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类养殖禁用药 鱼塘内兽药滥用违禁药私用 养殖户:从不吃自养的鱼

2017-06-18

私人鱼塘无证养鱼,养殖、投药均无记录,兽药乱用、违禁药私用,上市销售无需检疫合格证,水产部门抽检难顾所有鱼塘……有养殖户甚至对记者说,“我们不吃自己养的鱼。”这就是记者近日在天津塘沽附近鱼塘见到的。

鱼类养殖禁用药 鱼塘内兽药滥用违禁药私用 养殖户:从不吃自养的鱼

“哪个鱼塘不用药?”

陈明(化名)站在已经干涸的鱼塘前,满不在乎地说,“你说哪个鱼塘不用药?不用的话,还有活鱼吗?”

11月底,天津塘沽周围的过百鱼塘有些荒芜,堤岸上丢弃的空药瓶已经发黄。陈明的鱼塘从鱼苗放进去那一刻,就要撒药,中间还要投放消毒药、抗生素,隔两个月还得增加改善水质的药。一年七八次的鱼药使用,一次就得撒下去30多箱。

鱼类养殖禁用药 鱼塘内兽药滥用违禁药私用 养殖户:从不吃自养的鱼

30多岁的陈明在天津塘沽地区有着60多亩的鱼塘,可产两三万斤鱼。早在月初,此地的大部分鱼塘就已经出鱼,通过鱼贩子的货车进入批发市场。而陈明却没有吃过一条自己养殖的鱼,“我们从不吃自己养的鱼。”据他讲,养殖户们最怕的就是鱼生病,这时大量的杀菌剂、消毒剂、抗生素就一齐上阵。

鱼类养殖禁用药 鱼塘内兽药滥用违禁药私用 养殖户:从不吃自养的鱼

比如,今年夏天,陈明的数万尾鱼儿身上长了红斑,还会烂鳃。最后,他在塘沽一家水产技术服务中心买来恩诺沙星等兽药,伴着鱼饲料一遍遍撒下去。没出几日,鱼苗又活泛起来。

鱼类养殖禁用药 鱼塘内兽药滥用违禁药私用 养殖户:从不吃自养的鱼

至于病愈的鱼会不会有药物残留,陈明不那么清楚。而据水产专家表示,鱼类用药都有残留限量,例如恩诺沙星,如果超标会使人呕吐、腹痛、腹泻,损害泌尿系统。此外,陈明说,他们还会给鱼喂中药和一些植物用的药,“有没有害,还真不知道。”

鱼类养殖禁用药 鱼塘内兽药滥用违禁药私用 养殖户:从不吃自养的鱼

更令人担心的是,陈明等养殖户,从来不知道需办理检疫合格证。

小鱼塘一年难抽检一次

2003年,农业部通过的《水产养殖质量安全管理规定》,对包括水产养殖用水、养殖生产、鱼用饲料和水产养殖用药等水产养殖过程规定了具体要求。例如,水产养殖单位和个人应当填写《水产养殖生产记录》、《水产养殖用药记录》、《水产品销售记录》。“三项记录”应当保存至该批水产品全部销售后2年以上。

鱼类养殖禁用药 鱼塘内兽药滥用违禁药私用 养殖户:从不吃自养的鱼

而陈明说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水产养殖记录》。他的鱼塘是自家的,没有任何“证书”,也未向当地工商或渔业等任何部门备案。“不知去哪儿备案,也没人来查过。而陈明60多亩的鱼塘在养殖科工作人员眼里,“规模也太小了,可能一年都难以抽检一次”。当地水产部门人员表示。“目前我国水产品尚未健全追溯系统,因此即便抽检出问题,也难以倒查到养殖鱼塘及批发商。”华东理工大学食药监管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少伟指出。

鱼类养殖禁用药 鱼塘内兽药滥用违禁药私用 养殖户:从不吃自养的鱼

有水产批发商就表示,一辆车装载10吨鲜鱼,有时是多个鱼塘混装而成。运到市场被检测出有毒成分,很难分清楚“问题鱼”的来源,他们自身不愿意担这个责。

鱼类养殖禁用药 鱼塘内兽药滥用违禁药私用 养殖户:从不吃自养的鱼

“违禁药这两年有滥用趋势”

让人担心的是,水产养殖中,一些人还使用了农业部禁用的孔雀石绿等药物。“孔雀石绿物美价廉,在消除鱼类水霉病方面的效果无可替代。”周卓诚是中国渔业协会主任委员。他深知孔雀石绿能致癌致畸,商贩们却还要使用的原因。

鱼类养殖禁用药 鱼塘内兽药滥用违禁药私用 养殖户:从不吃自养的鱼

“这两年有泛滥趋势。”11月25日,周卓诚表示,孔雀石绿已在我国养殖业禁用16年,但它对活鱼防病有“奇效”,让水产品商家铤而走险,偷偷滥用。京津两地水产市场商家透露,活鱼零售、转运商以及生产企业都有可能使用孔雀石绿。面对即将到来的国家食药监总局的抽检,一些水产品商家选择了将活鱼下架。

鱼类养殖禁用药 鱼塘内兽药滥用违禁药私用 养殖户:从不吃自养的鱼

据了解,上一次活鱼被大规模检出孔雀石绿的事件距今已有十年。2006年11月中旬,上海市场的多宝鱼被检出孔雀石绿,引起全国震动。北京、广州、武汉、杭州等全国数十个大中城市紧急停售多宝鱼,农业部会同国家食药监总局亲自督查溯源。

周卓诚指出,2011年以来,全国多地的卫生检疫检验和疾控部门抽检数据中,均有检出孔雀石绿的记录,有的检出率达到90%以上。 据《新京报》

相关阅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