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对土耳其里拉 土耳其里拉暴跌 新兴市场货币要崩?

2019-09-23 - 土耳其里拉

美国政府为什么要对土耳其屡屡施压?其中的一个直接原因是土耳其拒绝美国释放美籍牧师布伦森的要求。

安德鲁·布伦森是一名50岁的美国福音派牧师,他已被土耳其当局扣押超过21个月。土耳其方面指控布伦森帮助反对派居伦的支持者发动了2016年旨在推翻埃尔多安政府的军事政变,如该罪名成立,布伦森将面临长达35年的牢狱之灾。不过,无论是布伦森本人,还是埃尔多安的死对头居伦都坚决否认自己与政变有关。

人民币对土耳其里拉 土耳其里拉暴跌 新兴市场货币要崩?
人民币对土耳其里拉 土耳其里拉暴跌 新兴市场货币要崩?

今年以来,美国国务院一直在向土耳其施压,要求土耳其释放布伦森,甚至高傲的特朗普总统本人都曾亲自向埃尔多安当面陈情,但被土耳其果断拒绝,致使美国与土耳其之间外交关系恶化。特朗普总统称,这是对美国的“极大侮辱”。

人民币对土耳其里拉 土耳其里拉暴跌 新兴市场货币要崩?
人民币对土耳其里拉 土耳其里拉暴跌 新兴市场货币要崩?

上周美国与土耳其矛盾升级。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投票阻止军火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向土耳其出售F35隐形战斗机。美国副总统彭斯公开威胁土耳其,宣称如果土耳其不释放布伦森,并将其送回美国,那么美国将对土耳其施加“严厉制裁”。周四,美国总统特朗普称,布伦森牧师是个“完美的人”,必须立即被释放,否则美国将对土耳其施加大规模制裁。果然话音刚落,美国就冻结了土耳其司法部长和内政部长在美国的资产。

人民币对土耳其里拉 土耳其里拉暴跌 新兴市场货币要崩?
人民币对土耳其里拉 土耳其里拉暴跌 新兴市场货币要崩?

土耳其方面的态度也相当之强硬,埃尔多安通过新闻发言人表示,如果美国决定制裁土耳其,那么必遭报复。美国方面立刻回应称,这意味着“美土关系已经处于危机之中”。随后,8月10日周五,特朗普决定对土耳其征收的钢铝关税翻倍。

人民币对土耳其里拉 土耳其里拉暴跌 新兴市场货币要崩?

外界普遍认为,布伦森事件是本次里拉暴跌的直接原因。2018年以来,土耳其里拉已经累计下跌40%,是新兴市场中表现最差的货币,目前这一颓势并没有任何扭转的迹象。

饱受高通胀与高失业率困扰的土耳其土耳其是一个地跨欧亚两洲的重要国家,它北临黑海,南临地中海,东南与叙利亚、伊拉克接壤,西临爱琴海,与希腊以及保加利亚接壤,东部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伊朗接壤。它是连接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

土耳其人口7866万,位居全球18位,其官方公布的2015年GDP是8610亿美元,位居全球17位。土耳其虽然是穆斯林国家,但自凯末尔时代以来,一直奉行世俗化,经济一度繁荣,很早就是北约成员国。

土耳其里拉是世界上比较重要的货币,那么,土耳其里拉为什么会崩溃?

首先要搞清楚的一点是,土耳其里拉并不是今天才开始崩溃。2016年和2017年,土耳其里拉都曾是“全球最糟糕货币”的有力角逐者。2017年1月,土耳其里拉曾经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就暴跌了11%;2018年5月23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单日暴跌5.2%,创历史新低,并创下十年来单日最大跌幅,然而8月10日,这一记录已经被改写。

由此可见,土耳其里拉贬值有着更深层次的内在原因。

土耳其最近二十年来的经济也曾一度相当繁荣。世界银行此前曾将土耳其划为“中高所得国家”,美国中情局将其分类为发达国家,美林证券、经济学人杂志将其归类为新兴市场。2009年,土耳其股市上升了近两倍,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阿根廷股市。根据富比世杂志的调查,土耳其的经济核心城市伊斯坦布尔于2013年3月有37位十亿富豪,排名世界第五,仅次于莫斯科、纽约、香港、伦敦。

然而,近年来土耳其的经济增长持续低迷,其严重的经常账户赤字、以美元外债负担较重和高企的通货膨胀率加剧了外界对土耳其里拉汇率的担忧。2016年12月,土耳其消费者价格指数升至8.3%,较土耳其央行的目标位高出3%还多。而目前按消费物价指数计算,土耳其通货膨胀率已升至16%,土耳其通胀水平已经连续第7年超出央行目标,对于依赖外资流入来平衡经常账户赤字的土耳其经济来说,通胀是个大问题。

(土耳其通货膨胀率走势图)

此外,过去10年间,土耳其的债务大幅增加。沉重的债务负担及美元走强带来的利息膨胀,都是摆在土耳其经济面前的难题。5月1日,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以土耳其债务沉重、通胀加剧、本币币值剧烈波动为由,把土耳其的主权债务评级进一步下调到垃圾级。

