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消费品行业高增长、高盈利将持续

2017-12-04 - 消费品行业

和许多华尔街的理科高材生一样,作为一名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毕业的机械工程学博士,费鹏曾经在华尔街做的却是投资的工作。

现在,费鹏仍然用他擅长的量化投资管理易方达基金旗下的标普全球高端消费品基金。曾经有个漫画形象地描绘了“宽客”一族是“这个地球上最难交流的一批人”,第一财经日报《财商》记者也曾采访过多位在国内从事量化投资的“宽客”,而费鹏,则是其中鲜有的一个在采访过程中娓娓道来的量化投资人,对于投资,他的想法并不局限于模型。

高端消费品行业高增长、高盈利将持续

通胀背景下长期看好高端消费品行业

《财商》:易方达标普全球高端消费品基金是国内第二只投向高端消费品的基金,为什么会看好这个行业?高端消费品行业的前景和投资机会在哪里?

费鹏:首先,我们投的公司很多都是百年老店,有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LVMH-Moet Vuitton)、奔驰、宝马等这些大家熟知的公司,也有一些大家不熟悉的如保乐利加(Pernod-Ricard)这样的集团公司。这些公司的共同特点在于它们经过多年的积累,已经形成了一个很高的竞争壁垒,拥有定价权,当通胀到来的时候它们很容易就转嫁成本了,而不需要打价格战。

高端消费品行业高增长、高盈利将持续

同时,这个行业还具有高增长和高盈利的特点,高增长在历史上都已多次反映出来了,甚至包括在2008年的时候,这个行业的增长也是正的,其他时间每年的增长也接近20%。我们可以看到,近几年,助推高端消费品行业高增长的主要是新兴市场的财富效应。其中有一个趋势,那就是新兴市场正在取代日本成为这个行业销售收入最大的贡献者。

高端消费品行业高增长、高盈利将持续

另外一个就是高盈利,高端消费品的毛利率非常高,很多产品除具有使用价值外还具有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这种高附加值带来的高盈利是其他行业所不具有的特点。

近些年来,新兴市场财富效应使得高净值人群不断增加,加上各国的货币宽松政策,高净值人群更能享受到流动性带来的好处。再加上对未来高通胀预期的判断,我们认为高端消费品行业将会继续保持它高增长和高盈利的特性,所以具有一个非常好的中长期投资价值。

高端消费品行业高增长、高盈利将持续

《财商》:提到新兴市场,我们都会联想到我们自己,中国现在是不是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高端消费品市场?而中国经济的下滑会不会影响到奢侈品的消费?

费鹏:从消费人群的数量来说,中国是比较多,但是从高净值人群的增幅来看,中国其实并不是最高的,巴西、南非、印度这几个国家反而具有更大的涨幅。

高端消费品行业高增长、高盈利将持续

而中国经济的下滑在今年确实对奢饰品的实物消费类产生短暂的负面影响,但是后来行业反弹非常快,表明其影响不是主要因素,不会对整个行业有一个很致命的影响。

《财商》:那么这个行业最主要的风险点又是在哪里?

费鹏:对于高端消费品行业而言,真正的大的风险就是系统性的通缩。比如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风暴、美国上世纪30年代初的大萧条等,因为在这种危机下,高净值人群会面临破产等问题,高端消费的需求就会迅速萎缩。

而其他的风险相对来说就要小很多。首先,现在全球经济仍处于一个去杠杆化的进程当中,使得经济危机在未来几年爆发的概率逐渐减小。同时,高端消费品消费者主要是来自于高净值人群,而他们对一般市场波动是不敏感的。所以一般来说,市场出现小的风险点或者回撤的时候,伴随这个行业将是一个更大的反弹。

但由于高端消费品行业的弹性相对而言也是比较大的,所以在有系统风险的时候,我们也会利用一些海外投资工具做一定程度的风险规避。

财政悬崖对市场影响应不大

《财商》:今年以来海外市场还是整体比A股走得更强,你怎么看背后的原因?

费鹏:从宏观角度看,海外市场走强主要是由于美联储和欧洲央行极端的流动性注入,这种做法已经改变了市场对通缩的预期。

《财商》:但是在美国市场走强的同时,美国的财政悬崖问题还是像一把悬而未决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美国市场的表现是否会因此受到制约?

费鹏: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财政政策是一直落后于货币政策的,也就是说,它应对每次危机都是通过印钱来解决,在财政方面没有推出相应的政策。所以一旦财政悬崖来了,之前的做法就是把前一个悬崖的那个额度往上调一下,然后再继续拖延时间。为什么这么做?因为美国政府担心推出紧缩政策会触发新一轮的经济衰退,所以我们可以看出,这个就是政府的底线,只要不会触发新的经济衰退,它都可以做一定的紧缩。

在这个前提下,如果两党真能够达到一定的共识,那其实是给了市场一个很好的信号,因为这是从基本面做的一个改善。从另一方面看,如果两党没有达成共识,无法推出一个合适的紧缩政策,那可能最后还是像以前那样依赖进一步的货币宽松再去拖延时间。

但不管是哪一种,它最终对市场来说都是一个正面的信号,因为如果是基本面的改善,那这个市场会有一个良性的上涨;而如果是通过印钱,那么市场则是由于抬高了通胀预期而带来上涨。所以我们对下一步的市场,从财政悬崖来说并不是很担心,市场将会有比较好的表现。当然了,如果不计成本地去印钱,造成流动性的泛滥最终会导致恶性通货膨胀,那时的汇率政策将左右市场的走向。

《财商》:也有观点认为,热钱已经开始从欧美市场重新涌入新兴市场,这会不会影响到欧美股市的表现呢?另外,现在A股也已经处于一个比较低的点位,在这种情况下,从全球范围来看,你更看好未来哪一个市场的表现?

