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原莞尔下令禁止屠杀 如果正义必胜 就没有南京大屠杀了。 | 熊培云谈石原莞尔

2017-12-18 - 石原莞尔

据说1920年起,石原莞尔扮成乞丐,用一年多时间走遍半个中国,得出中国“官乃贪官,民乃刁民,兵乃兵痞;政府欺压民众,官民对立;若外国入侵,民众不会支持政府”的结论。

在中日关系史上,石原莞尔是个非常值得研究的人物。有关他的生平,我以前只有些简单的了解。比如说他是“日军之智”,曾经策划吞并东北,成立“满洲国”。而后来,由于不满“上等兵”东条英机的智商,他与东条英机彻底闹翻,被赶回山形县老家种地去了。

二战结束时,东条英机作为战犯受审,而石原莞尔因为当年反对东条英机而未被列为战犯,这让他不但不领情,反而耿耿于怀。这意味着他在日本近代史上成了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以其狂妄的性格,如何能接受这般“历史的轻慢”?

后来读了他的《最终战争论》和《战争史大观》,却难免有种心惊胆战。

今天回顾二战期间日本的作为,日军难免给人一种“彻底疯了”的印象。否则,它不会对美国挑起战端,更不会以战争的方式试图吞并整个中国甚至东南亚。但这只是东条英机疯了。相较石原莞尔,东条英机的确只有“上等兵”的智商。假如日本听从石原莞尔的建议,后果会如何?在石原莞尔的建议与主导下,日本全力开发原子弹,是否会赶在美国之前发明这一致命的武器?日军收缩战线,守住塞班岛,美军是否有机会投放原子弹?

历史有太多的偶然性,它让我真的无法相信什么“正义必胜”的道理。如果正义必胜,宋朝就不会被蒙古所灭、南京城也同样不会沦陷、傅雷夫妇也不至于被逼自杀了。这个世界经历了难计其数的“正义的惨败”,真正左右人类历史进程的是各种力量的角逐,正义之力只是其中一种而已。

至于我们所能看到的写在纸上的历史,永远只是胜利者与幸存者对过往生活的断章取义,不及真实历史之万一。也正是因为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而胜利者常以正义自居,我们便误以为真的是“正义必胜”了。

二十世纪的日本,石原莞尔虽是个狂人,但他的若干预言与远见的确表明他不愧为“日军之智”。相较于他的军事才能,我更感兴趣的是他的思想。

石原莞尔信奉的是日莲教,他根据日莲大圣人在《撰时钞》中关于世界将在一场大战后统合的预言,断言日本应该一改在大正民主中模仿英、美自由主义的流弊,断然实行昭和维新,不但要在物质上模仿苏、德的极权主义,实现统制经济,并通过工业大革命及建立国家科研机构来研制核武器。

“昭和维新并不只是日本的问题,而是真正地将东亚各民族的力量做综合性的发挥,完成与西洋文明代表进行决胜战争的准备。就像明治维新的着眼处在于王政复古、废藩置县一样,昭和维新的政治目的在于东亚联盟的成立。由于九一八事变的发生而发现了这原则,而终于可以成为这个国家的方针了。”

石原莞尔认为,世界将在两个集团之间对抗,一是东洋崇尚王道的各民族组成的以天皇为中心的东亚联盟,二是西方以霸道文明为代表的美国。而为了促进东亚联盟的形成,一要建立以天皇为中心的新道德,二是要积蓄可以不输敌手的物质力量。

两个集团之间的战争为最终战争。甚至在石原莞尔看来,这场战争是必须的,是人类最后的战争。就像日本在明治维新通过内战结束内战一样,在这场大战之后人类将进入永久和平,八紘一宇,四海一家。而且,无论谁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失败的一方都不要怨恨,因为这是人类为避免战争所进行的最后的努力。而完成此一目的之前的人类历史,皆可以称为“人类前史”。

石原莞尔说,“为了达成全世界人类长久以来的共同愿望——世界统合、永远和平——就要尽可能地不进行像战争那种暴力、残忍的行为,我们热切期盼兵不血刃时代的到来这是我们日夜祈祷的。可是很遗憾的是,人类是太不完美了。

