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利钦知乎 如何评价叶利钦在1993年“炮打白宫”?

2019-01-10 - 叶利钦

“叶利钦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并没有什么过错。当时占据白宫,发动暴动的主要是一群共产分子和法西斯分子,和这些人相比,普京可以说是相当自由化的了。”

你回答中竟然说暴动者皆为共产分子法西斯分子。

叶利钦知乎 如何评价叶利钦在1993年“炮打白宫”?
叶利钦知乎 如何评价叶利钦在1993年“炮打白宫”?

请问哈斯布拉托夫、鲁茨科伊、巴兰尼科夫、杜纳耶夫、阿恰耶夫和马卡绍夫哪个是共产分子,哪个又是法西斯分子?

上述几人可是819事件中的‘民主护宪派……’

1992年新年伊始,独立后的俄罗斯将“休克疗法”付诸实施。放开物价后,俄罗斯市场并没有出现总统向人们许诺的货架充实、物价稳定的结果。俄罗斯人看到的仍然是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失业增加、犯罪上升、社会动乱的局画,人们不仅未能从民主中得到幸福,也未能从市场经济中获得实惠。

叶利钦知乎 如何评价叶利钦在1993年“炮打白宫”?
叶利钦知乎 如何评价叶利钦在1993年“炮打白宫”?

于是,他们走上街头,向叶利钦及其他们支持的盖达尔政府表示抗议。这些人中有前共产党人,前苏联军人,还有新兴的民族主义分子,甚至还有昔日叶利钦的忠实拥护者。

从1992年年底开始,议会试图用更换总理、收回总统的部分权力等办法削弱总统的职权,使更多的权力集中到议会手中。1993年3月11日,第八次人代会以叶利钦的失败告终,从而使他以全民公决方式解决他与议会斗争的企图付诸东流。

叶利钦知乎 如何评价叶利钦在1993年“炮打白宫”?
叶利钦知乎 如何评价叶利钦在1993年“炮打白宫”?

3月20日,叶利钦宣布他享有总统特别治理权;议会强迫他收回这一法令,但未能形成弹劾他所需的多数。4月25日,在全民公决中,叶利钦再次赢得俄罗斯人民对他的信任,获58.7%的支 持票。但是,同议会的冲突依然存在:他未能获得举行一次临时大选所需的大多数登记选民的支持。

叶利钦知乎 如何评价叶利钦在1993年“炮打白宫”?

为了消除异己,叶利钦在公决后首先拿对他威胁最大的鲁茨科伊开刀,削弱其副总统的权力,解除政府中亲议会的官员职务,甚至用取消某些政治待遇和生活待遇的办法限制和羞辱对手。与此同时,叶利钦抛开人代会和最高苏维埃,在6月5日召开了主要有联邦主体参加的制宪会议,欲借助地方的力量强行通过新宪法草案,进而达到建立总统制的目的。

但叶利钦进行的并不顺利。会议从第一天起就出现了对抗,哈斯布拉托夫因要求发言而未获准,一气之下退出会场,并带走了上百名人民代表,致使会议中断。

复会后一些地方领导人又提出扩大自主权的要求,会议进程再度受阻。制宪会议断断续续地共开了37天,新宪法草案终于在 7月12日初步制订完成并送 交各联邦主体审议。然而各地方主体对新宪法草案意见不一,未能按期完成对草案讨论,致使制宪会议复会的时间一推再推,变得遥遥无期。

经过深思熟虑的权衡之后,叶利钦于8月12日通过电视向议会发出进攻的信号,宣布今秋将改选议会,8月进行“炮火准备”,9月开始政治决战,战斗将持续到10月至11月的一段时间。他声称,俄罗斯双重政权危机已发展到相当阶段,威胁到了国家和人民的命运,所以必须尽快解决。叶利钦为在最后一搏中击败议会,紧锣密鼓地进行战前准备工作。

8月下旬,解除了杜纳耶夫内务部第一副部长和巴兰尼科夫安全部长的职务;9月1日,下令限制鲁茨科伊的副总统权力;9月16日,叶利钦还亲自视察内卫部队捷尔任斯基师和塔曼师, 以争取军方的支持。重新启用1992年12月被人代会解职的盖达尔,并任命他为第一副总理。

