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医生小竹子君 私人医生 番外 作者:小竹子君(上)(50)

2017-07-04 -

    一直居住在小村子的老人家显然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略有些惊讶的张大了嘴。段瑞祺有些后悔,果然还是不应该说的。然而奶奶只是愣了愣,随即笑道:"男的啊,男的也要带回来吃饭啊。"

私人医生小竹子君 私人医生 番外 作者:小竹子君(上)(50)
私人医生小竹子君 私人医生 番外 作者:小竹子君(上)(50)

    "别多想,带回来就是了。奶奶帮你好好的瞧一瞧。"

    那慈爱的目光让他红了脸颊,心里说不出来是感动还是什么,声音越发小:"已经带回来了。"

私人医生小竹子君 私人医生 番外 作者:小竹子君(上)(50)
私人医生小竹子君 私人医生 番外 作者:小竹子君(上)(50)

    略有些紧张的看着对方,他悄悄的咽了口口水。然而老人只是又呆了呆,随即笑起来,"是个好的,是个好的……"

    "谈恋爱多久了?"像是没意识到两人都是男的这一古怪之处,她继续和蔼的询问,"我听老高说你们住在一起,家里头的活谁干啊?"

私人医生小竹子君 私人医生 番外 作者:小竹子君(上)(50)
私人医生小竹子君 私人医生 番外 作者:小竹子君(上)(50)

    "谈了……半年,"这样交代事情,段瑞祺的脸颊更加粉红,"都是他做,我偶尔帮帮忙。"

    "嗯,嗯……是个好的。"她笑了笑,"不过小祺也要多做些事情,不能让楚医生一个人做,知道了吗?"

私人医生小竹子君 私人医生 番外 作者:小竹子君(上)(50)

    "刚恋爱半年,也是甜蜜的时候……有的时候也注意些,身体方面的,得了病就不好了。"知道段瑞祺母亲早逝,父亲也是个不中用的,老人家便亲自教导起来,"小心些总是应该的。"

私人医生小竹子君 私人医生 番外 作者:小竹子君(上)(50)

    听出了话里的意思,他的耳根都烧了起来,"知道的,知道的……他是医生,挺小心的。"

    "嗯嗯……年轻人真是让我这个老婆子羡慕啊。"叹了一口气,她似乎是累了,缓缓的阖上眼睛,"今个太阳不错,我就在这睡一会儿,你去找楚医生说说话吧。"

私人医生小竹子君 私人医生 番外 作者:小竹子君(上)(50)

    "免得想的厉害。"打趣了一句,惹得段瑞祺又红了耳根。虽然心里头确实想着楚雲深,却没直接离开,还是给奶奶按摩到她睡得深了,才轻手轻脚的走了。

私人医生小竹子君 私人医生 番外 作者:小竹子君(上)(50)

    "回来了?"食材都处理好,管家也疲了,回卧室休息。楚雲深坐在客厅,用手机稍微处理了一下公司的事情。看见裹着厚厚羽绒服的家伙走了回来,微微勾了勾唇。

私人医生小竹子君 私人医生 番外 作者:小竹子君(上)(50)

    "……我和奶奶坦白了,我们的关系……"脸颊依然有些红晕,他在男人身边坐下,瞧着四周没人,悄悄的靠在了对方的肩上,"她好像接受的挺快的。"

私人医生小竹子君 私人医生 番外 作者:小竹子君(上)(50)

    "那不是好消息么?"直接将人搂紧怀里,让段瑞祺坐在自己的腿上。楚雲深轻轻的吻了吻他的耳垂,"说了些什么?让你的耳朵红成这个样子。"

    "……奶奶让我们,小心点,别得病。"有些羞恼的捏着男人的手,"听见没,以后要小心点。"

    "嗯……每次都很小心啊……"低笑着又含住了耳垂,细细的舔过。"我什么时候让你不舒服了?嗯?"