费鹏:首先,在负实际利率环境下,热钱可能是从低风险投资向高风险投资的涌入,不一定是从欧美股市向新兴市场股市的涌入,而可能是在多资产类别间的调整;另外,之前的QE1和QE2也会造成热钱向新兴市场涌入,但过去2~3年美国市场的表现并不逊色于新兴市场,且好于A股市场。

今年QDII基金与A股的差异化表现是继去年之后再一次证明海外市场与A股市场的低相关性。其实去年海外市场也明显好于A股市场,只是绝对回报不像今年这么突出,且QDII产品还没有这么丰富所以没有引起很大的注意。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全球化贸易带来了一个新兴市场生产、发达国家消费的模式,在这一背景之下出现了金砖四国的故事,但这些模式已经不可持续了,未来经济增长最大的潜力需要的是一个新的模式、新的逻辑。而那些有核心竞争力、有均衡的生产和消费能力、有可持续增长潜力、有丰富自然资源的国家和地区会更被看好。

在这里面,首先美国就有很强的科技竞争力、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也拥有很多高端消费行业。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虽然标普500指数已经走得比较高,但是它的估值仍处于历史平均水平,就是因为其指数成份公司拥有一个可持续增长的盈利模式。

另外,德国均衡的生产制造业和它的消费能力也具有很强的优势。而在可持续增长潜力的国家当中,新兴市场的一些东南亚国家未来也会更具优势,因为它们的人力成本已经低于中国、巴西这些国家,未来在低端加工业方面还有相当长的时间可以保持持续增长,此外它的人口红利也将成为其竞争优势。

中国正处在结构化的转型期,未来经济发展有很多不确定性。国内投资者的收入和资产都在中国,如果只投资A股就会面临单一货币风险和单一国家经济体风险。并且,不论从估值角度还是增长角度,海外市场都具有更多样化的选择。

Related费鹏简介

机械工程学博士。曾任道富环球资产管理公司(SSgA)研究员、投资经理、北美主动型量化股票基金研究部主管,2012年6月至今任易方达基金海外投资经理,兼任易方达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相关阅读
  • 平价消费品行业 未来五年最赚钱的十大项目大曝光:平价消费品行业

    平价消费品行业 未来五年最赚钱的十大项目大曝光:平价消费品行业

    2017-12-04

    现在投资做什么比较赚?最容易赚钱的行业又是什么呢?学历高不一定就能挣钱,投资多也并不代表一定会有相应的回报,最主要的就是看你有没有入错行。那未来五年最容易赚钱的行业有哪些呢?1、未来五年最容易赚钱的行业平价消费品行业“天天平价”的沃尔玛是财富500强的第一位。

  • 消费品行业发展 中国消费品行业发展研究报告

    消费品行业发展 中国消费品行业发展研究报告

    2017-12-04

    中国消费品行业发展研究报告2017版(专业版) 研究背景 研究方法 消费品行业界定和分类 1.行业定义、基本概念2.行业基本特点3.行业分类 第一章 消费品行业国内外发展概述 一、全球消费品行业发展概况1。

  • 耐用消费品行业 家庭耐用消费品行业:严峻形势仍将继续

    耐用消费品行业 家庭耐用消费品行业:严峻形势仍将继续

    2017-12-04

    耐用消费品产业的内销和出口销售增速将放缓。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环比减缓和国内金融资产缩水,使得国内消费支出缺乏有力支撑。而且,耐用消费品的销售额波动幅度一般大于日用品。相比4月份,5月份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增速下滑16。

  • 消费品行业发展现状 2016年中国婴幼儿消费品行业基本情况及发展趋势分析

    消费品行业发展现状 2016年中国婴幼儿消费品行业基本情况及发展趋势分析

    2017-12-04

    婴幼儿消费品行业主要服务于 03 岁婴幼儿,产品品类丰富,涵盖范围广,覆盖婴幼儿“吃、穿、用、玩”各个方面。由于婴幼儿的生理特点特殊,婴幼儿消费品行业产品的功能和设计以及消费特点与其他消费品行业存在较大差异。

  • 消费品行业研究 贾康:消费品行业的供给侧改革探索

    消费品行业研究 贾康:消费品行业的供给侧改革探索

    2017-12-04

    消费品行业供给侧改革的机会和挑战与社会经济生活密切相关。可以从以下方面进行探索。第一,创新理念。供给侧改革应把握好创新,新供给经济学研究分析认为,看得见摸得着的创新都发生在供给侧。需求侧有新的特征,但需求的特点是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