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级文物 泸州千年汉棺:一级文物惊动中国

2018-01-25 - 一级文物

泸州福宝高村崖墓群 马街发掘现场 国家一级文物对吻俑 夜郎更夫论道合江汉棺 泸州的地底,不仅仅只有酒酿与窖泥,亦有数不胜数的文物瑰宝,譬如汉墓、汉棺、汉砖、陶俑…… 长江与赤水河交汇的合江,曾是夜郎古国的进出通道。

中国一级文物 泸州千年汉棺:一级文物惊动中国
中国一级文物 泸州千年汉棺:一级文物惊动中国

在这里,目前已出土的汉代画像石棺,数量和级别之高,乃全国之最。2005年,合江县在建县2120年之际,投入巨资修建了全国唯一一个汉棺博物馆。而不少媒体亦将目光投向合江这个拥有庞大地下文物资源的宝地。

除了央视《走遍中国》栏目以《汉棺的诉说》为题系统报道过合江汉棺外,《中国国家地理(微博)》杂志也推崇合江为中国汉代画像棺的典型代表地区,并推出专题报道。那么,合江汉棺出土的前前后后究竟有何故事?能聚集如此多重量级媒体的目光,其魅力又在哪里?今天,泸州新闻网记者将带你探索合江汉棺的秘密。

古老瑰宝 初露峥嵘 1984年,合江老县城开始改造。7月的一天,张家沟一魏姓居民修建新房开挖地基时,地层中显露出一个崖墓,里面躺着一只“石方子”,地面上散落着一些泥巴娃儿。

当年负责文管的文管所所长王开健获悉后,一口气跑到施工现场查看。 经过一番简单地观察,王开健当场得出结论:“这叫崖墓,挖出来的不是什么石方子,专业名称叫石棺,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

”当即,王开健组织人员,用肩头将石棺抬回文化馆,暂放走廊一侧。第二天,王开健将编号为1号石棺上的泥土清洗掉,埋头细细考察,初步认定是汉代石棺,再一细看,更是惊喜不已。

从汉棺外形上看,前挡头上雕刻着双阙,依不同表示出人的尊卑,后挡头上面,右刻伏羲一手托日、左雕女娲一手托月;汉棺A面刻有青龙白虎戏壁图,B侧雕有西王母画像。 “这件古文物太珍贵了!”初步领略汉棺风采,王开健站起身发出一声感叹。

因为,伏羲、女娲、西王母等,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人物形象。 泸州福宝高村崖墓群 “那幅龙虎图更是一绝。”王开健说,远古的巴国,是有着以龙为图腾的氏族;古代的蜀国,有着虎为图腾的氏族。

战国时期,巴蜀两国氏族通过经济交流,逐步形成民族感情融合,龙与虎的结合反映出巴蜀两大氏族,希望统一的趋势。一连几天,王开健难以抑制心中激动,不由得奋笔疾书将一文稿落笔,然后寄到成都《四川文物》发表,将合江汉棺首次亮相世人。

夫妻古墓 重见天日 1987年9月,从合江城郊草山坪锻造厂工地上,又传来惊呼声:“啊,汉棺!”这时,新上任的文管所所长王庭福闻讯,马不停蹄地朝草山坪奔。到达现场的王庭福,发现墓顶已被盗墓者挖开一个大洞。

没有犹豫,他立马爬进墓洞,发现墓室里放着两具汉棺,分别命名为2号、3号。从汉棺上依稀可见的“东海太守梁中李少君”字迹,王庭福推测,此为夫妻墓,是合江县首次考古出的砖石墓,墓主人李少君字良州,可能在山东兖州一带做过太守,年老还乡病故,夫妻安葬于此。