    "每次都不舒服。"冷哼一声,他忍住那些泛起来的记忆。"觉得这里怎么样?我们呆到初三再回去吧。"

    "好。"就静静的搂着,不再做别的动作。二人一起小声说着话,皆弯着眉眼,心情不错。直到管家走下来,段瑞祺才像是受了惊吓一般站起身。

    "管……管家爷爷。"话都有些说不连贯,他尴尬的笑了笑,"起来了啊。"

    "嗯。"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但面色上却不露半分,反倒笑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中午没休息吧,晚上吃了饭早点睡,明天一起去街上看看。"

    "好。"他还是有些尴尬,倒是楚雲深格外自然的点了点头,"过年果然还是要在村里有味道……"

    目光落在身边的人身上,眸中的笑意更深。这是他与段瑞祺的第一个年,以后每一年,他们二人都将继续一起过下去,直到生命的终结。

    "好了好了,也可以开始准备晚饭了。少爷过来一起帮着楚医生吧,鲈鱼可一点不好处理啊……"瞧见男人对自家少爷充满爱意的神色,管家心里又愉悦了几分。

    老夫妻二人都明白了他们的关系,说话也不必那么拘谨。晚餐时,楚雲深一边给段瑞祺夹菜,一边礼貌优雅的向二老介绍自己。奶奶心中本来就喜欢这个年轻人,虽然是两个男的谈恋爱略有些膈应,但在说道孩子问题,知道可以找代孕时,又笑开了花。

    "好好的在一起!就算不能登记,也要好好的在一起!"老高刚才也在私下里说了,这个楚雲深是铁了心要和小祺过一辈子的。这样也好,小祺那个性子,让他去照顾女孩子还真有些难,不如找个能照顾他的。

    "会的。"楚雲深眸中的笑意加深,冲二老坚定的点了点头。边上的段瑞祺佯装吃饭吃的认真,没听见他们的谈话,但脸颊早已红成了飞霞,在桌子底下悄悄的踩了一下对方。

    这,这都说什么呢!

农村没有什么夜间活动,二人皆早早回了房。大概是楚雲深说的代孕一事,段瑞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个人在心里头好生纠结了一番,才滚到床边,对着那还在办公的男人小声询问:"我们真的要代孕啊……"

    "你想要孩子吗?"楚雲深摘下眼镜,轻轻揉了揉眉心。

    段瑞祺诚实的摇了摇头:"……没想好。我一直以为我们……就不会有孩子了。"

    "等你想好了再决定。现在要孩子也太早了。"男人微微勾了勾唇,合上电脑。由于已经洗了澡,身上只披着一件较厚的睡袍。屋子里开了空调,也并不那么冷。楚雲深在床边坐下,轻柔的抚摸着段瑞祺露在外面的小脑袋。

    自己已经二十四了……但是他才十九。

    "楚雲深?"察觉到那微微异样的目光,段瑞祺眨了眨眼,轻轻喊了一声。

    "嗯。"从那些思绪中抽出,男人低笑了两声,拉开被子同他一起躺下。乡下的老房子,墙壁也难免布满灰尘,甚至可以看见开裂的痕迹。

    "唔……你不开心?"一个咕噜翻过去,搂住了楚雲深的腰,段瑞祺讨好的蹭了蹭,轻声道:"我会好好想的……但至少要在我毕业之后。"

    "嗯,先结婚。"唇角微微勾起,他侧过身,啄了一下怀中之人的眉心,"别多想,我不着急。"

    有了孩子,他和段瑞祺的关系才能更加亲密,但是与此同时,段瑞祺的注意力也不免会被孩子分去……到底该怎么做,其实就连他也还没有想好。

    "你先好好读书,不要想这些。"又吻了吻他的脸颊,楚雲深轻叹了一口气,又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明天去街上看看,喜欢什么就买。"

    "哦,好……"脸贴在对方的胸膛,段瑞祺略有些发愣的点了点头。脑子里还在想着孩子的事情,直到男人关了灯,也还有些呆愣。

    "睡吧。"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他的肩背,楚雲深道了一声晚安,随即阖上双眼。过了许久,段瑞祺才反应过来。听到身边人平稳的呼吸声,他没说什么,只是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孩子啊……

