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森堡夫妇】冷战下的卢森堡夫妇间谍案

2019-11-09 - 卢森堡

如何把那些深藏不露而又令人胆战心惊的红色间谍挖出来,美国方面绞尽脑汁,苦思对策。顺藤摸瓜,福克斯的接头人化学家戈尔德被捕,交代了他奉苏联驻纽约副领事雅科夫列夫的命令,从参与曼哈顿工程的美军士兵戴维手中获取过原子弹研制资料。

【卢森堡夫妇】冷战下的卢森堡夫妇间谍案
【卢森堡夫妇】冷战下的卢森堡夫妇间谍案

在审问中,戴维表示愿意供出自己背后的间谍,来获得减轻刑罚。

1945年1月,戴维从洛斯阿拉莫斯回纽约休假,“姐夫卢森堡让我把曼哈顿工程情报都写下来,还画过一张原子弹草图。他要把这些情报送给苏联。退伍时,姐夫极力劝我在洛斯阿拉莫斯找份文职工作,留在那里继续提供情报。戈尔德被捕后,姐夫劝我们到墨西哥去避难,并愿意提供费用。”

【卢森堡夫妇】冷战下的卢森堡夫妇间谍案
【卢森堡夫妇】冷战下的卢森堡夫妇间谍案

检察官追问,姐姐埃塞尔是否在场,“她从来没有在场。”戴维肯定地回答说。

当天卢森堡也被传讯,他矢口否认与间谍活动有任何联系,“在原子弹投到日本之前,我压根不知道原子弹为何物。”第二天,卢森堡被正式逮捕,妻子埃塞尔也被监禁起来。卢森堡的大学同学索贝尔也遭到逮捕。

美国联邦陪审团以阴谋从事间谍活动罪名起诉戴维、卢森堡夫妇、索贝尔、戈尔德以及雅科夫列夫。戈尔德和戴维服罪,雅科夫列夫逃回苏联,卢森堡夫妇和索贝尔则不认罪。

开庭审判的10天前,戴维夫妇改变了口供,说其姐姐也卷入了间谍活动。戴维解释说,自己的笔迹很难看懂,所以要由姐姐来打字。

“20世纪最重大的罪犯”

1951年3月6日,万众瞩目的卢森堡夫妇和索贝尔原子弹间谍案在纽约联邦法院开庭。

检察官指控:第一颗原子弹在日本长崎爆炸前,卢森堡夫妇曾向苏联提供了原子弹制造机密。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谴责卢森堡夫妇是“20世纪最重大的罪犯”。

证人埃利彻尔自称是共产党员,有一次与索贝尔一起开车到卢森堡夫妇住宅附近,索贝尔从车内拿出一个胶卷盘,交给了卢森堡。随后出庭作证的是戴维的妻子,“卢森堡要我转告戴维,希望得到原子弹情报,还给了我150美元。戴维休假回到纽约,让他写了一些情报,埃塞尔把它打出来。”

戴维出庭作证,承认没有得过工程学、原子物理学及热力学的任何学位,只是曾在一个技术学校学过几门课,且全都不及格。“那么,这些复杂的原子弹草图,你不用别人的帮助,单凭记忆就画出来了?”卢森堡的代理律师布洛克追问。“是的。”戴维回答。“隔了四年多的时间你还记得?”戴维再次回答:“是的。”

1973年,伦敦《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给两位美国著名的科学家看了戴维画的原子弹内引爆装置模型草图。二人哈哈大笑,“可笑的小孩子图画,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拙劣无用”,该草图对苏联“几乎没有价值”。

卢森堡被传唤到证人席上,他矢口否认一切指控,称自己从来没有见过戈尔德。妻子埃塞尔也从来没有为他打过什么原子弹情报。他否认内弟给过他原子弹草图。“我没有学过核子和高等物理的课程,除了在法庭上听到过的之外,不知道原子弹是怎么回事。更没有劝过戴维全家出逃墨西哥。”

法庭上,他坚决否认从苏联人那里接受过任何礼物,更没有发生过莫斯科源源不断地给他提供金钱援助的情况。“我衷心拥护我们国家的宪法,始终忠诚于我的国家。假如这个国家不得不同任何一个国家交战的话,我将为它而战”。

