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菌草中华草 “大草”巨菌草:低碳经济、循环经济的“新明星”

2019-08-02 - 巨菌草

林占熺所长的助手现场演示新型草料粉碎机,这种草料粉碎机可以粉碎巨菌草鲜草。中国网 许玉燕/摄

菌草栽培的鹿角灵芝 中国网 许玉燕/摄

中国网6月21日讯 草可以用来代替煤发电?草可以做粮食? 草可以扶贫、可以援外?这些乍听起来跟“草”似乎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还真跟一种“草”有关。 日前,参加第九届全国网络媒体海峡西岸行采访活动的记者们在福建农林大学就见识了这样一种高达三、四米的“神奇的大草”:巨菌草。

巨菌草中华草 “大草”巨菌草:低碳经济、循环经济的“新明星”
巨菌草中华草 “大草”巨菌草:低碳经济、循环经济的“新明星”

以草代木 养菇致富

菌业生产在中国有悠久历史。但是,直到上世纪中叶,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都以阔叶树作为生产食药用菌的主要栽培原料——先是用段木,后改用木屑。上世纪80年代,随着香菇、木耳、灵芝等食、药用菌需求量的上升,其生产规模也开始不断扩大,大量的森林资源被破坏,“菌林矛盾”、“菌粮矛盾”(栽培食用菌除了用到木屑,也会用到谷壳等原料)越来越突出。

巨菌草中华草 “大草”巨菌草:低碳经济、循环经济的“新明星”
巨菌草中华草 “大草”巨菌草:低碳经济、循环经济的“新明星”

“我国仅香菇一项年耗木材就达700万立方米,需砍伐54.7万亩森林。其中福建省栽培香菇一年‘吃掉’的木材就达100万立方米以上”;“菌业发展了,农民变富了,但是青山也变秃了”,福建农林大学菌草研究所所长林占熺说。

巨菌草中华草 “大草”巨菌草:低碳经济、循环经济的“新明星”
巨菌草中华草 “大草”巨菌草:低碳经济、循环经济的“新明星”

菌业生产当时已在农村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但是,这种发展模式显然是不可持续的。 从小生长在农村以及青年时代的下乡经历,使得林占熺对农村生活和农民有着切身的体会和深厚的感情,出于改变农村贫困落后面貌的强烈愿望,他开始尝试解决“菌林矛盾”这个世界性难题。

从上世纪80年代初,林占熺开始开展利用芒萁、类芦、斑茅、芦苇、五节芒、荻、菅等野草栽培食用菌的研究。经过反复研究、试验,终于培养出可以替代木屑作为培养基的、速生快长的新草种——菌草(特指可以作为栽培食、药用菌培养基的草本植物,巨菌草是其中的一种——笔者注),并筛选出了用菌草代替全部杂木屑栽培香菇、毛木耳等食用菌的配方。

观测和研究表明,巨菌草是禾本科多年丛生草种,用途广泛,种植一次可连续收割二三十年。尤其难得的是,巨菌草的粗蛋白含量高达10%,优于稻草(粗蛋白含量3.5%)和玉米杆(粗蛋白含量4%),粗纤维含量为28.

5%、粗脂肪含量为3.8%。实践表明,经规模化种植和加工,“以草代木”适栽菌种广泛,主要有香菇、灵芝、猴头菇等。一系列检测和分析也显示用,巨菌草等菌草栽培的食用菌的营养成分,比用木屑栽培的质量还要好、生产过程和周期、产品标准等也更容易控制。

那么,种植菌草和养菇的技术复杂吗?文化程度不高、资金有限的农民能掌握、运用吗?林所长似乎明白了记者心中的疑问。他说,“把论文写在大地上,写在农民的钱袋里”;服务农民的科技要简单、低成本,“农业技术越简单越科学”,要让文化水平不高的农民“一看就懂、一学就会、一做就成” 。

其实,这是其一直坚持的知识观和价值观,更是其几十年来的行动准则。在农村推广“以草代木”也是本着这样的原则进行的。林占熺和他的团队想尽办法让种植菌草和养菇的技术简单再简单,成本低廉再低廉。经过他们的不懈努力,“以草代木”的种养技术比以前更简单、投资也降低了,宁夏彭阳县等很多自然条件恶劣的贫困地区的农民靠着“种草”而脱贫致富。

据媒体报道,2003年9月,回良玉副总理到宁夏彭阳县视察时,高度评价菌草技术扶贫,称看到了“东西部协作扶贫的希望”。

以草代煤 生物质发电前景光明

目前,世界上普遍以甘蔗、玉米、甜高梁等粮食作物为燃料乙醇的生产原料, 大约3.5 吨粮食才生产1 吨乙醇。在我国大规模发展该项生产,势必占用耕地,并与保障粮食安全发生冲突。