此举表明叶利钦已全然不把议会放在眼里,决心一意孤行。9 月18日,叶利钦召集86个联邦主体领导人在克里姆林宫举行联邦委员会成立大会。指出联邦委员会将是组成新议会两院中的上院。同日,戈卢什科接替巴兰尼科夫,被任命为安全部长;由原第一副总理洛博夫接任至关重要的安全委员会秘书一职。

这些人事安排大大巩固了叶利钦的政治地位。为防不测,叶利钦针对鲁茨科伊于9月18日还专门签署了《关于副总统代理总统某些职权的命令》,规定总统缺席期间由副总统代行总统职权,必须由总统以命令的形式公布,否则将被视为非法和无效。

9 月20日晚,叶利钦借口“协助警方搜查毒品和非法武器”,把内卫部队调到莫斯科市内,进行了一场战前的预演。议会方面并没有坐以待毙。9 月18日俄人代会发表告公民书,指责总统叶利钦企图用非法手段控制社会和摆脱危机,警告叶利钦近日可能宣布实行“总统治理”,而直接的“总统治理”就是解散人代会。

议会还建议代表们在议会大厦白宫聚会,以防叶利钦禁止议员们开会。到了20日,哈斯布拉托夫通报说,“夜里有军队调动”,“局势很不平静”,呼吁“保持警惕”。

当这一切准备就绪之后,1993年9月21日,叶利钦在签署了《关于俄联邦宪法改革命令》之后,于当晚8时发表了电视讲话,宣布解散议会,开始了铲除议会的最后决战。

针对总统的行动,议会立即给予了反击。对此,总统采取一系列措施剥夺议会财产,封锁通往议会大厦——“白宫”的道路;向白宫周围增派军警;切断“白宫”的供电、供水、供暖以及电话;并发出最后通牒。但议会并没有因此而屈服,双方处于尖锐的对峙状态。在此期间,叶利钦拒绝宪法法院院长佐尔金和全俄大牧首阿列克西两者的调停方案。

两个星期后,10月2日,议会的支持者与包围“白宫”的军警发生武装冲突。10月3日,上万名议会支持者冲破防线,聚集在斯摩棱斯克广场。哈斯布拉托夫和鲁茨科伊在白宫露台上发表了《告全国人民书》。随后,支持议会的群众和军人冲击了“奥斯坦基诺”电视台和莫斯科市府大楼,两名警察死于开道的汽车轮下。一时间,局势陡然又趋紧张,难以控制。

这时,在莫斯科乡村别墅度周末的叶利钦闻讯后立即返回市内,宣布莫斯科市实行紧急状态,解除鲁茨科伊副总统职务,并开除其军籍。随即调政府军于10月4日晨7时包围议会大厦。8时,叶利钦终于下令,政府军发起炮火进攻。

重型炮弹在议会大楼里频频爆炸,这座白色的大楼四处起火,黑烟冲天。700名特种兵在T一80重型坦克和3架武装直升机的火力攻击下,攻下了“白宫”,迫使哈斯布拉托夫、鲁茨科伊等人向政府军投降。持续了一年多的两权之争,终于在叶利钦的重炮之下以议会的失败而告终。

10月5日,叶利钦解除支持议会的总检察长斯捷潘科夫的职务。同时任命自己的心腹、西伯利亚律师卡扎尼克为总检察长。

俄司法部在叶利钦的授意下,宣布停止俄罗斯救国阵线、俄罗斯工人共产党、军官联盟、俄罗斯共产主义青年联盟、劳动莫斯科等16个支持议会的左翼组织的活动,理由是他们超出“章程规定的法律和权力范围,参与了10月3~4日莫斯科的骚乱和其他违法活动”。

新任俄总检察长卡扎尼克下令,逮捕救国阵线领导人康斯坦丁诺夫和俄共产主义工人党领导人安皮洛夫等人。政府还下令关闭《真理报》、《白昼》、《 苏维埃俄罗斯》、《公开性》、《工人论坛》等报刊。同一天,叶利钦还解除了支持议会的西伯利亚和阿穆尔州等一些地方领导人的职务。

