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归属】阻碍耶路撒冷归属稳定问题的根源是什么?

2020-03-03 - 耶路撒冷

1. 这个问题绝不能去谈1947年之前的历史,因为那种谈法除了空谈之外没有人任何现实意义。此外谈历史就没有阿拉伯人的发言权,因为历史上这个地区从来没有过一个阿拉伯国家的存在。

2. 这个问题也不能去谈宗教,因为谈宗教就没有伊斯兰教的绝对地位,即使考虑三大宗教平行共享的耶路撒冷结论也如此。如果没有伊斯兰教的绝对地位,巴勒斯坦人就没有谈耶路撒冷归属的绝对谈判地位。

【耶路撒冷归属】阻碍耶路撒冷归属稳定问题的根源是什么?
【耶路撒冷归属】阻碍耶路撒冷归属稳定问题的根源是什么?

3. 之所以把时间点定在1947年是因为联合国大会有关巴勒斯坦的分治决议出台,具体为联合国大会第181号决议在1947年。包括美苏在内的多数国家对第181号决议投了赞成票。这个决议是今天巴以二国的立国的法理基础。这个决议还规定耶路撒冷为联合国特别托管城市,对此巴以二国均没有管辖之权。

【耶路撒冷归属】阻碍耶路撒冷归属稳定问题的根源是什么?
【耶路撒冷归属】阻碍耶路撒冷归属稳定问题的根源是什么?

4. 当阿拉伯国家集体拒绝接受第181号决议时,巴勒斯坦人就自动失去了其立国的法理基础。今天无论怎么为之辩护甚或是吃后悔药都没啥卵用,因为在联合国投票是国家行为,是要承担后果的。于是在之后的任何巴以谈判中巴勒斯坦人只能勉强以第三次中东战争之后的安理会第242号决议为立国谈判之基础而处下风。

然而(极其重要的然而),安理会第242号决议本身却与巴勒斯坦国毫无关系。说与巴勒斯坦国毫无关系是因为该决议纸面上连巴勒斯坦这个词都不存在。这就是“勉强”一词的事实所指。

5. 包括阿拉伯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自1948年(也即第一次中东战争)之后不仅对约旦非法武力占领联合国第181号分治决议中巴勒斯坦国的领土(加沙地区除外)予以了默认,并且对约旦非法武力占领归联合国托管的耶路撒冷也予以了默认。

这个默认期长达19年之久,其体现在这段时期的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的相关决议均将约旦非法占领区视为约旦领土。这个默认不仅事实上剥夺了巴勒斯坦建国的权利,而且也剥夺了联合国托管耶路撒冷的权利。于是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在长达19年的期间内对分治决议有法不依,对约旦违法不争必须是耶路撒冷归属问题的根源所在。所以这个锅是联合国和安理会是要背的。

6. 1967年之后,特别是1980年以色列议会立法宣布耶路撒冷的归属之后,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却一反常态,一再高调声称以色列的举动为非法,与自己之前对约旦19年的非法占领保持沉默的反差太大,大到了无法自圆其说的窘境。这种法理不一的反差高调实际上进一步恶化了耶路撒冷归属的谈判进程。这个锅仍然是联合国和安理会必须要背的。

7. 2000年阿拉法特拒绝了巴以和谈史上以色列最大可能性的领土offer,甚至包括部分东耶路撒冷的offer,错过了也许世纪才有的黄金机会(如彼时撮合二国谈判的中间人沙特王子所言),因此阿拉法特是巴勒斯坦国至今不能正式建国的罪魁祸首。

另一方面,不经议会而独断提供offer的巴拉克在总理位置上屁股还没坐热就因此被迫下台;此外以色列议会为防止将来再出现这种独断行为对原《耶路撒冷法案》作了附加修正案,从侧面也证明了黄金机会之说并不夸张。

8. 今后耶路撒冷的归属问题只能由巴以双方谈判协商解决,其他任何国家最多是提议和推动的角色,谁也不能替代巴以的当事国地位。国际社会一味遣责以色列不仅于事无补,而且只能使耶路撒冷归属问题更加遥遥无望。

现在未来的巴勒斯坦国要求全部东耶路撒冷作为其首都的声称既无法理支持,也无任何现实的可能性,何况今天巴勒斯坦当局手中可打的讨价牌比2000年那会还少,因而在此背景下现巴勒斯坦当局对耶路撒冷的不切实际的单方申索事实上阻碍了耶路撒冷归属的问题谈判,事实上成为了阻碍的主要根源。

耶路撒冷连归属问题都没解决,何来“稳定”之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