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打黑工生活现状 我要崩溃了 我妈妈非得来美国打黑工 我真要疯了...

2018-08-18 - 美国打黑工

我在这留学,看过美国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然后吧刚才给我妈打了个电话,告她说我春假去哪哪哪玩,然后我说等我毕业典礼了,接你过来参加,她说行啊,然后要是好就黑美国了!!!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跟我说要黑美国了!

美国打黑工生活现状 我要崩溃了 我妈妈非得来美国打黑工 我真要疯了...
美国打黑工生活现状 我要崩溃了 我妈妈非得来美国打黑工 我真要疯了...

要来美国打工挣钱了!!!我真快疯了!怎么劝啊! 我真不知道我妈妈怎么想的,快50的人了,竟然想来美国打工拼命,我妈身体也不是很好,心脏方面不太好,随身带着速效救心丸,我真想骂她!!! 总有人说美国这个好那个好,我之前出国也是听了很多关于美国是天堂这方面的话,但是我刚来这,到现在,过的还跟个傻逼一样,特别是刚来的时候进超市都不懂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我跟我妈说了我这些困难,她说她找个中国人的地儿,中国超市也都是英文啊亲妈!

美国打黑工生活现状 我要崩溃了 我妈妈非得来美国打黑工 我真要疯了...
美国打黑工生活现状 我要崩溃了 我妈妈非得来美国打黑工 我真要疯了...

!!售货员也都说英文啊亲祖宗!!! 她反问我,挣钱有错吗?她想挣钱,之前有人跟她说在美国包饺子,一个一美分,她就当事了上心了,我操,这是哪个傻逼跟我妈说的,勾搭她心思,我现在越来越发现我亲妈真的是不靠谱了 而且,每个亲戚朋友都劝我妈让我留美国,说美国是天堂啊,我操你妈妈的!

美国打黑工生活现状 我要崩溃了 我妈妈非得来美国打黑工 我真要疯了...
美国打黑工生活现状 我要崩溃了 我妈妈非得来美国打黑工 我真要疯了...

那帮傻逼来美国旅游就说美国好!可不好啊!谁他妈的旅游不说当地风景美!更有一些根本没来过美国的也跟我妈说美国好!

都他妈的从哪知道的啊!我给你扔美国你呆一个月你试试啊!别没根据就扯蛋了行不我的亲戚们朋友们啊啊啊啊!!!要扯蛋也别把我妈拉下水啊啊啊啊!!! 反正现在我妈心里就觉得美国好,是人间天堂,挣钱多,环境好,月亮圆,我要是不留美国就对不起祖宗,再加上她真的是动了心思想来美国打黑工……我真的,吐槽无力了 我一提想回国,我妈就说我在国内有牵着我的人(我的ex),我……我真要崩溃了,我妈就是那种谁说都不听的人,金牛女!

美国打黑工生活现状 我要崩溃了 我妈妈非得来美国打黑工 我真要疯了...

这辈子对金牛座的人意见大了!太固执了!还说要我嫁个富二代,我操!我他妈的怎么接触富二代啊!我遇见过不是富二代的人,花钱都跟瀑布一样啊!少有共同语言啊!亲妈你让我怎么融入!!! 是不是更年期了啊……我真快不行了,姐妹们支招我要怎么劝她啊 TAT

美国打黑工生活现状 我要崩溃了 我妈妈非得来美国打黑工 我真要疯了...
相关阅读
  • 美国打黑工2014 在美国打黑工 收入居然超过中产?

    美国打黑工2014 在美国打黑工 收入居然超过中产?

    2018-08-18

    我一直享受着这种自以为高大上生活,直到纽约本地的老朋友来探访,提了两个问题,将我震得外酥里嫩作为一个年轻有为、意气风发的青年,直觉告诉我,这两个问题是对我的最大侮辱。首先,我作为访问学者,有回国服务两年的协议要求。

  • 美国打黑工最新消息 关于去美国打黑工的问题

    美国打黑工最新消息 关于去美国打黑工的问题

    2018-08-18

    关于去美国打黑工的问题 我有个朋友可以帮我帮商务签证,然后去美国打黑工.费用22万左右,我什么都不用管.请问现在去美国打黑工怎么样.还有这个费用高不高.和正规中介比哪个更合适.并且这样打黑工以后能不能拿到绿卡。

  • 如何去美国打黑工 为什么他们背井离乡远涉重洋也要去美国打黑工?

    如何去美国打黑工 为什么他们背井离乡远涉重洋也要去美国打黑工?

    2018-08-18

    美国的收入水平,现在国内很多人也比较熟悉了。在纽约,哥大法学院的LLM(一个一年制的法学进阶课程,相当于中国的法学硕士学位。编者注)如果找到了好工作,基本可以签税前20万美元年薪的工作。但拥有这样收入水平的基本属于人中龙凤。

  • 美国打黑工最新消息 关于去美国打黑工的问题

    美国打黑工最新消息 关于去美国打黑工的问题

    2018-08-18

    关于去美国打黑工的问题 我有个朋友可以帮我帮商务签证,然后去美国打黑工.费用22万左右,我什么都不用管.请问现在去美国打黑工怎么样.还有这个费用高不高.和正规中介比哪个更合适.并且这样打黑工以后能不能拿到绿卡。

  • 美国打黑工2014 在美国打黑工 收入居然超过中产?

    美国打黑工2014 在美国打黑工 收入居然超过中产?

    2018-08-18

    我一直享受着这种自以为高大上生活,直到纽约本地的老朋友来探访,提了两个问题,将我震得外酥里嫩作为一个年轻有为、意气风发的青年,直觉告诉我,这两个问题是对我的最大侮辱。首先,我作为访问学者,有回国服务两年的协议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