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地球的内容 IBM首位女掌门:“尚未智慧的地球”与“智慧的地球”藏着难以想象的市场

标签:

智慧地球的内容

发表时间:2017/1/9 0:12:35

IBM公司可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成功逃过历次经济危机,并且在历次技术革命中成功转型的公司。也许是一种隐喻,世界上使用IBM这一简称的除了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oration),还有世界魔术师协会。

纵观IBM建立以来的百年历史,每到经济危机时,IBM总能找出可以带它走向更强的企业家。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很难搞明白,是这些管理者拯救了IBM,还是IBM成就了这些明星?

智慧地球的内容 IBM首位女掌门:“尚未智慧的地球”与“智慧的地球”藏着难以想象的市场

罗睿兰的商业逻辑

2011年底,IBM公司正式宣布,自2012年1月1日起,罗睿兰将接任彭明盛,出任IBM公司的CEO,彭明盛则将继续留任公司董事会主席。上任后不久,罗睿兰就表示,她的首要任务就是着手执行既定战略以及制定IBM公司2015路线图,并将继续加大包括云计算服务、海量数据、商业分析等在内的科技研发投入,加快科学技术的商业化。

智慧地球的内容 IBM首位女掌门:“尚未智慧的地球”与“智慧的地球”藏着难以想象的市场

虽然她对IBM的接下来的战略意图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但是看看IBM未来加大的投入的项目就可以肯定,IBM的未来将是围绕智慧的地球打造一个从技术到产业,再到全球产业链的过程。当然,这样宏大的战略,IBM肯定会在全球寻找合适的盟友和最佳市场。

实际上,IBM聪明地通过炽热的“高速Cpu芯片”、“SOA”和“云计算”等概念为“智慧的地球”找到可信赖又足够强大的盟友。

也正因为这些盟友的的加入,使得IBM“智慧的地球”这一理念越来越深入的融入到人们的生活中,这种做法,不仅让不想跟随的中小企业乖乖就范,甚至连一些国家干预政策都无可奈何。

智慧地球的内容 IBM首位女掌门:“尚未智慧的地球”与“智慧的地球”藏着难以想象的市场

“以SOA为例,这个开放式的组件模型给IBM带来的市场与盟友超乎了大多人的想想。”一位朋友曾用极其羡慕的语气这样告诉我。SOA(Service-Oriented Architecture),直译成中文就是“面向服务的架构”。

它是一种架构模型和一套设计方法学,其目的是最大限度地重用应用程序中立型的服务以提高IT适应性和效率。简单的说,SOA的基本思想就是按功能把软件分成很多零件(如螺丝、链条、齿轮等),然后再把其组装出一样东西。

而SOA正是实现“智慧的地球”基础——“智慧运作”的技术底层,在IBM内部,很多人更愿意把它称作Smart SOA。据有关统计机构预测,到2012年,SOA的市场价值将增长到180亿美元左右,而在这个市场里面,既有IBM、甲骨文、HPI、NTEL、微软、SAP这样的外资巨鳄,也有华为、东软、用友、金蝶、中软这样的本土明星,当这些公司因为利润链接在一起,很难想象有什么是它们合力后不能推动的。

而在最佳市场方面,只要看看她以前工作的亮点就几乎可以判断IBM未来战略的重点。作为已在IBM工作了30余年的老员工,罗睿兰上个职位是IBM的高级副总裁,主要负责销售、营销及策略。2002年,罗睿兰在 IBM收购普华永道的咨询业务中一鸣惊人,建立了一支由10万多名商业顾问和服务专家组成的全球团队,并把它打造成了IBM的IT服务时代的根基。

此后,她领导建立的位于中国和印度的IBM全球服务执行中心成为IBM新兴市场的重要开拓者,在IBM看来,“尚未智慧的地球”与“智慧的地球”之间,蕴藏着难以想象的市场。

跳舞大象的背后

1992年,随着英特尔与微软的崛起,PC的行业标准开始逐渐被这两个在当时还算锐意进取的后起之秀控制,这并不奇怪,虽然IBM开发出了第一台个人电脑,但是对于这个做惯了高层生意的“大象”来说,站在这样的浪潮前只能使自身的市场经营战略失去焦点。

当时IBM的年报很能说明这些问题,IBM自1991年开始连续三年亏损,1991年亏损28.7亿美元(这也是IBM创业以来首次亏损);1992年损失 49.

6亿美元;1993年利为负81亿美元,IBM的股票价格也随之大幅下跌,股票评论家开始讨论,组织机构臃肿、过分集中的管理结构与脆弱的“3C”状态将在何时使IBM破产。

后来挽狂澜于既倒的IBM总裁郭士纳在他的自传中这样描述IBM当时的处境,“即便是《经济学人》这本谨慎的和可信赖的杂志也在连续6周的时间里,发表了与IBM有关的三个主要的报道和一段长篇,它着重讨论了萦绕在IBM周围的两个问题:在一个以迅疾的科技变革为推动力的并不断涌起小型和微型公司的行业中,一家拥有像IBM这样规模的公司(尽管它组织完善)能够迅速应变竞争环境吗?IBM能从急剧下滑的电脑主机市场(IBM正是依靠这一市场赚取了大量利润)上转向从诸如电脑服务和软件等这些扩张中的市场份额中赚取利润吗?答案是否定的。

而且,一向以审慎著称的《经济学人》最终为这头大象打上了标签:IBM的失败已然注定。”实际上,根据郭士纳当时的看法,IBM获救的可能性不超过20%,他没有计划也没必要为了这家公司冒险。

可IBM的搜猎委员会负责人吉姆·伯克却向郭士纳发出了一份使他很难拒绝的邀请。在这份邀请中,吉姆·伯克强调:“为了美国,你应该承担这份责任。IBM就是美国的财富,因此,扭转IBM的颓势是你义不容辞的职责。

如果有必要,我准备请比尔·克林顿总统给你打电话,告诉你,你必须承担这项任务。”这样的话语使人很容易勾勒出IBM公司的强项,强大的政府公关能力,这也正是IBM的灵魂所在,事实上,早期IBM的产品主要是一些用于管理的机械,诸如打孔机、制表机等,服务对象正是政府部门和公司。

相关阅读