这时法官考夫曼提问:“你是否曾参加过什么讨论苏联制度问题的小组?”卢森堡援引美国宪法第五条修正案关于被告不能自证有罪的规定说:“法官先生,此时此刻我认为应该拒绝回答可能造成不利后果的问题。”谈到苏联时卢森堡说:“苏联政府改善了他们国内一向被压迫的人的境遇,在扫除文盲方面已有了很大的成绩,做了很多开发资源的工程,希特勒那个野兽杀死了600万与我有共同信仰的人,而我觉得在消灭希特勒方面,苏联贡献出了大部分的力量。

这一点使我极为感动。”

妻子埃塞尔作证时宣称自己是美国忠实的公民,否认和丈夫曾参加过任何间谍活动,“弟弟戴维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

检察官塞波尔表示,卢森堡夫妇及索贝尔应当被判罪,因为他们把有关美国国防的情报传达给了苏联。这是一种最严重的背叛美国的罪行。卢森堡夫妇一味抵赖,只能加重他们的罪行。

被告律师布洛克最后陈述,公诉人把信仰共产主义同苏联间谍等同起来,被告人曾参加过共产党,就可以作为证据去定罪,让人无法接受。其次,几乎所有证据都不能成立,因为大多数证据是口供,缺乏令人信服的物证。

布洛克还谈到戴维夫妇的人品值得怀疑。法庭在审讯姐姐埃塞尔时,戴维竟高兴地发笑,一个满面笑容来出庭作证陷害自己亲骨肉的人是令人讨厌和令人恶心的。实际上戴维夫妇是想咬出其他“间谍”以减轻他们自己的罪行。

布洛克还未说完,法官考夫曼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律师先生,你的发言时间已经完了。”

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洛斯阿拉莫斯曼哈顿工程的负责人尤里教授坦率地对《纽约日报》表示:“目睹了在考夫曼法官主持下的法庭上的一切情况,我相信卢森堡夫妇是无罪的。我在法庭上看到的不是考夫曼,而是麦卡锡!”

卢森堡夫妇,替罪羊还是叛国者

1951年4月9日,考夫曼宣布对三个被告的判决:“在杀人案中,一个犯人杀掉的只是他手下的受害者。你们的行为使苏联人比我们最优秀的科学家的预言提前好几年制成了原子弹。依我的观点,也许还有上百万无辜的人为你们的叛国行为付出代价。我夜以继日地思考了很长时间,赦免你们不是我的权力范围所能办到的,只有上帝才能饶恕你们的所做所为。”考夫曼法官最后下结论说:“现在宣布对你们判处死刑。”

律师布洛克提出上诉,遭到驳回。案子最后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10月13日,最高法院大法官以1票赞同,8票反对的投票结果否决了复审请求。法官考夫曼宣布对犯人执行死刑的日期定于1953年1月。

当年1月3日,卢森堡夫妇的两个儿子被带到了辛辛监狱。在两个小时见面时间里,父亲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让孩子骑在他身上在屋子里飞跑,又陪着儿子一起画画、讲故事,儿子用小胳膊搂着父亲的脖子,使劲地亲他的脸。对于心神不定的大儿子,母亲细致耐心地安慰他。

律师使出了最后一个办法,向总统呈上了请求特赦的请愿书。艾森豪威尔驳回了请愿书,表示:“他们的罪行是有意背叛整个国家,很可能会造成成千上万无辜人民死亡的恶果。正当渴望自由的人们为自由事业战斗和流血牺牲的时刻,这两个人通过自己的行为实际上已经出卖了自由事业。”

卢森堡夫妇间谍案,引起了全美甚至全世界的极大关注,许多知名人士和社会团体表示同情和声援。请求特赦的20万份电报、信件、电话源源不断地从美国各地、从世界各地涌入白宫。

记者鲁本在《国民前卫》上发表文章指出:“原子弹间谍案实际上在卢森堡夫妇卷入之前就已定了案。由于卢森堡夫妇的左翼政治观点,政府就拿他们杀一儆百,这里面有政治目的。”

尤里教授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支持卢森堡夫妇的信,“我们与苏联政府正进行着一场冷战,我们希望赢得世界上所有好心人们的赞同与忠诚。假如将卢森堡夫妇处以死刑,有可能表明美国处死了两个无辜的人,而让一个有罪的人完全逍遥法外。”

5天后,爱因斯坦致信总统:“我的良心驱使我努力劝您减轻对于卢森堡夫妇的死刑判决。我向您提出这一请求,是出自我的同事尤里在他信中提出的非常令人信服的同样理由。”

