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名股东股权转让 隐名股东转让股权的法律效力

2018-04-02 - 隐名股东

A与B是朋友关系。2004年2月24日,A以B的名义个人出资12万元与他人设立C公司,占公司30%的股份。C公司成立后,A多次以B的名义参加该公司股东会,并在股东会决议上签上B的名字。2005年6月8日,股东会全体股东一致同意将在工商登记中B持有的C公司30%的股份转给自然人D。

隐名股东股权转让 隐名股东转让股权的法律效力
隐名股东股权转让 隐名股东转让股权的法律效力

同日,A以B的名义与D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并签上B的名字。其后C公司向工商登记机关申请办理相应的股权变更登记手续,工商登记机关经核准将该30%的股份变更由D持有。

2005年11月9日,B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确认A与D之间于2005年6月8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无效;同时责令C公司向工商登记机关办理相关手续,恢复登记B的股东资格及30%的股份。请问,B的诉请是否有法律依据?

隐名股东股权转让 隐名股东转让股权的法律效力
隐名股东股权转让 隐名股东转让股权的法律效力

你的问题涉及公司中的隐名投资问题,争议焦点主要在于对B股东身份的认定。所谓隐名投资是指一方(隐名投资人)实际认购出资,但公司的章程、股东名册或其他工商登记材料记载的投资人却为他人(显名投资人)的法律现象。

隐名股东股权转让 隐名股东转让股权的法律效力
隐名股东股权转让 隐名股东转让股权的法律效力

具体到你的问题,表面上看,C公司是由B与其他人通过签订协议成立的有限公司,由B出资12万元,占公司30%的股份,但该12万元的出资实际上是由A个人出资的。亦即A的投资实为隐名投资,那么A则为隐名股东,B则为显名股东。

隐名股东股权转让 隐名股东转让股权的法律效力

在我国,对于公司的设立,只要股东实际出资到位,并不关注其出资的具体来源。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经严格的实质审查后成立的公司,其管理一般只限于监督经营行为、办理年检和管理证照等。任何公民,只要不属于法律禁止从事盈利性经营活动,以及有被法律禁止成为公司股东的情形,均可从事经营活动。

隐名股东股权转让 隐名股东转让股权的法律效力

A在设立C公司时在C公司既没有担任董事,也没有担任监事或经理,只是其不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而以B的名义出资。此举并没有违反法律强制性的规定,不存在规避法律之嫌,也不妨害其对公司的管理。

其次,从C公司的设立到公司的成立运作,不论是公司的筹办、股东会的召开,还是办理企业登记资料的变更等,A均是亲身参与其中。一个实际出资人,以自身的实际行动,在事实上直接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其外在的真实表示行为在公司的内部足以使其他股东有理由相信其在行使着股东权利,与公司构成股东关系。

至于形式上以谁的名义作出,并不因此成为其作为股东的障碍。当然,不可否认,在D受让股权前,C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中清楚地显示出B为C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之一。

该工商登记中的股东资格有关的内容具有公示的效力,其效力的对象是针对公司内部股东以外的不特定的善意第三人。善意第三人有权认为工商登记的股东是合法的和准确的。

而在公司内部,由于工商行政部门对公司股东的登记本身并无创设股东资格的效力,即不具有设权性。因此,工商登记中与股东有关的登记事项并不等于对内部股东资格的有效确认。综上所述,B主张其为C公司的股东并享有股权,没有法律依据。

A作为C公司的实际股东,其在股东会决议中同意将显名股东即B持有的C公司30%的股份转让给D,是正确行使其股东权利的表现。而且,该股权转让决议经全体股东一致同意,2005年6月8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实为该股东会决议的实际施行,其后又依法办理了相关股权变更登记手续。

因此,该股权转让不仅仅是A、D的真实意思表示,更是全体股东一致的真实意思表示,整个股权转让程序符合法律的规定,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在这一前提下,D并非该30%股权的不当受让人,B并没有合法合理的依据要求股权的合法受让人返还受让的股份并赔偿相应的损失。

A、D在该股权转让中既不存在过错,又没有给公司造成损失,且B在C公司并不享有股权。C公司根据股东会的有效决议,依法定程序向工商登记机关申请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其程序合法。因此B的诉求没有法律依据。

相关阅读
  • 隐名股东的权利保护 如何理解隐名股东 如何保护隐名股东的权利

    隐名股东的权利保护 如何理解隐名股东 如何保护隐名股东的权利

    2018-04-02

    隐名股东,又称隐名投资人,是指实际向有限责任公司出资或认购出资,但基于规避法律规定或其它原因,对其股东身份并未进行工商登记及公司内部记载,从而不具备股东资格形式特征的出资人。因股份有限公司强调资本的紧密结合。

  • 隐名股东案例 隐名股东身份认定的案例分析

    隐名股东案例 隐名股东身份认定的案例分析

    2018-04-02

    被告上海卫荣电力通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卫荣公司)。第三人上海广粤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粤公司)。第三人钱惠斌。第三人陆荣祥。原告钱汉培与第三人钱惠斌、陆荣祥分别系父子、翁婿关系。1998年4月10日。

  • 隐名股东投资协议书

    隐名股东投资协议书

    2018-04-02

    甲、乙、丙三方约定,由甲方向 公司(以下简称目标公司)投资,乙方则作为名义股东登记于公司的章程、股东名册或其他工商登记材料之中。公司的住所地为 。公司的注册资本为人民币 万元,其中以乙方名义在公司的章程、股东名册、工商登记中登记的出资额为 万元。

  • 隐名股东转让股权 最高院判例:未经工商登记的隐名股东 也可依法转让股权

    隐名股东转让股权 最高院判例:未经工商登记的隐名股东 也可依法转让股权

    2018-04-02

    隐名股东,虽非经工商登记,但满足一定条件可依法转让股权1、公司向股东出具的确认股东身份及份额的文件有效。即使该股东非工商登记的股东,也可据此享有以隐名股东身份持有的股权。2、隐名股东可以依法转让股权。如股权转让的受让人明知其系隐名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