相继出土,甚至有些世间罕见。它们是什么,又是怎样惊世骇俗的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