1953年初,教皇专门派代表向美国司法部提出了对卢森堡夫妇案进行复审的请求。

美国司法部派人会见卢森堡,表示他如果想同政府“合作”的话,为时还不太晚,可以考虑减刑。卢森堡动情地说:“我们无辜地在死囚牢房坐了两年多时间,我的家庭经受了巨大的折磨。可怜的老母悲痛欲绝,孩子们也尝到了许许多多感情上、精神上的极度痛苦。实际上这次起诉是借用‘共产党原子弹间谍’大捞政治资本,我和妻子成了替罪羊,成了因冷战激起的政治争论中抛来抛去的稻草。”

卢森堡接着说:“我们没有受到公正的审理,而是受到了诬陷。现在,你要我们承认这个大骗局是真实的,这绝对办不到。即使我们犯了所谓间谍罪,也不应该判我们这么重的刑。从我们国家以前的实际做法来看,放纵了纳粹战犯和法西斯战犯。

从来没有对叛国者和间谍处过死刑,却第一次把卢森堡夫妇当作有史以来罪行最严重的犯人——作为一个有理智的人,你说这样处理公平吗?如果将我们处死,那就是残害无辜,美国政府将为此蒙受耻辱。不论我们是否活着,历史都将记载我们是我国历史上最大冤案的受害者”。

1953年6月19日,卢森堡夫妇在电椅上离世。执行前,犹太教教士低吟着《圣诗》:“是的,纵然我在死亡的幽谷漫步,我也不惧怕魔鬼,因为你与我同在……你在我的敌人面前为我设宴,在我的头上敷油,我的杯爵满满……”《纽约时报》报道:卢森堡夫妇“镇静自若地死去了,目击者很惊讶”。

直到被处决,卢森堡夫妇也没有承认他们犯过罪。这起间谍案成为美国历史上争议最大的案件,始终是报纸、杂志、电视戏剧长盛不衰的话题。为卢森堡夫妇翻案的呼声多年来一直就没有平息过。

1995年,美国国家安全局公开了“维诺那计划”文件,证明卢森堡的确参与了间谍活动,但他提供的情报并不重要,妻子并没有参与间谍活动。弟弟数十年后承认自己当时作了伪证,目的是为了避免让妻子坐牢。

70年弹指一挥间,卢森堡夫妇间谍案的教训,依旧让人深思。

相关阅读
  • 【卢森堡酒店】多姿多彩卢森堡酒店攻略!

    【卢森堡酒店】多姿多彩卢森堡酒店攻略!

    2019-11-09

    卢森堡的酒店种类繁多,既有位于卢森堡市中心的豪华房间,也有位于阿登斯地区一个古色古香的村庄里价格适中的家庭式酒店。尽管价格并不高,但请记住,卢森堡的住宿价格在5月至10月的旺季期间大幅上涨。如果你在繁忙的时候旅行。

  • 【卢森堡住宿】彭清华尹力会见卢森堡副首相弗朗索瓦·鲍施

    【卢森堡住宿】彭清华尹力会见卢森堡副首相弗朗索瓦·鲍施

    2019-11-09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张守帅 摄影 欧阳杰)10月20日下午,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彭清华,省委副书记、省长尹力在成都会见卢森堡副首相兼交通和公共工程部大臣弗朗索瓦鲍施。彭清华代表省委、省政府欢迎弗朗索瓦鲍施来川访问。

  • 【卢森堡斯波拉】卢森堡大公国副首相费利克斯·布拉兹访问北大

    【卢森堡斯波拉】卢森堡大公国副首相费利克斯·布拉兹访问北大

    2019-11-09

    2019年6月10日下午,卢森堡大公国副首相兼司法大臣弗利克斯布拉兹(Flix Braz)一行访问北京大学。北京大学校长郝平、副校长王博在临湖轩会见来宾。郝平对布拉兹的到访表示欢迎。他指出,卢森堡历史悠久。

  • 【卢森堡大学】🇱🇺卢森堡的公立大学—only one

    【卢森堡大学】🇱🇺卢森堡的公立大学—only one

    2019-11-09

    卢森堡大学成立于2003年,是卢森堡大公国唯一的公立大学。多语言,国际化并专注于研究,它也被定义为具有人性的现代机构。卢森堡大学成立于2003年,是卢森堡大公国唯一的公立大学。作为一所年轻的研究型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