马街发掘现场 两具汉棺都有雕刻图形,其中编号为3号的汉棺B侧,有着一幅《象戏图》,足以说明四川以前是大象的故园。

王庭福想把2具汉棺拉回文管所,但却需要1000余元运输费。无奈之下,王庭福向市文管所求救。第二天,市文管所派人带钱带车,把2具汉棺拖走。 这时已是棺去人散,王庭福怀着侥幸心理,埋头在松土里刨啊刨,猛然刨出一只玉佩,懊悔得捶胸顿足:“把玉佩出售,哪里才值1000元啊。

”在松软的泥土中,晚来一步的老馆长拾起一对两个男女相吻的陶俑,两人更是对刚拉走的汉棺心疼万分。因对吻陶俑在中国实属罕见,后来被专家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一级文物 惊动中国 前两次的发现,在考古界引起强烈反响,合江还有奇迹发生吗?1995年初的一天,一建筑公司在张家沟北部施工时,挖出地层下的崖墓,里面横陈着两具石棺。施工方老板不敢轻举妄动,一边派人守候,一边派人去文管所报告。

“这是夫妻合葬汉棺!”王庭福匆匆赶赴现场,抬眼就得出结论,并立刻请施工方组织人员将两具汉棺抬回文化馆。 三次大发现,令王庭福断定,合江境内一定还有不少汉棺。

他向亲朋好友打招呼:“如果哪里有石方子,千万记得给我带个口信。”一天上午,果然有人来文管所报告:“密溪乡荔枝林园艺场有一只汉棺。”第二天,王庭福乘班车来到密溪,按照事前得知的地址找到一户农家。主人知晓王庭福的来意,抬手指着地面一个大石槽说:“这个玩意是不是汉棺?装上猪草了,等我喂完猪,你就拖走吧!

”天哪,这么有价值的汉棺,成了农家的猪槽,这令王庭福哭笑不得。从主人家口中,王庭福遗憾地得知:园艺场搞基建,发现崖墓里有两具石棺,但一具被用作猪槽,另一具已被打碎铺为路面。

“石录乡有石方子!”“马街也有汉棺!”往后的日子,一个个报告如雪片般飞来。 这年,榕佑乡崖壁上又惊现两具汉棺。文物专家高文正好来合江考察,已七旬高龄的他只身钻进崖墓考察。

几天后,他又和王庭福一起再次钻进崖墓,将汉棺上的图案拓印下来。拓印的宣纸需要烘干,两人在狭窄的崖洞里升火。空间太小,浓烟呛得两人直咳嗽,但两人连午饭都来不及吃,一直忙到当天下午。

1999年12月9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正式向全国公布:泸州市合江汉棺考古有重大突破,国家一级文物实属罕见。 倾情护卫 续写精彩 1996年12月6日,合江镇马街片区柿子田村一陈姓村民建房,挖开地层中宋代墓室,内有画像石棺2具;1997年5月,文管所从群众报告中,抢救性发掘白米乡碾子塝长江北岸大耳朵崖墓最大的汉棺2具……一个个捷报频传,可曾有人知道,有一双双眼睛紧盯着国家一级文物。

1997年春节前夕,王庭福接到一群众举报:江北黄溪村砖厂将一副挖出的汉棺,以数万元价钱出售给一文物贩子。一听到此消息,王庭福气不打一处来,立即去合江县城关派出所联系。城关派出所所长刘大章马上指派4位民警,协同王庭福前往江北。

一行人紧赶慢行跑到江北砖瓦厂时发现,“石方子”已被榕山镇的贩子拉走了。 “追!”如果汉棺在榕山镇上船,一件国家级文物就流失了。王庭福马上回到县城,同榕山派出所联系。

凭着人熟地熟,榕山派出所佷快锁定目标。大概是闻到一丝风声,该贩子离家逃跑,由留家的妻子出面应对。处于国家法律威严,贩子的妻子伸手朝后院一指:“石方子还在,你们抬走就是!”一次跟踪追击,国家文物安然无恙,王庭福和民警才大大松了一口气…… 从发现第一具汉棺至今28载,文管所变成了文管局,但无论是老所长还是新局长,都对汉棺倾注了一腔热血。据初步统计,合江目前已发掘出汉棺33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