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棋三个抓手】【农村电商】三个“一盘棋” 抓好电商扶贫

2020-03-03 - 一盘棋

随着农村电商的发展,电商扶贫日渐成为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主抓手,成为农村经济增长、农民增收、优化产业结构的重要动力。电商扶贫是以产业为基础、电商为手段、脱贫为目的,促进产业转型升级,激发贫困区域贸易活跃度,从而实现加快推进脱贫攻坚工作。

【一盘棋三个抓手】【农村电商】三个“一盘棋” 抓好电商扶贫
【一盘棋三个抓手】【农村电商】三个“一盘棋” 抓好电商扶贫

从当前形势看,检验电商扶贫的成效,不是看华丽的大数据,更不是看粉饰的新产业,而是有没有把电商扶贫的基础性工程建立起来,从长远谋划,与未来同行。要想切实推进电商扶贫工作,必须要把握好三个“一盘棋”。

【一盘棋三个抓手】【农村电商】三个“一盘棋” 抓好电商扶贫
【一盘棋三个抓手】【农村电商】三个“一盘棋” 抓好电商扶贫

政策体系“一盘棋

俗话说,先谋后动。顶层设计决定出路,决定能否可持续发展。一些区域忽视电商扶贫基础性工作的建设,未在出台政策、行业标准、创新机制、分层培训、资金管理等方面全面谋划,导致县域电商服务外包后常常出现政府功能性故障,项目运行不协调,执行不顺畅,农户参与积极性不高等问题。甚至有些地方,把电商扶贫仅仅当作任务来抓,不结合实际,只为执行走过场,投入巨额财政资金,实际成效甚微,容易让人质疑电商扶贫的可行性。

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地方政府是否重视电商扶贫政策体系的搭建。没有政策,何谈发展?一些地方,电商扶贫开展得如火如荼,政府却没有出台匹配政策,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一旦换了政府主官,没有政策体系支撑,电商扶贫很容易夭折。

相反,以政策体系为核心基础,电商扶贫不仅起步轻松,更能营造良好的发展氛围,筑巢引凤,激发经营主体扎根落户。以白沙黎族自治县为例,作为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创新成立了全国第一个县级电商精准扶贫运营中心。

发展电商一年多来,出台有关电商规划、指导意见、实施方案、管理办法、奖励政策、建设标准、评价体系、培训体系、服务指南等文件近30项。同时创建服务平台,规范行业发展,分三个层面发展电商,即农民做微商为主、小微企业和合作社以淘系为主、龙头企业以天猫京东等平台为主,并完善政策弥补电商生态体系的不足环节,有效推动县域电商快速发展。

有鉴于此,当前农村电商起步阶段,不应只重视交易数据,更应注重加强政策基础性工作,“一盘棋”解决各类短板问题,为电商扶贫生态化铺路。从这个角度讲,电商扶贫只有建立起完善的管理体系,才能真正破解脱贫攻坚难题。

物流体系“一盘棋”

物流是电商扶贫的命脉,是发展农村电商的关键。没有物流支撑,交易数据不过是“皇帝的新衣”。物流被认为是农村电商发展的最后一公里,恰恰是这一公里,让无数抢占农村电商市场的企业举步维艰,甚至倒在路上。如果地方政府没有正确认识到物流的重要性和体系性,盲目铺开与农村电商平台的合作,极易因交易数量少影响平台物流配送效率,导致自身发展受限。

搭建农村电商物流体系,是电商扶贫成功的关键。通常,农村物流体系分为自下而上型和由上导下型。自下而上型一般指物流体系的形成通过本地电商发展,产品大量网销外地带动物流体系建设,属于市场驱动型。由上导下型则通过农村电商发展,网货大量入村,结合农产品上行,倒逼物流体系生成,属于政府驱动型。

自下而上型类似于像砀山县、沙集镇等电商模式,都是靠网货外销推进物流体系的完善,市场驱动为主,这种模式起步主要靠相对发达的工业品或深加工农产品。而多数贫困地区,工业品或深加工农产品匮乏,品牌少且不强,网店经营者不多,若不通过“下行”激发物流潜力,“上行”是非常难以实现的,靠补贴也不是长远之计。

由此可见,物流在电商扶贫中扮演的角色不可替代、无从取舍。对于多数农产品加工业不发达的贫困地区来说,想要电商扶贫快速成长起来并不现实。地方政府可以先从培育电商氛围入手,借“商品入村”让农民体验电商,建立“下行”物流,快递企业满货进入县里,不愿意空车返程,结合农产品“上行”节约成本,双向物流体系便能逐渐建立起来。

正如阿里巴巴副总裁孙利军所言:“下行通则物流通,物流通则上行通。”总之,物流体系“一盘棋”的理念,就是不能仅看“上行”,只唯“卖”,而是首要兼顾“下行”,共生共享,上下同步,方能更远。

品牌体系“一盘棋”

从某种意义上说,品牌决定农业的未来,也决定电商扶贫的格局。制约电商扶贫发展的要素,除了光纤覆盖、物流和人才等,农业经营主体培育、产业链打造和品牌创建也很重要。多数贫困地区农产品商品化率较低,痛点就是没有抱团的经营主体(如合作社),没有农产品商标和包装,缺乏深加工,只能原材料销售。而且,多数地方对县域农业公共品牌的管理近乎空白。

电商扶贫的根本在产业、在农业,但是农产品没有商品化,没有系列标准化认证,就无法达到触网的要求,在产品体验层次上较低,附加值不高,竞争力不强,可持续发展渺茫。因此区域品牌创建,既要注重县域公共品牌建设,也要重视产业区域品牌打造,同时提升单个商品品牌塑造,从县域、产业和个体等几个层面多元化打造农业品牌。

2012年,白沙在全国率先创建了全县域的农业公共商标和卡通形象代言人,要求全县所有农产品统一使用、集中推广,并于2016年出台了全国第一个县域农业公共品牌标准,县政府还颁布《白沙黎族自治县农业公共标识管理办法》,规范行业品牌化发展,起到很好的引领和示范作用,树立行业典范。

除此之外,为了巩固白沙电商扶贫基础,针对各个贫困村专门定制设计了该村村标,形成集合标,同步进行商标注册,并用于该村所有农产品电商包装,初步实现商品化。

在帮助贫困户发展电商工作中,不仅梳理一村一品、创建网店、定制物流包装、培训农民,更重要的是统一品牌创建,从五个环节打通村民触网的所有程序,真正实现电商扶贫的开局。

如果认为注册商标、建立认证体系就是做好品牌,那显然还没有认清品牌的重要意义。区域品牌的管理必须是具有战略高度、自上而下的全面品牌管理。2012年,白沙农业率先推出“文化农业”发展理念,为农业的灵魂植入文化的基因,呈现创新独特的品牌价值体系,有力助推农业电商的发展。

为此,电商扶贫领域,品牌体系“一盘棋”既要求农业经营主体有品牌意识,更注重县域农业公共品牌管理,从战略层面布局,真正体现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本质。

如果说,“互联网 ”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那么电商扶贫就是主旋律的最强音。电商扶贫利用农村电商平台整合农业资源,进行集约化、规模化订单农业生产,并通过网络平台拓展市场,形成产、供、销紧密衔接的产业链,加速一二三产业间的融合,已经成为越来越多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选择。电商发展不仅改变贫困地区农民的生活、生产和思维习惯,也吸引了大批优秀人才返乡创业,为区域经济发展注入活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