就我国而言,目前主要发展的是秸杆直燃发电,国家电网以及中电投、华电等纷纷在全国范围内抢占优质秸秆发电资源。从我国已建成的生物质发电厂来看,还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秸秆的连续稳定供应是一大瓶颈。比如,桔杆季节性强,可收集的时间短,需要的仓储面积大,储藏时间长,如含水量高则易霉坏腐烂;农户分散,单户生产规模小,收集运输环节多,管理难;一年生,频繁耕作,而且长期使用除草剂、杀虫剂等,水体和土壤污染严重;等等。

而巨菌草、象草等能源草可在非农用土地上种植,对生态环境产生积极的影响,并且效率更高。林占熺介绍说,能源草作为生物燃料发电,在大规模专业化的生产经营情况下,其成本并不比收购储存加工秸秆高,“假设以种植一次可收割二十年来计算,用草发电是目前生物燃料中最经济、最清洁的方法。用草发电的生态效益还远远大于用煤” 。

而且,用能源草替代石化燃料可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比如巨菌草,种植一次可以连续收割二三十年,并且一年可收割多次,可以根据电厂的生产计划和当地气候进行分批收割、破碎、干燥,从加工地点直接运送到电厂。所需仓储面积较小,储藏时间短,草粉质量和供应稳定。

林所长介绍说,以草代煤发电已有成功应用的案例。实践证明,巨菌草可做生物质燃料用于火力发电和工业锅炉燃料,燃烧值3.5-4100千大卡/公斤,在巴西和德国等国家也已有成功运用大规模种草火力发电的案例。福建农林大学菌草研究所的课题组也与浙江金华兰溪市热电有限公司为以草代煤发电而签订了试点种植推广巨菌草的合同。

谈到以草代煤发电的问题,林占熺教授并不讳言,有些专家曾对此提出“大规模种植巨菌草会不会引发生物入侵”的问题。林所长解释说,巨菌草是丛生草种,收割后留桩可再生。该草在我国大部分地区不抽穗,“偶有个别抽穗开花结子,但草籽发芽率仅千分之一左右”,不易自然传播,人工以扦插栽培为主,目前没有发现生物安全性问题。

林占熺所长指出,巨菌草在我国、马来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南非、莱索托、卢旺达已种植多年,从实际情况来看,并没有发生生物入侵现象。他坚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而时间和实践将会提供最好的检验。

相关阅读
  • 巨菌草pk皇竹草 皇竹草与巨菌草的区别是什么?

    巨菌草pk皇竹草 皇竹草与巨菌草的区别是什么?

    2019-08-02

    问皇竹草与巨菌草的区别是什么? 答皇竹草与巨菌草的区别是,皇竹草耐旱能力更强,植株更高大,营养更丰富,这两种牧草都有自己的优缺点,其作用也不尽相同,详情请致电长景种业。皇竹草的叶质柔软,茎叶多汁,适口性和饲料利用率都比巨菌草高。

  • 巨菌草种植 张掖成功引种巨菌草

    巨菌草种植 张掖成功引种巨菌草

    2019-08-02

    每日甘肃网张掖讯(甘肃日报middot每日甘肃网记者齐兴福通讯员罗会玲)记者近日从张掖市农科院获悉,今年,该院与深圳华大基因集团合作,引进的多年生植物巨菌草种植初获成功。巨菌草的引种成功,对张掖市乃至河西走廊的草畜产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 巨菌草养牛方法 福州巨菌草“扎根”黄土高坡 已在定西推广种植2110亩

    巨菌草养牛方法 福州巨菌草“扎根”黄土高坡 已在定西推广种植2110亩

    2019-08-02

    厦门网讯 据福州日报报道(记者 李白蕾 文摄)位于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辛店镇刘宋家村的种植示范基地里,超过一人高的绿色植物郁郁葱葱。它看起来像玉米叶,学名叫巨菌草,是加工牛羊饲料的主要原料之一。日前,记者跟随市政府考察团赴临洮考察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时获悉。

  • 德庆巨菌草 滞销的巨菌草 被遗忘在田地里

    德庆巨菌草 滞销的巨菌草 被遗忘在田地里

    2019-08-02

    草农正在收割巨菌草。 株洲日报株洲新闻网记者 谭浩瀚 摄株洲网讯(株洲日报记者 刘芳) 在攸县,有一种能长到7米多高的草,它可以代替玉米做饲料,还可以代替煤发电。可是,让谭爱民发愁的是,这么好的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