    一晚上都被奇奇怪怪的梦困扰着,早上他醒来时,眼袋还有些青黑。楚雲深在一边穿着衣服,见他醒了,把衬衫扔到床上。

    "穿衣服,别感冒了。"

    神情还有些呆愣,他拉过衣服就往身上套,尽是把纽扣的位置给对错了。楚雲深无奈的拉开他的手,重新解开那些衣扣。

    "怎么了?这么心不在焉。"动作熟练的帮他扣好了纽扣,随即再拿过毛衣给他套上。看着段瑞祺依旧呆滞的表情,他的动作顿了顿,"嗯?"

    "我……"仰起头,段瑞祺一脸懵逼,喃喃开口:"我梦见一个孩子冲我喊爸爸了。"仿佛心有余悸,他继续说道:"然后他问我妈妈在哪,我就抱着他到处找你,然后……"

    "然后?"楚雲深微微眯着眼,嘴角的笑容有些冷意。

    "然后就看见你也抱着一个。"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纠结的开口:"你变成女人了,在给孩子喂奶。"

    "……呵呵。"男人冷笑了两声,那目光让他微微哆嗦了两下。本来被扣起的衣服又再一次被解开,段瑞祺惊呼一声,直接被按倒在床上。

    "喂……喂,只是个梦……你……唔。"

    管家起床时,听见了楼上略微古怪的声音。表情微微一滞,立刻把刚走出来的妻子拉回了卧室,好生交代了一番。老婆子一脸笑意,点了点头,轻轻的推着轮椅,努力的不发出一点动静。

    楼上的战况越发激烈,让她这个老人家都面红耳赤,赶紧推着轮椅到了院子里,佯装什么也不知道。一直晒了两个小时的太阳,才看见虚软着步伐从楼上走下来的段瑞祺。

    "奶奶,早。"腰像是被碾压了一遍,让他根本站不直身体。而楚雲深则格外精神,礼貌的冲二位老人问好后,又去帮着管家打扫卫生。

    老人家赶紧招了招手,让他在一边的躺椅上坐下。"歇歇,快点歇歇。"

    "……"段少爷一脸生无可恋,躺倒在椅子上,盯着天上白晃晃的太阳。

    "嘿嘿……年轻人,不妨事,不妨事。"奶奶笑着安慰,"今早你婶子送了刚杀好的鸡鸭过来,邻居还给了一大块腌好的猪肉。明天晚上都一起烧了吃了。还有什么想买的,今天都跟着一起去买了,明天就买不着了。"

    "……"他很想说自己没胃口,但看见老人家这样热情,只能点了点头。

    "老婆子我就不跟着了,这么多年也看够了。你在城里可没见过赶集的热闹,好好的去瞧瞧。"又慈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两口子好好的逛逛。"

    脸颊又有些烧红,他低低的"嗯"了一声,心中突然有些感动。

    "好了好了,我要去瞧瞧老高了。你再坐坐,我先去厨房看看啊。"奶奶笑眯眯的推着轮椅走了,院子里只剩下段瑞祺一人。他艰难的揉了揉自己的腰,难免有些羞恼。

    楚雲深那家伙……真是太小心眼了!

    心里想着至少要一天不和他说话才算泄愤,但实际上,当他闻到从厨房里传来的香气,就忍不住走了过去。掌勺的果然是楚雲深,明明只是在烧菜,却像是在调酒一般从容优雅。

    "来了?尝尝看。"早上吃饱喝足,男人的心情实在是不错。看见那在门外探头探脑的家伙,微微勾起唇角,"管家早上去买了些羊肉。"

    "……好吧。"努力的嗅了一下,确实香的厉害。慢吞吞的走到楚雲深身边,从锅里夹了一块尝尝。只是尝了一块,就直接蹲在了厨房,眼巴巴的看着每一道菜的出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