光靠互讲道理或是述德道义是无法成立这个大事业的……即使我们最后要与欧洲集团、或者是美洲集团进行决胜战争,我们也绝对不要憎恨他们,与他们争利。虽然进行的是令人颤栗的惨虐行为,但是其根本的精神是与在武道大会上两方选手在擂台上全力奋战的精神是一样的。人类文明的归着点是由我们发挥全部力量,然后堂堂正正地决斗来接受神的审判的。”

而“身为东洋人,尤其是日本人要永远保持正义之气,绝对不可做出侮辱敌人、憎恨敌人的行为,必须要以十分尊敬敌人、带着敬意的态度来堂堂正正地与敌人决胜负。”

读石原莞尔,时常觉得他在痴人说梦,其对日军的描述,完全是一厢情愿。日军在中国所犯下的罪行,其暴虐程度,可谓旷古未有。但我也并不认为石原莞尔的天真之言完全落空了。虽然日本没有成为历史的主角,但在石原莞尔所预言的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世界的确形成了两个阵营,取代东方王道与西方霸道之争的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和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对垒。

石原莞尔的问题和亨廷顿是一样的,他们都相信“文明的冲突”。细读他的生平与思想,也是另有一番滋味。据说1911年中国爆发辛亥革命时,石原莞尔正被派驻在朝鲜当少尉。在听到辛亥革命成功的消息后,就带着一小拨兵到附近的山上对天鸣枪,高呼 “中华民国万岁!”。

中日两国面对欧美列强,在清末民初之际,尚有“难兄难弟”之情。中国一旦革命成功,也意味着饱受白种人欺压的黄种人终于有救了。然而,这种“难兄难弟”的情意,很快随着日本的崛起被抛到一边,取而代之的是弑兄弑父。当这些狂人开始为全人类谋求幸福的时候,也是人类开始遭殃的时候。

相关阅读
  • 石原莞尔太可怕 日本战略家石原莞尔直接劝东条英机下台

    石原莞尔太可怕 日本战略家石原莞尔直接劝东条英机下台

    2017-12-18

    石原再次被人想起来是在1942年6月中途岛海战日本海军失败以后,瓜达卡纳尔岛战役开始之前,那时昭和天皇的弟弟,海军大佐高松宫宣仁亲王征求过石原的意见,石原是这样回答的“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场战争的胜负了。

  • 石原莞尔和东条英机 石原莞尔被东条英机排挤任要塞司令闲职 成天吊孝

    石原莞尔和东条英机 石原莞尔被东条英机排挤任要塞司令闲职 成天吊孝

    2017-12-18

    战史研究会会员、著名抗战史专家 俞天任末日(六)1938年6月,石原莞尔向新上任的参谋长矶谷廉介提出了包括加强协和会,约束日本人官吏和废除关东军第四课(就是那个片仓衷中佐为课长的主管满洲国事务的部门)这三个构想的改革方案。

  • 少帅石原莞尔 揭秘石原莞尔资料

    少帅石原莞尔 揭秘石原莞尔资料

    2017-12-18

    石原莞尔资料是怎样的呢?石原莞尔是日本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被誉为是日本第一兵家。石原莞尔出生于日本山形县鹤冈市,父石原启介曾任鹤冈市警察署署长,常用“武士道”精神教导石原莞尔,也使年幼的石原养成不信邪。

  • 石原莞尔如何评论中国

    石原莞尔如何评论中国

    2017-12-18

    呵呵,原来朋友你也常常关注和神父的博客,我来解答一下吧 “......这个国家官乃贪官,民乃刁民,兵乃这个兵痞,然后某国的爱国学生是世界上最乱的,就是他们起哄闹事,把老百姓推到最前线,然后他们转身就走了。

  • 石原莞尔和东条英机 石原莞尔被东条英机排挤任要塞司令闲职 成天吊孝

    石原莞尔和东条英机 石原莞尔被东条英机排挤任要塞司令闲职 成天吊孝

    2017-12-18

    战史研究会会员、著名抗战史专家 俞天任末日(六)1938年6月,石原莞尔向新上任的参谋长矶谷廉介提出了包括加强协和会,约束日本人官吏和废除关东军第四课(就是那个片仓衷中佐为课长的主管满洲国事务的部门)这三个构想的改革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