同时,土耳其的失业率一直非常高,长期处于10%左右。十个人中就有一个失业,如果这种事发生在美国,估计民众早已经持枪上街了。

(土耳其失业率数据)

土耳其“里拉保卫战”遭遇惨败今年5月,信用评估机构惠普就曾发出警告称,如果土耳其央行在6月大选之后丧失独立性,则土耳其主权债信还将面临继续降评的风险。此言一出,土耳其国债利率不断高企,逼近15%,酿出了5月份土耳其股汇债三杀惨剧。

土耳其央行独立性问题在2015年就引起全球广泛关注。

2015年土耳其政府在新法案中称:“央行直接自行决定将要使用的货币政策工具,以维持物价稳定,这仍然至关重要。”而在2014年的法案中,关于这方面的表述为:“央行将以独立的方式,继续决定其将使用的货币政策以及货币政策工具,以维持物价稳定。

”当时外界都认为土耳其政府将加大对央行政策的干预,防止高利率影响经济发展,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更是一直宣称:“任何为高利率辩护的人都在犯‘叛国罪’!”尽管当时土耳其政府反复解释,不断强调“央行的主要职责是保持价格稳定,它将继续独立决定使用何种货币政策工具。”但国际市场并不买账,土耳其里拉一直都在持续贬值。

今年5月13日,土耳其总统和议会选举战正式打响,包括现任总统埃尔多安在内的6名正式候选人已经确认将参加竞选。原定于2019年11月的投票被埃尔多安提前至2018年的6月24日。埃尔多安于5月14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选后,土耳其将由议会制变为总统制,土耳其央行必须听命于总统。“中央银行当然是独立的,但是这种独立性,不能将总统的命令抛在一边。”这一消息直接动摇了国际市场对土耳其央行独立性的信心。

6月24日,埃尔多安当选,国际社会对土耳其的未来充满担忧。

土耳其货币贬值从根本上说是土耳其存在经常账户赤字与政府财政赤字的双赤字格局、大量举借以美元计价外债等多种因素叠加的结果。

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土耳其外债总额达到4667亿美元,而土耳其2017年的GDP仅为8495亿美元,相当于外债占GDP的55%。而自2014年起,土耳其的货币供应量以16%的年增长率不断增长,2016年之后,货币供应量的年增长率升到了18%。在如此剧烈的货币大放水之下,土耳其毫无意外地物价飞涨。

6月24日,埃尔多安再度当选土耳其总统。为了缓解通胀压力,之前从不对加息让步的埃尔多安也做出了让步,就职当日他就命令土耳其央行打响“里拉保卫战”,将基准利率从8%提升到17.75%。但是即便如此,土耳其通胀压力依然巨大,尽管名义利率翻倍,但实际利率仍然只有1%,在美联储不断加息的国际背景之下,土耳其境内外资逃离的脚步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快速地撤离。

与此同时,由于土耳其外债大多以美元计价,里拉对美元的持续贬值致使还债成本越来越高。

目前,10年期土耳其国债收益率已升至19.67%,高盛在最新报告中警告称,一旦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价贬值到7.1,则土耳其所有银行的超额资本都将被侵蚀。由于外国贷款占土耳其银行资产的40%,若里拉继续下跌,则很可能造成对外债务违约。作为土耳其最大的欧洲债主,西班牙外汇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和意大利裕信银行此刻已经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8月9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暴跌5%。当晚,已经束手无策的埃尔多安对着媒体镜头高喊:“不要理他们!不要忘了,如果他们有美元,我们有我们的人民,还有我们的神。”然而埃尔多安的神明并未能拯救里拉的大败局,8月10日里拉再度大跌13.5%!

从当前的局势看,埃尔多安发起的“里拉保卫战”已经一败涂地。

里拉的崩溃是反对派的阴谋?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是土耳其现代史上第12位总统、正义与发展党主席。埃尔多安出身于贫寒的穆斯林家庭,早年做过职业足球队员,后毕业于马尔马拉大学经贸学院。1994年3月,埃尔多安当选为伊斯坦布尔市市长。1998年因当众颂扬宗教诗篇被判刑入狱10个月。2002年,埃尔多安在大选中获胜,2003年底单独组阁至今。

埃尔多安对内镇压库尔德起义,对外激烈反对以色列,并谋求成为伊斯兰世界的领导者,在他的领导下,土耳其人均收入翻了三倍。2011年,他当选美国《时代》杂志年度人物。

土耳其曾有过辉煌的国家历史,虽然奥斯曼帝国早已成为陈年往事,但是埃尔多安却一直试图恢复奥斯曼帝国的荣光,他也因此被成为“新时代的苏丹”。埃尔多安在外交上表现强势。他曾出兵打击利比亚,并派兵进入伊拉克、叙利亚,甚至在2015年11月击落了普京大帝的苏-24战机,并且一直拖到2016年6月底才向俄罗斯总统普京道歉。他还是伊朗核计划的支持者。

