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投资产品 华泰保险首席投资官杨平: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2017-06-01

除了保信合作产品、无担保债权计划、项目资产支持计划等新兴保险投资赚尽市场眼球外,保险资金投资管理机制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另类投资产品 华泰保险首席投资官杨平: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另类投资产品 华泰保险首席投资官杨平: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近日,华泰保险集团副总经理、首席投资官杨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透露,华泰保险集团,已在过去一年对集团保险资金投资管理机制进行了改革。从集团到产寿险子公司,组建了保险资金投资管理专门的委托人团队,制定投资策略和投资指引。未来华泰保险集团还将引入更多的投资管理人。

另类投资产品 华泰保险首席投资官杨平: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另类投资产品 华泰保险首席投资官杨平: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据了解,华泰资管目前受托管理的1600亿资产中,只有300多亿来自华泰保险,其余均来自其他保险公司或机构。

在业内看来,这种“亲兄弟明算账”的做法,可以促进保险资金的市场化运作,提升保险资金投资收益率,也有利于保险资管公司向专业资管机构转型。

另类投资产品 华泰保险首席投资官杨平: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另类投资产品 华泰保险首席投资官杨平: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投资管理架构调整

《21世纪》:华泰保险集团、子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之间是怎样一种关系?保险投资新政以来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另类投资产品 华泰保险首席投资官杨平: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杨平:今年以来,华泰保险集团的投资管理架构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资产管理公司既是整个集团保险资金的投资管理人,也发挥着委托人制定投资决策的职能。

另类投资产品 华泰保险首席投资官杨平: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今年的变化主要是将委托人和投资管理人的职能明确区分开来。由集团、财险、寿险的投资管理部门作为委托人,制定投资策略和投资指引,进行大类资产的配置和调整;选择投资管理人,在他们之间进行资产包的分配,决定给他们多大的资产管理规模;投资管理人在给定的投资指引和资产规模内,负责具体的运作。哪类投资管理人能够帮助我们完成收益目标我们就会选择谁。

另类投资产品 华泰保险首席投资官杨平: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这样,按照集中化和市场化的原则,在维护产寿险子公司独立法人治理结构原则的基础上,将投资决策的最终决定权集中到集团,实行矩阵管理。产寿险也分别设有自己的投资管理部门,在纵向的投资管理职能上,子公司投资管理部门由集团主导。

另类投资产品 华泰保险首席投资官杨平: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21世纪》:委托人具体是如何发挥投资决策的职能的?

杨平:作为委托人,首先将大类资产进行分包,主要是将交易类的资产分配给投资管理人,生息类的、持有到期类的资产主要自己投资,比如协议存款等。然后对每个资产包制定投资范围和收益目标。一般分为追求绝对收益目标和相对收益目标两类。

另类投资产品 华泰保险首席投资官杨平: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追求绝对收益目标的,委托人设定一个收益目标后,具体配置策略由投资管理人决定。投资管理人的收益是“管理费 提成”,与投资业绩直接相关,因此投资管理人一开始比较谨慎,一般会先做一个防护垫。当然,委托人会提前设置止损线,以免出现较大损失。

另类投资产品 华泰保险首席投资官杨平: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追求相对收益目标,比如目标是同期沪深300指数 200个BP,这种情况下,委托人的压力会更大,因为资产配置的调整功能实际上是由委托人承担的,市场的系统风险需要委托人通过调整配置策略进行规避。比如股市不好的时候,就要卖出部分权益类资产包。目前还是以追求相对收益目标为主。

另类投资产品 华泰保险首席投资官杨平: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21世纪》:保监会的投资新政也放开基金、券商等资产管理机构做保险资金的投资管理人,华泰保险是否有引入华泰资管以外的投资管理人?

杨平:我们正在准备投资管理人的招标,已经向将近20家资产管理机构发出调查问卷和邀标书,主要是基金和券商。

我们计划初步将一部分交易类资产外包。我们会成立一个招标的小组,综合考虑资产管理机构在公司治理结构、过往投资业绩、基金经理的投资策略与保险资金特点的匹配度等因素。

《21世纪》:作为保险资金投资管理人,与基金、券商等资管机构相比,你认为保险资管有何优势?

杨平:保险资管最大的优势是对保险主业和保险资金的特点理解更深,对怎么实现资产负债的匹配,怎么平衡收益率和流动性,哪类资产满足偿付能力需要等更了解。另外,保险资管的风险管理能力可能要强一些,相比之下,保险资金是风险厌恶型的,比如历史上, 保险资金投资2A以下的债券是很少的。但是说到对市场的把握,波段性操作的能力,大家是平等的。这种竞争机制的引入也会加速华泰资管的市场化。

审慎投资另类金融产品

《21世纪》:保监会投资新政还放开了不少新的投资领域,比如银行理财、信托、券商资管计划等,华泰保险资金的配置结构因此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杨平:华泰的变化不是很大。主要原因是华泰的资产配置结构本身跟其他公司就有些区别,协议存款和债券的比例是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债权计划等另类投资的比例要高。这种情况下,我们也就没有那么强的压力去配置信托类的产品。

另一方面,对信托类的产品也比较审慎,因为目前信托产品的投资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两个领域,长期收益的稳定性目前都是看不清的。还有,6月份以来资金比较紧张,在短期资金运用上,做一些逆回购也可以达到收益目标,因此购买银行理财这类产品的动力也就小了。

另类投资主要投资了一些保障房的债权计划,还有商业地产。国内的收益曲线是不完整的,期限超过10年的金融产品只有国债和金融债,久期匹配,但是收益率倒挂,不动产算是少有的久期和收益都与险资比较匹配的。相比之下,对融资融券、分级基金、股票质押类的金融产品,我们明年会重点研究,因为这类资产可以通过设置触发机制等手段控制市场风险。

《21世纪》:今年不论股市还是债市,整个资本市场的情况都不是很乐观,你怎么看2014年的趋势?

杨平:我个人对资本市场未来的走势还是相对比较乐观的。债市方面,收益率已经到历史高位了,按照以往的经验,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站到4%以上不会持续半年,但现在我们国家经济在去杠杆,机构买债的动力不足;另一方面,利率市场化趋势下,债券收益率也在向市场化的收益率靠近,比如5年期2A 企业债收益率已经达到7% 。整体来说是黎明前的黑暗,债市如果再恶化下去,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会很大,相信会迎来好转。

股票市场,延续年初的判断,大牛市的可能性不大,但结构性行情会持续很长时间。今年主板指数下跌,但是偏股型基金的平均收益率还是达到了15%,说明还是存在结构性机会的。文化传媒、高端制造、大众消费品这些领域还是很值得关注的。

《21世纪》:你对保险资金市场化改革还有哪些预期?

杨平:去年以来出台的保险投资新政很让人兴奋。随着市场的成熟,相信未来有些领域会放得更开,比如国债期货、创业板等领域的限制可能会减少,也许可以实行牌照制度,即投资能力达到了,颁发牌照就可以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