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级文物名单 真假“国家一级文物”

2018-01-25 - 一级文物

去年8月,四川省民间收藏家樊建川宣布他收藏有"尘封68年之久"的侵华日军士兵荻岛静夫自1937年到1940年所做的7本日记手稿和附带的208张照片,并在翻译、整理后交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荻岛静夫日记———一个侵华日军的战地实录》一书,随后革命博物馆原馆长沈庆林、副馆长万冈、原军事博物馆副馆长阮家新等现代文物鉴定专家组成的鉴定小组鉴定此手稿为"国家一级文物"。

国家一级文物名单 真假“国家一级文物”
国家一级文物名单 真假“国家一级文物”

这在去年也算轰动一时,希奇的是,刚刚出版的《读书》杂志7月号发表学者钱里月的考辨文章,指出早在1989年日本学者田中常雄编辑的《追忆的视线》中已经全文刊登了荻岛静夫日记内容,而且日文编者自述是从荻岛家族得到手稿后整理出版的,因此,出现了两个版本的"荻岛静夫亲笔日记",真真假假顿成悬念。

"天津版日记手稿"成"国家一级文物"

去年8、9月份,人民文学出版社正式出版《荻岛静夫日记———一个侵华日军的战地实录》前后,樊建川自述收藏过程说,他是2004年夏天从一个天津文物贩子手里收购到这7本日记手稿和1本影集的(简称天津版本),据文物贩子透露,这套"鬼子战地日记"手稿是一个叫"王襄"的人1950年收藏的,此后一直保存在天津。

据说文物贩子曾想把这套笔记和影集卖给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但是因为价钱没谈拢,事情未果。2004年初夏该文物贩子主动联系樊建川,樊谈定价钱后当晚就飞到天津购得天津版日记,至今保存在他创建的建川抗战博物馆中。

"荻岛静夫日记原件"因为号称"是首次在中国境内发现如此完整的日本兵日记",引起国家文物局重视,革命博物馆原馆长沈庆林、副馆长万冈、原军事博物馆副馆长阮家新等现代文物鉴定专家组成的鉴定小组鉴定此手稿为"国家一级文物"。

17年前日本已出版荻岛静夫"阵中日记"

学者钱里月在今年2月号《读书》杂志上曾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荻岛静夫日记》的翻译质量提出批评,认为其中出现很多低级的翻译错误。但是之后的进一步考察则让他"简直不能相信":一套一九五零年起就保留在中国,当然也是在中国被发现,并且已经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又以中文版的形式首次出版的日本兵日记手稿,在距今十七年前就已经在日本出版过!

钱里月在《一件"国家一级文物"的流传》一文中指出,1989年日本学者田中常雄编辑的《追忆的视线》(分上中下三卷)中下卷第71页至274页已经以"阵中日记"为题刊发荻岛静夫日记内容,而且日本版和天津版有很多差异:

首先,就收藏来源,日本版编者称手稿原物来自荻岛静夫家庭,而天津版还没有明确流传顺序。

第二,从书写工具来说,收藏者樊建川、译者袁定基、责任编辑脚印以及见过樊建川收藏的日记原稿的人都指出日记主要是铅笔书写,但是整理出版日本版笔记的田中常雄自述他看的是钢笔书写的。

第三,田中常雄也没有提到任何照片的事情,而天津版除了7本日记,还有208张照片组成的一本影集。

另外,人民文学出版社根据天津出版的书中,记录的最后日记是1939年12月7日,但是日本版日记一些写到1940年3月,荻岛静夫写到自己回到日本故乡的感受,因此可以明确,日本版日记相当完整,不存在部分遗失的问题。

钱里月怀疑日本版和天津版要么一真一假,要么就是同一物体的不同版本,可是,如果两者是同一手稿,要在中日两国之间、不同人之间"乾坤大挪移",令人匪夷所思。钱里月也质疑,专家组评定天津版日记为"国家一级文物"或有开"国际玩笑"的可能,因为到底有何具体证据一直未见具体说明。

天津版日记收藏者樊建川则强调"我收藏的日记肯定是手稿,没问题,我觉得要伪造这日记可能要花几十万上百万,但是我才花了十来万买来,我觉得文物贩子没必要造假。而且国家文物局的专家都鉴定过,绝对百分之百是真的"。

如何鉴别版本真伪

根据现有资料,可以推测或有以下几种情况

1。荻岛静夫自己抄写有日记副本,一钢笔本一铅笔本,且铅笔本留在的中国,并为天津王襄所得

2。在荻岛静夫回日本之前有人获得荻岛允许或者偷偷抄写了荻岛静夫的日记,且此抄写本留在中国,并为天津王襄所得

3。在荻岛静夫回日本之后,有人获得荻岛允许或者偷偷抄写了荻岛静夫的日记,且此抄写本到了中国,并为天津王襄所得

4。在日本版出版以后,有文物贩子根据出版资料伪造了铅笔本日记,并把收集的各种日军遗弃照片拼凑成所谓荻岛静夫影集。在一些旧货市场上,有很多当年日军遗弃的资料、日记、照片之类的,如果要伪造也不是没有可能。

要考察日本版和天津版真伪很简单,可以通过日本出版社和编辑找到荻岛静夫的后人,把他们收藏的日记、荻岛静夫其他书信材料的笔迹和天津版的一比较,就可判断出天津版是否为荻岛静夫手稿。

如果天津版笔迹和前两者不符,而且想来也不可能有过硬证据能支持2、3,则只能说是伪造了。如此,所谓"国家一级文物"真就成笑话了。

无论如何,在日本已经在17年前出版日记的情况下,抄作天津版"尘封68年"已经是笑话,也没早先认为的那样有史料价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