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人 专栏作家潘采夫:那些忧伤的塞尔维亚人

2018-07-27 - 塞尔维亚人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斯拉夫人,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灵敏,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绿色的大森林,他们善良勇敢相互都关心。

不过打败格格巫,永远是蓝精灵的白日梦。昨日的南斯拉夫,今天成了塞尔维亚,巴尔干一只白色的鹰。

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人 专栏作家潘采夫:那些忧伤的塞尔维亚人
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人 专栏作家潘采夫:那些忧伤的塞尔维亚人

看到网友的一篇祭文:“巴尔干,巴尔干,东西交陌黄粱怨。山川风雨碎苍庐,百载烽火都不散,可怜屡被强梁饭。巴尔干,巴尔干,战地之花魂已断。可惜荒草遍山岗,黄昏血色和泪看,剩得一枝香和艳。”把人给吟咏得啊,能听见心咔咔裂开的声音。

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人 专栏作家潘采夫:那些忧伤的塞尔维亚人
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人 专栏作家潘采夫:那些忧伤的塞尔维亚人

有些民族的名字叫苦难,仿佛永远都在不屈的抗争之中,如波兰,如南斯拉夫,被这个强梁占领,再被那个邻居解放。合是短暂的,分是永恒的。奇怪的是,这些民族还往往一根筋,视自由如生命,根本不知顺从二字怎么拼写。

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人 专栏作家潘采夫:那些忧伤的塞尔维亚人
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人 专栏作家潘采夫:那些忧伤的塞尔维亚人

南斯拉夫的小伙身体最好,英俊,强健,灵敏,天生适合一切体育运动,女孩子也漂亮得让人眼晕。这种进化上的优势,与猛兽环伺的生存环境有直接关系。最让人心醉的,是无论戴着鸭舌帽的小伙,还是扎辫子的姑娘,眼神里都有浓得化不开的感伤。

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人 专栏作家潘采夫:那些忧伤的塞尔维亚人

也许是因为担心种群退化,斯拉夫人骨子里还有个特点是折腾。在铁托的羽翼之下,1979年,当我们还穿着补丁衣服搞大讨论,南斯拉夫的人均GDP是2600美元,老百姓有汽车洋房,平均每两年出国旅游一次,把社会主义阵营的兄弟羡慕得直磨牙。后来铁托死了,孩子们开始闹分家。一个领导人说,“即使我们是兄弟,我们也不想住在同一个房间里。我跟我的兄弟就没住一个房间。”

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人 专栏作家潘采夫:那些忧伤的塞尔维亚人

后来是分家,战争,分家,战争。“四分五裂”可真小看他们了。

南斯拉夫真是遍地天才,不说足球,迪瓦茨是NBA的传球大师,库科奇是乔丹的战友,迪瓦茨说,“当战争爆发的时候,我的好朋友库克奇就再也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贝尔格兰德红星的那班人就更不用说了。

贝尔格兰德的三个火枪手,斯托伊科维奇,潘采夫,普罗辛内斯基,连绰号都有硝烟的味道。

1992年,南斯拉夫被禁赛,丹麦替补入场。“丹麦人最后赴宴,却端走了所有的蛋糕。”这是我听韩乔生说过的最有情怀的话。

最后书归正传,说说塞尔维亚队,我当然看好他们,维迪奇、斯坦科维奇,都是奇哥。南斯拉夫消亡之后,我就丢了主队,这一次我支持南斯拉夫的传人。信奇哥,得永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