这样的埃尔多安,在土耳其国内极有威望。很多土耳其人相信,尽管现在土耳其经济很糟糕,但是埃尔多安会带领人民走出困境。

这样的信任是有原因的。

1999年和2001年,土耳其连续经历了两次经济危机,通胀率接近40%,100万土耳其里拉只能兑换1美元,是当时全球最不值钱的货币之一,银行利率一度高达1000%,但依然无法阻止大量资本外逃。当时的局面和这几年的津巴布韦非常相似。无奈之下,土耳其接受国际货币基金条件苛刻的110亿美元紧急援助方案,同意推动私有化改革,政府也开始了紧缩政策。军队干政的情况才有所收敛。

2003年埃尔多安上台之后,不仅成功地将通货膨胀率控制在5%-8%左右,还让土耳其GDP的年平均增长率达到7.3%,速度超过俄罗斯、巴西和韩国。2003年到2011年,土耳其人均产值从2500美元增加到10522美元。

在那几年,土耳其大量吸收来自阿拉伯国家的投资,又与伊朗、叙利亚、伊拉克等过建立稳定的经贸往来。土耳其的制造业、建筑业快速发展,还曾一度成为中国企业在中东地区最有力的竞争对手。

很多土耳其人相信,埃尔多安这次仍然能像上次一样带领他们再次走出经济困局。

此前,土耳其里拉已经连续数年贬值,不少市场人士强烈呼吁土耳其央行立即大幅加息,但土耳其央行一直无动于衷。出身寒门的埃尔多安一贯反对加息,他经常自称是“利率的敌人”,他希望通过维持低利率来降低借贷成本以刺激经济增长和建设。

2018年4月18日,埃尔多安宣布将于6月24日提前进行该国总统和议会大选。他认为,在面对当前的经济状况和叙利亚内战的形势,土耳其必须迅速向总统制转变。为了尽快改为总统制,他必须将2019年11月的选举大幅提前18个月。这是土耳其2017年进行总统制修宪后举行的首次大选。最新民调显示,54%的选民将会投票支持他的选择,而国际社会普遍预计,大选后埃尔多安的权力会得到进一步的扩大。

在6月大选之前,土耳其里拉的崩溃一直被埃尔多安及其盟友称为是“针对选举的阴谋”,这种论调在当时得到了埃尔多安支持者的认同。埃尔多安的经济顾问曾在媒体上发文警告说:“这是一些人和媒体试图营造的一种危机氛围,绝对不要听信他们。”

土耳其里拉的崩溃真的是选举阴谋吗?尽管埃尔多安支持者众多,但反对派也不少,甚至其中确实有不少激烈的反对者。

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武装部队的部分军官企图发动军事政变。7月16日零时,首都安卡拉的土耳其广播电视协会(TRT)电视台被政变军人控制,一个自称“祖国和平委员会”的军人团体在声明中宣称,军队已经接管政权,全国范围实行宵禁并实施军事管制法。

不过,大约2小时后,政府重新控制了电视台。埃尔多安一直对社交媒体持反感态度,但在政变发生后,他却立刻借助社交媒体发声,争取支持,并号召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政变。

政变平息后,埃尔多安指责流亡美国的宗教人士费图拉·居伦是此次政变的幕后策划者,理由是其领导的“居伦运动”成员也参与到此次政变中,但居伦坚决予以否认,并以“最强烈方式谴责”这次政变。

埃尔多安坚持认为居伦是政变的幕后黑手,并坚持认为美国牧师安德鲁·布伦森是政变的直接发起人,然而这种盲目的坚持以及个人主义的不断膨胀正在让土耳其滑向经济覆灭的深渊。

埃尔多安赢了大选,输了天下土耳其在经历过2009年、2011年两次国内金融危机之后,又一次遇到了重大危机。

土耳其外汇储备严重不足,国内失业率、通胀率比翼齐飞,这一次埃尔多安还能不能带领土耳其闯过这一关呢?

土耳其是一个地跨欧亚两大洲的国家,但它一直在寻求进入欧盟的渠道。1987年,土耳其就向当时的欧共体递交了申请,三十年过去了,它依然未能如愿。如果能顺利加入欧盟,那么对土耳其来说倒是一个帮助,但是默克尔和马克龙对土耳其加入欧盟都持反对态度。在这样的形势下,时下的土耳其宛如孤舟,只能自求多福。

强人埃尔多安赢得了6月大选,他对土耳其内部的控制力进入了空前的强势期,但经济问题始终都是一个关系到所有人的问题,光有土耳其普通选民们的投票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土耳其境内的外资们怎么投票,土耳其本土手握经济命脉的企业界怎么投票,以及土耳其境外的国际主流资本怎么投票。

从目前的形势看,外资正在飞速逃离土耳其,国际主流资本都选择了看空土耳其经济的未来,至于土耳其境内资本的选择其实用脚趾都能想得到。因此,笔者认为,土耳其经济其实已经坠下了悬崖,埃尔多安虽然赢得了大选,却输掉了天下。正如卡内基基金会的土耳其专家亨利·巴尔基所说:“大多数人都是看着自己的钱包来投票的。”这里说的“大多数人”并不仅仅指的是土耳其人,而是全体地球人。

土耳其里拉的大溃败应当引起所有新兴国家的警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