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觉罗氏身份证 爱新觉罗氏如何看待皇族身份?

2018-01-09 - 爱新觉罗氏

4月10日,末代皇帝溥仪的最后一个弟弟溥任在北京南锣鼓巷旧宅去世。16日上午,溥任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上百名爱新觉罗氏的家族成员到现场悼念。这条消息让一直隐秘的末代皇室家族重回公众视野。

对大众来说,皇室后裔的身份和生活难免带有神秘感,如今爱新觉罗氏族人据估计已达三四十万人。按照清帝逊位时的规定,爱新觉罗氏在辛亥革命后都已改姓金、赵、罗等;家族成员流散各地,皇族身份已成了历史,他们像普通民众一样,生活状态多种多样。

有趣的是,这些皇族的后人对于“爱新觉罗”这一姓氏的态度却有不同——有人绝口不提皇族后裔身份,有人却引以为豪。

“都什么年代了,姓那个有点儿古怪”

著名书画家启功其实就是爱新觉罗氏的后人,但他似乎对这个姓氏毫无兴趣。曾有人给他写信,收信人填“爱新觉罗·启功”,他就标明“查无此人,请退回”。在一篇文章中启功写道:“爱新觉罗如果真的能作为一个姓,它的辱也罢,荣也罢,完全要听政治的摆布,这还有什么好夸耀的呢?何必还抱着它津津乐道呢?”

而刚刚去世的末代皇“弟”溥任,生前同样十分低调。溥任生前一直住在锣鼓巷胡同里的一处平房院落,近四十年致力于小学教育事业,平时喜欢骑着一辆旧自行车出门买菜、买报纸,过着跟普通街坊毫无两样的生活。

溥任向来闭口不谈皇家往事。他不止一次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说实话,甭看我们是皇族,可我这一家人从来不靠吃‘祖宗饭’,这是全家人感到最光荣的!”“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是溥任对自己的要求,也是他对子女的教诲。

溥任的长子金毓嶂也希望别人尽量少地注意到自己的皇族后裔身份。他曾告诉记者:“我们家的人都不姓爱新觉罗……都什么年代了,姓那个有点儿古怪。”他说,“皇族不皇族的事情老百姓感兴趣,我们自己不感兴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