10月6日,叶利钦发表电视讲话,称莫斯科发生了由前议会领导人、前副总统和一些政党与社会组织领导人策划和准备的“武装叛乱”。他不得不作出武装改打议会大厦的困难决定,是因为那里已成为恐怖分子的大本营,成了引发国内战争的策源地。

叶宣布,凡持枪参加叛乱的人都要受到严惩,指责宪法法院在这次流血事件中成了执行权力机构的被告,变成立法机构的“帮凶”,要求宪法法院院长佐尔金辞职。佐尔金随即向当天召开的宪法法院会议递交了辞呈,称目前情况下已无法履行宪法法院院长的职责,然后便住进了医院。

佐尔金曾要求立即停止执行叶利钦9月21日的总统令及总理随后作出的决定;立即停止执行俄第十次非常人代会及以后通过的有关法令,其中包括鲁茨科伊为代总统等任命。并提出提前改选议会和总统的“零点方案”。在立法和行政的斗争中,他被认为 是亲议会的。

叶利钦还严厉抨击了大多数地方苏维埃,对莫斯科极其尖锐的形势负有 直接的责任。认为它们应当作出自行解散的决定,和平地退出政治舞台。叶利钦重申,将于12月12日举行新议会的选举,凡没有直接参与“叛乱”的政党和组织都有平等参加竞选的资格。

他呼吁公众积极参加这次选举。10月7日,叶利钦签署命令,在未通过新宪法之前,暂时中止俄宪法法院的活动。在新议会产生之前,由总统代行其职责。当晚,总检察长卡扎尼克签署逮捕令,指控前议长哈斯布拉托夫和前副总统鲁茨科伊等人组织领导“暴乱”而将其正式逮捕,同时继续搜捕参加十月“暴乱”的积极分子。

10月9日,政府宣布将原定至10日的紧急状态延长至18日。同日,叶利钦决定更换地方代表机构。

10月15日,叶利钦又发布命令,要求选举和对新宪法的全民公决同时进行。这项新宪法通过后,就会替代1978年制订的苏联宪法并在俄罗斯确立总统制政体。 1994年2月26日,根据国家杜马(下院)2月23日通过的大赦令,鲁茨科伊、哈斯布 拉托夫等人获释,安全离开了列福尔托沃监狱。大赦令证明了俄议会中保守倾向正在加强。与俄罗斯联邦的所有法律不同的是,总统对议会通过的大赦令没有否决权

相关阅读
  • 叶利钦指挥 叶利钦:酒后夺人棒 过把指挥瘾

    叶利钦指挥 叶利钦:酒后夺人棒 过把指挥瘾

    2019-01-10

    江南时报12月17日报道叶利钦善饮酒,人所共知。1994年5月,他以俄罗斯总统身份访问德国时也因醉酒失态,促使7名助手联名写信,恳请他放弃“不健康的习惯”。这一经历已成为这位“酒仙总统”的著名轶事。时隔6年之后。

  • 叶利钦战略缓冲 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的战争(上)

    叶利钦战略缓冲 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的战争(上)

    2019-01-10

    1987年的时候,叶利钦在政治局中,已经是个异类了。他与戈尔巴乔夫的摇尾系统格格不入,在所有人“坚定地”拥护苏联模式时,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的他亲口承认了资本主义在俄罗斯的可行性。彼时的叶利钦对资本主义尚知之甚少。

  • 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 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

    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 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

    2019-01-10

    文章摘自《20世纪大揭秘》 作者杨政 出版重庆出版社1987年10月21日,苏共中央全会在浓雾笼罩的莫斯科如期召开。530名党的高级官员参加了这次中央全会。会上,叶利钦不慌不忙地走到讲台前,开始了他那篇著名的发言严厉批评苏共中央的改革现状。

  • 叶利钦访华 值得回味的叶利钦首次访华细节

    叶利钦访华 值得回味的叶利钦首次访华细节

    2019-01-10

    宴会后,我从服务员那了解到,主桌宾客喝了两瓶茅台,叶利钦一人喝了足足半斤多。回到钓鱼台国宾馆后,他还向服务员要茅台酒。鲁培新(外交部礼宾司前代司长、中国前驻斯洛文尼亚大使)如今,中国和俄罗斯两国关系进入了一个全新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